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199章 神?也不过如此

第5199章 神?也不过如此

作者: 曹三少
    其实,赵亚鹏加入天帝之后,就很少这身“土豪”的打扮了。

    可今天,是个例外,他特意换了这么一身,为得就是招摇过市,气一气昔日踩在他头顶的顶头上司们,砍一砍他们的威风。

    好让那些高高在上的智脑上风们,明明白白,今时不同往日了。别说他们不是神,只是一群伪神。就算他们真的是神,人定胜天,也同样能把他们拉下马。

    果不其然,看到赵亚鹏穿着这一身行头走了过后,这弥勒表面上是认怂,可心里是恨得肠子都要打起结来,后槽牙都差点咬碎了。

    “不要耍花招,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亚鹏边走边靠近边说道。

    弥勒眨眨眼,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现在什么也不求,只求活命。”

    “嗯,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赵亚鹏点了点头,来到弥勒的身边,然后从后者的手臂开始搜查,以便清除他身上藏着的武器。

    其实,赵亚鹏并非是没有半点戒备,他还是多了几个心眼的,手中的阿拉伯弯刀,可以一直提着的。

    不过,他的注意力,都在弥勒的手脚上,却完全忽略了后者嘴巴里,居然藏着一块刀片。这不是一般的刀片,而是由百分五十纯度的“星辰之泪”粉末打造,锋利无比,别说是人了,就连坚硬如犀牛的皮,都能轻易割开。

    在赵亚鹏搜查的时候,弥勒突然一抬头,牙齿上咬着一块刀片,狠狠往赵亚鹏的脖子上这么一蹭。

    沙!

    锋利的刀片,直割向赵亚鹏的颈动脉。

    干净利落的一记杀招,这是冲着赵亚鹏的老命去的。

    如果真的是颈动脉被割断,那就算救治再及时,恐怕也很难救得活这条命。

    然而,也不知道是弥勒运气太差,还是这赵亚鹏命不该绝。这刀片在割向后者颈动脉的时候,被他脖子上的那条金项链给挡了一下。

    噗!

    金项链的接口处,被当场割断,而刀片只划破了一点皮肤,堪堪就要触及颈动脉血管。

    虽然没有割开赵亚鹏的喉咙,可赵亚鹏还是感觉脖颈一凉,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瞬间传遍身上的每一处毛细血管,令他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赵亚鹏连想都没想,直接一把撑住弥勒的脸,以防他第二次下手,不,准确地说是下嘴。

    一击不中,弥勒迅速放下手来,从口袋里拿出那颗手雷,一只手抓起赵亚鹏拿刀的手,用力一捏。赵亚鹏吃痛拿不住,手稍微松了一点,不过,刀并没有脱手而去。

    然则,他手松了一点,就够了。弥勒迅速抬起膝盖,狠狠打在刀把上。

    那把阿拉伯弯刀“嗖”得一声,直接射了出去,射进了一旁的花丛之中,转眼就不见影子了。

    打掉赵亚鹏武器之后,弥勒一只手从嘴里拿下刀片,直接架在前者的喉咙处,另外一只手,挑开拉环。只要他手一松,赵亚鹏和他自己,都得跟着报销。或者,只要他稍微一用力,手中的刀片就能割开赵亚鹏的喉咙。

    这一系列让人看了眼花缭乱的动作,完成得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伤者所为。

    “都别动,都别动,只要一动,我就跟他同归于尽。”弥勒大声喝道。

    突然起来的变化,令不远处的杜天思以及藏在暗处的天帝兄弟们心惊不已,没想到,这孬鳖孙死到临头还玩这一招。

    杜天思见状,眉头一皱,赶紧喝道:“别乱动,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其实,褚博跟赵亚鹏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提醒过他,这老小子狡猾诡计多端,要小心防范。

    只不过,赵亚鹏和杜天思,看到他那副丧家之犬的样子,心说作为智脑的核心成员之一,应该要点脸面,要点体面,应该不屑作这种小动作。

    没想到,对方什么脸面体面都不要了,还真就用这出这么一记阴招来。

    这可真是,给你脸,你不要脸啊。

    至于赵亚鹏本人,更是肠子都差点没悔青了,早知道直接乱枪把他突突算了,还用得着给对方留什么脸。

    听到杜天思这边立马妥协了,弥勒倒是冷笑阵阵:“我是不会乱动的。不过,你得好好提醒一下你的手下们,别让他们乱开枪。看到这手雷没有,这可是M国生产的温压手雷,里面有几百颗钢珠,可以把方圆七米之内的一切活物,打成马蜂窝,不信的话,你就试试看。”

    此时,杜天思也在七米的手雷杀伤范围之内,如果引爆,弥勒和赵亚鹏肯定是活不成,就连杜天思可能受到波及而重伤。

    听到他这么说,杜天思赶紧喝住四周潜藏的兄弟们:“天帝诸兄弟听令,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露面,更不准轻举妄动。”

    四周的天帝兄弟们,传来阵阵清晰的咬后槽牙和攥拳头的声音,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这弥勒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恨归恨,怒归怒,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可是两位中级钻石干部啊,一旦他们出了事,那还了得。

    他们有所顾忌,可是这赵亚鹏倒是一点顾忌也没有。

    只听他大口喘着粗气地说道:“杜爷,你不要管我,赶紧离开。其他的兄弟们,不要在乎他说什么,直接开枪。老子跟他同归于尽,也不吃亏。”

    他说是这么说,可大家哪里敢开枪,毕竟,这时候要是动枪,无异于把赵亚鹏往黄泉路上推啊,这责任谁担得起啊。

    见四周没有任何人反应,赵亚鹏便把目光,重新放到杜天思的身上。

    只听赵亚鹏吼道:“杜爷,你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杀了这个混账东西。”

    杜天思眼珠子转了转,沉吟了一下,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往前进了两步。

    这个简单的动作,差点没把弥勒给吓崩溃。

    他重重说道:“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命了么?”

    杜天思呵呵一笑,说道:“我都七十岁了,活不活的,也没多大的意思。赵亚鹏,你给我听好了,别怪我心狠,我也是没办法。”

    “好,好样的,我不会怪你的。”赵亚鹏铿锵说道。

    杜天思:“那我数三个数,三个数之后,我就动手了。”

    赵亚鹏:“好...”

    杜天思:“一...”

    弥勒心里一震,挟持着赵亚鹏,往后退了几步,脸色都变了。

    杜天思:“二...。”

    说到“二”的时候,这赵亚鹏好像收到什么指令似的,两只手猛地一抓,直接挣脱开弥勒,并且,把他的刀片也给直接拍掉。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只手一把抓住弥勒的双手,让他无法放开手雷。

    只要手雷不放开,就不会爆炸。

    好家伙,这个动作同样做得神乎其技,精妙绝伦,不愧是中级钻石干部的水平。

    与此同时,杜天思迅速欺身而上,两把宝剑这么一交叉,直接就把弥勒的那只拿着手雷的胳膊给砍了下来。那速度,可是快如闪电,只眨眼之间,宝剑便如同惊雷闪现而下。

    “啊~~~”弥勒胳膊被砍断,迅速传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赵亚鹏抓着这半截血淋淋的胳膊,迅速跑到一边,并大声向兄弟们呼救:“快,找个兄弟帮我把插销插上。”

    有兄弟赶紧上前,小心翼翼地拉环重新插进手雷当中,就这样,赵亚鹏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说是侥幸,也不能完全说侥幸,如果不是艺高人胆大,恐怕这会儿还被人死死地控制住呢。

    将手雷狠狠地丢向一边之后,赵亚鹏气急败坏地来到杜天思的旁边,喝道:“杜爷,借你的剑一用,我要活活劈了这家伙。”

    杜天思也很大方,直接把一把宝剑,递给了他,并且叮嘱他说道:“小心。”

    “好。”赵亚鹏接过宝剑,然后,用脚踢了一下地上的一把钢刀,喝道:“以我的脾气,我TM的真想用机枪,直接突突了你***。可是,我不像是,你不要脸,我可要脸。捡起你的武器,别让我就这样杀了你。”

    弥勒忍住剧痛,捡起地上的钢刀,随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们就公公正正地打一场。”

    “我TM的也不欺负你,你不是断了一只爪子么,我也就用一个手。”赵亚鹏把一只手揣进裤兜里,提着宝剑,指向对方。

    “来吧。”弥勒左手拿着钢刀,主动朝向赵亚鹏发难。

    虽说断了一只手,并且身上多处受伤,可身为中级钻石干部的弥勒,那战斗力也不是盖的。那动作,那招数,那力道,好像跟没事人一样。

    二人随即展开一阵激烈的厮杀,杜天思在一旁小心看着,如果赵亚鹏能够干掉对方,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他干不掉对方,他就会及时出手。

    总之,今天无论如何,也能让他活着离开。

    中级钻石和中级钻石干部之间的战斗,并不算太多见。

    是以,四周埋伏的天帝兄弟们,一个个皆擦亮了眼睛,瞪大眼珠子,享受着这场酣畅淋漓的饕餮盛宴。

    赵亚鹏的惯用兵器,并不是宝剑,不过,像他这个级别的人物,什么样的武器,在他的手上,也会变成杀人的利器。

    而弥勒本人,也是被逼到绝境,此时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全力一战。还真别说,竟爆发出无以伦比强大的杀伤力。

    弥勒:“我今天就替“智脑”,清除掉你这个叛徒。”

    说着,嘴里发出一阵类似野兽的吼叫,面目狰狞而残暴,手中的钢刀,翻腾无数,阵阵锐利的光芒,如同风暴一样,扫向赵亚鹏。

    那架势,恨不得立刻把弥勒剁成肉酱一样。”

    “果然不会是红火的心腹手下,这实力,真不是盖的。”在看完这弥勒的出招之后,一旁观战的杜天思,心头颤动,惊诧不已。

    当然,这赵亚鹏也不是白给的,手持杜天思的宝剑,以极快的速度,削向弥勒的头、喉,胸三大要害,气势如虹,霸气非常道:“来啊,老杂毛。”

    说着,二人如同跑马灯一样,狠狠地纠缠在一起,乒乒乓乓的兵器碰撞声不断。

    双方交手来来回回四五个回合,打出几百招,谁也没有占到谁的评议。

    又是一个回合,二人的兵器碰撞之后,这弥勒一声猛喝,右脚如灵蛇一般飞射而去,踢在赵亚鹏的腹部,将其震退。

    而手中的那柄钢刀,则毫无停滞,于半空中华美旋转起来。

    一段优美的弧度过后,狠狠劈向赵亚鹏的喉咙。

    赵亚鹏的喉咙,虽然没有被对方的大刀劈开。可是,大刀却在前者的前胸划过,足够十多公分的血口,随之浮现,鲜血直接将其面前的衣服染红。

    万幸的是,这一招出刀比较仓促,灵活有余,力道不足。对于赵亚鹏这样的改造人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太重的伤口。

    赵亚鹏只是身体微微颤抖,随后很快就忘掉疼痛,挥动手中的宝剑,剑走边锋,从上下两路同时攻击。

    力度,角度,时机,方位,堪称完美。

    弥勒吸了口气,赶紧避让,并且将手中的钢刀全力格挡。

    不过,由于距离太近,攻势太猛,他一时没有避让开来。

    这不,赵亚鹏手中的宝剑刺啦一声划在他的大腿上,立时多了一条三十多公分长的血口子,皮肉外翻,深约半寸,看上去极其吓人。

    眼瞧着赵亚鹏居然伤了自己,弥勒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吼道:“区区一个叛徒,居然敢伤智脑的神,我绝对不轻饶你。”这弥勒嘶哑着嗓子,其实再次陡然高涨。手中的钢刀,刀刀光芒,气势如虹,当空如冰雹一样劈砍而下。

    这赵亚鹏对对方这种动不动自称自己是神的调调,已经恶心得快要吐了。

    赵亚鹏一边与之战斗,一边沉声喊道:“神?看老子不把你的屎打出来。”

    ps,2021年5月22,袁隆平院士辞世千古,享年91岁。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国士无双,永垂不朽。特此纪念,拜而再拜。
下一篇   第5200章 弥勒战死          上一篇   第5198章 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