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613章 菊花大遭殃【二合一】

第5613章 菊花大遭殃【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大棉裤打了个响指,随即指了指自己,随即说道:“叫我一声大哥吧。”(英)

    扑哧!

    桌上众人,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大哥有什么好当的,又不是当爸爸。

    一句“大哥”,就能抵上千万,这买卖实在是是太划得来吧。

    本地的几个土豪,听到这里,先是哈哈一笑,随即赶紧起哄:“威廉先生,今天你是遇到冤家对头了。看来,这句‘大哥’你是跑不掉了。”(英)

    “大哥而已,算得了什么。要不,我叫你十声大哥,你把我刚刚输的钱还给我。”(英)

    “别说哥哥了,叫爸爸妈妈都行,五千万欧元啊,威廉先生一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吧。赶紧叫吧,这还要犹豫?”(英)

    桌上除了这三个本地土豪赌客之外,还有几位寒冰的干部。

    虽说,在他们心底,也认为一句“大哥”,就能抵消五千万欧元,这买卖也确实很划算。

    但是,一想到这威廉姆斯毕竟是寒冰组织的高级干部,居然要他为了区区几千万,就向一个陌生人认“大哥”,未免又觉得脸上太无光了。

    再看威廉姆斯本人,果然是一脸严肃,脸色阴沉,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不,三名寒冰干部一个接着一个炸毛起来。

    “什么大哥?我看你刚刚就是在出老千,虽然我们没有抓到现行,但一个人怎么可能连续赢十几把。”(英)

    “老头,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么?敢来这里撒野,只要我一句话,你们别得横着离开这里。”(英)

    “识相的,赶紧滚蛋。别让我们老大发火。”(英)

    ........

    听着现场闹哄哄一阵,“大棉裤”笑眯眯一阵,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包烟,烟盒打开,又把里面四十支香烟全部点燃。

    不过,他本人却并没有抽任何一支,而是把它们一字排开,反向放在桌子边缘。

    看到他这个奇怪的动作,屋内所有人都心生疑惑,就连威廉姆斯本人都狐疑一阵,凝声说道:“你这是在做什么?”(英)

    “马上你就知道了。”(英)“大棉裤”优哉游哉一笑,然后,一指对面威廉姆斯三名干部,对左右周庚和姜怡帆说道:“把他们拿下,衣服扒光,然后扔到我面前。”(英)

    “是,先生。”(英)

    姜怡帆和周庚爽快答应一声,然后飞身射向众人。

    这威廉姆斯手底下的三名寒冰干部,固然也算个中高手,可姜怡帆、周庚这两个人,可都是中级钻石干部啊。

    几乎是没有费吹灰之力,三人便被拿下,然后,他们当着所有人的面,三下五除二,直接被剥了个精光,然后一字排开,摁在赌桌上。

    这两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威廉姆斯本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三位寒冰的干部,就直接成了三只“白条鸭”。

    威廉姆斯见状,嚯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指着“大棉裤”的鼻子吼道:“你....你想干什么?”(英)

    “大棉裤”狞笑一阵,然后,直接抓起一把燃烧着的,滚烫的香烟,直接戳在一个干部的菊花位置。

    啊~~~

    滚烫的香烟,烧灼着菊花,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光是想想那画面感,就很“有趣”。

    三位一同打牌的本地土豪,齐齐脸上露出坏笑,并且发出尖叫之声:“不会这么重口味吧。”(英)

    “爆炒菊花,我还是头回见啊。”(英)

    “应该....会很疼啊,哈哈哈....”(英)

    他们在笑,“大棉裤”也在笑。只见他又抓起一把燃烧的烟头,往第二个人的菊花里一捅:“不要在我面前大吼大叫,我耳朵不好。”(英)

    只是,第二个寒冰干部,发出比刚刚那个人还要惨烈的声音。

    第三个“白条鸭”,可能预想到自己的下场,一边挣扎一边大叫道:“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变态的老东西,放开我,放开我。”(英)

    只可惜,一旁的周庚,把他摁在桌上死死的,一点不给他翻身的机会。

    终于,第三把香烟来了,不过,这一次不是烫他的菊花,而是直接戳在蛋蛋的位置。

    好家伙,火苗直接就把蛋蛋附近的黑森林给烧着了。一时间,疼得这名寒冰干部们发出撕心嘞肺的惨叫:“我的蛋蛋,我的蛋蛋。”(英)

    “哈哈。”三名本地的土豪赌客,看到这里,大呼过瘾,这场面可是太难看到了,就是输点钱也是应该的。

    “看来,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尝尝烤鹌鹑蛋了。”(英)

    “算了吧,我可没你这么口味重,臭烘烘的,有啥可吃的。”(英)

    “就是,就是,不过,这戏可真是精彩,有钱也买不来。”(英)

    ........

    一点点疼痛和外伤,倒是不算什么。可对方这一招,实在是伤害不大,侮辱太大了。

    这哪里是戳这三只“白条鸭”的屁股啊,这分明是戳威廉姆斯,是戳寒冰组织的脸啊。

    损失点钱,倒没什么。可脸一下子丢完了,可就很难找得回来了。

    “啪”!

    终于,这威廉姆斯忍不住了,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钢刀,拍在桌上。然后,直接吼道:“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滚出去。”(英)

    这句话,已经不是在开玩笑了,已经有很浓烈的威胁味道了。

    三名本地土豪,本想继续留下来看戏。可一看到这架势,马上意思到不对,赶紧拿上一副和外套,迅速离开。

    而这个包厢里的荷官和服务员们,也见势不妙,赶紧呼啦啦往外面跑去。

    屋内,就剩下威廉姆斯、三位被剥得精光的白条鸭,还有就是“大棉裤”、姜怡帆、周庚等七人了。

    威廉姆斯后知后觉一阵,随即说道:“阁下三位,是来找茬,砸场子的对吧?”(英)

    “大棉裤”:“何以见得?”(英)

    威廉姆斯:“普通的赌客,根本就不会是你们这个样子的。说,你们到底是谁?”(英)

    “大棉裤”坏坏一笑:“我是你亲爱的大哥哥呀。”(英)

    威廉姆斯听完,差点吐血。只见他握紧了拳头,目光阴森说道:“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英)

    说着,直叫抄起桌上的匕首,朝着姜怡帆和周庚杀了过来。

    一来,这两个人是这老头的保镖,打掉了他们,老头就“不足为虑”了。

    二来,也可以救下自己的三名手下,不让他们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

    此时,威廉姆斯还没有把眼前这些人,跟谢文东和紫雨的人马联系起来。

    因为,当着众人的面撒泼打滚,把人家的衣服拔掉,用烟头烫菊花,几千万欧元不要,只为换一句“哥哥”,这一系列操作,压根就不是正常人能想出来,能做得出来的。

    这些人哪里会是天帝和紫雨的人,分明就是一群从精神病院出来的。

    就连刚刚周庚和姜怡帆出手,他也觉得,是下面三位干部一不留神,才会着道。

    现在,是让对方知道知道自己厉害的时候了。

    这不,他身体直接一纵,杀向姜怡帆和周庚。

    这个叫作威廉姆斯的家伙,是寒冰组织新晋提拔上来的中级钻石干部,说实话,实力是不错的。

    可他万万没想到,他面临的敌人,是天帝两位老牌的中级钻石干部。

    姜怡帆和周庚两个人,欣然迎战,与对方战斗在一起。

    而与此同时,三只“白条鸭”,这会儿终于重新恢复了自由之身。他们忍住菊花的疼痛,愤怒不已,气得肺都要炸了,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气直冲天灵盖。

    一个个瞪得跟牛铃铛那么大,咬牙切齿地喊道:“老东西,我宰了你。”

    说着,三人齐齐杀向“大棉裤”。

    这三名玩牌的干部,在这个据点众位干部的战力,虽然排不上前十,可也在二十来位左右,均为中级白金到高级白金不等。

    三个人联手,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

    只是,他们同样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荒唐、不着调,甚至有点神经病的老头,居然会是紫雨麾下的大将——级别为中级钻石干部的众人。

    一分来钟不到,屋内的打斗声便停止了。

    再看威廉姆斯和他的三位手下一样,赤身果体地躺在赌桌上,全身淤青,多处骨折,当场人事不省。

    “香烟!”“大棉裤”冲着姜怡帆和周庚,勾了勾手,说道。

    姜怡帆听完,撇了撇嘴,说道:“我说前辈,咱还要这么做么?没那么必要了吧。”

    周庚脸色也一阵难看,使劲点了点头,边说边扇鼻子道:“对,这也太重口味了。关键,这味也太大了,受不了,受不了。”

    姜怡帆:“咱不就是来扮猪吃老虎的么?现在,他们的老大都被我们控制了,我觉得差不多了。”

    周庚:“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我知道您为了计划,牺牲很多,不过,也得顾忌咱们联军的面子,这要是传出去,咳咳....不单单东哥面子上不好看,你们的紫雨老大也不好看啊。”

    本以为能劝着他“改邪归正”,哪知道,这“大棉裤”却完全不为所动,还振振有词说道:“你们知道个啥,我们这就是要打乱敌人的节奏,让他们摸不着我们的脉。面子值几个钱,能赢就好。

    再者说了,谢先生也同意了我的计划,说我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你们两个要是有什么意见,可以打电话跟谢先生告状。反正,我是要留在这里,继续玩,继续耍,哼。”

    那样子,就跟个耍小孩子脾气的老顽童一样。

    周庚和姜怡帆听完,重重叹了口气,这话听着还挺有道理的。

    想了一阵之后,周庚又从口袋里掏出两包烟来:“烟。”

    姜怡帆也摸出一个打火机:“火!”

    “好好好”,这时,“大棉裤”脸上才恢复了笑容,老神在在道:“这才对嘛,来,我给你们表演一个炭烤鸡屁股。”

    周庚、姜怡帆两人听完,差点没把昨天吃的饭给恶心的吐出来了。

    这边,虽说,这包厢的隔音不错,可是,外面的人,还是知道这里发生了打斗。

    一些据点的干部,听到说老大所在的包厢打起架来了,立马抄起家伙,把这包厢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

    之后,一位初级钻石干部,直接上前,一脚将门蹬开。

    当门咣当一下,被踢开的时候,正好看到威廉姆斯以及三名手下,被剥了个精光,在被人用香烟烤屁股,看样子,还很“享受”的样子。

    这名寒冰的初级钻石干部,直接眉头一皱,随即大喝一声:“你们....你们在干嘛?”(英)

    “哦”,“大棉裤”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老大,欠我们几千万欧元,非但不认账,还要对我们动手,我们只好想办法放倒了他,给他一点点小的教训。”(英)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包括这位寒冰钻石干部在内的现场所有人,都大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骇然不已。

    要知道,这威廉姆斯老大,可是中级钻石干部呢,怎么可能被区区三个人放倒。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对方是天帝或者紫雨的人,因为,只有这两家,是跟自己有仇的,并且有这个实力的。

    不过,他们左看右看,对眼前三个人,也毫无印象,没听过天帝和紫雨麾下,有这么几个人啊。

    (“大棉裤”、姜怡帆、周庚三个人,都化了妆,他们当然看不出来)

    而且,就对方的行事风格来看,也压根不像是天帝的和紫雨的人。

    这下,外面的寒冰一众,是真的懵圈了,搞不明白对方的身份,自然没法判断对方的真实目的。

    “放了我们大哥,有什么话好说,他欠了你们多少钱,我们可以给。”(英)

    “大棉裤”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给钱这一招,已经不好使了,我们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乐子。怎么,你们要不要也试试看?”(英)

    众寒冰成员闻言,集体菊花一紧!
下一篇   第5614章 退休老干部组合          上一篇   第5612章 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