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293章 狂暴杀机

第5293章 狂暴杀机

作者: 曹三少
    随着钢刀重重落下,两道血箭从后面这两个倒霉蛋胸膛处喷出来,溅得对面的两人满脸都是。

    “啊...”

    “啊...”

    四人齐齐发出惨叫,被砍中的两个人是疼的,而砍人的两个人,是被吓的。

    在对方惊慌失措之间,袁天仲再次挥动手中的钛合金钢刀,狠狠扫向其中一人的脚下。

    又听见咔嚓咔嚓两声,这个天炉监狱的护卫,两条腿被当中砍断,血流如注,嘴里顿时发出比刚才还惨烈数倍的惨叫,人更是咣当一下,直接矮了三十公分。

    袁天仲生怕他叫这么大声,把其他地方的敌人给惹了过来,再一反手,刀锋直接在其喉咙处留下一条细线,声音顿时小了许多,因为袁天仲的这一刀,非但把他的颈动脉给割断了,连带着气管、喉骨也被斩断。

    他想按住伤口,可是又哪能按得住,鲜血由他手指缝隙中泊泊流出,将衣服染红好一大片,他嘴巴蠕动着,似乎还想说话。可惜,他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狰狞几下,随后,一头扎在地上。两眼圆翻,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

    杀掉了他,现在天炉的护卫,就剩下三个人了。

    这三个人,也领略到了这袁天仲的可怕之处,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心中无比胆寒。

    袁天仲习惯性地抖了抖兵器上的鲜血,随后,用刀尖一指对方三人,说道:“现在立刻投降,要不然,地上的人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也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听懂了被袁天仲的话刺激了。

    这三人非但没有就此罢手,反而一个个跟发了疯似的,再次冲着袁天仲狂奔杀来。

    这一次,他们的状态和刚刚截然不同,完全是以命搏命的状态。看那架势,就算是死,也要拉袁天仲作垫背的。

    不过,袁天仲岂是那么好对付的。他虽说身上有伤,对方也非泛泛之辈,更不是普普通通的打手,可区区几名监狱的护卫,他还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袁天仲嘴里轻蔑地说道:“只要思想不滑坡,死法总比活法多。既然都不想活了,那就都宰了吧。”

    说话间,三名天炉护卫,如饿虎扑食一般,杀到袁天仲的近前。一人横扫袁天仲的小腹,一人扫得是袁天仲的头顶,一人扫得是袁天仲的双腿,三招,可谓都是来势汹汹。

    然而,这袁天仲本就是走得轻灵一脉,身法无比飘逸。只见他身形瞬间化作泥鳅,轻松从三人的钢刀下逃脱。

    接着,闪到一人的身后,以刀作剑,刀势如风,刃走偏锋,刀尖斜着挑向其中一人的劲嗓咽喉。

    这名护卫,听到刀锋破空时,发出刺耳的呼啸声。刀未至,风先到,那凌厉的刀锋,吹在自己的脸上,让他从骨子里感到一阵寒意。

    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也顾不得什么同门轻易了,直接把旁边一名同伴拽过来,为自己挡刀。

    咔嚓!

    袁天仲的这一刀,没有挑中目标的喉咙,反倒是挑中了旁边一名倒霉蛋的喉咙。

    那名倒霉蛋满脸写着不可思议,身体上的力气被瞬间抽干净,身体也软绵绵地倒了下去,临死之前,两只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同伴,好像在说:“你为什么这样?”

    虽说侥幸暂时逃过一劫,可这家伙的脸色,刹那间也非常不自然,心里更是一阵发毛。

    旁边的另外一名护卫,更是吓得身体一阵发抖,生怕自己也被拉过去当肉盾。

    这一幕,被袁天仲看在眼里,他哼哼一笑:“不管是寒冰还是智脑,还是这个什么狗屁天炉,都是一丘之貉,随时都准备出卖同伴,换取自己的利益。这样的人,还怎么跟我打。”

    而刚刚侥幸逃过一劫的那名护卫,听完之后,顿时恼羞成怒,二话不说,对着袁天仲的脑袋,力劈华山就是一刀。

    袁天仲身形一闪,便直接躲了过去。

    这名护卫一刀劈在地,将下面的青石板转劈碎数块,顿时火星四溅,石屑纷飞。

    不等他收刀,袁天仲身形似箭,继续以刀当剑,在空中挽出三朵刀花,分向对方的左右胸口和小腹而去。

    他的动作弧度不大,但是身法和出招都快得出奇。

    这名护卫快速退了三大步,勉强接住了前面两招,感觉手腕阵阵发痒发麻,足见其臂力之强。

    然而,第三招他终究是没有躲过去,被一刀开了膛。

    “你这混蛋...”这名护卫感觉腹部的疼痛,神志大乱,忍住疼痛,手中的钢刀挥舞开来,上下翻飞,一刀快过一刀,一刀猛过一刀。

    然而,袁天仲身形如剑,每一刀都被他避开了。

    最后,他的攻势到这里就直接戛然而止了,因为在他的新招未出,旧招已老的时候,袁天仲已经一刀,无情地将他的人头砍了下来。

    战斗到这里,八名天炉监狱的看守,全部被干掉。

    有人或许会问,不是有九个人吗,怎么就干掉了八个,还有一个呢。

    说来,也是很有意思的,这最后一名护卫,见这袁天仲着实难缠,又怕自己跟前面一个同伴一样,被拉去挡刀。

    所以,他另辟蹊径,把目标放到张研江的身上。

    要知道,虽然他不知道张研江是什么人,可仅凭他能带着红火的硅胶3D仿人皮面具,就足以说明,他不是一般人。

    如果,能把他抓住的话,不就可以让这群人投鼠忌器了么?

    说干就干,这家伙果真杀向张研江了。

    他的身手确实不错,身形如电,转眼间就来到了张研江的跟前。

    不过,这张研江可不是那么好抓,或者那么好杀的。别忘了他身边,还有四位暗血情报部的精锐人马。

    这暗血部,虽说主打情报,可是,因为刘波这个部.长当过侦察兵的原因,他都是严格按照侦察兵的路数,来训练自己人的。

    所以,不管是枪法,还是跟踪,还是情报搜集能力以及身手,都不比正规国家的特种兵要弱。

    这名护卫,纵然能够躲开一两只枪的子弹,可对于四只手枪的齐齐发动,还是避之不及的。

    这不,这家伙还在半空中,就被戴有消音器的手枪给打中。

    随着一阵密集的噗噗噗声音响起,空中下起来血雨,当他的尸体,摔在地上的时候,头上,身上已满是大大小小的血窟窿,声都未吭一声,当场气绝身亡。

    张研江很小参加这种一线的战斗,这次也算开了眼了。

    没想到,这普普通通的天炉护卫,实力居然可与当年的望月阁长老相媲美。寒冰果然是家大业大,底蕴深厚啊,这在以往,简直不可想象。

    好在,己方的实力,也已经快速增长,不同同日而语。

    当年在望月阁长老面前,被打得嗷嗷直叫的那个袁天仲,居然在自己身上受了伤的情况下,还能干掉这么多人,果然是不一般。

    并且,这说起来慢,其实实际上非常快。袁天仲从动手到现在,其实连四十秒钟都没到。

    看到暗血的兄弟们,帮助自己解决了最后一个麻烦。

    袁天仲关心张研江道:“没事吧?”

    张研江摇了摇头:“我没事,你自己小心点。”

    “那就好。”说着,迅速扭过头去,杀向“散神”的高级钻石干部“黑风”。

    “黑风”身上也受了很重的伤,不过,他是老牌的高级钻石,战斗力虽说下降了许多,但底蕴还在。

    同样是受了伤的新晋高级钻石任长风,想要轻松解决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的。这不,满头大汗,汗水象是断了线的珠子,顺着面颊滴滴答答的向下淌。一些先前和红火战斗的伤口,也再次迸裂,鲜血再次渗透了白色的胶布。

    好在,关键时候,袁天仲赶到了。

    不过,对于袁天仲的帮忙,这任长风反倒是不领情了,邪眉歪眼,一副欠了他几个亿的样子:“你来干嘛,我都快搞定他了...”

    袁天仲:“别逗了,我看我再不来,你都要被这胖子给一屁股压扁了。我这是在帮你,你还不领情。”

    任长风:“你才是别逗了好吧,找块西瓜蹲旁边吃去吧,再有一分钟,我就把这胖子打成一堆碎肉了。”

    袁天仲:“你可真是,小母牛抽烟--牛逼(bi)得够呛呀,你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呢,真以为你自己是小母牛坐飞机——牛逼(bi)上天了。”

    任长风翻了翻白眼,一边与“黑风”厮杀,一边与袁天仲打口水仗:“你才是小母牛坐钢锯——巨牛逼。小母牛坐电线——牛逼带闪电。”

    袁天仲:“......”

    一旁的张研江,看到他俩还有心情斗嘴,忍不住扶了扶脑袋,心说早知道这样,真不该把这俩放到一起执行任务,实在是太失策了。

    至于与他们战斗的“黑风”,听到他们吵架,更是差点没气死,急吼吼地说道:“你们两个混蛋,实在是太没把我放在眼里了,今天,你们都得死。”

    任长风:“把你放眼里?你TM的是一坨眼屎啊,非要放我眼里。”

    袁天仲:“嘿,胖子,我看你挺凶的,我的qq农场缺条狗,明天来上班吧。”

    ......

    要说以前,任长风和袁天仲不这样,或者说,至少袁天仲不这样。

    刚出场那会儿,他们俩可是一个比一个高冷。

    可现在,一个个都得了李爽的真传,直接“爽化”了。

    难怪人家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肉者胖,近尿者骚,环境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

    果然,这“黑风”听完之后,肺都要气炸了,直接咆哮一阵道:“我堂堂“散神”,居然被你们这两个混蛋这么侮辱,真是气死我了,我TM的宰了你。”(中)

    说着,向任长风和袁天仲两个人,发动无比猛烈的进攻。

    只不过,“黑风”低估了任长风和袁天仲两个人。

    要说,他能够在任长风一个人的身上,勉强占据一些上风。

    可是,在任长风和袁天仲两个人的身上,那是断断很难占到便宜的。

    这不,袁天仲加入战场之后,不单单为任长风分担了火力,还给后者提供了一些喘息的机会。

    三人激战了一会儿,这“黑风”就吃不消了,身上又多了七八条伤口。

    好在,他身上的肉比较多,所以,没出太多的血。

    血是没出多少,但是疼是肯定的,这不,自袁天仲加入战场之后,这“黑风”的五官扭曲到一起,就没恢复来过。

    袁天仲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翘起嘴角:“怎么样,现在投降,给我当条狗还来得及。”

    “M的,我活剐了你这个小畜生。”“黑风”两眼圆睁,眼角几乎都要涨裂开,神态近乎疯狂,抡着手中的钢刀,朝着袁天仲冲了过去。

    如果他在巅峰状态的话,确实不怕这两个人联手。不过,现在他这个状态,除了死鸭子嘴硬,恐怕也不能做什么了。

    “黑风”快到袁天仲面前时,后者突然一闪,闪到黑风的背后。

    身为高级钻石干部的警觉,感到这袁天仲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可是,他的体型太胖,加上累得全身都散架了,身子早就不怎么听他的使唤了。

    他使尽全力把腰身扭了扭,只听噗呲一声,袁天仲的这一刀,虽然没有刺进他的后心,却把他的左臂刺穿。

    嗷!这“黑风”痛叫一声,侧身一提,想要把袁天仲踢翻。

    可这会儿,任长风闪了过来,抡起手中的钨钢刀,对着他提起的脚,狠狠就是一剁。

    咔嚓!

    一条超过五十斤重的大腿,直接从这“黑风”的腰部分离出来,就跟一个老练的屠夫,卸猪腿一样...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刀可当百万师!
下一篇   第5294章 即将与紫雨见面          上一篇   第5292章 老将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