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7章

作者: 曹三少
    这个办法,就是利用刘波旗下的黑客,伪造一份由四大乱港头目之一的李智英发给另外三人的电子邮件,以李的名义,邀请他们到他总部集团附近的一家茶楼包厢之中,商谈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另外,为了防止另外三人,给李智英打电话确认。

    黑客用无线电技术,监听接管了李智英的电话,只要他们一打电话来,这边就可以假冒李智英,予以确认。

    说干就干,刘波很快就安排下去了。

    果不其然,这三大头目,在收到李智英的电子邮件之后,不疑有他,纷纷前往李智英的易传媒集团附近茶楼,参与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之前,四人也有许多的会晤,所以,这三人也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欣然前往。

    至于李智英本人,目前还不知道这个消息。等到三个人到了之后,黑客再会冒充三人中的其中一个,给他打电话,把这条老乌鱼叫下来。

    那时,便可把这一窝老王八鳖鱼给一勺烩了。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一切,都在谢文东的计划当中。

    恐怕,这四个老乌龟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到底有何等荣幸,会被什么样的角色给盯上。

    鸿运茶楼!

    易传媒集团相隔不到三十米的茶楼,易传媒的许多员工们,都喜欢来这里喝下午茶。

    当然,他们的老板李智英,也经常过来。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易传媒集团的员工和老板李智英,是很少时间来这里了,因为,他们要出很多现场,去拍摄,去现场直播民众游行的画面。

    当然,拍摄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是为他们老板李智英捞取政治资本,很多都是为了拍给他们的M国主子,英国主子看的。

    这些东西,往往在xianggang本地青年之中很有市场,不过,在内地的网民中,则会引起极大的讨论和愤慨。

    首先到的,是李祖明,现任xianggang民主党zhuxi,1948年出生,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和许多港人一样,李祖明祖籍广东。

    其早年于九龙华仁书院毕业,并于香港大学取得文学士学位,开始投身律师行业,曾经在英国留过学,深受英国思想影响,一直以来,以英国御用大律师的身份,坚持xianggang应该还要被英国殖民一百年,才能得到真正的“民主”“自由”。

    他本人没有做过官,但是在四大头目当中,确实最有“理论基础”的,一肚子坏水。

    这老家伙,今年七十了,不过因为保养得当,所以看着并不有那么老。

    他不是一个人到的鸿运茶楼,而是跟着七八号保镖一起过来的。除了有两位保镖,是他自己雇佣的外,另外六人,则是M国相关方面,给他配备的。

    说实话,他并不了解这六个人,但是,前段时间的一次暗杀时间,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超乎常人的强悍。几十号精锐的杀手,被他们其中的四个人,轻松给灭了,就像砍瓜切菜那么简单。

    没错,这六个人,正是寒冰组织派过来的精锐。

    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也正因为有这么精锐的保镖在身边,李祖明完全不用在担忧安全,大可以大大方方出门,大大方方地坐着自己的事。

    来到鸿运茶楼之后,他发现这里空无一人,连个接待的人都没有。

    不是说,李智英在这里接待么,他本人先没到也就算了,手下人居然一个也没到。

    这不,李祖明赶紧拿出电话,拨通了李智英的手机。

    电话接通之后,确实是“李智英”本人的声音。“李智英”先给李祖明道歉,说自己本来是要去的,没想到M国方面,突然说马上有一个紧急的越洋电话要打过来,不得已只得先在集团办公室等着。

    不过好在,易传媒的办公室距离鸿运茶楼,才几十米的距离,到时候等所有人到了,他再来也不迟。

    听完了“李智英”的话之后,李祖明彻底放下心来,反正距离的近,等就等一等吧。

    挂断了电话之后,李祖明抖抖索索地拿出了一沓纸张,一支笔,开始继续撰写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当头第一行,赫然用英文写着《论xianggang的出路,民主与自由》。

    再仔细看一下里面的内容,能把人给直接气死。里面尽是些对M国主子、英国主子摇尾乞怜、阿谀奉承的话。

    什么美英的体制有多么多么的健全,多么多么的文明,xianggang只有向它们学习,才有出路。甚至号召美英,发挥他们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继续为xianggang摇旗呐喊...

    这写得,简直就是屁话。

    在英国殖民xianggang的时候,xianggang人何时有过自由、民主。当年xianggang没有回归之前,xianggang人压根就是二等公民好不好。没有选举权,没有话语权,更没有所谓的“民主”“自由”。

    现在好了,英国佬走了,xianggang人真正当家做主了,居然还有人觉得哪个时候好了。

    再者,号召美英插手xianggang的事务,就更是扯淡。你美英什么时候成了救世主了,把插手别人的内政,当成可以大书特书,可以歌功颂德的事情了。殊不知,这个世界的一切祸患之源,就在美英等国。

    他们自己国家内的民主、自由,都搞得一团乱呢,还有脸在别人的地盘上指手画脚。

    这可得亏李祖明在xianggang,如果他在内地,如果他正在写得这篇文章的人,被Z国人看到。估计,得被愤怒的人踩到地上,扣不扣不下来。

    可恨这老家伙,还在自以为是,自鸣得意地写着文章,认为自己在为xianggang的未来,出谋划策。

    ......

    隔了有半个来小时左右,这乱港四大头目之一的陈丽君到了。与李祖明一样,这个陈丽君也是带了七八位保镖,耀武扬威的,很是嚣张。

    别看他的名字,偏女性化,可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

    陈丽君,是xianggang“民主党”前zhuxi,xianggang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他是四大头目当中,最为年轻的,今年只有五十五岁。

    这个人是个典型的小人,习惯见风使舵,将政治投机、耍赖诡辩、颠倒黑白等种种“厚黑学”技能发挥到了相当水准。正因为交际能力如此之强,他的好友当中,不乏许多大学的校长,学者。这些人,为陈丽君的乱港“事业”,起到了不小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与陈丽君前后脚到的,是乱港四人头目当中,唯一的一位女性——陈按生。

    这个老比,来历可比上面两个人要大得多。她曾经在xianggang特区Z府当中,担任过要职,是前政务司司长。因为有这重背景,她跟很多xianggang官员都有来往,可以说,能够在xianggang政坛呼风唤雨。

    陈按生今年六十五岁了,但是,照样喜欢打扮。

    她喜欢穿旗袍,常见的操作是脸上抹一层白,带着翡翠的手镯,嘴巴涂得通红通红的,手上挎着一个白色的包。自认为“风韵犹在”,其实,就是“老黄瓜刷绿漆”,让人看了恶心。

    这三个人到场之后,刘波手下的黑客,便立刻给易传媒集团的老板李智英打去电话,让他下来,说已经到了他们公司下面,让他过来开会。

    李智英听到这三位“手足”都到了,当然就放下手头上的一切,赶紧乘坐电梯下来。

    就这样,乱港四大头目,在谢文东的安排下,鬼使神差地聚在了一起。

    当李智英现身的时候,另外三人立马迎了上来,先是寒暄一阵,聊一聊近期的情况。

    然后,陈按生步入正题,直接操着一口地道的港腔道:“李老板,把我们三个都叫过来,有什么大事要商量?”

    一句话,把李智英给问懵了。

    他狐疑道:“什么?我叫你们来的?我什么时候叫你们来的,是李老叫我来的啊?”

    李祖明听闻,明显比李智英更加疑惑,他摇了摇脑袋,说道:“我没打电话叫你,我是你叫过来的啊?”

    李智英目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怔了怔,随后说道:“不对,不对...哪里不对劲...”

    然后,他忽然眼睛一睁大,跳着脚重重说道:“不对...这是个圈套...有人故意要引我们过来的...”

    他这话,令另外三人为之动容。

    尤其是李祖明,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他明明是打通了李智英的电话,还跟他说话了,为什么,他却说不认识。

    如果这一切,真的如李智英所说的话,那又是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轻轻松松,将四个人全都骗到一起过来。

    他们这个时候,一脑袋浆糊呢,可是,他们身边的那些“来历神秘的”保镖们,却好像隐隐觉察出了什么。

    从这手段、手法和风格来看,不像是特区Z府,也不像是zhongyangZ府,倒像是天帝。

    他们也是知道,天帝在xianggang有着极为深的人脉、背景以及一系列庞大的产业。

    如果天帝真的参与进来,那这事,麻烦可就大了。

    要知道,天帝可不会像特区Z府和zhongyang政府那样,做事考虑许多。他们要是决定的事,可是不择手段的。

    保镖们立刻感到不好,赶紧使了一个眼色,“此地不宜久留”,然后,拉着四个人,急匆匆往外奔去:“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们刚刚要走到门口,突然有十来号黑衣人迎面就走进来了。

    看到中间黑衣人的模样,一众来自寒冰的保镖,几乎齐齐地打了个寒颤。

    不约而同地,他们齐齐喊道:“谢文东!”

    谢文东?

    谢文东!

    四位乱港头目,听到这个名字,几乎是齐齐身体一哆嗦,此人的厉害和神秘,他们早有所耳闻,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见到他们。

    没错,当中那个男人,正是谢文东。

    在他身边的,是巩聪、艾清、魏佳美、杨少杰以及xianggang洪门分会的一些兄弟。

    这些人进入这鸿运茶楼之后,最后面的洪门兄弟,不忘把门关上。

    于此同时,这茶楼的服务员、经理、厨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消失不见了。

    整个场面,那叫一个冷清,诡异。

    谢文东见到他们愣在原地,随即爽朗地笑了笑:“这主人都没来,客人就这么急着走?是我们招待不周呢,还是各位太没有礼貌了。”

    易传媒集团的老板李智英这会儿终于打开了话茬,随后重重道:“是你用阴谋诡计,把我们四个人,骗到这里来的?”

    年龄最大的李祖明,则身体一阵哆嗦,重重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谁派你来的?”

    谢文东笑吟吟地说道:“没谁派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只是想,跟你们好好谈谈。”

    女头目陈按生估计是二度更年期到了,脾气冲的很,唾沫星子飞溅,骂道:“我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说着,冲着自己的保镖挥了挥手,兴冲冲地说道:“走,我们走。”

    然而,这些标榜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保镖,却一个也没有动,好像,被对方的气势给直接吓住了一样。

    准确地说,他们是的确被吓住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谢文东本人,会亲自来到这xianggang。不是说,他们刚刚结束了沙特的战役,下一步会去以色列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按生扭着老腰,往前“蹬蹬”走了几步,却发现自己的保镖没有跟过来,忍不住又退了回来。

    她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英)

    保镖们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在咽唾沫。谢文东亲自登场,今天这麻烦,可就大了。

    见到来者不善,四人当中,最擅长交际,也是年纪最小的陈丽君,忍不住哈哈笑道,故作热情地说道:“原来是谢先生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好好说,没必要闹得剑拔弩张的,对吧?”

    谢文东在距离这些人还有四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即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想动粗。我呢,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陈丽君:“什么要求?”

    谢文东:“我想让各位,终止通敌卖国,数典忘祖的无耻勾当。不要再给境外势力,当马前卒,伤害咱们自己的同胞。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这个...”陈丽君挠了挠头,犹犹豫豫,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
下一篇   第4078章          上一篇   第407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