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5章

作者: 曹三少
    2019年10.25日。

    石油小镇战役结束之后一个星期。

    谢文东在控制了阿联酋的Z府之后,马不停蹄,带领着一干兄弟,迅速往下一个目标,沙特进发。

    说起这沙特,谢文东并不陌生。

    第一次和它打交道的时候,谢文东就从沙特高层手里,挣了两个亿美金。由谢文东亲自押送,从俄罗斯走私过来的一枚核弹头。

    第二次和它打交道,是在香港的时候,一位不长眼的王子,欺负了张雅婷的爷爷,自己出手教训了他。后来,这小子联合沙特的一个王储,以黄饼引诱张海明,并且最终目的是想要谢文东上当。

    当然,谢文东最后是把这两个小子给做掉了。

    也因为上面两个原因,沙特王族认为谢文东忘恩负义,对谢文东的敌意很深,多少人想要抓到他,把他给碎尸万段。

    不过,碍于谢文东的势力太大,身边的高手太多,加上他行踪不定,很难找到他,所以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不敢真的在太岁头上动土。

    可以,自从“智脑”高层,把在中东地区的寒冰精锐收缩到沙特和以色列这两个地方之后,沙特王族高层想要灭掉谢文东,把他碎尸万段的心思又活了。

    面对着一个如此有敌意的政权,而且还是一个相当保守的Z府,谢文东要做的努力还有很多。

    谢文东也明白,这次沙特之行,进展的不会很顺利,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另外,他更加相信,事在人为,只要努力够了,再加上一点点机遇,胜利就会在前方等着他。

    寒冰这边,

    因为新任会长——地尊级干部绿水至尊,有重大失职和错误,被紧急调回“智脑”总部进行问询并接受处罚,所以,在迪拜指挥寒冰组织作战的,是寒冰组织的一位副会长——Peter。

    之前,谢文东已经和这个Peter,在阿联酋大酋长扎耶德的庄园交过一次手了。

    不过,被这小子从地道给跑掉了。

    能坐上寒冰组织副会长的职位,当然不是一般人。

    这个叫作Peter的男人,智勇双全(中级白金级),谋略过人,骁勇善战,论综合实力,要胜于陈德园(bury),不过,他为人寡情,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肯牺牲身边的一切。

    相比于这点,陈德园就要比他好多了。

    因为整个沙特,都在沙特王室的权力控制之下,所以,天帝众人,当然不可能光明正大地,用自己的护照,从阿联酋转到沙特的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

    其中,大部分都是靠汽车,拉着武器,远距离投送兵力。而谢文东本人这边,则是从阿联酋乘坐飞机,转到沙特的邻国巴林。

    之后,乘坐汽车,从巴林的边境偷渡入境。

    不过,令谢文东意外的时候,他这边刚刚到达巴林不久,就接到了东方易的电话。

    谢文东愣了一下,随后将电话接通:“东方兄,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东方易笑了笑:“怎么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谢文东和东方易的关系很好,后者也是前者在官方的重要支持者,引路人,是朋友,更是忘年之交。

    谢文东点燃一根香烟,哈哈说道:“可以,只要东方兄你乐意,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都行。”

    东方易:“得了吧,我要是天天给你打电话,你还嫌我唠叨呢。老了,老了,别回头招人讨厌。”

    谢文东:“哪有,你可一点也不老,我看着年轻的很呢。”

    东方易:“那是因为染了黑头发,你别忘了,我都快七十岁了,快退休咯。”

    谢文东仔细一想,哎呦,还真是,自己刚出道的时候,东方易就是上校,那个时候他就快五十了。现在,自己出道接近二十年,他可不真的是快七十了么?

    这还是因为,他身居高位,否则,以他的年纪,早在十多年前就退休了。

    想到这里,谢文东怅然若失,叹道:“时光过得真快,不过,东方兄,你在我的心里,一直是四十来岁,正当年的时候。你可别说退休,你要是退了,谁还给我遮风挡雨啊。”

    这些年,谢文东一直在国外做生意,开扩大地盘,东方易对他的事,虽说了解的不是很透彻,可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他现在,在全球许多国家,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跟他称兄道弟的,他已经不需要自己照顾了。

    不过,他能这么说,东方易还是非常高兴的。

    他打了个哈哈:“你这小家伙,说得还让我挺开心,哈哈。”

    谢文东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道:“那必须的。别人叫我大哥,可你才是我谢文东真正的大哥。”

    东方易:“哈哈。行了,行了,不跟你贫了,我有事找你。”

    谢文东乐了:“不是说,没事么?说来说去,还是有事啊。”

    东方易:“我这日理万机的,哪有功夫跟你扯闲天哦。你现在在哪里?”

    谢文东抬头望了望窗外,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天天飞的,搞得我时空都错乱了。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呗。”

    东方易:“行,两天之内,你跟我去沙特一趟。”

    “沙特?”谢文东手上烟灰一抖,心说自己这马上就要到沙特了,他怎么突然让自己去沙特。

    如果说这是巧合,那也这有点太巧了吧。

    东方易见他一惊一乍的,疑惑地问道:“沙特怎么了?把你吓住了?”

    谢文东很快恢复过来,微微一笑道:“不是,怎么突然想着我跟你去沙特啊?”

    东方易徐徐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国家和沙特的关系,近些年发展很不错,两国的领导人基本上每年都有互访。这不,今年这个时候,轮到我们去访问他们了。由二号带队,部.长级和副部级十几号人,加上下面一些企业家,共计一百多号人,将于两天之后,对沙特进行友好访问。”

    谢文东:“你们访问,跟我没啥关系吧,我又不懂那个。”

    东方易:“本来确实是跟你没关系。不过,这沙特王室那边,单独点出,想要带上你一起出访。他们知道,你是Z国相当出名的银行家,说是想要过来取取经,发展发展他们的银行业。”

    表面上,这理由无懈可击,也很正当。

    可是,谢文东从这字里行间,分明读出了两个字——“陷阱”。

    他就是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肯定是沙特王室,给自己设置的一个圈套。借助Z国Z府的力量,把自己骗到他们的地盘,之后怎么做,全凭他们的了。

    而这背后,肯定也有寒冰的高层,在憋着坏搞鬼。自己肯定是要去沙特的,不过,可不想就这样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过去,明明是自己占据主动的事,为什么要这么被动。

    (事实证明,也正是如此,这次这个事儿,就是寒冰的副会长Peter搞出来的)

    谢文东顿了一下,随后说道:“东方兄,我就不去了吧,我这段时间,比较忙,是在是抽不出空过去啊。”

    东方易:“再大的事,也得放一放,这次可是人家王室单独点名的,而且,二号也亲自批准过的。你要是不来,我们怎么跟人家交代啊?”

    在东方易的眼里,沙特王室,那可代表着好大一个Z府,好大一个国家。

    可是,在谢文东的眼里,这根本连狗屁都不算。

    如果没有寒冰在背后支持,谢文东一套连环拳下去,非得打得那帮王爷王子公主什么的,跪下来叫爸爸。

    不过呢,这做人,尤其是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低调一些。

    他可不想,让东方易,让国家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些什么事,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见实在是推脱不掉,谢文东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

    “好。”东方易点了点头:“我们这边,从首都国际机场出发,要不要我们这边,直接给你定机票,去沙特?全程报销的哦。”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话,谢文东何等人物,手头有光控制的航空公司,就有七八家之多,还在乎那几个机票钱?

    不过,谢文东可笑不出来,这一行,恐怕是并不那么太平的。

    他干笑一阵:“算了吧,我这边直接就飞沙特,还近一些。对了,你们那边,什么时候到沙特?”

    东方易:“后天早上八点,沙特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

    谢文东:“好,后天早上八点,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我们不见不散。”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这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旁边的余勇,迫不及待地问道:“东哥,老爷子这是咋想的,怎么让你去参加什么会议?”

    之前,余勇在和绿水至尊交手的时候,受了伤。不过,由于他自己是改造人的缘故,身体素质绝佳,恢复的速度也远比一般人要快。

    加上银河实验室研制的特效药物,一个礼拜之后,已经能够下地,并且可以承担起一定的保护谢文东的任务了。

    谢文东吭哧一声说道:“让我去沙特,参加一个什么领导人会议,而且,是沙特王室,点名要我一起过去的。”

    “啊?”余勇大感吃惊:“这不是光头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么,这分明就是一个陷阱啊,东哥,你可不能去啊。”

    谢文东:“我怎么能不知道,这是陷阱,而且,肯定是寒冰组织联合沙特王室搞出来的陷阱。不过,我这儿又推脱不掉,我总不能跟东方易说,我准备控制沙特,让他们别来烦我吧。”

    余勇挠了挠头:“这还真是一件很难抉择的事。”

    谢文东:“并不难抉择,因为,我已经答应了。剩下的事,就是要保证,我如何安全地在沙特那边,安安全全地渡过那几天了。”

    “嗯”,余勇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马上给刘哥打电话,让他们提前为这次见面做好情报工作。另外,我也会安排好禁军的兄弟,保护东哥的安全。”

    谢文东眉头舒展,笑道:“嗯,好,去做吧。”

    说着,将手中的半截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踩得稀巴烂。

    然后,他慢慢背着手,走到窗前,抬起眼帘,眺望远方。

    望着眼前陌生的一片天,云卷云舒,天清云淡,心情突然一下子开阔起来。

    他忍不住慢慢闭上眼睛,缓缓展开双臂,想要去拥抱,去放飞。

    看到他现在的这个样子,魏佳美忍不住凑上前去,问道:“义父,你就不担心么?”

    谢文东没有睁开眼睛,缓缓说道:“既然他们想玩,那我就奉陪到底就好了,谁是玩家,谁是被玩的人,这还不一定呢。区区沙特王室,区区寒冰,让你三招又何妨?”

    魏佳美吞了吞口水,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往后退了回去。

    她明白的是,义父一直在走的路,是一条别人从来没有走过的荆棘之路,到处都是坎坷,到处都充满着风险。

    与其担心担忧,还不如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坦然面对。

    这条路如果被开垦出来了,那将会成为被无数人瞩目、被无数人效仿的对象。

    而身边的九门提督等人,在听完谢文东的话之后,仿佛有一股滚烫的热气从他们心中燃起,一直烧到脑门。

    这种热血澎湃、痛快淋漓、藐视一切的感觉,仿佛有一种巨大的魔力,让世间最好的男儿为之疯狂。

    他们喜欢这样的感觉,他们喜爱这样的生活,更崇拜这样从不怨天尤人的东哥!

    ############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闪而过,转眼间,就来到了后天的早上八点。

    因为是中沙本年度第一次领导人的会晤,所以沙特Z府这边,在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的贵宾停机坪这边,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包括赠送花环,检阅三军仪仗队,介绍到访的嘉宾等等。

    负责接机的,是沙特掌管军事的拉曼德亲王,同时,还有沙特的经济部部.长,能源部部.长等十几位沙特王室高层。

    沙特国王,没有亲自到场迎接。

    一来,是因为国王年纪大了,行动不便。二来,这次来的是Z国国家二号领导人,就国际习惯来说,他也不需要亲自到场迎接。

    这一切,跟谢文东无关,因为他此时正在国王机场的vip休息室里,看杂志呢。

    他正看得入迷的时候,东方易的电话响了。

    电话一接通,东方易便直接了当地问道:“哎,文东,你现在在哪里呢?”

    谢文东:“我在机场的休息室呢?”

    东方易:“你在休息室内干嘛?赶紧过来,我们要准备走了。”

    谢文东:“那我现在去哪儿找你?”

    东方易:“我这边派了一个工作人员去接你,他叫杜力。你现在在哪儿?”

    谢文东抬头看了看:“我在阿联酋航空高级vip休息室,07号。”

    东方易:“好,我叫他过去找你。”

    之后,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大约过了有七八分钟的样子,有一个身穿西装,打扮无比干练的人,出现在休息室的门口,这人自称杜力,是政治.部的工作人员,并且,他还掏出了自己的证件。

    经过通报之后,他在休息室内见到了谢文东。

    “谢少将!”杜力来到谢文东跟前之后,恭恭敬敬地给他敬了一个军礼。

    谢文东也像模像样地给他还了一个,然后,问道:“你是杜力?”

    杜力点了点头:“对,是东方中将叫我来的。”

    谢文东:“呦呵,东方老兄升官了?”

    杜力点了点头:“是的,年初晋升的。”

    谢文东笑了笑:“那我得给他打电话报喜。”

    说着,直接掏出手机,重新拨打了一下东方易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他笑呵呵地说道:“东方兄啊,那个叫杜力的小兄弟,见到我了...对...对...他是广东人吧,我看他的普通话带一点粤腔...

    哎,这小伙子应该上过真正的战场吧,我看他的肩膀上有一个疤痕,是枪伤...嗯嗯,小伙子年轻有为啊...不错不错...哦,听说你年初的时候升官了啊,恭喜恭喜啊...嗯嗯,好的,好的,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他笑眯眯地说道:“杜力兄弟,前面带路。”

    别看谢文东刚刚这通电话,看着没什么特别的,其实,他是在向东方易确认此人的身份。

    可能你觉得,他有点太谨慎和小心了,如此断的时间内,寒冰就是再有能耐,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一个假的杜力出来。

    可是,对于谢文东来说,是必须的。

    因为,正是由于比普通人更多的小心和谨慎,他才能够活到现在。

    杜力恭恭敬敬地铿锵回答:“是,请。”

    然后,在杜力的带领下,谢文东前往目的地,与东方易见面。

    一行人,被带到另外一个休息室,是国内东方航空的vip休息室。、

    在休息室内,谢文东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东方易。

    “哎呀,东方兄,好久不见啊。”谢文东隔着老远,便伸出手来,热情地说道。

    东方易明显也非常激动,也激动地伸出手来,紧紧地和谢文东握住了手:“还好么,你小子。”

    谢文东:“托东方兄兄的福,一切安好。”

    东方易:“臭小子。”

    谢文东:“哈哈...”

    哈哈……

    谢文东和东方易的爽朗笑声顺着阵阵清风传出去好远,久别之后的喜悦尽在不言中。

    两个人的年纪虽然相差挺大,不过,性格还是挺像的,都沉稳冷静,都懂得把握全局,运筹帷幄。

    本来,东方易很想和谢文东好好寒暄寒暄,奈何时间紧迫。

    他赶紧抓起谢文东的手,对后者说道:“咱们赶紧上车,二号和沙特王室的亲王刚刚阅兵完成,已经准备要启程了,他们,也很期待见到你呢。。”

    谢文东挑起眉毛:“哦?是嘛?”

    东方易:“当然,好了,走走走,路上说,路上说。”

    说着,拉着谢文东,往vip停机坪走去。当然,沿途通过不少道警戒。

    不过,在最后一道警戒线的时候,谢文东身后的九门提督,被拦了下来。

    “除了两位,你们各自的保镖,不能上这边的汽车。”(英)一位担任沙特王室的军官,对谢文东和东方易说道。

    “东哥,这...”余勇抬起眉头,一脸凝重说道。是啊,连九门提督都不能跟着,那东哥的安全,谁负责保护?

    谢文东刚刚张了张嘴,正要说话。

    东方易倒是开口了,他直接就说道:“哎,小伙子,你有什么可担心的。难道,沙特这么大的国家,还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么?”

    这个倒也是,就算沙特王室的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在机场,在这么多领导人面前下手吧。

    “阿勇,你们就跟杜力他们,上其他的车吧?”谢文东说道。

    余勇想了想,随后讷讷地点了点头。

    之后,东方易、谢文东登上了车队最豪华的一辆加长劳斯莱斯汽车。

    而其他人,则登上了别的汽车。

    这辆加长版劳斯莱斯汽车里面,除了司机之外,还有四个人。

    他们,分别是Z国的二号,财政部部.长两人。沙特亲王还有他们的经济部部.长。

    看到了二号,谢文东恭恭敬敬地鞠了一礼,铿锵说道:“首长好。”

    这越是高高在上的人,往往越没有架子,眼前的这个二号也是。当然,没架子归没架子,他们举手投足间,依然有很强的气势。尤其是说话,都特别有力道。

    他拍了拍谢文东的胳膊,含笑道:“文东,越来越精神了哈。”

    谢文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虽然坐着,但是样板挺得笔直:“还好,首长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二号颔首:“我很好,没想到,这次能在这里和我见面吧。”

    谢文东点了点头:“确实是没想到。”

    二号:“这次把你着急叫过来呢,是因为沙特王室这边,单独点了你的名字,借助这次友好访谈,好好地向你学习取经,这可是一份巨大的荣耀啊。”

    谢文东嘴上笑嘻嘻连连称是,心中早就问候了一顿沙特王室的全部女性。取经是扯淡,取命才是真的。

    他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等送二号他们回国了之后,老子就要让你们这帮没怀好意的笨蛋,见识见识老子的手段。
下一篇   第4016章          上一篇   第401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