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530章 一肚子坏水的东哥【二合一】

第5530章 一肚子坏水的东哥【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刘波娓娓道:“他是二十八星宿当中,代号为“亢金龙”的人。这个人,是唐寅的心腹,也知道唐寅和我们的关系,并不是像外表看上去那样不对付。曾经有几次,唐寅不方便联系我们的时候,就是让这个人,偷偷地联系我们。”

    谢文东:“你能不能联系到他?”

    刘波:“可以。不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怎么样?是不是跟唐寅一样,也被抓起来了。”

    谢文东:“先探探口风看看。”

    刘波:“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谢文东:“你一会儿这么问....”

    说着,谢文东对刘波简单叮嘱一番,后者听完,将其记在心中,随后连连点头。

    现场,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然后,刘波拿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接通之后,刘波直接问道:“亢金龙兄弟,请问,你们老大唐寅在哪里,我要跟他说件事。”

    对方的确是不知道唐寅已经被秘密抓捕并且软禁,他还觉得奇怪呢,怎么这半个来月,一直没有唐寅大哥的消息呢。

    当然,他和二十八星宿的不少人,也怀疑过,怀疑他是不是出事的。

    于是,他们还联名向上反馈了这一信息,得到的答案是,唐寅被派去执行秘密任务去了,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返回组织。

    听到这里,大家便不再怀疑,毕竟上面不可能蒙骗大家。

    他们哪里知道,这唐寅正是被他们所谓的“上级”给抓捕并且软禁了。其实,以唐寅的机敏才智和武功,想要抓捕并且软禁他,是非常困难的。

    可是,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架不住这帮龟孙子玩阴的。

    要知道,连涩龙这样的天尊级大佬,都可以抓起来,一关就是十多年,更别说唐寅这个高级钻石干部了。

    亢金龙也知道唐寅和天帝这边干部的关系,更加知道,他们彼此的关系非常敏感。

    这不,亢金龙在接到刘波的电话之后,赶紧偷偷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压低声音说道:“刘先生,你还是不要轻易打电话过来了,要是被上面的人知道,会害死我们唐大哥的。”

    刘波:“我明白,可是,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找到他。拜托兄弟,帮帮忙。”

    亢金龙:“呃....好吧,这是我们组织的机密,可不能轻易泄露出去。要不然,我可就死定了。”

    刘波:“你还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么,我是搞情报工作的,保密和嘴严,是我们最基本的工作信条。”

    亢金龙:“嗯,我也听说过暗血组织的专业。据我所知,唐大哥他是被上面,派出去执行任务去了,已经去了有半个来月了,据说还有挺长一段时间。”

    刘波:“哦,原来是这样。我想问一句题外话,不知道能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

    亢金龙:“什么题外话?”

    刘波:“你跟唐寅的关系怎么样,是那种可以生死与共的兄弟么?”

    亢金龙:“当然不是。”

    刘波:“呃?”

    亢金龙更正道:“我们是可以生死与共的主仆,唐寅大哥虽然性格有点....奇怪吧,有时候显得跟人有些冷淡,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可是,如果你真的跟他呆久了,才会发现,他其实非常仗义,不单豪赏大方,武功高,而且人非常聪明。在他手底下做事,非常过瘾和开心。”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与人相处,唐寅的社会适应能力,强了不少。当年在陈佰成手下,他是独行侠,是怪咖,没人能够真正走近他的内心,所以,在外人看他,他是个变态,是个魔鬼。

    直到遇到了谢文东,唐寅原本冷到极致的心,才逐渐又热了起来。以致于发展到现在,唐寅居然能够带手下了,也可以在一个组织里混得风生水起。

    人是会变的,这句话,绝大部分是贬义,形容一个人原本很好,很善良,可是渐渐地变坏了。

    可对于唐寅来说,这句话确实褒义,意味着他在逐渐变好。逐渐变的,可以被更多人接纳。

    对于唐寅来说,这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刘波听到这里,满意地笑了笑:“哦,原来是这样。那除了你之外,在督军的队伍里,还有谁跟他关系很好。”

    不知道,这刘波为什么会这么发问,亢金龙重重说道:“别的人不说,这二十八星宿,全都以唐寅唐大哥马首是瞻。”

    刘波:“好,很好,看来,唐寅没有看错人。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并不是要找唐寅,而是找你。”

    亢金龙:“什么,找我?找我做什么?”

    刘波:“唐寅有难,我们必须通力合作。否则,他必死无疑。”

    亢金龙一听这个,立马急了,重重说道:“你说什么?唐大哥有难?怎么可能?我们的老大,说的是他去执行秘密任务去了。”

    刘波:“因为,要对他下毒手的,就是你们督军的一把手——将军。”

    亢金龙听到这个,脑袋直接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唐寅大哥,是将军大人的心腹,督军的三把手,怎么可能,将军大人,会对他下毒手。”

    刘波:“不信?”

    亢金龙:“不信!”

    刘波:“那好,你现在看一下你的手机,我把一段视频,发到你的手机里了。”

    亢金龙:“我那我看看。”

    刘波:“好,我等着。”

    亢金龙赶紧打开手机,果然,手机收到了一条彩信。他连想都没想,直接点开。紧接着,果然看到了唐寅被关押,并且被严刑拷打的视频。

    另外,在视频后面,还有半段录音,录音的内容,正是将军跟谢文东谈判时,用唐寅的性命,换取一颗龙眼和五十公斤“星辰之泪”的交易。”

    看到这里,亢金龙犹如五雷轰顶,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等他定了定神,终于回过味来的时候,才惊讶得跟大半天见了鬼一样,重重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唐大哥,怎么会被抓起来?这将军大人,又怎么会跟谢先生要龙眼和“星辰之泪”?”

    刘波:“你可知道涩龙这个人?”

    亢金龙:“涩龙?不知道。”

    刘波:“不知道也不奇怪。涩龙,是你们督军的最高机密之一,也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唐寅在机缘巧合之下,得知这个叫作涩龙的朋友,被关押在督军组织的秘密据点。便通知了我们,把人营救出来。

    可是,那个狗屁督军老大,说唐寅是叛徒,还把他给关起来。并且,一个电话打到了我们东哥这边,我们东哥可是一直把唐寅当成兄弟的,所以,绝对不可能坐以待毙。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施以援手。”

    亢金龙:“原来是这样。所以,你们想要我们帮忙,从内部把人救出来?”

    刘波:“是,也不是。”

    亢金龙:“怎么说?”

    刘波:“如果有你们的帮忙,我们的成功率肯定大一些,也肯定更加省事一些。如果你们不愿意帮忙,那也没关系,我们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把唐寅给救出来。”

    亢金龙一脸为难道:“照理说,不管什么理由,我都要把唐寅大哥给救出来。可是,抓捕他的,居然是我们一把手....这....这....我这势单力薄的....实在是....实在是....太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刘波:“兄弟,没关系,帮不上忙,我们也不会怪你的。”

    亢金龙使劲挠了挠头,随后说道:“这件事太大,我一个人做不了主,要不,我找二十八星宿其他兄弟们商量商量。实在不行,就我们一起去求情,请求将军大人把唐大哥给放了。不就是一个犯人么,犯不着这样。”

    刘波:“千万不要,你们商量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去请求,那样,只会让唐寅更加有风险。”

    亢金龙:“不....不至于吧?”

    刘波:“不至于?现在,这督军的一把手,只是想要用唐寅换龙眼和“星辰之泪”。可如果他看到,督军这么多人,都为唐寅求情,那他会怎么看?他会觉得,这唐寅功高震主,会威胁他的地位。到时候,不杀也得杀了。”

    亢金龙:“啊....”

    刘波:“另外,你们也要注意安全。我们东哥说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将军,针对你们二十八星宿的整肃行动,也会开始了。如果可能的话,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去躲躲风头吧。”

    亢金龙听完,更加骇然了:“你的意思....不,谢先生的意思是,将军大人,要对我们动手?”

    刘波:“嗯。你试想一下,这唐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手底下的那些人,就一点也不会受到牵连?轻则,将你们逐出督军组织,重则,免不了一场大清洗。”

    亢金龙听到这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两条腿都止不住发颤,一时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他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连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们二十八星宿,可是督军组织的中坚力量,“将军”大人不可能自断臂膀,对我们下手吧。”

    刘波:“你好糊涂啊。有了五十公斤的“星辰之泪”,他们不是想造几个二十八星宿,就造出几个二十八星宿么?反正,这事我已经跟你说了,你相信不相信,就看你自己的了。另外,我留句话给你。看在唐寅的面子上,如果你们真的有什么需要,或者遇到什么困难,打电话联系我们,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提供任何我们能够提供的帮助。”

    亢金龙听完,连连感谢:“谢谢,谢谢。好,那我先去找兄弟们商量一下,看看大家怎么说。”

    刘波:“这件事要保密,更要谨慎,出了半点岔子,唐寅将万劫不复。”

    亢金龙连连点头:“放心,刘先生,我心里有数。”随后,两个人互道“再见“,挂断了电话。

    亢金龙这边,在挂断电话之后,赶紧去召集二十八星宿当中,一些比较信得过,比较靠谱的兄弟,商量一下这件事。

    而与此同时,在现场的谢文东等人,也关闭了公放的功能,回到会议的主要议题上。

    向旭:“东哥,看样子,这个叫亢金龙的,有点不太相信咱们的话啊。他能不能,成为一颗重要的棋子,为我们所用,还是要打个问号啊。”

    万东伟:“嗯,靠人不如靠己。我也感觉,这小子,不咋靠谱。”

    谢文东嘴里咀嚼着一块牦牛牛肉干,腮帮子一边努动着,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可千万别小瞧这样的小人物,用好了,可以抵千军万马。如果只是唐寅自己的安危,他们可能为了各种各样的考虑,而选择暂时隐忍。可关系到自己的生死,那就不好说了。”

    刘波:“话虽如此,可是东哥,我们没有多长时间了。”

    姜森也跟着附和:“对啊,还有两天,我们就要和督军的那个什么将军的交易了。如果在此之前,这颗棋子发挥不了作用,那就算后面发挥作用,也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

    “你们啊....你们啊....”谢文东点了点刚刚问话的这几个家伙:“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连这点长进都没有呢?他们不动,我们就不能催化催化?”

    其实,刚刚说话的这几个大干部,没有一个脑子是差的。

    可是,往往和东哥在一起的时候,脑子就不怎么会转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无需自己动脑,东哥就把一切都给盘算好了。

    现在,被东哥这么一番“数落”,没办法,大家只得重新开动大脑,开始盘算刚刚谢文东所说话的意思。

    不一会儿功夫,他们几个大干部,便全都明白了,一个个眼睛发亮。

    “对啊,咱们可以放出风去。就说二十八星宿,已经有人听到了风声,要去打算营救唐寅,不就可以促使督军的一二把手,对这二十八星宿提前下手了吗?

    哎呀,还是东哥坏啊,这坏都坏到骨子里去了,简直就是一肚子坏水啊。
下一篇   第5531章 软禁二十八星宿          上一篇   第5529章 唐寅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