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5章

作者: 曹三少
    要知道,这“法老”可不是一般人。

    他非但是高级钻石干部,还是“智脑”的成员,是绿水至尊的嫡系。

    此人的武功高强程度,已经不能用“变态”“妖孽”来形容了,甚至翻遍《新华字典》,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

    他们的速度,如同移形换影,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小院地上的打斗。

    他们随便一个冲天而起,可以轻而易举地跳上三米高的二楼阳台,随便一个下坠,便可以在地上踩出一个小坑。

    轻轻一刀一剑劈过去,可以将风干坚韧的胡杨树拦腰砍断。

    慢悠悠的一刀,可以将坚硬无比的石头墙当豆腐一样砍断。

    在别人的眼中,其他的白金级干部战斗,是真正的战斗。而他们之间的战斗,跟演电视演电影一样,完全就是两个神仙在打架。

    谢文东身边的诸多干部,在看到这两人的战斗时,眼睛都拔不出来了,时不时地“卧槽”“牛逼”“帅气”声四起,佩服的不行不行的。

    两个人,一开始是在小院里打的,不过,打了没多长时间,便跑到一楼的大厅之中。

    这得亏是他们把战斗的场地,换到了一楼敞开的大厅之中,否则,彼时在现场激战的其他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被他们的刀气和剑气给误伤到。

    而这种看似级别很小的误伤,对别人来说,都是致命的一击。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们一个是“法老”,一个是巩聪。

    而他们战斗过的地方,就连地面,也都没一块好地方,跟被炮弹轰碎过似的。

    三个月前,巩聪领教过,差点没被对方干掉,那也是他第一次惨败。

    而今的巩聪,虽说武功一臻至地尊级,可是,他在地下宝库与七彩科莫多巨蜥打,与“夜叉”打,与双头马陆打,战斗力暂时下降了许多。

    即便是经过这两个小时的休整,其也恢复到了巅峰时期的七八成左右。

    也就是说,巩聪而今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差不多只有高级钻石级。

    如此,两个人又算得上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

    别人的看法,不知道,但是,巩聪倒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因为,他不喜欢那种很容易就得到的东西,而是喜欢付出努力得到的东西。

    如果自己是在巅峰状态的地尊级,那杀了他,也没啥复仇的快感。

    相反,这个时候,更有挑战性,也更加得有趣。

    战斗九;

    ......

    刚刚交手的时候,“法老”便挨了巩聪的一掌,受伤之处,好像针刺一般难受,打得他心里别提有多么的窝火了。

    不过,他很快便调整过来,深吸一口气之后,随后金剑的剑身一震荡,挡开巩聪的唐刀刀锋。

    “当!”

    两人兵器相分,各自受冲力散开。

    巩聪急速抽身后退,同时,还挽出一连串刀花护身,刀势渐尽,“法老”嘴角的笑意却渐渐扩大,随后就听他冷喝一声:

    “你也接我一剑。”

    也不见“法老”如何作势,人随金剑而走,宛如一道拖长的流星般击出。

    这一剑给巩聪视觉上的感觉缓慢无比,可在实际上却是才一作势,便已在对方眼前,实实在在击在巩聪变幻的唐刀刀身上。

    “叮!”

    他手中的唐刀秋水发出一声悲吟,刀身猛烈的抖动着,仿佛不胜其重。

    巩聪只觉一股大力涌来,似乎被千斤巨石所撞不能控制的向后退去,他一边退一边把唐刀连连挥动,幻化成一道道光网。

    其虽然是后退,但是刀法依旧浑厚惊人,试图阻止“法老”进行追击。

    不过,此时但先机之势尽失,“法老”再跨前一步,战意再次燃烧,这虚飘飘的一步速度却是极快,有缩地成寸之感。

    同时“法老”长笑一声:“手下败将巩聪,再接我一招。”

    “法老”手中的金剑快速挥动。

    他挥舞的手势玄奥无比,一道道凌厉无匹的劲气狂卷而去,带着划破空气发出来的嗤嗤声音。

    巩聪露出一丝惊异,因为这些劲气来势虽然凶猛,但方向却混乱无章,对自己并无实际影响。

    他想不通,“法老”为何乱了?

    就在巩聪心神微微恍惚之际,“法老”的左手疾然点向巩聪咽喉,微微弯起的手指作出一种弹射状。

    后者知道,只要咽喉被“法老”的手指触碰,寸劲就会瞬间爆发,到时自己不死也会重伤。

    这一击显然是“法老”预谋已久,让人有不可抗拒之感。

    巩聪知道不能硬挡,观其来势,也是可以躲避的,身形才动。

    这时他惊讶的发现,“法老”毫无章法的剑法已经锁住了他所有退路,对方身形越来越近,劲气压力下,巩聪感觉到劲气扑面。

    多年来的历练和反应在此刻发挥了作用,面对生死的这一瞬。

    巩聪深深呼吸一口气,再次从背上拔出第二把刀——直背刀鬼彻,第三把刀斩马刀雪走。

    嘴里咬着雪走,手里拿着秋水和鬼彻,巩聪如猛兽出行,直奔向“法老”冲过去,吼道:“鬼斩!”

    这一刻,他的心冰冷如雪,明清如镜,全无恐惧忧虑,也不再保留自己实力。

    “杀!”

    巩聪像是垂死的野兽,悍然以硬碰硬,瞬间劈出几十刀,就连嘴巴上的斩马刀,都劈出几刀过去。

    “法老”使出吃奶的劲,方才勉强接下来,眼里闪过赞许:“巩聪果然彪悍”。

    “当!”

    两人错身而过,相互碰撞的金剑和钢刀,发出闷雷似交击声,旁边一些碎石和灰尘被搅得粉碎,飞散在半空。

    两个人的身形尽在烟尘中,都一时无法看清。

    褚博、格桑这会儿刚刚结束战斗,目光也被他们吸引过去,他们唯一可确定的就是双方还都站着。

    待到灰尘稍微地散开一些,格桑和褚博发现,巩聪的嘴角流出了一些血渍。

    看样子,刚才,巩聪是吃了一些亏的。

    不过,这对于巩聪这个级别的人来说,这点小伤,实在算不得什么。

    这不,巩聪的左右两把刀微微攒紧,牙齿也把斩马刀咬得紧紧的,全身上下又是一股骨骼作响,呈现出一种受伤野兽的凶猛气势。

    “你小子,真是个妖孽,挨了我那么重的一脚,还不倒?”“法老”啧啧称奇,忍不住夸奖起来。。

    然而,这话刚刚说完,巩聪便再次杀到,速度快得真的跟一道激光似的。

    “法老”吃了一大惊,赶紧把手中的金剑横起。

    可惜,剑还没横好,巩聪的两把刀,便同时劈在他的金剑剑身上。

    当!一声惊雷般的的碰撞声响起,随后“法老”就跌了出去。

    扑!

    一股鲜血伴随他跌飞的身躯喷出,在众人的眼中,妖异殷红。

    “法老”挣扎着起身,发现自己不单单被撞得吐血,连肩膀上的皮肉,也别削下一块来。

    再定睛一看,发现巩聪嘴巴上的那把斩马刀,还沾染着一丝血迹。

    “三刀流巩聪,哼!”“法老”鼻子重重呼出一声。
下一篇   第3996章          上一篇   第399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