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082章 www.huaidan4.com

第4082章 www.huaidan4.com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一连串连珠炮似的发问,句句铿锵,字字有力,把李祖明怼得哑口无言。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外面杀伐果断的谢文东,居然,也有这么好的口才。

    过了好长一段的时间,他才缓缓说道:“想要涅槃重生,总得要经历阵痛的,我相信,xianggang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顽固不化,这四个字对李祖明来说,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谢文东本以为,自己这一番论调,可以激起这老家伙心里的愧疚之心。然而,没想到,全都是对牛弹琴,说了半天,也是白搭。

    说实话,这个时候,谢文东真想一枪杀了他。

    不过,联想到之前警务处处长卢sir,对自己的提醒,又不得不暂时收敛一下。

    他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嗯,不错,确实没让我失望,既然你这么想要阵痛,想要涅槃重生,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真的心如磐石,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李祖明没明白谢文东这句话的意思,吃吃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我知道,你把你的家人,都送到国外去了。很聪明嘛,有的在澳大利亚,有的在R本,有的在英国。”

    果不其然,这老家伙一听到谢文东提及他家人的下落,脸色一下子就煞白,双眼也变得血红。他一下子就激动起来,重重说道:“你不准动我的家人。”

    “呵呵”,谢文东幽幽地说道:“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刚好,在这几个国家,我都有朋友,绑架他们只是一句话的事。”

    这个李祖明,还真不知道,谢文东的力量,早已经遍布全球。尤其是上面的几个国家,更是有谢文东的中坚力量,甚至压根Z府都是他控制的。

    “谢文东,你不要吓唬我,我不会被你吓倒的。”李祖明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故作顽强道。

    “呵呵”,谢文东摇头而笑:“你是真的,不到黄泉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吧,我就让你见见你在国外的几个家人的情况吧。”

    说着,掏出手机,找到与刚刚刘波的对话框。

    刚刚,刘波就是去准备这个去了。谢文东知道,这个老家伙,应该是快挺难啃的骨头,所以,提前让刘波,去搜集李祖明家人的资料。

    要知道,他这个年纪的人,可能自己不怕死,也可能自己遭得了罪,但是,他绝对不会舍得,让自己的子孙,孙女遭罪。

    而,刘波所掌管的情报部门,拥有全球最发达的、效率最高的私人情报网络,最先进的卫星,最厉害的黑客。

    利用黑客技术,侵入许多国家的网络,找到他们的视频和照片,并不算什么难事。

    刘波的情报部,做到了真正的“不出们便知天下事”。

    谢文东将手机,交到旁边魏佳美的手上。

    魏佳美拿着手机上前,随后,将图片和视频,一一放给李祖明看。

    第一张图,是李祖明的全家福。可能也是造孽太多,李祖明的子嗣凋零。他生过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可是,真正活下来的,就只有一儿一女。而儿子、儿媳是丁克一族,不生孩子,目前居住在R本,是律师。女儿,离婚了,住在澳大利亚,带着一个十八岁的女儿。他老婆,则住在英国的一家高级疗养院里面。”

    看到这照片,李祖明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着,充血的双眼蒙上一层雾色。

    看完这照片之后,魏佳美又把手机屏幕往下滑动,这一次,是一个视频,或者准确地来说,是他儿子女婿正在工作的视频。

    接下来,又是一个视频,是他女儿带着他外孙女参加联谊会的视频,并且,从视频上显示的时间看,这视频就在几分钟前的。

    最后一个,则是他老婆的视频。他老婆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眼睛目不转睛,正看着电视呢。时间,也是几分钟之前。

    如果说,别的家庭的变故,他还以为是“阵痛”的话,那如果到了自己的身上,他便再也不能淡定了。

    李祖明五官顿时扭曲起来,身体跟着抽动,表情显得无比痛苦。

    谢文东继续说道:“有的人,嘴皮子动动容易,可是,真到了自己,真到了自己家人身上,就变得剜心之痛,刻骨铭心了吧。你很坚定?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的坚定。”

    说着,直接甩头说道:“通知这三个地方的兄弟,把这老家伙的家人,全部做掉,扔到河里去喂王八。”

    其实,他现在并没有派人过去找李祖明家人的麻烦。但是,如果他愿意,想要做掉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巩聪也很配合,赶紧掏出手机,胡乱拨打了一串电话:“喂...”

    直到这个时候,李祖明是完全崩溃了。他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老泪纵横,别过头,幽幽长叹:“我...我可能是真的错了...”

    “我要的不是这个答案...”谢文东厉声说道。

    李祖明闭了闭眼睛,随即,终于投降:“我认输...我认输了...我再也不做乱港祸港之事了...我是个罪人,我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错事...”

    直到这个时候,谢文东才露出笑容。

    不过,是不屑,是轻蔑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也是外强中干的表现。”谢文东说道。

    至于魏佳美,则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道:“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你要是敢不老实,让你身败名裂。”

    然后,他们就这样走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之后,巩聪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东哥,你说,这几个老家伙,不是在耍我们吧。”

    谢文东摇了摇头,霸气十分道:“如果他们敢耍我,那就直接什么都别管,送他们见阎王。”

    “嗯,明白了。”

    事情进展到这里,谢文东的xianggang之行,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了。

    别看谢文东只来xianggang呆了一两天,可是,制造出的风云,却让全球哗然——当然,普罗大众,是并不知道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谁。

    大家只是知道,xianggang激进的民众,居然攻击了M国驻港领事馆,血洗和领事馆的一众人,还把参加会见的四位90后废青小头目,给活活烧死。

    而原本活跃的乱港四大头目,却集体失声,对此时什么也不表态。

    更为神奇的是,M国方面,居然也突然变得沉默了,甚至连谢文东的名字,都不敢公布。这事,可不像是M国Z府的行事风格。要是搁在以往,自家的领事馆被人血洗了,那M国的政客以及媒体,还不吵翻天去。

    知道这事之后,最高兴的,便是大陆以及xianggang爱好和平的民众。

    大家憋屈了这小半年了,总算扬眉吐气一份,那个高兴,那个过瘾啊。微博热搜十条,有八条全都是有关M国领事馆被血洗的事情。

    微信朋友圈,几乎刷屏报道这件事。普通的网友之间,聊得最多的,也是这件事,甚至有人把制造这场动乱的人,奉为“民族英雄”“华夏好男儿”。一时间,街头巷议,茶余饭后,聊得都得这件事。

    许多人简直通宵不睡觉,也得聊这件事,关注这件事。

    而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举国欢腾的时候,在Z国南海游曵,进行所谓“自由航行”的两艘M国驱逐舰,居然接连被两艘R本商业渔船撞上,直接被沉。(这当然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事实其实是,这两艘驱逐舰,被R本的两艘潜艇发射的鱼雷击沉。那两艘渔船,只不过是用来堵众人的悠悠之口的)

    消息一经报出,国内外的媒体,更是跟炸了锅一样。

    好家伙,什么叫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什么叫作“天道好轮回,老天饶过谁”,什么叫作“自作自受”。

    国内的许多民众,一个个嘴巴都要咧到后脑门了,甚至是放鞭炮庆祝,简直比过年还高兴。

    就连外交部的女神外交官——春莹姐姐,主持外交记者会的时候,提起这个事情,嘴上说着为死亡者感到惋惜的话,脸上却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花一样灿烂的微笑。

    还暗暗隐喻道:“希望,美方以后再不要做这种伤害两国人民的事。要知道,中国是有一股神秘的东方力量的。”

    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叫作——报应。”

    “东哥,东哥...快看...外交部的meinv外交官,称赞你是一股神秘的东方力量呢。”刘波兴冲冲地拿着手机新闻,递到了谢文东的跟前,喜上眉梢道。

    谢文东打眼扫了扫,随即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容:“哈哈,报应这个名词,不错,我听着开心。”

    “是啊”,刘波跟着笑容满面道:“本来以为,我们这个年纪了,早就过了那种愤青的时候了,看待事情,也会更加客观。可是,没想到,这次来xianggang,还能这么高兴,这么激动。”

    谢文东:“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平时,可能自家人可以吵吵架,动动手之内的。可如果有外人过来对付我们,那就得攥紧拳头,一致对外。”

    刘波大为认可:“是啊,虽然咱们是捞偏门的出身,但是,也永远不能忘记,我们是Z国人,骨子里流得是Z国人的血液。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说得是这个道理吧。”

    谢文东哈哈一笑。

    正在他们笑得真高兴的时候,谢文东的电话响了。

    谢文东拿过来一看,是东方易打来的。

    刘波:“东哥,是谁啊?”

    谢文东:“是东方易。”

    刘波:“是来夸奖的,还是来问责的?”

    谢文东:“估计,两者兼而有之吧。”

    刘波:“嗯,那东哥接不接?”

    谢文东:“不接的话,这老家伙,肯定打个不停。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说着,谢文东接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东方易开口就是一句:“文东啊,你现在在哪里?”

    谢文东直截了当地说道:“我现在在xianggang。”

    东方易:“老天爷...还真是你。”

    谢文东:“什么真是我?”

    东方易:“血洗M国领事馆的是你?”

    谢文东:“没错。”

    东方易:“弄沉美军两艘军舰的也是你?”

    谢文东:“表面上是R本商船。”

    东方易:“实际上呢。”

    谢文东:“实际上,是我。”

    东方易:“老天爷啊,小祖宗诶。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我这一不留神,你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你知道,你这次捅了多大的篓子吗?”

    谢文东:“不知道。”

    东方易:“不知道?连一号二号都惊动了,他们亲自给袁部.长,给我打电话问这件事,问是不是你做的?”

    谢文东:“那你们是怎么说的?”

    东方易:“这不是给你打电话来确认了么...老天爷啊,这个世界上,真没有啥事是你不敢干的...你能耐这么大,咋不上天呢。”

    谢文东:“呵呵,东方兄别生气嘛,这两件事,我做的很干净,都有替罪羊。M国领事馆,那是xianggang当地的一群暴徒情绪失控做的,M国军舰的事,那是两艘渔船撞沉的,牵连不到咱们国家的身上。”

    东方易:“你小子说的轻巧,以为M国人是傻子么?”

    谢文东:“那就是你们打嘴仗的事情了。我就想问问东方兄,人家整天地在你家门口炫耀武力,整天地在你的地盘上搞动乱,整天地在国际社会上,给你抹黑...

    你总不能一直都无动于衷吧。这件事,国家不方便干,我来干,没瞧见国内的舆论,没瞧见提升了多大的民族自豪感么?你们不嘉奖我,也就算了,还想要指责我...唉...我太难了。”

    东方易:“哎,你小子,还矫情起来了。你知不知道,咱们的国家战略?”

    谢文东:“明白。不就是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么?”

    东方易:“既然你知道,还整出这么大动静?”

    谢文东:“话是不错。绵羊躲在一群绵羊的后面吃草,可以避免饿狼的觊觎。可是,当这头绵羊,长到有骆驼那么大,就算它想要躲,也照样会被饿狼盯上。这个时候,再韬光养晦,我觉得是不妥当的,该亮蹄子得亮蹄子,该亮出羊角就得亮出羊角,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东方易:“你这小子...唉,说我说不过你。”

    谢文东:“嘿嘿,我这叫有理走遍天下。那,向一号二号汇报的事?”

    东方易:“行了,你别管了,尽让我给你擦屁股。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多给我惹点事哈。”

    谢文东:“哈哈,那谢谢东方兄了,有空请你饮茶。”

    东方易:“哦,对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再扩大了。”

    谢文东:“扩大什么?”

    东方易:“别跑到人家M国,对M国的高官下手了...这次,咱们已经占够了便宜...适可而止...要不然,容易引火烧身了。”

    谢文东惊讶,这老兄什么时候这么精明了,自己这刚刚动了对meinv副总统,国务卿等人动了杀机,他却抢先拦住了自己。

    谢文东简单地哦了一声:“知道。”

    东方易:“好了,我这里还很忙,先挂了。”

    谢文东:“好。”

    挂断了电话之后,东方易那边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没错,传出这笑声的,是袁华。

    袁华:“没想到,真是这小子,我就说嘛,没这小子不敢干的。”

    东方易:“听部.长这意思,是不想追究他的责任咯?”

    袁华:“算了,他这也是给咱们出气,做了咱们想做,而不想做的。你打开手机和电脑看看,全都是有关这件事的报道,就连咱们组织内,也全都是对这件事的称赞。咱们要是真责罚了他,未免也太过不近人情了。”

    东方易:“说得也是啊,那怎么跟一号二号那边交代。”

    袁华:“交代?你以为,一号二号真的很生气么,他们心里,肯定也开心着呢。”

    东方易:“开心?可我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有点严肃啊。”

    袁华:“这大领导的心思和城府,你怎么能够猜透...我也只能摸到一点点而已。”

    东方易听完,这才放心地哈哈大笑,连脸上都散发出神采出来,老神在在道:“年轻真好啊,年轻真好啊。”

    袁华也跟着附和:“是啊,年轻真好啊。”

    ......

    另外一边,挂完了电话之后的谢文东,也是一阵莫名其妙。

    他嘟囔一阵:“东方易,让咱们不要动M国政界的那些大官...这是什么意思?”

    刘波:“是不是他们觉察出了什么了?”

    谢文东摇了摇头:“这个倒不会,估计也是有备无患,先预备着吧。”

    刘波:“那咱们,还要不要按照计划,对这些M国佬动手?”

    谢文东:“这个...你说呢?”

    刘波:“我觉得,上面说的,也不无道理,咱们这一次的动作,确实是比较大,这些人肯定也有了防范了,再动手就...”

    谢文东:“你的意思,是停止行动?”

    刘波咳嗽一声:“嗯,暂时放他们一马,等到日后再算总账。”

    谢文东想了一阵,随后摇了摇头:“不行,如果什么也不做,真以为我谢文东好欺负呢。别忘了,咱们不单单是要警告M国Z府,更是要警告寒冰。”

    刘波:“这个...好吧,一切听从东哥的安排。”

    谢文东:“就别让咱们自己人动手了,确实是有点敏感。这样,你在暗网上,发布六千万美金的暗花,通告全球的精锐杀手或者杀手集团。谁要是给我弄掉了M国的国务卿彭佩奥、M国副总统拜登以及众议院院长诺西,每人奖励两千万美金。”

    刘波听完,讶然不已:“两千万一颗人头,这足够让世界上相当一部分杀手集团疯狂了。”

    谢文东身体往背后一靠,优哉游哉倒在沙发上:“就算这些笨蛋杀手,杀不了这三个人。这三个人,恐怕日后也不会有安生日子过了。”

    刘波听完,翘起大拇指,称赞道:“东哥,这一招实在是高,实在是高明啊。”

    谢文东:“呵呵,收拾东西,明天早上出发,先去迪拜,再由迪拜转去以色列。”

    刘波:“嗯,我这就安排。。”

    谢文东在xianggang呆的第四天,便准备动身回程了。

    来的时候,是杨少杰领着十几号兄弟去接的。

    走得时候,黑旗帮十大成员,xianggang政界的七八位高官等一百多号人,系数到场,亲自去送谢文东。

    这既是对他的一种尊重,也是对他的一种感谢。

    要知道,谢文东的到来,如同一块锋利的斧头,将最硬的骨头给斩开,将最难理的一团乱麻,理得清清楚楚的,为xianggang日后的繁荣稳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今世界上,也就只有谢文东,能够办事这么干净利落,这么高效有序。

    不过,谢文东并没有让他们送到机场,只让他们送到半道上,便停下了。

    他可不想因为这么大的动静,而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一路无话,谢文东、刘波、巩聪、艾清、魏佳美五人,经过数次转机换机,与出发的第三天凌晨,抵达了这个中东实力最强的国家——以色列。在这里,寒冰聚集了重兵集团,就连寒冰会长绿水至尊也结束了惩罚,在此地亲自坐镇。

    至此,谢文东与寒冰,在以色列这一片新土地上,正式拉开了序幕。

    不过,让谢文东没想到的是,他刚到以色列,便听到了一个噩耗。

    而这个噩耗,是...
下一篇   第4083章 www.huaidan4.com          上一篇   第4081章 www.huaidan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