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193章 硝烟起,杀机现

第5193章 硝烟起,杀机现

作者: 曹三少
    寒冰这边,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对谢文东这边,发动致命一击。

    这边的谢文东,又怎么会是个懵里懵懂的小白。

    在寒冰暗中积累人手的时候,姜森便已经收到消息,有不少神秘的车辆和不明身份的人,出现在他们的外围。

    从他们的行动方式看,对方应该就是寒冰或者智脑的人。

    不过,他们的车辆和人数,并不算太多,且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在外围观望,或者说,在外围等候着什么。

    谢文东多么精明的一个人,一下子就猜出了对方的目的。他含笑着说道:“红火这是看破了我的围点打援计策,正憋着劲,想要等到人手都到齐了以后,再把我们弄死呢。”

    “啊!”姜森听完吃了一惊:“那我们怎么办,我们不会落下风了吧?”

    谢文东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战场,往往都是瞬息万变的,无妨,这都是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们不是想要敌人过来么,他们不是已经来了么?只是来得数量,有点少而已。”

    听到谢文东这么有底气的说话,姜森高悬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他颔首一阵,随后又问道:“东哥,那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

    谢文东眸中泛出锐利的光芒,看了一下手表,随后说道:“让小褚和格桑的人,休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让他们再出动,直接一口吞掉据点里的鱼饵。”

    “吞掉?”姜森似懂非懂地反问了一句。

    谢文东点了点头,说道:“你没有听错。他们在变,我们也要变,而且要比对方变招还要快。水无常势,兵无常形,要是一直墨守成规,那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其实,谢文东这么做,也是为了防范可能出现的,腹背受敌的情况。

    他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呢。

    被他这么一点拨,姜森立马就明白了,他点了点头:“好的,东哥,我这就照办。对了,东哥,为了保险起见,要不要派一些兄弟增援一下格桑和小褚他们?”

    “不用”,谢文东笑了笑:“我相信他们的实力。要是连区区一个中级钻石干部,区区一个据点都拿不下来,那可就太辜负我对他们的信任了。”

    “呃...也是,那我去打电话了。”姜森点头而去。

    一个小时,说短也短,说长也不长。

    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寒冰和智脑的援军,是越聚越多了,车子也越来越多。不过,他们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知道,在没有足够多人马到齐之前,提前行动,那是找死。

    谢文东是什么人,与他对阵,岂有不小心谨慎之理。

    好在,这谢文东还没有动手的迹象,否则,据点里的同伴们,可就要遭殃了。

    可那句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寒冰(智脑)这边心存侥幸,谢文东那边不会那么快动手的时候,格桑和褚博两个人的第二次进攻,也开始了。

    由于这一次,他们两个得到的命令,是直接歼灭据点里的所有人,是以,他们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同样,这一次又是以枪战,拉开战斗的序幕。

    不过,相比于第一次打了半个多小时的枪战,这一次由于双方的弹药都不多,只坚持了四五分钟。

    四五分钟之后,褚博和格桑,领着两位新晋初级钻石干部刘国进和周嘉玮以及一众兄弟们,直接压了上去。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更多的死亡,更深的恐惧!

    褚博和格桑,自然就不必多说了,这两个人,一个是中级钻石干部,一个虽然是初级钻石干部,可他发挥的作用,对敌人产生的杀伤力,连中级甚至是高级干部都比不上。

    只见褚博手持花剑,剑走偏锋,或撩、或挑、或戳、或打、或刺、或剁、或斩、或插、或切、或划、或刨、或剐、或削、或剔、或割、或霹、或砍、或砸,一招一式往往伴随的都是死亡。

    不一会儿,地上已经铺满了满满一层的敌人,腥臭的鲜血和血肉交织层叠着,让人恶心得想吐。

    而格桑手持两柄巨大的“轰天战斧”,如同天神下凡,所到之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就连据点门口的大铁门,他用了三下,就直接把铁门给劈开了,那动作堪比巨型推土机。

    这次战斗,着重说一说这两位新晋的初级钻石干部。

    第一位,是刘国进。刘国进,今年39岁,山东济南人。

    是武部前任部.长张振坤和现任部.长万东伟所联合训练出的那二百人中的一位拔尖的人才。之前,是在后勤部任职,直到一年多以前,才加入的武部。

    其平时比较喜欢说话,是一个相当健谈的人。

    用武部的一些兄弟的话说,他典型就是个“话唠”,一天让他不吃饭可以,但是,一天让他不说话,那是万万不行的。

    别看他这个人看着挺浮躁的,挺不靠谱的,但却是一个非常狠的角色。

    他的武器,是一把长约一尺二,向外弯曲的苗刀。

    刀背随刃而曲,两侧有两条血槽及两条纹波形指甲印花纹,刃异常犀利,柄长三寸至四寸,用两片木片夹制而成,以销钉固定。看到他,让人就容易联想到以前韩洪门分会的一把手熊章庆。

    弓步直刺,虚步平劈,并步直刺,动作紧凑,却丝毫不显慌乱。

    刘国进手持苗刀,一路攻杀,很快就有十多位寒冰这边的高手,死在他的手下。

    随着格桑等人,正式进入据点大堂之后,他遇到了他升级进化以来,第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对方,也是个新晋初级钻石干部,而且,还是个女人,代号“西红柿”。

    这女人说不算漂亮,但也长相也绝对不差,年纪虽然有点大,估计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说得粗俗一点,叫作熟.女。说得文雅一点,叫作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看到她直奔自己而来,刘国进欣然迎战。

    二人水平差不多,级别也差不多,武功可谓不相上下。

    不过,这刘国进打了一阵,絮叨劲就上来了。

    只听他一边与对方交手,一边胡咧咧道:“哎,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你是刚刚提拔上来的么?嗯,不错,不错,女人能有你这身手,也是不多见了。我叫刘国进,刘国进的刘,刘国进的国,刘国进的进。”

    女人听得顿时不耐烦了,直吼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要打就打,不打就投降。”

    “投降”刘国进嘿嘿一笑道:“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投降的。要不,你投降吧,你投降的话,我保管你以后有个特别好的前程。”

    女人脾气倒是火爆(不火爆也得被这家伙逼的火爆),直接吼道:“你TM的做梦,我永远也不可能投降的。”

    刘国进听完,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吧唧吧唧嘴,回道:“不投降就不投降呗,骂人作什么。话说,你到底叫什么啊,今年到底多大年纪了?”

    女人:“你管不着。”

    刘国进:“你不说,那我就猜了啊。额,我听说,20岁的女人像圣女果,好看不好吃。30岁的女人像苹果,好看又好吃。40岁的女人像菠萝,不好看但好吃。50岁的女人像西红柿,你还拿自己当水果呀!我看你,今年差不多也有五十了吧,莫非,你叫“西红柿?”

    刘国进这话,本来就是句玩笑话。可万万没想到,这事简直就麦芒掉进针眼里——凑巧了。

    对方今年正好五十,并且,代号还真就叫“西红柿”。

    这下,可正戳在这“西红柿”的肺管子上了,只听这“西红柿”嗷得一嗓子,直接就大叫道:“老娘就叫西红柿,你能怎么办,看我不把你这混蛋的气门给拔了,看招。”

    说着,快速挥动手中的家伙,如同移形换影一般,在刘国进的身上留下两道划痕。

    虽然这划痕不算太深,可也鲜血直流,把刘国进的衣服都给染红了。

    刘国进疼得直咧嘴,心里更是一阵懵逼,心说,这也太巧了吧。

    不过,看样子,这是对方的软肋。只要抓住这个软肋,不愁拿不下对方。

    想到这里,刘国进露出会心一笑,然后,继续展开语言攻势。

    其实,这刘国进的武功,已经和这个“西红柿”不相上下了,再加上心理战术的助攻,便已经占据了主动和优势了。

    果不其然,才用了四五分钟,“西红柿”就被击败了,手中的武器被打飞,一只手血流如注。除此之外,还被刘国进用苗刀顶住了她的喉咙,吓得“西红柿”是面色大变,不敢动弹一下。

    不过,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刘国进并没有杀她,而是轻蔑地笑了笑:“回家抱孩子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着,一记手刀,直接把她打晕。

    刘国进也懒得管她的死活,直接丢下她,继续作战去了。至于后面的兄弟,会把她抓起来,又或者直接杀掉,那就不知道了,看她的造化怎么样了。

    说完了刘国进,回过头,再来说说周嘉玮。

    说起周嘉玮,这家伙挺有意思,今年31了。才三十来岁的年纪,就晋升为初级钻石干部,也算年轻有为了。

    岂是,他虽然年纪小,但出道也有十六七年了,也就是说,他十四五岁就开始在道上混了。

    之前,他是驭血组织第十九小队的小队长,也是跟随姜森多年的一位悍将。后来,他竞选九门提督落败,加入了武部,也接受了改造。

    这位兄弟,精通枪械,爆破以及近身格斗。毫不夸张地说,他的枪法绝对可以用得上出神入化、千里挑一。

    相比于刘国进,他这人的话就少多了,平时也基本没什么话。眼神中时常流露出逼人的高傲,手中一把漆黑狭长的战刀,放出丝丝的冷气。

    他最大的对手,是两个高级白金干部。

    这两名寒冰的高级白金,率先发难,同时攻向周嘉玮。周嘉玮刀锋急转,清脆的兵器碰撞声响起。

    两名寒冰的高级白金干部,被周嘉玮一个人,给顶得连续退了两步。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周嘉玮直接爆后一声,手中的钢刀,自下而上猛力切向右边这人的小腹。与此同时,他的左脚,则狠狠踢向左边这人。

    好家伙,这一打二的招数,堪称教科书式的招数。整个过程,凌厉霸气,一气呵成。

    这两名寒冰的高级白金,吓了一跳,赶紧踉跄而退,堪堪躲过他的攻击。

    一击不中,周嘉玮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续往前一步,右脚用力,直接点在右边这人的钢刀上。随后,左脚再一横扫,扫在左边的人的肩膀上。

    哎呦!

    两个高级白金应声倒地,摔得七荤八素。

    当然,这两个高级白金,也不是白给的,二人大手双双一拍大地,几个扭身便又站了起来,与周嘉玮狠狠地厮杀在一起。

    双方激战速度极快,如同跑马灯一样,让人眼花缭乱。

    转眼间,几百招就过去了。

    在这几百招之内,周嘉玮身上有两处受伤,前胸和后背各一处,刀口有半寸那么深,一尺那么长。

    不过,那两个与他决战的寒冰干部,就更惨,哪个身上都有六七处伤口,且伤口都不比周嘉玮的好到哪里去。一个个大口喘着粗气,汗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地往下落,全身哆哆嗦嗦直打晃。

    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样子,周嘉玮顿时就有信心了。他冷冷一笑:“寒冰的干部,也不过如此。差不多了,我该送你们上西天了。”

    说着,一挥手中的钢刀,直接把左边这个高级白金干部的脑袋,给劈下来一般。红的白的洒了一地,半截脑壳子,更是从这个倒霉蛋的肩膀上,直接挂到了天花板的水晶吊灯上。

    旁边的另外一人吓了一大跳,干嚎一声,再次抡到冲周嘉玮杀去。

    周嘉玮用脚挡开了对方的进攻,然后一脚尖直接踢进这人的眼睛里,当场就把他的眼睛踢爆,还把他半个脑子给搅得稀巴烂,眼眶都炸裂了。

    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轰”地一声倒地,当场死亡。

    干掉了三个重要寒冰干部的刘国进和周嘉玮再次汇合,本想着去帮格桑和褚博的忙,尽快拿下这据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人影一闪,一股极为强大的杀气从背后笼罩过来。

    刘国进和周嘉玮心中同时心中一紧,骇然道:“大人物来了。”

    没错,大人物真的来了,而且是冲着他们来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据点战力最强的老大,也是赤色军核心成员之一的中级钻石干部,代号——弥勒。

    正常情况下,堂堂中级钻石干部,是绝对不会去偷袭两个新晋的初级钻石干部的。

    那样就算赢了,也没什么面子,甚至可以说是很丢人的一件事。

    不过,这弥勒可是红火的心腹之一,继承了后者那一套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行事作风。

    再者,现在整个据点,都陷入极大的动乱,随时都面临着土崩瓦解的局面。

    想要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这弥勒也就只能做点偷鸡摸狗,背后下手的勾当了。

    也正因为如此,弥勒才挑上了刘国进和周嘉玮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表现,仅次于褚博和格桑,虽然看上去陌生,但是从他们的战力来看,着实也不弱。

    此时,刘国进和周嘉玮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身上多少都受了一些伤,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的体力大打折扣,反应灵敏度也有些下降,战斗力更是下降了不少。

    而这弥勒,原本就是中级钻石干部,实力比两个人要强。又是刚刚参加战斗,战斗力处在巅峰状态。

    再加上偷袭这么一招,可以想见,这刘国进和周嘉玮两位兄弟的处境,该有多么的糟糕了。

    那么,会有奇迹,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么?

    他们,是否能够逃过这弥勒的黑手呢?
下一篇   第5195章 弥勒逃了          上一篇   第5192章 暂时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