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476章 天尊鏖战继续

第5476章 天尊鏖战继续

作者: 曹三少
    刹那间,巩聪化作三个分身,同时袭向青木。

    这三个分身,好像三个截然不同的高手。

    其中一个高手,如同“丧尸”,狂躁,野蛮,毫无人性,让人感受到什么叫作“兽血沸腾”。

    第二个高手,如同“鬼影”,轻柔,飘忽不定,看似绵柔,无力,可实际上,却化解掉青木的其他进攻。

    还有一个高手,则刚猛、霸道,速度同样迅疾,好像只要被他命中一招,那肯定就是伤筋动骨的。

    刺啦!

    刺啦!

    刺啦!

    三个分身,全部得手,总共在青木的身上,留下三处伤口。分别在跨部,肘部还有大腿处。尤其是大腿的那一招,更是皮肉外翻,鲜血噗呲噗呲地往往冒。

    青木没想到,这家伙伤成这样,居然还能发动这么强大的攻击。

    青木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以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半晌,才吃吃道:“这是红火的“圣武驾临”和“牛气冲天”?”

    没错,这“圣武驾临”“牛气冲天”,皆是死去红火压箱底的绝技,与神魔屠灭一样,被巩聪学习过来,并且改进,参透这几个绝招的同时,还赋予了它更加强大的杀伤力。

    如果是红火本人用这几招,尚且很难把青木伤到。可是今天,这个三十五六岁的毛头小伙子,居然把自己给伤到了。

    如此,青木怎么能不吃惊呢。

    “你确实不错。”现在,青木终于感觉到,这家伙能够干掉绿水和红火,绝对不只是运气那么简单。

    其身上,果真蕴藏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不过”,青木马上转口说道:“你还有三十秒钟,抓紧时间吧。”

    “狂妄。”巩聪挥动一红一绿两把宝剑,仰天怒吼,似两条红绿局龙,裹挟着雷电一般的力道,轰向青木本人。

    青木用手中的青釭剑,架住那把“翡翠宝剑”,然后,身体一扭,瞬间提起右脚,直接点在赤炎宝剑上面。

    当啷!

    当啷!

    巩聪的两把剑,全部被其打飞。

    这巩聪,倒也是强悍的很,直接将脖子往后仰起,然后重重往前一撞:“头铳!”

    好家伙,一般的高手,是很少用自己的头去撞人的,更别说像他这个级别的高手了,这完全就是街头小混混,或者自由搏击赛场里,打黑拳那帮人惯用的打发。

    如果是青木本人,碍于自己“神”的身份,肯定是不屑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的。

    然而,巩聪不管那个,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神”,也用不着顾忌自己的身份,只要能赢,用什么招数他都愿意。

    还真别说,这一记“头铳”真把青木给撞得满脸桃花开。鼻梁处,眼窝处,还有眉梢,都被撞出血来,额头也青了一大块。

    由于头部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位置,巩聪撞了这一下子之后,他本人也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至于青木本人,那更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五脏六腑都感觉一阵难受。

    足足有十秒钟,他们才回过神来。

    青木感觉鼻孔处有一股热流涌出,他用手背擦了擦,发现居然是鲜血。

    “M的”,青木愤愤不已,仿佛栽了大跟头一样。

    巩聪才不管那些,再次挥动手中的宝剑,朝着青木杀来。一红一绿交织在一起,如同烟花绽放一样,煞是好看。

    当然,这种好看,是要命的。

    这不,很快这股强大的烟花,便将青木全身罩住,无数的红光和绿光,向青木招呼。

    这巩聪的出招实在是太快了,两把宝剑,在他手上都玩出了花,只听三把兵刃,碰撞在一起,刺耳的声音如同响雷在他们头顶炸开。

    受着强大气浪的冲击,连不远处的紫雨,身上的汗毛不由自主的立起,如同被触电一般,全身的神经一下子绷紧。

    至于智脑那位一直藏起来的橙汁,本来一心一意要对付紫雨,也被他们的交战所吸引。

    良久,嘴里才发出感叹:“这巩聪,真是一位少年天才啊。这种身体状态,居然还能把青木给逼成这样。这谢文东,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他发掘出这么一位超级天才。”

    “是啊”旁边有心腹也忍不住啧啧称奇:“这巩聪真是太可怕了,连我们智脑,都没有他这样的人。这么年轻,武功居然高到这种程度。”

    “这要是再给他发展个十年二十年的,恐怕都能和星皇大人抗衡了。”

    “十年二十年?”橙汁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眼中抹过一丝很复杂的眼色。

    她这句反问,可能有两种意思。

    第一种,巩聪是绝对不能和星皇抗衡的,因为,星皇是经过龙眼改造的。“星辰之泪”改造的最大潜力,也就最多天尊了。如果再往上升,身体的强度是吃不消的。

    这就好比你是一汽车三缸机,就算把油门踩到底,也跑不到二百码。这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而是身体根本达不到那种要求,强行往三百、四百码上飚,非但达不到,甚至还有可能爆缸。别说十年二十年,就是再给巩聪五十年,也达不到星皇的要求。

    还有一种意思,可能是与这完全相反。要知道,以天帝的发展速度,可能根本要不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一年都要不了。要知道,谢文东手上,现在可是有两颗龙眼(实际上是三颗),他只要能够抢到,或者自行开发出使用龙眼的机器,就可以对巩聪进行强化。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那可真是天都要塌了。

    见她只说了几个字,下面的人摸不透她的心思,也只好不再说什么。

    .........

    闲话扯得有点远,书归正传。

    当然,这青木也不是白给的,居然将将巩聪这灿如烟花一样密集的攻击全部化解。

    至于巩聪本人,也早有准备。

    只见他陡然一转身,瞬间抬起右脚,如炮弹一样,瞬间连续五六次,踢在青木的青釭剑上。

    好家伙!

    这么一番操作下来,居然将青木的宝剑给踢飞出五六米远,连青木本人的左手连带着整条胳膊,都被震麻了。

    老天爷啊,这青木可是天尊级别的大佬啊,手中的佩剑,都能让人给踢飞了,这也太逊了吧。

    青木老脸红得都快跟着了火似的,一下子面子就挂不住了,天尊的颜面,就这样被巩聪连续几脚给踢得荡然无存了。

    这就是托大和傲慢的下场,别忘了,巩聪虽然身上有伤,可好歹也是天尊级别的大佬。

    这青木,想要就凭一只手,一把剑,就要灭掉巩聪,想得也太天真了。

    是以,他只能灰溜溜地跑出几米远,用左手那支长一米六的枯枝手,将掉落的青釭剑给重新捡了回来。

    说实话,经过这么一顿厮杀,尤其是还是作为主攻的一方,巩聪确实累得够呛。

    所以,趁着他去捡剑,巩聪也抓紧这个时候,多多喘几口气,休息休息自己发酸发胀的全身肌肉以及快要散架的骨骼。

    重新拿到剑之后的青木,脸色确实难看得可怕。

    他重新回到刚刚站着的那个位置,两只眼睛,火辣辣地看着对方。

    良久,他才沉声开口,徐徐道:“两分钟已经到了,我给你的机会,你也用完了...现在...我要来收你的命了。”

    说着,故意将那只枯枝手,给抬了起来,五个爪子勾了勾,示意,这才是他的真正趁手的武器。

    巩聪也不发怵,正面迎上对方的目光,凛然地回了一句:“我的命就在这里,你要是有本事,就尽管来拿。”

    “好。”青木大吼一声,杀招再次袭来。

    只见他挥动枯枝手,狠狠抓向巩聪的面门。

    看这架势,这枯枝手,不单单是手那么简单,更是一柄相当霸道的兵器。

    “剥了你这兔崽子的皮。”

    危急关头,巩聪深邃双眸,尽管爆射。将两把宝剑,直接往上一格挡,试图架住对方的这支枯枝手。

    果不其然,在巩聪的双剑,与对方的枯枝手相互碰撞的时候,一种金属的声音,随即传来。

    没想到,这枯枝手的硬度,居然一点不比“翡翠宝剑”和赤炎宝剑要差。

    与两把武器相互碰撞,连半点破皮的伤口都没有。

    巩聪虽然用吃奶的力气,架住了对方的枯枝手。

    可是,你别忘了,这枯枝手虽然是一件兵器,但是,那更是一只手。

    手,是可是活动的。

    这巩聪虽然挡住了其手肘的位置,可是其手腕,五个爪子还是能活动的。

    这不,这五个爪子,损失一转,直接就抓向巩聪的脑袋。以这五个爪子的锋利程度,真被它抓实了,那非得脑袋上出现五个大洞不可。

    相信不少人还记得,不久前,“佛爷”参加智脑大会的时候,一只胳膊,就是这样轻易被他给抓断的。

    巩聪吓得全身一哆嗦,他虽然没有见识过这玩意儿的厉害,但能感觉出来,这东西不简单。

    他下意识一缩脖子,并且尽可能让自己的身体往下蹲。

    青木的这只枯枝手,虽然没有抓透巩聪的脑袋,没有在巩聪的脑袋上留下几个窟窿。

    可是,还是被爪子上坚硬的指甲,给划破头皮,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来不及后怕,巩聪赶紧收势,然后就地一骨碌,顾不得狼狈,往旁边哧溜出去。

    一击不中,青木当然是紧追不舍。

    他大步流星地跟了过去,左手的枯枝手,长长伸出,如同黑白无常地勾魂铁爪一样,要去勾走巩聪的命。

    眼看着就要抓到巩聪的后背,千钧一发之际,巩聪注意到地上一块带血的透明防弹盾牌。

    他脑筋一转,有了主意,直接将脚尖伸进盾牌的把手当中,然后,往前面一伸。

    咣当!

    青木的枯枝手,狠狠地撞在盾牌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虽说,盾牌被震得嗡嗡作响,但好歹,也是挡住了对方枯枝手霸道的攻击。

    “哼哼”,巩聪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将身体支棱起来,当然,脚下始终是踩着那块透明的防弹盾牌的:“不是要给我两分钟吗,两分钟已经过了,就拿出这把戏,也太让人失望了。我看,你还是把这玩意儿砍下来,扔到垃圾桶里算了。”

    他嘴上这么说,那是故意要乱对方的心智。

    其实,这枯枝手,非但没有他所说的那么不堪,反而非常可怕。

    青木双眼森然,他没有说话,枯枝手猛烈轰出以及青釭剑的连续挥动,是他最好的表达。

    而巩聪这会儿,也不着急进攻,用脚上的透明防弹盾牌防守,来更多地消耗对方的力道以及冷冽的锋芒。

    咚咚咚!

    咚咚咚!

    咔咔咔!

    咔咔咔!

    ......

    青木手中的枯枝手和青釭剑,像打铁一样,重重轰在那面透明的防弹盾牌上面。

    虽说巩聪是用脚勾着,不是用手拿着,那也震得不轻,脚板都快震得开花了。

    本以为,这透明的防弹盾牌,再怎么不济,那也是可以防弹的啊,足够消耗掉这青木大半力道了。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青木用青釭剑和枯枝手轰了没多少下,就出现了裂缝。

    再打了几下,好好的一个透明防弹盾牌,居然当场四分五裂开来。

    老天,这得多么惊人的力道,才能把透明盾牌给弄碎啊。

    几乎是在防弹盾牌碎裂的那一秒,青木的枯枝手,便直接穿破碎片,抓向巩聪的小腿。

    下一秒,手中的青釭剑,便挥了过来。

    这要是被他砍中,巩聪的这条腿可就直接废掉了。

    这巩聪反应倒是很快,赶紧使劲往下一压腿。

    巩聪的这一招,脚倒是保住了,可是,他的小腿肚子,却把那枯枝手,直接抓下一大块肌肉,鲜血一下子喷射出来,喷出的鲜血,把裤腿一下子全部染红。

    巩聪再次踉跄而退,只不过,这青木穷追不舍,一定要他的命。

    巩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地上一块几十斤重的水泥块,狠狠砸向青木的脑子。

    青木直接将枯枝手一挥,便轻松结果,然后,用力一捏...

    砰!

    几十斤重的水泥块,当场碎成大大小小几十块。

    “好家伙,这手都快赶上碎石机了。”巩聪忍不住唏嘘一阵。

    听到这声音,青木还是相当受用和得意了。

    他把剩下的碎石块,往地上一扔,随后老神在在说道:“小子,有点眼力价。现在认输的话,还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放心吧,我手很快的,脖子一下子就没了,一点都不会疼。”
下一篇   第5477章          上一篇   第5475章 神魔屠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