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2章

作者: 曹三少
    “东哥,好样的。”余勇冲着他,比划了一个“了不起”的动作。

    谢文东呵呵一笑:“小意思。”

    余勇:“东哥,有件事比较奇怪。”

    谢文东:“哦?什么事?”

    余勇:“我刚刚抓了几个手下败将问了一下,他们都没有看到巩聪和那些姐妹。”

    谢文东:“什么?”

    余勇:“我怀疑,巩聪和那些姐妹,根本就没来这边。他们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了吧?”

    被余勇这么一说,谢文东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巩聪来到这里,那肯定会杀得这边人仰马翻的,绝对不会像刚才这么太平。

    难不成,他真的遭遇了不测?

    “不会!”谢文东很有信心道:“我相信他。”

    余勇讷讷地点了点头。

    谢文东接着说道:“咱们的当务之急,是拿下这里,其他的,先不管那么多。我相信,只要打下这里,寒冰总会有人给我们答案的。。”

    这话说得也是,余勇嗯了一声,随后说道:“好的,东哥,那咱们继续往里面冲。”

    谢文东答应一阵,然后拎着手中的家伙,往里面冲。

    谢文东固然勇猛,不过,他们越往里面打,发现里面的敌人越强劲,随随便便一个人的武功,都在谢文东之上。

    到了这一步,兄弟们可不敢让他再冒险了,由九门提督压阵保护他的安全。谢文东虽然不亲自战斗了,可是有他在的地方,兄弟们心里就有底气,就有信心,就能够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论起综合实力,寒冰在全球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可是,论起战场经验以及战士与战将之间的凝聚力,谢文东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这不,在谢文东手底下大将的带领下,天帝一百多号人,如同一把利刃,狠狠地插进了敌人阵营的心脏之中。

    而这把利刃的刀尖,正是谢文东身边的这七八位大将们。

    之前,寒冰这边,就多多少少听过一些,有关谢文东以及他手下诸位大将的事情。

    不过,那只是听说而已。直到真的能他们交手之后,他们才发现,这些人的厉害和棘手之处。

    任长风,唐刀挥舞,斩尽风流。狂煞出窍,天下舍我其谁。

    袁天仲,天生傲骨,剑动如风。身法飘逸,招数奥妙绝伦。

    陈少河,饮血刀现,横扫四方。劈砍刺切,战场十项全能。

    刘深磊,心如烈火,改造之身,赤霄宝剑,专打不服之人。

    姜怡帆,武术教练,天候砥柱。管刀之下,尽显大师风范。

    格桑,轰天战甲,纵横天下。刀枪不入,力拔山兮气盖世。

    刘俊,后起之秀,星辰改造。不鸣则已,一鸣便惊起冲天。

    ......

    当然,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这人,便是投诚过来的初级钻石干部——绰号“土豪”的赵亚鹏。他也是谢文东旗下,排名前五的超级悍将。

    有了这些大将,虽说寒冰组织里也不乏初级钻石干部,高级白金干部,中级白金级干部,可是,这些人,终被打败。

    最后,偌大的“村落”,尽归谢文东之手。现场血流成河,超过半数的寒冰人员被干掉,剩下的人要么伤重,要么被俘,一个也没逃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谢文东已经初步控制了这寒冰的地下宝库,整个过程连半个小时都没到,可谓雷厉风行,如秋风扫落叶一般。

    这要是一年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这也从正面,直接突出了天帝一众的实力强劲。

    然而,大家在这里里外外找了一通,却没有发现什么宝贝。

    别说之前相传的“龙眼”了,就是一克黄金,一克白银也没看到。

    其他的宝贝,同样也是一点也看不到。最主要的是,他们找了一通,也没有发现巩聪等人的下落。

    “这TM的,叫作宝库?宝在哪里了?就剩下个库了。”“该不会,寒冰的人,提前把这里的宝贝转移走了吧?”“不对啊,没人逃掉啊。”众位兄弟骂骂咧咧,吐槽声不断,疑惑声也不断。

    费了这么大功夫,连根毛也没找到,该不会是寒冰耍我们的吧。

    不过,这又不可能,毕竟建造如此恢弘的一座地下宝库,仅仅是为了耍他们,这也有些太奢侈和多余了吧。

    谢文东同样非常好奇,他把“土豪”赵亚鹏叫过来,好奇地问道:“亚鹏,这是怎么回事?”

    “土豪”赵亚鹏,也是一脸茫然。

    只听他操着一口中文说道:“我也搞不清楚。从这里的防御程度来看,应该是有很珍贵的货的。然而,就是没发现,这倒真是奇怪的很。

    谢文东揉着下巴,脑筋急转。他想了想,随后说道:“去,找几个重量级的干部过来...我要亲自问问。”

    “好”“土豪”赵亚鹏答应一声,然后像献宝似的,把跟自己交战的手下败将给弄了过来。

    他指着那人说道:“谢先生,这人的武功跟我差不多,应该也是个初级钻石干部。能有这样身手的,在寒冰地位应该不低。”

    为了尽早地得到谢文东和天帝其他兄弟们的认可,“土豪”赵亚鹏还是相当卖命的,一点也没有保留,直接将就将压箱底的本事全部亮了出来。

    一上来,对面那哥们就被打蒙了,屡屡出错之下,这才输掉了战斗。否则,断不能在如此之间之内,这名初级钻石干部,就被收拾的这么惨的。

    谢文东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爽然笑了笑:“好,做的好。”然后,他看向被赵亚鹏押过来的此人。

    此人被五花大绑地捆着,扔跪在地上。从外表看,应该有五十来岁的样子,长得高高瘦瘦的,全身许多地方都有纹身,五官看上去没什么不同。唯一引起人注意的,就是他有四只手,而且四只手的肤色偏黑,手像老鹰的爪子一样,看着很锋利很可怕,明显是被“星辰之泪”改造过的。

    如果是第一次看到他,肯定会被吓倒。可是,谢文东这边的兄弟,已经跟寒冰打过许多次交道了,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能够当得上初级钻石干部,都不是一般的人物。

    不过,此刻的他,威风皆无,杀气尽扫,引以为傲的四只手,全部被打断,毫无生气地垂着,身上也多处刀伤,看着极其狼狈。

    赵亚鹏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这个人却认得出来他。

    听到赵亚鹏介绍自己,只听这人,重重一哼道:“好端端的寒冰高层不做,非得跑去给谢文东当一条狗?摇尾乞怜的滋味很舒服吧...你...”

    还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土豪”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让他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这一拳,打得真重,一口老血,直接从这个初级钻石干部的嘴巴里喷了出来。

    不过,他倒是硬气,吐完血之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来啊,继续,有种把我打死...”

    “你以为我不敢?”“土豪”赵亚鹏高高扬起手中的拳头,重重喝道。

    还没等他的拳头落下,谢文东便喝住了他,说道:“好了,亚鹏,何必和一个手下败将置气,你到一边去,我有话要问他。”

    虽然赵亚鹏的武功远远高于谢文东,可是,前者却对后者充满了敬畏和崇拜。这种敬畏、崇拜,不是用拳头打出来的,而是跟他接触之后,从心里升出来的。

    他这个人,极具人格魅力,跟他一起相处,非常开心,并且生活从不乏味,让人一下子就能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原来,在没有接触此人之前,赵亚鹏一直想不通这个问题。

    谢文东的武功也不高,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纠集这么大一批精兵强将,甘愿为他卖命。

    现在,他知道了,是他的魅力,他的作风以及他的聪明睿智,才将这么多人,牢牢地吸引在他四周。

    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是有英雄崇拜的,而谢文东,就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

    而这一切,赵亚鹏在寒冰的时候,却很难感受的到。

    上面的人,永远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几乎与下面的人都脱了节了。

    赵亚鹏答应一下,随后,老老实实地站到了一边。

    看到赵亚鹏这么听话,这名初级钻石干部,又忍不住骂了一声:“谢文东的狗!”

    不过,这一次,赵亚鹏并没有揍他,而是紧握着拳头,双眼狠狠地瞪着他,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如果这火有温度的话,这家伙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他没动,可是,谢文东却笑眯眯冲着旁边的王如朋勾了勾手。

    王如朋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就把自己的铁笛,交到他的手上。

    谢文东咬了咬牙,然后,用寸劲,狠狠一棍子砸在这人的肩膀上。

    王如朋的铁笛,由高强度合金钢打造,分量极重,也很压手。加上谢文东本身的爆发力就很强,这一铁笛接实之后,直接就发出“咔嚓”的声音。

    虽说这初级钻石干部是被改造过的,身体强度,都远超常人。

    随着这一声“咔嚓”的脆响,这名初级钻石干部的肩胛骨,直接就被敲断了。

    断骨之痛,非常人难忍。

    刹那间,他的五官就扭曲了,脸色煞白,汗珠一下子就沁了出来。

    他紧咬牙关,昂起头来,狠狠地瞪着谢文东看。

    哪知道,这谢文东的目光更盛,他直接一铁笛,狠狠地敲在这人的额头上。

    “浜!”

    这名初级钻石干部,顿时被敲得眼冒金星,脑袋瓜子嗡嗡直响,被砸之处很快就出现了淤青,再也不敢直视谢文东的目光。

    这个时候,谢文东才开口说话了。他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气势夺人道:“侮辱我的兄弟,就是侮辱我。通常侮辱我的人,我都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这...只是个警告...”

    好家伙,谢文东说这话的时候,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旁边的兄弟们听完,尤其是赵亚鹏听完,那叫一个痛快,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啊。

    管你是什么钻石不钻石的,在东哥的面前,是条龙你得给我卧着,是条虎你得给我趴着。

    这名初级钻石干部,也感受到了来自谢文东的强大气势。这股气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在,让人感觉到压抑,感觉到说不出话来。

    见他不说话了,谢文东才继续说道:“我只问你两个问题。如果你老实回答的话,我不会为难你。”

    初级钻石干部没有动,既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

    谢文东迟疑了一下,随后问道:“我的兄弟,巩聪他们是不是被你们抓了...你们守卫的东西,在哪里...”

    干部眉头动了动,好像没听到似的。

    “看来”,谢文东慢悠悠地掏出枪来:“你想要一点点教训,才会开口。”

    说着,啪啪啪连续扣动了三下扳机,三颗愤怒的子弹,怒射而出。

    随着枪声落下,三名寒冰的俘虏,应声而倒。其他的几十名俘虏,顿时吓了一大跳,随后也跟着大声尖叫起来。

    听到手底下人惨死,这名初级钻石干部顿时激动起来,他重新抬起脑袋,五官更加狰狞,咬牙切齿道:“谢文东...你不讲道义...他们明明投降了...为什么还要为难他?”

    谢文东:“你们只是被形势所逼,表面上投降了,我要的是你们从内心投降。”

    然后,他扭过头来,提醒其他的一众俘虏们:“如果你们有什么重要的情报,也可以说出来换自己的命。”

    这些俘虏,当中不乏贪生怕死的。可是,他们皆是中下层弟子,像谢文东所提的这两个问题,皆是核心机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而真正不怕死的,皆是高层,他们的口风还是相对比较严的。

    这不,真正回答谢文东这两个问题的,一个也没有,多是求饶声和央求声。

    谢文东被他们吵得一个头两个大,又放了两枪,喝道:“不知道的,都给我闭嘴,否则,我现在就打爆你们的脑袋。。”

    这话果然非常奏效,原本吵闹的现场,顿时就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一众俘虏们吓得得魂不附体,内心惴惴不安,双腿发软,头皮一阵发麻,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见现场安静下来了,谢文东继续对那位初级钻石干部说道:“从现在开始,每个二十秒钟,我会杀一个人,知道你把我这两个问题解答出来为止...”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环视一圈之后,继续说道,

    “当然,如果最后你们全都不说,也没关系,我会在杀光你们之后,把这个地方翻个底朝天...我就不相信,找不到我的人,和我想要的东西...现在开始数数...一、二、三...”

    这名初级钻石干部,的确还能扛得住的,也不是那种完全怕死的人。

    不过,他能扛得住,可别人扛得住。

    这不,随着谢文东的倒计时越来越临近,许许多多的俘虏,简直都要崩溃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谢文东的这下一颗子弹,会不会打中自己。

    于是,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赶紧求爷爷告奶奶地,央求初级钻石干部和其他的干部,让他们不要在坚持了,赶紧说出来,救救自己,救救大家吧。

    这些人,可都是跟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许许多多年的手下啊,彼此之间是上下级,更是亲密无间的兄弟。

    这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吧。

    经过一连串复杂的思想斗争之后,这名初级钻石干部终于忍不住了,流着眼泪,嘶吼道:“停下,给我停下,我说...我说...”

    “十九、二十...”

    终于终于数到了二十,而且,真的就开了枪了。

    不过,在最后的光头,他听到了这名字初级钻石干部的投降,下意识地把手枪偏了偏。

    啪!

    子弹,几乎是擦着一个小弟的耳朵而过的,最后,重重射进了旁边的墙体之中。

    小弟“哇”的一声,直接吓得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眼睛都直了,浑身更是抖个不停。

    面对死亡,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面对的。

    见对方服软了,谢文东收起了枪,随后问道:“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这位初级钻石干部脑袋这时候有点乱:“什么,什么问题?”

    谢文东不厌其烦地又重复了一句:“巩聪在哪里,你们守护的宝贝又在哪里?”

    初级钻石干部:“巩聪一行人,被抓到,“弱水之畔”(音译)的“藏金阁”(音译)去了,而地下宝库的宝贝,也都在“藏金阁”。”

    众人吃惊:“弱水之畔?藏金阁?”

    初级钻石干部:“是的。在距离这里差不多三四百米的地方,有一条石油汇聚的油河,这油河,就叫作“弱水”。而藏金阁里,就能找到你们要的人和要的东西。”

    谢文东更加吃惊的是:“你们是怎么把巩聪一行人给抓过去的?”

    初级钻石干部:“这个,具体,我们不清楚。”

    谢文东:“你不清楚?”

    初级钻石干部:“嗯,藏金阁另有更高级别的干部把守,他们没有直接和我们商量,更加没有通知我们,是直接越级动手的。”

    这话不说不知道,一说,把所有人吓了一大跳。

    巩聪那是什么级别,那是至尊级里的地尊级,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把他给拿下,除非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巩聪故意放水,他另外有别的打算。

    第二种,他遇到了比地尊更加高强的对手,那就得是天尊级别的对手,或者压根就是星皇。

    不管这两种情况是哪一种,都是极其危险的。

    谢文东吃惊过后,赶紧追问道:“把守“藏金阁”的,到底是什么人?武功级别是怎么样的?”

    初级钻石干部:“这个,我们都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们虽然数量不多,可都是些非常非常神秘的人,就连我们,也不能轻易前往“弱水之畔”。”

    谢文东:“那他们的饮食和日用,怎么解决?”

    初级钻石干部:“他们自己做,我们只需要把日常用的蔬菜、肉类以及日用品,放到油河上面的传送机上就行。传送机通往对岸的是个小房子里,所以到底是谁取走的,我们也不知道。”

    本以为,打下了这里,就能找到巩聪,找到这地下宝库的宝贝了。

    可是,事情看来,只是刚刚开始,形势非但没有明朗,反而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巩聪一行人在人家的手里,生死未卜,谢文东这些人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往里面继续进。

    这不,谢文东让人带上那个初级钻石干部,并且拉上一些没怎么受伤的俘虏,与他们一同前行,前往“弱水之畔”。

    在他们的带领下,一行人前往“弱水之畔”。

    走了几百米,大家便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再凑近一看,全都目瞪口呆。原来,在他们跟前,真的出现了一条黑漆漆的油河。

    这油河有三四十米那么宽,深度未知,一股浓烈的沥青汽油味铺面而来。

    这油河顺着河道一直往下,最后从一处高处飞奔而下,化成了一面黑漆漆的瀑布,看着非常壮观。

    而更加壮观的,还不止这一处。

    在油河对岸的最高处,居然着落着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宫阙中阕台、神墙、碑亭、角楼、献殿、灵台一应俱全。琼楼玉阁,完全是Z国古代时的气象,巍峨雄浑的秦砖汉瓦矗立着,如同天上宫阙一般。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在人造光源的照射下,这宫殿的四周居然长出了各种各样的植物,七种颜色异彩纷呈,使人猝然产生一种目睹天空之城、海市蜃楼的梦幻之感。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大家都会认为,这根本就是在做梦。

    不,准确地来说,就算是亲眼看了,大家也以为自己在做梦。
下一篇   第3933章          上一篇   第393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