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4章

作者: 曹三少
    他们第一时间找到这家餐厅的老板,质问道:“为什么这里还有闲杂人等?”(法)

    餐厅老板,赶紧扯谎道:“那几个人,是本地警察局的高官,也有几个很有权势的人,不好得罪。加上他们也快吃完了,我又让人用帘子把他们遮挡起来了,所以,不会有印象的。”(法)

    “你在骗我?比利时政界,有东方面孔的人?”(法)年长的一位保镖,喝道。

    这餐厅老板也是个机敏之人,赶紧说道:“当然有啊,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没有亚裔?他们早就深入世界的方方面面了。”(法)

    年长保镖权衡了一下,随后警告道:“要是他们踏踏实实吃饭倒没事,要是他们敢拍照或者敢闹事,别怪我们不客气。”(法)

    老板:“那当然,那当然。”(法)

    保镖们看了一下手表,随后对老板说道:“你亲自去餐厅后厨盯着,不能出现任何差池,我们国王很快就到了。要是伺候好了,赏金大大的有。”(法)

    餐厅老板哪敢怠慢,赶紧点头哈腰,忙活去了。

    他们,餐厅老板走后,从外面走进来一群身穿制服,打扮亮丽的女服务员,每个服务员都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颜值毫不输给电视上的明星。跟这家餐厅的中年服务员们比起来,这些服务员一个个那可真跟天仙一样,简直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这些人,将餐厅的六张桌子,并成一排。

    然后,在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花团锦簇的餐桌布。餐桌布上,居然随处可见金丝金线编织的花纹,连桌布边上的花柳,花穗都极其精致。至于上面的图案,那更是栩栩如生,明亮生动。

    再说餐具,

    他们有自己的餐具,清一色全部都是金色的刀叉,金色的碗碟,金色的盘子,金色的碗。就连端上来,装饰用的摆件,都是各种钻石、珠宝,翡翠打造的,别提多奢华了。

    弄完了一切之后,从门口到餐厅的位置,还铺上了一层崭新的红色地毯。之后,女服务员以及一众保镖们,全部跪在红毯两旁,等候那个大人物入场。又有一群人进来了,这群人拿着小提琴,手工琴,风笛什么的,也直接下跪,音乐之声响了起来。

    虽说,谢文东、紫雨、余勇、“甜心公主”四个人的外面,有帘子遮住。

    可那帘子,并不是完全密封的,他们还能看到外面的一些情况。

    这谢文东、紫雨,都是人上人,是见过大阵仗,也亲身经历过许多大阵仗的。

    可是,他们还从来没摆过这么大的谱,吃个饭跟他娘的埃及法老驾崩似的。

    “甜心公主”盯着外面看了好一阵,随即叽里咕噜说道:“这什么人,这么大排场?”

    紫雨也好奇地往外看,喃喃道:“估计是某个大人物吧,不要管闲事。”

    “甜心公主”哦了一声,随即这才把脑袋转过来。

    这边,谢文东和余勇倒是看得很有兴趣。

    看了一阵之后,谢文东问余勇道:“阿勇,你觉得,这位大人物是谁?”

    余勇看了一阵,随即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刚刚我记得,那群保镖和老板交谈的时候,无意间说过,他们的国王和王妃马上就要到了。再从这些人的着装打扮来看,应该是东南亚某个小国的国王吧。比如说,柬埔寨国王、文莱国王,泰国国王等等...”

    谢文东听完,兴趣十足,喃喃道:“一小国国王,这么有钱么,这么大谱。”

    “东哥有所不知,这些国家别看小,民众生活过得很疾苦。可是,他们的国王,他们的王室,一个个富得流油。就拿泰国王室来说吧,他们每年的净收入,就超过八百亿美元。而且,这些钱不用纳税,不用上缴国库,躺着就能赚,并且基本上年年还增加,别提日子过得有多舒坦了。”说到这里,余勇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谢文东恍然,原来如此:“难怪,他们这花钱这么狠,来得容易,去得也快啊。”

    余勇:“是啊。”

    然后,他突然眼前一亮,小声对谢文东说道:“东哥,要不,咱们管他们要点钱花花?这TM的居然在我们面前摆阔,不敲他一笔,太对不起这段缘分了。要不,就要一百亿美金吧。”

    噗呲!

    谢文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随后瞪了他一眼:“我们这是有任务的,脑子里都想得是啥呢,好好吃饭。”

    “哦。”余勇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不过,目光还不时地往外面瞥上一两眼,人毕竟都是有好奇心的嘛。

    在音乐的伴奏下,十辆劳斯莱斯幻影,出现在餐馆的门前。

    之后,每辆汽车的里面,都下来两个男人,一个负责打伞、另外一个负责开门。

    在大家的固有印象当中,这国王应该是威严、严肃、有风度的。王妃,应该是端庄、矜持、有母仪天下的气质的。

    可是,从这只车队里下来的国王,完全可以颠覆你们的想象。

    这个国王,今年虚岁六十七,可是穿着黑色小背心搭配低腰裤,露着肚脐,脚上踩着钉子鞋,虽然满头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可是仍旧满面红光,戴着一副茶色的眼镜,这要是在大街上扎眼一看,活脱脱一个打扮奇葩的老流氓。

    而他手底下的那些王妃,倒是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是穿着,一点不像王妃,起码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王妃。

    第一位王妃,身材高挑、时尚穿着高跟鞋噔噔噔走入进来,剪着很是好看的刘海,长相很靓丽,身材也高挑,仪态举止很像大公司的公关经理。

    第二位王妃,穿着白色露脐小背心以及一件薄纱外衣,下身穿着牛仔超短裙,脚上穿着高跟凉拖,把傲然身材完整展示出来。

    第三位王妃,一条白色的七分修身裤,上身一件宽松的针织衫,稍微弯下点腰,臀部和上身就会勾出一个诱人的弧度。

    第四位王妃,穿着一身不知道哪国的警服,丰满的胸部将警服高高撑起,很是诱人。 深色的圆筒警裤将一双长腿绷得笔直,展露出完美的臀线,即便穿着一双平底皮鞋,也有一米七多。

    第五位王妃,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扎成了马尾,双眼水润如同星子一样明亮,给人一种睿智理性感,嘴角的笑靥,带着些许的妩媚之色。

    第六位王妃,一身黑色套装,显得非常知性优雅,只不过有点紧,却衬托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细细的腰带系在腰间走起路来显得款款动人,乌黑秀发似层云堆在肩上,精心描画的淡妆显得光彩照人气质不凡。她腿上还穿着一双黑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很是抓人眼球。

    第七位,第八位王妃,相比之下,比上面六位年纪要大一点,看上去有四十岁出头,但是因为打扮得很好,也很有女人。从她们风韵犹存的容颜不难看出,十年前甚至是二十年前,也肯定一点不输给上面的六个人。

    就这样,八个绝色美人,前呼后拥,将那位穿得奇奇怪怪的国王,簇拥进饭店当中。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附近街道的行人,是既羡慕又嫉妒又恨,这么个糟老头子,居然有这么八位如此诱人的夫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而这些人,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周围人火辣辣以及形形色色的目光,大踏步走上红色的地毯,往餐馆里面走了进去。

    在从门口进入餐馆的这段路程,不断有人向他们下跪,行礼,嘴里还念叨着不知道什么口号,反正,搞得特别浓重,特别有气氛。

    在他们进到餐馆大厅,进入谢文东等人的视线以后,谢文东和紫雨等人,也是感到意外、吃惊,当然,还有好笑。

    心说,这国王,这王妃,怎么这个打扮,感觉跟拍戏似的。

    该不会,这国王,这王妃,是他们自己封的吧。

    正当谢文东和紫雨严重怀疑他们的身份的时候,这余勇却忽然恍然大悟起来:“不会这么巧吧,他们果真是泰国王室的。”

    “泰国王室?”谢文东凝声说道:“他们就是泰国王室的?”

    余勇使劲点了点头,说道:“而且,那个男人,就是泰王哇拉隆功,泰国上任刚刚两年的十世皇?”

    谢文东惊奇不小:“十世皇?就他?这个样子,这幅打扮,哪点像国王?”

    余勇听完,也乐了,说道:“没错,就是他,号称全世界第一投胎能手。连泰国的民众私下底说,单说他那个样貌,如果不是会投胎,打光棍概率很大。东哥,师父,想不想知道这个泰王哇拉隆功的一些八卦,可好玩了。”

    这谢文东和紫雨,并不是什么八卦的人。

    不过,见他说得这么有趣,谢文东和紫雨也来了兴趣。

    谢文东:“那就说说吧,就权当吃饭的谈资吧。”

    紫雨也跟着凑热闹:“好啊,我也想听听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人?”

    余勇兴致勃勃,打开了话匣子,徐徐道来:“泰国是一个比较“奇特”国家。既不同于欧洲国家的彻底的虚君制。也不同于中东国家的君王掌控实权,泰国似乎是一种鉴于两者之间,主要看君主的能力。

    老泰王普蓬依靠他的威望和高超的政治手腕掌控泰国政局。在军方,文官政府之间充当仲裁者的角色。在民众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是个在民众心目中,很有威望的人。

    而新任泰王哇拉隆功十世却是一个另类君王,他能够继任王位,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因为他是老泰王唯一的儿子,这就是传说中的投胎小能手。

    这家伙,今年已经67岁。已经步入老年,在各个方面应该沉稳内敛,可惜他的行为更像一个年轻人,冲动而鲁莽,说得难听点,就像个街溜子一样。

    刚一上任,就宣布承认一夫多妻制,一口气宣布了四五个王妃,而没有宣布的,明显更多。

    这老小子,风流成性,没什么政治抱负,也没什么能力,基本上除了玩女人,就是花钱败家,世界各地十几个国家,都有他的行宫。新冠疫情爆发的时候,这老小子居然包了五架飞机,跑到德国他的行宫躲难去了,全然不顾民众的死活...

    至于他花钱败家,那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生活极度奢侈,奢侈得都没法想象。吃顿饭花个几百万太正常不过了,一件全身宝石的衣服都能花掉几千万,一顶王冠,更是要花掉上亿美金,家里光劳斯莱斯就有上百辆,更别说其他的豪车了,东哥,这你都没有吧...人家有事没事,就各地旅游,各地玩,啥事也不干,唉,真是...叫人羡慕嫉妒恨。”

    谢文东听完,也是大呼“服气”,不愧是“世界第一投胎能手”,果然不一般。

    不过,谢文东却并不赞同余勇的这观点:“花钱玩女人,旅游,吃好吃的,这就是幸福了?人生过得没有一点追求,什么东西都能唾手可得,这有什么意义。等再过几十年,人家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除了笑话,还是笑话。我们可不能像他那样,过得跟行尸走肉一样。”

    余勇想想:“也是,东哥说得也有道理。”

    谢文东继续说道:“我们难得来世上一回,不求流芳百世,也求能够在这世上留下一些东西,证明我们这辈子没白来。”

    余勇听完,大为赞同:“东哥说的是。等以后我老了,我想要出本书,把我们的事迹都写在书上,然后作为传家宝,一代代传播下去。要知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人不可能一直活下去,但是文字能够一直活下去。几百年,上千年,也都不会忘记。”

    谢文东:“可以,这想法很好,我大力支持。哦,对了,你们吃得怎么样了?”

    紫雨一开始没动,注意力一直放在泰王哇拉隆功的身上,并且耳朵始终是保持竖着的状态,认真听余勇介绍后者。

    一直等到谢文东喊第二句:“雨姐,您吃饱了么?”

    紫雨这才回过头来,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吃饱了。”

    余勇摸了摸滚圆的肚子:“我也吃饱了。”

    看到余勇摸肚子的动作,“甜心公主”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可以了。

    “好”,谢文东点了点头:“那我们走吧,该上路了。”

    三人齐齐点头,起身,准备出发。

    然而...
下一篇   第5375章          上一篇   第537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