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9章

作者: 曹三少
    虽说,有巩聪出现,谢文东性命无忧。

    可是,毕竟这子弹无眼,万一要是发生了一丁点意外,那咋办?

    加上,之前就对这四个老家伙印象不好,艾清和魏佳美直接发飙,上前抡起巴掌,对着开枪的李智英和陈按生,就是一轮左右开弓。

    啪啪啪!

    啪啪啪!

    李智英和陈按生两个老家伙,被打得脑瓜子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的,嘴巴都打歪了。可就是这样,他们还没有停手,继续嘴巴子招呼,直把这两个老家伙,打得口鼻眼歪,连连求饶:“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要打死我了...要把我打死了...”

    旁边的李祖明和陈丽君见状,赶紧上前劝导。

    李祖明自持年纪大,辈分高,威望高,声音相当洪亮,倚老卖老说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没有爸妈教养的东西。我们哪个人,不是你们爷爷辈,不是你奶奶辈,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公序良俗,长幼尊卑?”

    陈丽君是四人当中最为圆滑的,他的语气也相对比较委婉,连连说道:“谢先生...快点让你的手下住手吧,打死我们,你们恐怕也不好在xianggang脱身吧。”

    他这话,看似是劝导,其实,也是有威胁的意思。

    谢文东还没有发表意见,倒是艾清和魏佳美先不干了。

    他们放下被打得嗷嗷杀猪般叫得李智英和陈按生,转头来到这两个人的跟前,冷冷说道:“就凭你们这几个通敌卖国的老东西,也配跟我谈辈分?”

    “跟一群卖国狗,谈什么公序良俗,长幼尊卑?”

    艾清和魏佳美愤怒发生,随后,直接揪起两个人的衣领子,扬起巴掌,就要挥过去。

    千钧一发之计,谢文东叫住了他们。

    “艾清,小美,住手!”

    这一命令,好像定身符一样,把艾清和魏佳美两个人定在原地。

    他们扭转头过来,齐齐道:“东叔(义父)......”

    知道他们想说什么,谢文东直接一摆手:“你们两个,先战到一边去。”

    艾清和魏佳美,虽然很不想就这样停手,倒是,既然是谢文东的命令,他们没有理由不听的。

    这不,松开这两个老家伙的领子,退到一边。

    四人当中,年龄最大的老家伙李祖明,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脖子上、手背上青筋暴露,指着两个小家伙的鼻子,嗡声骂道:“哼,两个小杂种...让你们老大教教你们什么叫作规矩...敢对我这样...我是民主党zhuxi...是...”

    年龄最小,但是最为圆滑的陈丽君,则见势不妙,赶紧拉了拉李祖明的袖子,小声说道:“别再说了,李老。”

    不曾想,这个李祖明老了老了,脾气也跟着年龄增长。

    他非但没有停下声来,反而声音更大道:“不说,嘴巴长在我的身上,我为什么不说?你们怕,我可不怕。我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事业...”

    没想到,这话刚刚说到一半,谢文东和巩聪两个人,就来到了他的跟前。

    当谢文东刀子一样的目光扫了过来的时候,他顿时吓了一激灵。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目光,有这么的亮,这么的犀利。

    说实话,有那么一刻,他的心里真的打怵了。

    就在他住口的时候,谢文东把手搭在李祖明的肩膀上,阴测测地说道:“你要知道,什么民主党zhuxi,什么年龄大,在我这里,统统行不通。好好听清楚了,我今天要教你们一句话,叫作“永远不要小瞧,Z国人捍卫民族完整,国土统一的决心...”

    说着,握紧拳头,对着李祖明的肚子,就是两拳。

    李祖明万没想到,本以为谢文东是个讲理的人,没想到,这人完全就不讲理。他本想破口责骂,可是一张嘴,一口老血就直接喷了出来。

    这一幕,让旁边最为圆滑的陈丽君看到,顿时就吓了一跳。

    他啊得一声,不管不顾,直接扭头就要跑。

    他快,可是,巩聪的速度更快,一伸手就把陈丽君给拽了回来,拎到了东哥的面前。

    谢文东毫不客气,对着这人当中最年轻的陈丽君,就是两拳外加一个膝盖踢...

    哎呦~~

    四大头目,就这样在杨少杰等兄弟们的面前,全部被打了。

    这一幕让杨少杰等人看在眼里,那叫一个震惊,那叫一个过瘾啊。很多人想这样,但是从来没有人敢这样。

    因为他们四个人,其中有两个是反对派的zhuxi,一个是前任行政司的司长,另外一个,还是集团的大老板,在xianggang可谓呼风唤雨。

    可是,在谢文东的面前,就像四条狗一般,谢文东才不惯着他们呢。

    他做了,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去做的事情。

    一行人现在脑子里就剩下了对谢文东的无限崇拜,以及对他的终结——无法无天。

    如果真要说法,真要说天。

    那谢文东就是法,谢文东就是天。

    看到连东哥都动手了,杨少杰一行七八人,也都个个摩拳擦掌,凑上前去,也想打一圈,踢一脚过过瘾。

    谢文东也不阻拦,任由大家出出恶气。

    当然,谢文东、杨少杰、艾清、魏佳美等人做了恶人,巩聪就不免要做这个好人。他提醒道:“大家悠着点动手哈,别把这四个老东西给打死了,东哥留着他们,还有用呢。”

    的确,这些人,可都是练武的架子,下手一个比一个狠。真要是他们下足了手,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把他们活活打死。

    谢文东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嗯”了一声,表示支持。

    艾清、魏佳美、杨少杰等人也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欣然同意,并且尽量,不往脸上,往致命的地方打。

    整个过程持续了两分钟,虽说大家手底下都有所保留,可依旧是把四个老家伙,打得要死要活的。

    刚刚还嚣张的气焰,一扫而光,只剩下了叫骂、求饶之声,地上也有不少血迹,四个人都狼狈不堪,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在电视荧幕上的嚣张气焰。

    感觉心中的气也出了不少,也感觉再打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谢文东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到此为止吧。把四个人带上车。”

    “唉,没打过瘾啊。”“是啊,太不过瘾了,我就打了一拳”“我也没有过瘾,我就踢到了一脚...”“东哥,再让我们打打吧...”“好好发泄发泄...”

    谢文东悠然而笑:“少杰,你亲自留下来,处理一下现场。”

    “额...东哥...那这些受伤的保镖...”杨少杰问道。

    谢文东撇了一眼地下,轻哼一声说道:“刚刚你们不是没有打过瘾吗,这些家伙助纣为虐,死有余辜,现在,你们还不知道怎么办么?”

    一句话,令众人豁然开朗,一下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这不,兄弟们一个个咧开大嘴,连连说道:“谢谢东哥,我明白了。”“哈哈,兄弟们,来,往死里揍这群助纣为虐的杂碎...”“这帮境外势力,看老子不剥了你们的皮...”

    谢文东将杨少杰留在现场,处理这里的事。

    而他本人,则让人把四个人的脑袋套住,秘密押上面包车,送往xianggang仁和医院。

    仁和医院,是东兴集团旗下的医院,也是自己的医院。

    刘波,已经在那里,提前做准备了。将对他们四个人,进行一个小手术,在他们的脑袋里,植入一个夺命芯片。

    直接从鼻孔进去做手术的话,只需要大概十分钟。

    不过,正常的步骤,在手术之前,打麻药,消毒以及用微创设备准备等都在必备的工作。需要时间,大概在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

    相比于夺命芯片1.0,夺命芯片2.0拥有更长的待机时间,杀伤力更大,可以远程遥控,并且外人无法拆卸等特点,只需要轻轻一点,就能千里之外夺取人的性命。

    谢文东、巩聪、魏佳美、艾清四个人,没有跟着去医院,因为,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前,他们已经处理了比较棘手的几个内患,下一步,就是要处理外患了。

    在此之前,他和黑旗党的人,已经找了上千的小混混、本地黑帮成员、痞子,打扮成普通市民,以“爱国”“反分裂”为目的,打着旗号,拉着各种各样的横幅,去meinv驻港领事馆门前抗议去了,抗议M国插手Z国事务,抗议他们打着“人权”的幌子,分裂和搅乱xianggang。

    之前,也有不少爱国民众,像他们这样抗议。

    所以,领事馆也已经习以为常,不为所动了,只是拿着枪保持着警戒。

    抗议进行了四五个小时,双方都处在对峙状态,倒也没有发生更多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谢文东一行四人,到场了。

    当然,因为他们异常低调行事,所以,没什么人发现他们和别的抗议人员,有什么不同。

    “呵,好热闹啊。”谢文东看到眼前的盛况,不由地乐道。

    巩聪点了点头,说道:“东哥,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谢文东:“可以开始了。”

    巩聪:“好。”

    然后,拿出手机,给xianggang洪门分会的二把手,也是谢文东的老部下林虎打去电话,通知他可以行动了。

    此时,林虎就混在人群当中。

    他虽然没有看到谢文东,但是知道他已经到场了。

    有东哥亲自到场撑腰,那他的胆子可就大了。

    这不,立马就招呼几个混混头子,让他们加大示威的程度。

    在这几个混混头子的发号施令下,千余人马,突然变得狂躁不安起来。这不,开始往领事馆方向冲击,并且,还有人向领事馆里面扔石头。

    担任领事馆警戒的M国士兵们,立马把这个消息,报告给的一把手——领事长杰克·约翰逊。

    与此同时,领事馆内,还有M国美国驻港领事馆政治主管朱莉·爱德,以及四个乱港青年头目黄子峰、罗光聪,朱迪,周婷(这四个人,平均年龄23岁,如果说,陈按生、李祖明、李智英、陈丽君四人是乱港幕后黑手,那他们就是乱港的马前卒)。

    此时,这些人正在密谋下一轮更大的暴乱。

    得到了手下警卫的提醒之后,杰克·约翰逊倒是不屑:“哼,谁要是敢对我们使用暴力,那就让他们领教领教,世界上最强大、也是最伟大民族的民主...”

    本以为,他想说什么“保持克制”“不要激化矛盾”之类的话。

    谁曾想,他接下来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领事馆的每一寸领土,就代表着M国的领土。谁敢侵犯领事馆的领土,就代表着侵犯M国的领土。不管是谁,任何人胆敢踏进来一步,全都用子弹招呼回去。”(英)

    “明白,先生。。”(英)警卫铿锵拘礼,随后快速跑了过去。

    可悲又可恨的是,那四个在xianggang出生,在xianggang长大的90后年轻人,在听到杰克·约翰逊的命令之后,居然发出阵阵窃笑,嘴里嘟囔着,“找死,想死”之类的话。

    殊不知,外面站着的是他们的同胞,站着的是他们的手足。

    人性的冷漠,居然能到这种地步。

    也不知道是他们家庭教育的失败,是他们人性的堕落,还是整个xianggang教育的失职失责。

    于此同时,外面的暴乱,开始进一步激化。

    在外面小混混砖头攻势的情况下,守在门口的M国士兵,迫于无奈,只得退回到领事馆的院子里。

    他们这一退,小混混们和黑帮分子,立刻就压了过去,直接就冲破了领事馆的大门,往院子里冲了过去。

    在此之前,这院子里的士兵,可是接到上面的命令的,任何胆敢冲击领事馆的人,一律开枪,绝不留情。

    这不,随着“哒哒哒”的一阵枪响,最前面的一批小混混,直接就撂倒一排,十几号人直接栽倒在地上,现场顿时传来阵阵惨叫,鲜血流淌在水泥地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刺眼。

    可能真的是被对方的突然动枪,给吓着了,这千余号混混、打手,居然真的暂时止住了步伐,不敢在往前进。

    这时,领事馆当中,有人拿出一个大号的喇叭,大声喊道:“这里是M国领事馆,是M国的领土,谁要是敢冒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英)

    说着,更多持枪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到了院落当中,严阵以待。

    如果是普通的游行队伍,看到这架势,那肯定就被吓得抱头鼠窜,狼狈而逃了。

    可是,这千余人马,不同于一般人,他们组织分明,目的明确,并且是有备而来。

    见对方一动枪,立马就不干了,一个个将早就准备好的钢刀钢管棍棒,给掏了出来。有的人,还拿出了枪。

    好家伙,原本还算稳定的场面,直接就失控了。

    小混混们,像发了疯似的,轮着家伙,往里面冲。

    有拿着枪的,则直接对着面前的M国士兵开枪。

    噼里啪啦!

    砰砰砰~~

    哒哒哒~~~

    现场枪声,仿佛爆豆一般,凭空炸起,隔着好远,都能够听得到。

    如果是在以往,出现了这种事情,一向以情报著称的xianggang狗仔队,立马就会奋勇过来,大肆报道。

    然而,最近几个月,在xianggang,这种事情随处可见,所以,狗仔队们,也都见怪不怪了,居然没有人过来。

    如此,双方就更加没有忌惮了。

    虽然领事馆里面的士兵,训练有素,又有武器在手上。可是,面对着上千情绪激动的混混,黑帮成员,还是吓得连连往建筑里面退缩。

    他们退一步,外面的人就前进一步,几乎是踩着前面人的尸体,往前冲击的,一个个跟疯了似的不要命。

    有的M国,开枪的手都发软了,如此激烈的射击,都镇压不住这些疯子。

    他们这一害怕,就有人出现了失误,有的人被砖头砸倒在地,有的人就被砍伤了。

    这些受伤的士兵,能够自己逃命,倒还算他们的运气。

    可是,如果他们逃不掉,那等待他们的,便是乱刀。

    这不,有七八个士兵落了单,被疯狂的人们,乱刀砍成了肉酱。

    就这样,千余人马,顺利地突破院落,往领事馆的大楼里进去。有的,是撬门砸门,有的则砸起了窗户,甚至有的,直接攀上了院子的树,从树上往楼顶上跳。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惊动里面的领事杰克·约翰逊和朱莉·爱得等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群抗议的民众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光天化日攻击M国的领事馆。

    尤其是那四个90后废青小头目,更是吓得脸上变色,要知道,这些人可是激进的抗议分子。如果被他们冲击进来,那非得把他们四个人剥皮抽筋不可。

    这不,他们赶紧向他们求助:“一定要压住暴乱,不能让敌人闯进来。”

    杰克·约翰逊和朱莉·爱得同样是非常心惊胆战,赶紧让人打电话,向xianggang警方通报。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的手机,全都打不出去电话。

    更加令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时,这群人手里居然有枪,有刀,一看就不像是普通的民众,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的。

    “先别慌,先别慌。”杰克·约翰逊一边强行稳住众人,一边对手下的警卫发号失令:“快,快去准备催泪弹,去准备烟雾弹,把暴民驱散。”(英)

    朱莉·爱得更是重重说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把敌人打退。。”(英)

    命令随即下达之后,这领事馆里的士兵们,再次升级了对抗的级别。什么枪啊,烟雾弹啊,催泪弹啊,辣椒水啊之类的,都用上了。

    一时间,整个领事馆都浓烟滚滚,跟着了火一样。

    虽然千余混混,非常勇猛,可是,这催泪弹的威力,实在是太大。

    这不,冲到最面前的那些人,一个个又一边咳嗽着,一边留着眼泪退了回来。现场咳嗽声不断,好像恨不得把人都肺都要咳出来一样。

    加上对方枪械的威慑,原本占优的局面,一下子就变得微妙起来。

    这一幕,被谢文东一行人看在眼里,他们也很意外,这领事馆还挺难打嘛。

    不过,这并不影响谢文东定好的计划。

    这不,他侧过头,对身旁的巩聪说道:“阿聪...你去...把里面的士兵,全都清除掉。”

    巩聪呵呵一笑:“东哥,交给我好了,我刚好也闲得慌呢。。”

    巩聪,身为地尊级别的高手,用他去对付这些不入流的士兵,实在是杀鸡用牛刀。

    不过,想要以最快的时间,打破眼前的这种僵局,他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不,谢文东就直接选择了巩聪。

    谢文东:“刀枪无眼,小心一点。”

    巩聪:“放心,东哥。”

    这时,旁边的魏佳美,找来一瓶水,把一个口罩浇湿,递给了巩聪:“巩老大,这个给你,可能有帮助。”

    不过,巩聪却没有去接,只是悠悠地说道:“不用,对于一个真正的强者来说,就是要在无论什么艰难的条件下,都保持自身的战力不会削弱。”

    然后,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给我五分钟,我去清场。”

    说着,快步先前,冲进人群当中。

    他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随后,于迷雾当中,冲进了领事馆当中。

    此时,最先冲进去的打手、混混们,已经被辣椒水、催泪弹给逼了出来,看到他什么也不带,就往里面冲。

    有人好心地提醒道:“兄弟...你就这样进去啊,去找个呼吸面罩来先...。”

    不过,巩聪并没有所动,一手遮住口鼻,一手拎着钢管冲了进去。

    他进来的时候,进到领事馆里面的混混、打手,已经出来的差不多了,地上躺满了尸体,以及散落的武器。一些因为受伤而无法动弹的人,这时候以及昏迷了,有的,还发出低低的咳嗽声。

    感觉这一楼的大厅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带着防毒面罩的士兵们,暂时停止了向下面发射催泪弹和烟雾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隐约看到一道人影。

    “Fu*k!”有两名士兵,当场大骂一声。

    然后,枪口调转,对着人影方向,就是哒哒哒一阵突突。

    M16冲锋枪的子弹,如雨点一般,噼里啪啦地打了过来。

    然而,奇怪的是,这人影在浓雾中一闪,便不见了。

    “奇怪,人怎么没了?”(英)

    “是不是被消灭了?”(英)

    “不可能啊,如果被打中了,应该会有惨叫声才对。”(英)

    “可能咱们看错了,那应该不是个人...”(英)

    正在他们谈话的时候,身旁,突然多了一个人影,不,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幽灵。

    因为,这人是悄无声息地出现的,连脚步声都没有。

    “啊~~~”其中一位士兵,张大嘴巴就要大叫。然而,还没等他喊出声来,这个幽灵的已经一棍子,闷向他的天灵盖。

    嘎巴!

    随着一阵刺耳的声响,这人的脑袋,被直接炸开花,脑袋像个西瓜一样破了出来,红的白的撒了一地。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要知道,人体最坚硬骨头当中,就有头盖骨。可是,对方居然能够轻轻松松地就把人的脑壳就敲碎,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道。

    光是力道,还是远远不够的,这人的速度,更是恐怖无比。

    这不,几乎是在敲碎这名M国士兵的同时,刚刚与他对话的那个人,也中了招。

    这人的脸上,挨了一棍子。

    这一棍子下去,非但把他脸上的防毒面罩给一把敲烂,还把他半张脸,跟着一起敲碎。

    “啊~~~~”临死之前,这名士兵喉咙里,发出一阵让人全身停了毛骨悚然,汗毛炸裂的惨叫声。

    这叫声,也深深刺激着其他的士兵。

    “强生,是强生,还有敌人没走,还有敌人没走。”(英)士兵们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喊叫声四起。

    然而,他们的喊叫声,根本就没有用。

    在阵阵叫喊声之下,惨叫声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频繁,更加密集地喊叫了起来。

    大家虽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在杀他们的同伴,但是,他们分明能感受到,那个人就在这里,就在他们身边。

    才一会儿功夫,就起码有十五六人传来惨叫,也就是说,有十五六人遭到攻击。

    关键是,他们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折磨,也太压迫了,简直都要把人给逼疯了。

    哒哒哒!!

    哒哒哒!!

    有些人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力,端着m16胡乱地开枪一阵,可是,他们越早暴露自己的火力,死的就越快。

    迷雾当中的巩聪,如同一位拿着镰刀的死神,毫不留情地收割者一个又一个人的性命。

    手段残酷而霸道。

    最后,光是在这迷雾当中,被巩聪做掉的人,就超过了四十多号。

    杀到最后,就剩下了二十多人。并且,这二十多人,都要被他给弄得精神崩溃了。他们嘴里传来阵阵求饶声,有的干脆就吓得尿了裤子。

    没有真正经历过现场那种恐惧的,是很难体会,那种随时可能被人清理,而且连脑袋是怎么掉的都不知道的恐惧。

    这些人,在巩聪的面前,根本就像是草芥一样,被杀得毫无反手之力。样子,狼狈到了极致,哪有半点以前的威风可耍。

    他们不敢留在现场,而是直接一股脑儿地逃往领事馆的地下室。

    在地下室内,还有被吓得大惊失色的四男两女。这六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几个月,在xianggang频频挑事,制造血雨腥风的人。

    在士兵们逃进来之后,他们也在第一时间关上了地下室的铁门。

    “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英)领事官杰克·约翰逊,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脸上背上全是冷汗,无比紧张地问道。

    “你们...怎么全都逃到这里来了?”(英)领事馆政治女主管朱莉·爱德,手里也拿着一支手枪,花容失色,嘴里的舌头都打起了结巴。

    这女人别看长得挺漂亮的,可是,为人极其可恶。她不单单为xianggang动乱募集资金,还经常为黄子峰这些青年小头目出谋划策,加油打气,并且时常活跃在各大论坛当中,宣扬他们口中的xianggang情况。

    至于那四个90后废青,黄子峰、周婷等人,也就扇阴风,点鬼火,真要是遇到了威胁到他们性命的狠角色,当即就吓得软了。

    这不,四个人,一个人比一个人身体抖得厉害,一个人喘息声,比一个人喘息声急促。尤其是看到其中一个士兵,下巴都被人打掉了,年龄最小的黄子峰,直接尿了裤子。

    这可不是夸张的说法,是真的漏尿了。

    士兵们一边急急地喘气着,一边回答道:“不...不知道...外面有一个狠人...手段极其残酷...我们兄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英)

    “是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人...”(英)

    “好像幽灵一样...”(英)

    “简直就是恶鬼...”(英)

    “咱们别出去了,就守在这里,谁要是敢进来,我们就直接开枪。”(英)

    “对,这里没有烟雾,可以看看对方到底是人是鬼...”(英)

    ......

    这些士兵,越说越害怕,到了最后,简直就语无伦次了。旁边的杰克·约翰逊和朱莉·爱得,更是觉得匪夷所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把他们给吓成这样。

    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他们也都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原本紧张的神经,变得更加紧张了。

    时间,好像一下子停下来了似的。

    现场刹那间,万物俱静,落针可闻,除了浓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其他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四周似充满一种苍凉肃杀之意,更好似有一种力量,把众人一点点拉向深渊。

    死亡!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靠近。

    恐惧!

    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深刻!

    咚咚咚!

    咚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下一篇   第4080章          上一篇   第407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