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578章 唐门登场【二合一】

第5578章 唐门登场【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琢磨了一阵之后,谢文东忽地一拍手,随后说道:“有了,就叫唐门吧。”

    “唐门?”

    车内的其他三人(包括唐寅)在内,齐声说道。

    谢文东:“唐门的唐,也就是唐寅的唐。门,门户,门徒的意思。”

    “另外”,谢文东补充说道:“在很多武侠小说当中,也经常出现唐门。唐门弟子行事诡秘,行为飘忽,给人一种亦正亦邪、琢磨不透的感觉。正附和你们的气质。”

    向旭和万东伟听完,齐齐夸奖:“唐门,好名字。”

    唐寅虽说也觉得不错,可是,他嘴上可不能那么说,只简单地扔出来一句:“一般般吧,凑合着用。”

    “哈哈,那就这样说好了,就叫唐门。”

    就这样,以唐寅为第一领导的督军主力们,并入到了天帝的麾下。虽说他们也是天帝的编制,但是,跟其他部门不一样,其不接受副国务卿,以及其他部.长的调遣,只接受谢文东一人的指派。

    日后,这个唐门,也在与智脑的较量当中,大放异彩,唐寅本人,更是为谢文东立下了汗马功劳。

    此次新加坡之行,谢文东可谓收获颇丰,不单单救出了唐寅,找到了可能对“龙抬头计划”有威胁的证据,还捎带手,把一直以来的死对头给灭掉了。

    最最重要的是,还得到了一个南天门系统,得到了唐门这样一个劲旅,至于其他的好处,那更是说上半天都说不完。

    有人或许会说,这督军好歹也是一个势力很强劲的组织,怎么才不到一个礼拜,就土崩瓦解了,这也失败得太快了。

    难不成,这督军的出现,就只是为了当个“大好人”,给谢文东送装备,送经验,送宝贝的么?

    他们之前可是连寒冰、智脑都想剿灭,都很难剿灭的存在。怎么跟谢文东一交手,直接就完蛋了呢?

    其实,督军失败的原因,有多种多样的。

    总结下来,无外乎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的主要原因。

    首先,在内部,这督军一把手“将军”,奉行“留一手”的原则。也就是不管什么资源,都得一分为二。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那就是一支主力可以遭受突来的打击之时,还能有保留另外一支主力,以达到东山再起的目的。

    然而,这么做的坏处,也很明显。那就是两支主力部队(就好比“火烈鸟大队”和二十八星宿)之间,没有交流,没有联系,更没有情感和羁绊。所以,真正遇到生死存亡状态,两支主力,无法达成默契,效率自然就大大降低。当真正的大危机来临,甚至同室操戈,自相残杀。

    其次,就是督军一把手本人的人格魅力不强。这督军是几十年前,从寒冰组织分裂出来的分支。其骨子里,就刻着“实力为先,地位为尊”的法则,下面对上面诚惶诚恐,上面对下面不信任猜忌,自然没有天帝的强大凝聚力。

    最后,恐怕这也是最重要的。督军组织的一二把手,没有认清现实,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居然以为,凭着手里的握住的几处谢文东软肋,就敢狮子大开口,敲诈到谢文东的头上。

    要知道,谢文东那是什么人,那是一头摸不得的老虎,一个要命的魔鬼。他不去惹你,你就烧高香了,你还敢去惹他,这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么?

    至于外部因素,也有这么几条。

    首先,谢文东这边得到了唐寅的相助。如果不是里应外合的话,内外一起行动,光想要从外部撬开督军,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其次,谢文东有涩龙这个天尊级别的大佬坐镇。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恐怕也不会有现在的大好局面。

    最后,当然也是最重要的。此战,是在谢文东的直接领导下。没有谢文东的运筹帷幄,足智多谋,恐怕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

    说完了这上面几条原因,现在不难看出,督军的失败,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

    成功得到唐寅的相助之后,谢文东在新加坡最高楼,最好的酒店,大摆宴席,一来为大家庆功,二来也是为了欢迎唐寅以及其下面兄弟加入天帝。

    这顿饭,大家吃得很尽兴,也很开心。众人彼此推杯换盏,吹水聊天,那叫一个不亦乐乎,气氛融洽。

    就连谢文东,也都多喝了几杯。

    另外,你绝对想象不到,唐寅也喝酒了。不单单喝了,而且喝得酩酊大醉,搂着谢文东的肩膀,一个劲地称兄道弟,还当着大家的面,唱起歌跳起舞来。

    但见他红光满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还是谢文东第一次见他喝酒,而且喝了这么多。

    看来,再坚强再“变态”再凶残的人,也有他正常的一面。

    今天,唐寅把这一面展示出来,足见他对谢文东,是极其信任的。

    谢文东本人,也很享受这个过程,跟他一起唱歌跳舞,一起玩闹一起疯。

    唐寅加入天帝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世界各地。

    这消息一出,天帝上下顿时哗然一片,大家的第一反应便是:“怎么可能?”

    尤其是正在养伤的任长风,乍听这消息,居然震惊得从病床上滚了下来:“什么?唐寅那个死变态,居然答应东哥,加入了天帝?这怎么可能啊,他之前不是一直独来独往惯了么,东哥到底是做了什么,连唐寅这种怪胎都能招揽到自己麾下?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

    与任长风同一处病房养伤的,都是天帝的大佬。

    这不,隔壁床的袁天仲,也是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如果这消息是真的的话,那东哥也....也太乱来了。要知道,唐寅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主,鬼知道,他哪天发神经,会对自家兄弟,作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劝东哥放弃这个想法。”

    不过,一旁的巩聪,倒是并不这么看。

    他呵呵一笑,劝道:“长风大哥,天仲大哥,你们可别让东哥为难了。东哥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

    “咋的,阿聪,你心里舒服?你就不怕?”任长风挑起剑眉,神神秘秘地说道。

    巩聪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怕?我怕什么?”

    任长风:“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唐寅当过你一阵子的师父,你也算他半个徒弟。现在,徒弟比师父强,你不怕哪天师父追上来,抢了你的风头?”

    巩聪听完,直接哈哈大笑,连连摇头:“没事啊,各凭本事嘛。如果我有一天,被唐老师追上了,那也是心服口服的。”

    余勇哈哈而笑:“嗯,有了唐寅的加入,以后就更好玩了。”

    ........

    天帝诸位大将的反应,千奇百怪,有不高兴的,也有高兴的。有生气的,也有期待的。还有埋怨的,也还有看热闹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东哥的决定,他们自是会无条件服从。至于以后相处时产生的磨合,甚至是摩擦,就交给时间吧。

    大家闹腾闹腾,也就到此为止了,也不可能闹出什么大乱子来。

    可另外一边,另外一群人,却感觉“天都要塌了”。

    此消息不可避免地,传到了新任寒冰会长青木,以及与他协同作战的三位色军领袖的耳朵里面。

    青木、蓝心以及紫衫,听完肺都要炸了。

    青木瞳孔直接地震:“M的,这个谢文东,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啊。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想要剿灭督军。甚至一度无奈,和督军展开合作。可是,这谢文东花了一个礼拜都不到,居然就把督军给灭了,这....这太邪门了。”

    蓝心听完,也大为骇然,点头附和:“是啊,这简直太震惊了。谢文东,也太可怕了、可是,这没理由啊,督军组织向来缩头缩尾惯了,我们剿了他们很多次,都没有完全剿灭。这谢文东,怎么可能一出手就那么干净利落,直接把督军组织,剿灭得干干净净。该不会是情报上,出现错误了吧?”

    紫衫:“情报上,不会有错的,现在外面都传遍了,说天帝不单打败了督军,还把督军的一支主力部队给吸收接纳了。我看,这谢文东真是胆大包天,什么人都敢收,不怕有一天,这帮人造反,闹翻了天。”

    从紫衫这番话当中,除了有吃惊和震撼以外,还分明有一股子酸酸的醋味。

    也难怪,是个人摊上这事,也得落个心里不平衡。

    青木使劲一巴掌,拍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桌子立马四分五裂。

    只听他继续噶声说道:“谢文东这个贱种,出身不过区区平民,居然敢这么羞辱我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非要把他的脑袋拧下来不可。本以为他还在养伤,天帝还在修养元气,没想到,他反手就做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紫衫:“对啊,他身边不是几乎没有可用的大将嘛,照理说督军组织的实力也不弱,他是怎么办到的,真是邪了门了。难道,“臭鼬”情报部门的那群笨蛋,调查不出更多的结果么,至少过程是什么样的,也得让我们大概了解一下吧。”

    青木:“这个,我问过他们了。只是知道,谢文东执行此任务的时候,身边的确没带多少人。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这谢文东是个老手了,他想要瞒住外人的秘密,别人是很难打听得到的。”

    蓝心:“的确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吞并了督军组织之后,想必天帝的势力,将更加庞大。以后,我们要对付他们,可更加不容易了。”

    紫衫:“蓝心,你这话我就不同意了,上次这次只能算他运气好,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我们可千万不要在没有行动之前,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青木:“就是。看下次交手,我怎么把那个贱种的肠子扯出来,再抹到墙上....”

    ........

    三个男人骂骂咧咧,又是问候谢文东本人,又是问候谢文东家人的,忙得不亦乐乎。

    至于智脑的大智囊,也是橙色军首领的橙汁,却一言不发,优哉游哉地在旁边抽着香烟。

    她虽说没有说话,可她的耳朵那是一点没有闲着,将他们所说的每个字,都收入耳中。

    说实话,她挺看不起自己的这三个同伴的。

    承认人家很优秀,承认人家很厉害,这很难,很丢脸吗?

    真不知道,三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老头,用如此恶毒的语言,指责一个敌人,指责一个后辈,能有多少出息。

    不服能人有罪,谢文东能年纪轻轻,就走到今天的地步,自有他的能耐,用“高深莫测”四个字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说实话,橙汁对谢文东还是很佩服的。

    如果两个人不是站在对立面,橙汁或许会和谢文东结成忘年交。

    可现在,只有想尽办法,灭了他了。

    等到他们三个人好好过了过嘴瘾,心中的闷气稍微出了一些之后,橙汁方才开腔,缓缓说道:“三位兄长,能不能让我说几句?”

    青木、紫衫和蓝心,这会儿才注意到,自打他们四个人来这屋子,就只有他们在说,橙汁还一句话都没说呢,倒是女士香烟,抽了有四五根。

    听到她这么说,大家赶紧止住话头,随即说道:“是啊,这么久了,橙汁妹子可是我们的大智囊,她怎么能不发表意见呢。”

    “说说看,你的想法?”

    “嗯,看看我们应该怎样应对,必须得好好教训教训他,要不然,我心中的这口恶气,实在是出不了。”

    ........

    橙汁将手上的女士香烟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然后,又点燃了一根新的。

    缓缓吐出一团烟雾之后,方才继续说道:“督军这件事,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谢文东的确已经灭掉了督军,并且将督军的残余力量,收入囊中。此事过后,谢文东的力量,将更加强大,我们必须要尽快下手,趁天帝的元气还没有彻底恢复,给它最后致命一击。”

    刚刚这句话,蓝心其实已经说过了。

    可从橙汁的嘴巴里说出来,倒是更加引人注意。

    三人皆无言,竖起耳朵,认认真真地听她继续把话说完。

    ps,额,在好几个读者群,兄弟们有激烈的讨论,有一部分说,唐寅不该加入天帝,在大家的印象里,唐寅就应该是那种飘荡于三界之外的神秘散仙,偶尔出来打个酱油,救谢文东于危难就挺好,没必要一直跟着谢文东,那样就没什么神秘感了。

    也有一部分读者,说唐寅早就应该加入天帝了,这么牛逼的一个人,怎么能不跟着天帝,跟着谢文东打天下呢。

    我呢,是这样考虑的。这本书,已经写到后期了,再不让唐寅出场,以后他出场的机会可就不多了。老曹个人,是非常喜欢这个角色的,所以,也有点小私心,想让他多出场出场。

    至于以后怎么写他,我还没想好,应该也不会经常出场吧,毕竟老谢这边大将也不少,得“雨露均沾”啊。

    话说,各位兄弟还有什么问题的,可以加我微信问我。我的微信号caosanshao666。想要进群的,也可以跟我说下,我来拉你们进去哈。
下一篇   第5579章          上一篇   第557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