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070章 格桑走桃花运

第4070章 格桑走桃花运

作者: 曹三少
    说话间,“茉莉花”声影一躬,像一道离弦之箭,射向格桑。

    直接闪到格桑的跟前之后,手中的匕首迅速划出两道波光,分刺向格桑的咽喉和心脏。

    所谓最毒妇人心,这“茉莉花”上来就是杀招,倒还真让旁边观战的谢文东、巩聪、袁天仲等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且,袁天仲和任长风一下子就看得出来,这女人可比刚才这些和他们交手的杀手要厉害多了。

    不过,这格桑也不是白给的,身为拥有中级白金干部实力的格桑,对“茉莉花”刺来的匕首视而不见。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他轰然射出一拳,直接打向“茉莉花”的面门。

    这格桑的拳头又大又沉,即便他力道上有所保留,可如果真的被他击中,那照样也得被打得满面桃花开。

    “茉莉花”可不想自己的脸蛋,就这样被打烂。

    她暗咬银牙,身形仿佛陀螺,提溜一转,从格桑的腋窝下钻了过去。与此同时,用手肘狠狠地顶向格桑的太阳穴位置。

    虽然说,格桑的抗打击能力很强,可是,这太阳穴同样是很脆弱的。

    如果就这样被她打中,那可真够格桑喝一壶的。

    “格桑,小心啊。”

    “小心她的手肘。”

    。。。。。。

    这不,四周已经有声音惊呼而起了。

    然,对方虽然来势汹汹,可是,格桑一点也不慌张,身形一晃,横着闪了出去。“茉莉花”的手肘,几乎是贴着格桑的太阳穴擦过。

    还没等“茉莉花”喘口气呢,格桑身形一转,硕大的拳头直接轰向“茉莉花”的臀部。

    格桑当然不是那种,趁机吃豆腐的人,他只是严格秉承着谢文东的指示,要将其活着抓住而已。

    而臀部,实在是不算什么要害位置。

    “茉莉花”暗暗咬牙,这大块头看起来笨拙,但是出手却奇快无比。

    来不及细想,她的身子迅速往下一低,将其腰肢的柔韧性施展得淋漓尽致。

    只听头上呼得一声,格桑的重拳呼啸而过。

    “茉莉花”眼中寒光闪烁,手中的匕首一点地面,一记蝎子脚,直向格桑的小腹撩去。

    格桑嘿嘿一笑,双手交叉,向下一压,将“茉莉花”踢来的一脚挡住。

    接着,双手顺势一扣,将其脚踝死死抓住,肩膀用力,同时大吼一声:“出去!”

    呼!“茉莉花”的身躯,被格桑横着甩了出去。

    当她的身体,马上要和天台的地面,来一个“亲密摩擦”之后,她两条腿的脚尖,突然一触地,身体向弹簧一样,直接从地上弹起,手持匕首,直向格桑而去。

    这一下,可大出格桑的预料,想不到自己全力得一甩,非但没有伤到对方,她反而还能马上还击。

    刷!

    情急之下,格桑直接抄起手腕,直接迎向对方的匕首。

    当看到对方居然用自己的手来挡自己的匕首时,“茉莉花”心花怒放,这人果然是个棒槌,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这匕首。

    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匕首,也是超级合金打造的,可削金断玉。

    这不,她暗暗加大了手中的力气,想要直接把这家伙的手臂给削断。

    然而,当匕首真正与格桑的手臂相碰的时候,却居然发出“咣当”一声的金属脆响声。

    这匕首非但没有把格桑的手臂给削断,反而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反弹回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茉莉花”吃了一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定眼一下,通过他手臂上衣服破损处,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黄灿灿的东西。

    “是护手手腕!”格桑晃了晃手臂,直接解答了“茉莉花”的疑惑。

    格桑的脑子虽说并灵光吧,但是他可不是傻子。如果手上没有家伙,他怎么敢就这样去接。

    “茉莉花”这会儿终于释然,她娇叱一声,再次杀来。这一次,她的招数明显加快,手脚并用,或刺或砍、或点或挑,连续攻出一百多招。

    其他人因为见过这些场面,所以,倒也见怪不怪了。

    可是,亲王拉曼德确实第一次见到这么精彩、这么激烈的打斗,吃惊得嘴巴一直就没有合上过,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眼珠子瞪得都要飞出来似的。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格桑和这个“茉莉花”的实力是相当的。

    不过,“茉莉花”毕竟是一个女人,体力上跟格桑相比,是处于劣势的。这不,抢攻完了这一阵之后,她的额头以及身上也见了汗水。

    汗水,将她白色的衣服,都给浸透了,连里面褐色的内衣颜色,都显露出来。

    “咦,有点不对劲啊。”眼尖的余勇,突然没来由地来了这么一句。

    谢文东:“哪里不对劲?”

    余勇:“这女人的胸衣。。。怎么有点怪怪的。”

    谢文东:“胸衣?怪怪的?”

    其他人,也顺着余勇的话,看向这个“茉莉花”,只不过,他们并没有看出哪里怪怪的。

    这边,格桑与“茉莉花”的激烈战斗还在进行中。

    “茉莉花”身体贴在地面上,想要用灵巧的身法取胜格桑。

    可能是因为怎么长时间,还没有拿下这个“茉莉花”,让格桑顿时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这不,格桑咆哮一声,居然挥出了一记十成十力道的重拳。

    这一拳,虽然没有打中“茉莉花”,却重重击打在地上。

    好家伙,厚厚的水泥板隔热层,居然被他一拳打裂。原本平坦的天台,居然出现一个硕大的洞。

    可见这一拳的力道,已经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茉莉花”深吸口气,身子还没有挺起,两只脚直接一勾搭,像八爪鱼一样,死死勾住格桑的腿,反手一匕首,向后刺去。

    她快,格桑的速度也不慢,就在她挥匕首的瞬间,格桑庞大的身躯也向她压了过去。

    扑哧!咚!

    她的一匕首,刺在格桑的腰侧,将其衣服连同皮肉一同刺穿,可是格桑魁梧庞大的身躯也结结实实的压在她的背后。

    啊——

    “茉莉花”整个身子好像不是被人压倒,倒像是被一座山压倒似的。

    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头脑发晕,眼前发黑,胸腹的气血也随之一阵翻腾。

    腰间的皮肉被刺穿,格桑好像毫无感觉,他双臂向前一伸,环抱住“茉莉花”的腰身,随后重重地说道:“认输不认输。”

    没想到,这女人倒是挺硬气,直接身子和格桑在地上轱辘起来,一直轱辘到谢文东脚下不远的地方,才吼道:“不认输。”

    “不认输,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格桑直接抓住那把匕首的把手,强行把匕首夺了过来。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茉莉花”居然张开红唇,狠狠地压向格桑的嘴唇。

    格桑居然被强吻了!

    而且,是被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一刹那,格桑直接懵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此时,“茉莉花”和格桑的姿势非常暧昧。格桑身体压着“茉莉花”,“茉莉花”的两条腿盘在格桑的腰上,更为劲爆的是,这女人居然吻上了格桑。

    “卧槽!格桑,你这是什么运气啊。”

    “妈呀,我这个笨蛋,刚才为什么不自己去啊,要不然,这好事就轮到我了。”

    “我去,格桑大哥,你要在这里上她么?我支持你。”

    “还打个球啊,格桑大哥,直接抱回家算了...”

    “格桑大哥,你这是走了桃花运了...”

    身边一众以任长风、袁天仲、褚博等高级干部为首的兄弟们,一个个跟炸了锅似的,不管身份高低、年龄,都跟着起哄。

    那场面,别提有多么的热闹了。

    哪知,就在这个时候,余勇却变了脸色。

    他当场惊慌失措,慌乱骇然说道:“不好...这女人身上有炸弹,保护东哥...。”

    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扛起谢文东就走。九门提督顿了有那么一两秒钟,也都反应过来,赶紧跟着帮忙。

    而这时候,旁边正在起哄的任长风和袁天仲也注意到,这女人的胸口位置,居然冒出了缕缕青烟。

    正常女人的胸部,肯定是不会冒烟的。就算她隆过胸,也不会。

    可是,这女人现在却冒险了,这说明,她胸口肯定是有炸弹的。

    没错,这就是之前“茉莉花”对手下人说的,她手里的王牌。

    其他杀手们的炸药,都是放在鞋底带进来,并且最终安在一楼大厦的承重墙位置的。可是,她的炸药,却是揉捏成胸衣的一部分,带入这里的。

    并且,一直就没有拿出来。

    她之所以要提出跟谢文东的手下单挑,是因为她所携带的炸药数量有限,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距离谢文东更近一点。

    事实,也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打着打着,她基本上都快到谢文东脚边了。

    至于她为什么要和格桑接吻,只是因为,她拉引燃棒的时候,格桑是第一时间会知道的。引燃棒的燃烧时间有八秒钟,如果他提早张口提醒,就会给谢文东更多的逃生时间。索性,直接用嘴巴,堵住格桑的嘴巴。

    这女人,为了杀死谢文东,为了完成任务,简直算计到了极致。

    这女人疯狂起来,简直比男人还要可怕。

    谁要是说女子不如男,那我一定要和他好好理论理论。

    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恐怕没有几个男的,能做到像她这样。

    这任长风、袁天仲、褚博被余勇这一提醒,立刻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他们没有立刻逃生,而是赶紧去拉扯格桑。

    然而,这格桑此时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加上“茉莉花”的两条腿,狠狠地将他的腰盘住,致使他们不管怎么使劲,甚至都要把两个人全部抬起来了,也没有把两个人分开。

    急得他们几双眼珠子,都快喷火了。

    “快,把她的手脚砍下来。”千钧一发之计,巩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声喊道。

    他可不单单是喊话那么简单,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将自己的链子鞭掏了出来,严阵以待。

    这任长风、袁天仲、褚博,皆是狠角色,见自己的兄弟性命堪忧,他们也顾不得什么怜香惜玉,什么江湖道义了,直接纷纷抽出钢刀,将缠绕住格桑的手脚直接砍断,然后,顾不得三七二十一,用尽全力,将格桑扔了出去。

    而几乎在他们扔格桑的同时,巩聪也行动了,他一抖链子鞭,几乎以闪电般的速度,缠绕住“茉莉花”的腰身,然后,用尽吃奶的力气,往远处一扔...

    八秒钟不到的时间,他们要完成从“起哄”“发现”“惊讶”“救人”“扔人”不下五个重要的阶段。

    这在正常人看来,这一系列动作,光是想想就觉得完全不可能,更别提真的要完成了。

    可是,现实却是,他们真的做到了。

    如果不是这些身手敏捷程度远超常人的顶级高手,恐怕不单单格桑保不住,就连谢文东,就连他们自己也保不住。

    这不,在巩聪的链子鞭帅飞“茉莉花”的同时,那藏在胸衣里的炸弹,就爆炸了。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半空腾起了一团类似蘑菇云一样的云烟,半空中的“茉莉花”,直接化成一团火球,接着被吹爆,爆成碎片散落开来。

    而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立刻在天台上,制造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巨响。

    随着这声巨响,整栋大楼都为之整栋,上面十层的玻璃,全部被震碎,连带着附近几栋大厦玻璃,也遭到了波及。

    至于楼顶天台楼板的隔热水泥板,被震塌了三分之一。

    而谢文东一众人,也被不同程度地冲击到了,全部被气浪刮起来,最后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哎呀!”无论是远处的巩聪还是近处的袁天仲、任长风等人,无不失声惊叫。

    九门提督在那“茉莉花”爆炸的同时,心脏都缩成一团,不顾一切地往谢文东身上爬去,想要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他的安全。

    “东哥,你怎么样?”“东哥,你没事吧?”余勇和王如朋冲到躺在地上的谢文东身边,大声呼唤。

    谢文当然有事,虽然他距离那爆炸的距离较远,没有被爆炸产生的碎片直接击中,但因爆炸而生成的气浪对他冲击可不小。

    更为重要的是,他既不是改造人,身体素质也比不上各位战将。

    这不,他直接就体会到浑身骨头快要散架的滋味。

    他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不想也无力起来,两只耳朵震得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

    感觉有人摇晃自己的身体,他睁开眼睛,见余勇和王如朋各蹲跪在自己左右,嘴巴一张一合,似在喊着什么。

    他头昏耳鸣,又闭上眼睛,用力地抬起手,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没事,快看看其他兄弟们,怎么样?”

    都这个时候了,还记得关心大家,谢文东这个大哥当得,无可挑剔。

    两人点了点头,随后高声喊道:“大家,大家有没有事?快,没受伤的,看看自己身边的兄弟们...”

    “格桑...”

    “我没事。”

    “褚博...”

    “我在这里...”

    “巩聪...”

    “我很好,各位兄弟别担心...”

    “长风大哥...”

    “天仲大哥...”

    “那个拉曼德呢...”

    “哎呦喂...疼死我了...”

    “他没事,没事...大家都没事...”

    谢文东的运气也实在是好,或者可以说,他们是创造了一个奇迹,这么激烈的一场爆炸,居然己方连一个人死亡都没有,顶多受了点伤而已。

    “东哥...你还好吧?”一众兄弟在硝烟弥漫散尽了之后,皆围到了谢文东的身边。

    这时,余勇已经把谢文东扶了起来,给他喂了一些水。

    经过一阵子的调整,他的感觉比刚才可好多了。

    更让谢文东感到很好的事,兄弟们安然无恙。尤其是格桑,简直是被大家从阎王嘴巴里抢回来的一条命。

    他咧开大嘴,呵呵笑道:“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老子,又走运了一次。”

    一句话,把原本压抑憋闷的诸位兄弟,给直接逗笑了,精神也一下子放松下来。

    大家放肆地哈哈大笑,享受一下劫后余生的痛快。

    “东哥...对不起...我犯错了,请你对我执行死刑。”才回过神来的格桑,跪在谢文东的旁边,一脸惭愧道。

    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意志不坚定,才中了敌人的“美人计”,差点害了东哥,害了大家。

    谢文东那是什么人,怎么不懂格桑的心思。

    他伸手,拍了拍格桑的头,说道:“死刑就不必了,不过,大出血是一定的。”

    “大出血?怎么个大出血?”格桑眼睛一酸,眼泪都流出来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说实在的,他并不想死,死了还怎么给东哥效力,死了,还怎么报答东哥的知遇之恩呢。他还想跟着东哥,跟着兄弟们征战天下呢。

    谢文东见到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直接就哈哈大笑起来。

    格桑挠挠头,一脸的茫然。

    谢文东:“想啥呢,这件事又不是错在你。我是说,你这小子占了人家那么大的便宜,还被兄弟们救了一命...不得好好地请大家吃几顿大餐,感谢感谢大家啊...”

    诸位兄弟听完,纷纷附和:“对...这个必须的,喂...拉曼德亲王,你们这里什么东西最贵啊,这位大户请客。”“嗯,要吃就吃最好的,吃到他心痛。”“必须的...”

    “啊,原来是这个啊...”格桑顿时心花怒放,连连点头:“没问题,没问题。谢谢东哥...谢谢大家...”

    谢文东点了点头:“这次,我要特别表彰余勇、长风、天仲,小褚。当然,最最要感谢的,还是巩聪兄弟。刚才没你把她给甩出去,我这可能还真撑不住。”

    诸位兄弟连连摆手:“东哥,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嗯”,谢文东点了点头:“我也要请大家吃一顿饭...拉曼德亲王,推荐推荐么一家餐馆吧...”

    拉曼德刚刚经历了这么一场大爆炸,也算是和大家一起共过生死了,算是半个朋友了。

    他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好啊...不单单是东哥和这位兄弟要好好请大家吃饭,我也要请大家吃饭...我在这里承诺,在场诸位兄弟日后在沙特的所有开销,都由我报销了。”

    这沙特王室的亲王,就是壕无人性,随随便便一句话,都充斥着“土豪”的味道。

    大家当然也不客气,欣然答应。

    一行人正说着话呢,一楼的天帝兄弟和拉曼德的手下们,听到爆炸声之后,也跟着冲上来了。

    谢文东先让拉曼德的手下,去稳住下面的记者,让他们不要乱报道,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而天帝的兄弟们,则立刻审问现场那些侥幸没死的受伤杀手们,通过他们,看看能不能挖出幕后黑手来。

    等到他们吐出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时,或许可以找到幕后黑手的时候,策划这次刺杀行动的副会长“貔貅”,已经和手下全部撤走了。

    本来,这“茉莉花”的行动,只是第一步。在这行动之后,还有第二步,第三步。

    副会长“貔貅”及其手下相信,三步棋,总有一步,会将谢文东置于死地的。

    然而,这后面两步棋,还没来得及走,就被人给直接中断了。

    能够直接给寒冰副会长下命令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没错,正是寒冰会长绿水至尊,亲自给副会长貔貅下得命令。

    命令的内容,只有一句话。

    “放弃沙特,暂停一切行动,所有人马,撤到以色列。”

    以色列,是寒冰组织在中东地区,势力最为强劲的拥趸。其不单单是寒冰组织的重要钱袋子,更是重要的武器库。

    而以色列的犹太人,正是掌管着寒冰组织领导层中,最为重要的种族。

    毫不夸张地说,就是把中东其他十几个国家捆在一起,也没有一个以色列重要。

    为了守住以色列这一高地,守住这最后一张王牌,寒冰即便陷入疯狂,即便付出比之前任何一个地方惨重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事情进展到这里,谢文东算是基本上,控制了沙特。而且,是完完全全就控制了沙特。

    为了避免出现这次类似的事情,谢文东留下了许多天帝的精兵强将,守卫沙特王室重要成员的安全。沙特王室,也算是投桃报李,开始全心全意地向谢文东效忠。

    天台爆炸事件结束之后,谢文东在这里继续逗留了一个礼拜,这才准备起身,前往下一个地方。

    而今的谢文东,已经不再需要,打一个地方,就好好地修养一阵子了。

    而今的天帝,拥有极为强大的干部储备,像之前那种,寒冰随便出现一个能人,他们就得倾巢而出的局面,以后很难见到了。

    另外,资金问题,也得到了彻底的解决。这有了钱,手下兄弟也就会更加卖命,更加地没有后顾之忧。

    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谢文东也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心全意地放开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离开沙特之前的最后一晚,谢文东和“黑鹰卫队”的两位首领——钟婷飞、蒋伟远程视频了半个小时,询问他们的黑鹰大军,在中东其他国家的进展情况。

    得到的答复,还是让谢文东非常满意的,相信照这样的进程推进下去,半年之内,便可弹定整个中东地区。

    中东,这一号称全球最动乱的国家,也是石油等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将在谢文东的手底下,实现从未有过的和平。

    对于寒冰、对于许多中东国家的领导者来说,谢文东是一个狼子野心的独裁者,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可怕恶魔。

    而对于当地许许多多的百姓来说,谢文东的到来,将给他们带来生活的新希望,成为真正能结束战斗,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救世主”。

    到底是坏蛋是怎样炼成的,还是救世主是怎样炼成的?

    这个,其实不重要。

    人总是有两面性的,好中有坏,坏中有好。没有彻头彻尾得坏,也没有完美无缺的好。

    关键,你站在合适的位置,要做着合适的事。

    问心无愧,听从本心,那就足够了。

    ......

    挂断了钟庭飞和蒋伟的电话视频之后,谢文东让九门提督之一,也是他的义女——魏佳美,给他倒了一杯清茶,悠悠哉哉地喝了起来。

    可能是想要在疲惫的工作之余,好好放松一下。

    他翘起了二郎腿,难得打开了电视,把电视调到了zhongyang电视台的中文国际频道,想要看看新闻,了解了解一下国内外的大事。

    可是,看了有十分钟左右,他突然一声,将手中的杯子狠狠砸向电视,全身直哆嗦,眼珠子通红,咬牙切齿地骂道:“我CNMD,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旁边站岗的魏佳美和李万能,吓得浑身一激灵,不知道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下一篇   第4071章 谢文东“愤青”一面          上一篇   第4069章 看你好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