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3985章 高级钻石干部的末日

第3985章 高级钻石干部的末日

作者: 曹三少
    “司徒”明白他的意思,迅速带着人,向小楼大门靠近,准备突击。小楼后门处,“秃秃”所以带领的队员,同样也做好了突击准备。

    这是典型的美国FBI和CIA行动方式,通过蓝牙耳机的联系,以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目的。

    “action!”

    小小楼前后门的门锁同时被人用枪打烂,然后被踹开。

    简单!粗暴!效率!

    围在小小楼外的“风雷小组”部队队员,冲进小小楼,对小小楼进行搜索。

    “clear!”

    “clear!”

    “clear!”

    “……”

    小小楼内,不断传来两支突击队队员搜索过后的回复声。

    “没人,一个人都没有。”一名心腹走到“法老”身边说道。

    “法老”走进二楼卧室,卧室中散发着一股浓重的烟味以及汗水的味道。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还堆放着一些食物、罐头、饮用水的包装盒。

    桌子上方那块墙壁上,有被图钉钉过留下的针眼,原本墙壁上应该是钉着一些东西的,只不过在谢文东离开的时候,把这些钉在墙壁上的东西也一起给带走。

    “法老”拉开了书桌的抽屉,里面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看来,谢文东的确在这里待过,可是,好端端的,怎么人就消失了呢?”“法老”搞不清楚。

    照理说,如果谢文东的人撤出这个院子,就算间谍卫星的情报人员没有注意到,先期到达这里的狙击手、火力支援小组,肯定会肯定会发出警告才对。

    “难不成,他们出了事?”“法老”越想越不对劲,对那名心腹说道:“去问问狙击手和火力支援小组,到底是怎么回事?”谢文东他们人呢?”

    心腹深感到此事的重大,不敢怠慢,赶紧去询问。

    然而,他却再也联系不到他们了。

    “老大,出事了,他们全部失联。”心腹眉头凝成个疙瘩,重重说道。

    “法老”闻言一惊,意识到了事情不对,他立刻大声吼道:“这是个圈套,突击队,立刻撤出这个地方。”

    话音刚落,小楼外就传来了枪声。

    数十几名全无武装的驭血成员,外加两位驾驶着驭龙一号战甲的兄弟,冲进院子内,与外面留守的寒冰突击队员,发生了交火。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转瞬之间,就有两位突击队员,被放倒在地。

    不过,这些突击队员,清一色全都是白金级干部,剩下的人反应速度非常快,他们一边迅速反击,一边赶紧退到楼内。

    司徒和“秃秃”两个初级钻石干部,用脑袋一看,好家伙,谢文东的人把这小楼给包围了。

    他们就搞不懂了,这谢文东到底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能让人说没就没,说出来就出来。

    他们当然搞不懂,因为他们的武功虽然高强,可是像这样的临场作战经验,远远没有谢文东和他的手下丰富。

    正所谓,擅战者,亦擅藏兵。

    玩得,就是一个神出鬼没,玩得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我们被该死的谢文东包围了。”

    “小心。”

    “司徒”将快慢机拨到三连发模式,两个三连发点射将冲进小楼的两名杀手撂倒后,又用一个三连发点射,将门外正准备进门的杀手逼退回去。

    然而,这些杀手被打中之后,只是往后退了几步,并没有死。

    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身上穿着防弹衣,除非打中头部,普通的手枪对他们根本就没有作用。

    这还别说,他们这边还有两台刀枪不入的驭龙一号战甲。

    骨碌碌!

    一颗手雷被外面的杀手扔进小楼中,在地板上打着转。

    看着地板上,引信已经被触发的手雷,“法老”眉头顿时一紧,一脚将身前的实木茶几踢得竖了起来,然后身体往身后的沙发上一靠。

    向后仰去,将沙发靠倒在地,以沙发作为掩体,藏在沙发背后。

    身边的其他突击队员,也不是凡人,迅速各自寻找掩体,自信躲避。

    轰!

    在地板上滚动的手雷轰然爆开。

    那张被“法老”踢得竖在地板上的实木茶几,被手雷炸得四分五裂,木屑纷扬。

    虽然有实木茶几和沙发的抵挡,但是当手雷爆炸的时候,屋内的“法老”、“司徒”“秃秃”等人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火热的气浪从自己头顶上吹过。

    初级钻石干部“秃秃”从沙发背后直起身体,半蹲在地上,m16a4自动步枪指向后门口。

    两名全身黑衣,身材壮硕,只留下眼睛、嘴巴、鼻子在外面的男子,手中抱着一挺pkm轻机枪的杀手出现在后门口。子弹链在他们身上绕了一圈后,送进pkm轻机枪中。

    真不知道,他们这一身打扮,在如此酷热的沙漠地带,怎么受得了。

    当然,这个问题,可不是他们这会儿应该考虑的。

    马勒戈壁!

    看到站定在后门口的机枪手,“秃秃”心中一声咒骂,身体毫不犹豫的向前扑出,从沙发背后滑了出去。

    看上去厚实的沙发是绝对抵挡不了pkm机枪子弹的,如果继续赖在沙发背后,想要跟好莱坞电影中那样跟那个机枪手酣战一场的话。

    “司徒”敢不保证,不出两秒钟自己就会满身弹孔的躺在地上。

    哒哒哒哒……

    “秃秃”刚从沙发背后滑出,一串子弹就扫了过来。

    子弹毫不费力的就穿透了沙发,飞入墙壁中,在墙上留下一个个弹孔。

    “秃秃”在身体还在滑动的过程中,将手中自动步枪的快慢机扳到了单发模式下,然后对着门口的机枪手扣动两次扳机。

    一颗子弹打在机枪手的腹部,另一颗子弹打在机枪手的头部,后半个脑壳全部都飞了出去。

    虽然是在单发射击模式下,但是两声枪声之间的间隙非常短,外行人听上去,就跟连发一样。

    噗通!

    机枪手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身体中的血拼了命的往外涌,很快就将他身上那件黑色的衣服给染红。

    另外一边的“司徒”从地上快速爬起,据枪对着门外跃跃欲试的杀手连续射击,尽管没有再让杀手倒下,可是却也将他们压制在门外,让他们暂时进不来。

    与此同时,其他的突击队员,也开始了对外面驭血部队的火力还击。

    “司徒”靠在厨房墙壁上,紧张地对外面的“法老”说道:““法老”大人,我们必须立刻想办法突围,敌人越来越多,一旦他们全部涌进来,我们就被彻底被困死了。”

    “法老”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只不过,这个时候,哪是想突围,就是那么容易突围得出去的。

    这人的身手再高,也是血肉之躯,暴露在谢文东的火力点之下,只有死路一条。

    “法老”闻言,使劲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行,如果贸然出击,伤亡太大。”

    “司徒”:“那我们怎么办?”

    “法老”:“立刻让小镇里的其他兄弟过来增援,另外,把这边的情况,告诉外面的绿水至尊,让他派兵过来增援。”

    “司徒”:“啊,如果这样做的话,恐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谢文东,绝对不会给太多的时间到我们。”

    “法老”:“不管怎么样,都得试一试。快去打电话。”

    “司徒”忙不迭地答应一句:“是是。”

    与此同时,谢文东一行人正在这小楼一处隐秘的、安全的地点待着。

    四周等兄弟,几乎对他无限崇拜,佩服的五体投地。

    大家齐齐说道:“东哥,你怎么就知道,寒冰的人想要直捣黄龙?”

    谢文东呵呵一笑道:“这点小把戏,也就配跟一些新手玩玩,怎么能瞒得过我。”

    “哈哈,是啊,想把咱们一锅烩,未免也小瞧我们了。”余勇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

    众人见状,也都笑了。

    这时,天候的二把手姜怡帆,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大声说道:“东哥,聪哥,我们刚刚审问了寒冰的狙击手俘虏,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谢文东和巩聪听完,心里一激动,异口同声地扭过头来,说道:“是什么好消息?”

    姜怡帆一指面前的这小楼,说道:“这次的直捣黄龙领头人,就是高级钻石干部“法老”本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位初级钻石干部,剩下的二十一位突击队员,全都是白金级干部啊。”

    此话一出,震惊全场。

    大家先是一愣,随即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任长风眉飞色舞,差点飞奔起来:“我的天,这寒冰组织可是下了血本了,一次性派出这么多精兵强将。这下,咱们可是发财了。”

    袁天仲:“哈哈,这么说,咱们堵了一网大鱼啊。”

    陈少河:“哇撒,这下咱们可以敞开肚皮,大吃一顿了。把这些人,全部消灭掉,肯定能够打痛寒冰,打痛绿水至尊。”

    ......

    诸位兄弟,纷纷发言,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提着刀,冲进楼里面。

    见大家一个比一个激动,兄弟们都跟着笑了。

    谢文东和巩聪两个人,更是心花怒放。

    巩聪:“东哥,我...”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漆黑的眸子深不见低,流转之间,阴柔的寒气自然留露,时而不经意闪出智慧的光芒,明亮得好比正午之骄阳,让人不敢正视。

    此时,这双亮得吓人的眼睛正在看着巩聪,只见他重重说道:“我明白。大丈夫,恩怨分明,自己在哪里丢掉的东西,就从哪里捡回来。受过的耻辱,要用敌人的血水洗刷。”

    巩聪闻言,鼻子有些酸酸的,眼睛有些红红的,什么也没多说,只简单地说道:“谢谢东哥。”

    谢文东颔首,高声对其他众人说道:“一会儿,那个高级钻石干部“法老”,给阿聪留着,大家谁都别插手。我今天就要让寒冰知道,我们天帝可不是好惹的。”

    有仇必报,恩怨分明,这是天帝的行事法则。

    诸位兄弟听完之后,齐齐说道:“是,东哥。”

    其实,不用他说,大家都自然而然地默认,这个高级钻石干部“法老”,就得巩聪去对付。

    因为,在整个天帝之中,就属他战力最高。如果换成第二人,取胜的概率几乎为零。

    虽说“法老”大家不惦记了,可是,楼内的其他干部,众人可是垂涎欲滴,一个个都咧开大嘴,等着下手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想要直接和“法老”等人开战,当务之急,就是让他们把手里的弹药消耗光。

    当然,大家不可能为了图自己的乐子,就往天上开枪。

    这该杀还得杀,该削弱还得削弱的。

    所以,在这段时间,依旧是熟悉热兵器的兄弟唱主角。

    “十点钟方向机枪手。”天候干部张忠手中拿着眼睛贴着m40a3狙击步枪,对身边的天候炸弹专家王谦予说道:“他在墙壁背后,我枪里的子弹,打不穿那堵墙壁,交给你了。”

    “好的,交给我了。”

    王谦予狙击镜中的十字刻线,对准墙壁中心位置,然后扣下了扳机。

    乒!

    一颗锰钢穿甲弹脱膛而出,呼啸着飞向藏在墙壁背后的机枪手。

    那堵令张忠手中m40a3狙击步枪无能为力的混凝土墙壁,在tac50面前,就跟一块豆腐一样,不堪一击。

    子弹毫不费力的破开了混凝土墙壁,继而撕开了墙壁背后机枪手的身体。

    王谦予透过狙击镜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团血雾从墙壁背后爆出,墙壁背后的火舌消失了。

    哗啦!

    王谦予拉动枪栓,退出弹壳。滚烫的弹壳在空中优雅的完成了一个720度转体后,当啦一声,落在王谦予身边,从弹壳中飘出的火药味,很快就被风吹散。

    就在王谦予准备去搜索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一抹杀机从远处传来,这种杀机并不强烈,但是却跟一根针一样尖锐,刺痛着自己的灵魂。

    “咱们被锁定了,小心!”

    在感觉到这抹杀机的瞬间,王谦予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对着张忠吼了一声,赶紧抱着身前的tac50滚到一边。

    啪!

    一颗子弹落在王谦予之前趴着的位置,子弹将楼板穿了一个洞。

    乒!

    大约隔了一秒钟左右,一声枪响从两点钟方向的传来。

    王谦予看了眼子弹留在楼板上的弹孔,眼睛瞬间眯起,反器材狙击步枪!

    “艹”!!

    没想到,对方的突击队里面,还有这样的角色,带上了这样的武器。

    王谦予自己就是炸弹专家,就是狙击手,自然清楚什么口径、什么类型的子弹能形成什么样的效果。

    留下自己眼前这个弹孔的子弹,绝对是从一把反器材狙击步枪中发射出来的,普通狙击步枪的子弹无法形成这样的穿透力。

    在一旁的张忠见状,也是吓了一声冷汗,赶紧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说道:“得干掉灭掉这家伙,要是东哥、聪哥他们被这玩意儿盯上,那可真就是大麻烦了。”

    “我知道,你武器不行,交给我,你来当我的观察手。”

    王谦予横卧在地上,举起抱在怀中的tac50,往枪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小楼楼顶上的那位突击员狙击手看到自己一击未中,立刻提着狙击步枪,向后倒退着往后退去。

    对付王谦予这样狙击高手,只有一次机会,一旦没有一击必杀,就必须要立刻撤退,不然倒霉的就只能是自己。

    楼顶上的狙击手和观察手全都采用匍匐倒退的方式,往后撤退,贸然起身只能成为别人的枪靶子。

    从王谦予那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狙击手头顶上的一顶奔尼帽在移动,但是很快那顶奔尼帽也消失了。

    那名狙击手和观察手撤进大楼内部后,狙击手抱着巴雷特m82a1坐在楼梯上,从迷彩服口袋中掏出两块口香糖,把其中一块扔给观察手后,剥掉自己手中口香糖的包装纸,塞进口中咀嚼着。

    享受了一番口香糖的水果味道后,狙击手扭头往天台看了眼一眼,对观察手说道:“杰克,谢文东身边,真是能人辈出,咱们这一次,可能要出不去了。”(英)

    “没错,刘易斯,你说得一点都没错。”观察手杰克说道:“就算出不去,那也得多杀几个人,要是能把谢文东的脑袋迸开花,咱们也赚了。”(英)

    狙击手刘易斯嚼着口香糖,说道:“哈哈,我也是这样想的,就算杀不了谢文东,把那个讨厌的巩聪杀了,也是不错的。”(英)

    在说到巩聪的时候,狙击手刘易斯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恨意。他的一个好大哥,之前就是被巩聪干掉的。

    如果能把巩聪杀掉复仇,那自己就算是死了,也是高兴着死的。

    名叫杰克的男子,忍不住点了点头,笑了笑。

    能拥有如此高超的狙击技能,又拥有初级白金级干部的实力,这也是不简单的。

    说了一阵话之后,他们转到小楼的一个房间内,试图再次寻找合适的狙击地点。

    虽然这小楼里面一览无余,除了一个小柜子,一张破桌子,几把破椅子之外,什么也没有,他们还是将这个房间检查了一阵,甚至墙壁都用手敲过一遍。

    最后,走到那个小柜子的时候,观察手杰克想要用手去拉。

    然而,狙击手刘易斯突然拦住了他:“小心。”(英)

    杰克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赶紧走到小柜子的侧面,眯着眼睛,向小柜子后面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他吓死。

    原来,在这小柜子后面,居然藏着一根非常细小的钢丝。钢丝连进小柜子里面,看着非常神秘。

    他顿了顿,随即掏出小钳子,慢慢伸进小柜子的后面,把这钢丝剪短,然后,慢慢打开柜门。

    果然,这柜子里面有一颗手雷。并且,还是很少见的黄磷手雷。

    如果刚刚他擅自将门拉开,黄磷手雷立刻就发生爆炸。

    这种手雷外形上跟普通的手雷没什么区别,爆炸的时候也没有普通破片式手雷那么惊天动地,只会发出闷闷的声响,但是一旦被从手雷中溅出的黄磷沾到,顷刻间,整个人都会变成火人,并且产生剧毒气体。

    遭到黄磷手雷攻击,所造成的伤害绝对要比普通破片式手雷更严重,对受伤者而言也更加残忍,因为磷火会将皮肤、肌肉、骨头全部烧成渣。

    看着那颗用胶布黏在密道上方的黄磷手雷,两个人额头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尤其是杰克,为自己刚才没有莽撞开门,而暗暗庆幸。

    杰克把手中的黄磷手雷递给刘易斯,说道:“谢文东这家伙还给我们留了一个礼物。”(英)

    刘易斯将那颗黄磷手雷接过,看了一眼,说道:“既然是谢文东留下的礼物,那就别浪费了,一会儿留给外面那些杀手。”(英)

    刘易斯点了点头,就把那颗黄磷手雷给收了下来。

    很快,他们就重新找了一个狙击位置,并且,迅速找到了自己下一个目标——那两台驭龙一号战甲。

    普通的手枪、甚至是狙击步枪,对这种战甲是没有丝毫作用的。

    不过,反器材武器,就不一定了。

    在确定好目标之后,刘易斯,直接扣动了扳机。

    果然,随着轰得一声巨响,一颗手指粗的子弹,直接轰进了一台驭龙一号战甲之中。不单把战甲给直接打穿,连里面的人也被打死。

    这台驭龙一号战甲,当场报废。

    “好样的。”

    “太棒了。”

    有两个初级白金级的突击队员,这会儿也来到了这里,并且看到了这一幕。

    “别着急,还有一台。”观察手杰克,不慌不忙地说道。

    然后,狙击手刘易斯也露出得意的笑容,枪口调转,准备对另外一台驭龙一号战甲下手。

    如此近的距离,即便没有观察手,也是没问题的。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在他们即将再次得手的时候,天候的干部张忠和王谦予,再次锁定了他们,并且抢先下手。

    轰!!

    这一枪,直接把刘易斯的反狙击器材重型机枪给打飞,刘易斯的手臂更是被直接轰碎。

    “啊~~~”刘易斯立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烈吼声,抱着自己的伤臂在地上打滚。

    啊!!!!

    旁边的三位突击成员,不愧是初级白金干部,反应非常快,赶紧一边躲避的同时,一边去把刘易斯从地上拉开。

    他们不拉不要紧,这一拉...
下一篇   第3986章 巩聪vs高级钻石干部“法老”          上一篇   第3984章 直捣黄龙【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