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183章 歃血为盟

第5183章 歃血为盟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当然不是神仙,而是他观察细微,他发现,这个墨尼克在和自己谈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飘向自己身边的那个管家。

    如果他是墨尼克本人的话,完全没必要什么事情,都和一个管家用眼神交流一下吧。

    再者,刚刚看到“鳄鱼”人头的时候,眼前这个墨尼克的反应,太做作了,实在是不太像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江湖,应该有的反应。反观那个管家,虽然全程没说什么话,那眼神的那股力道和怆然,完全就是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的感觉。

    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来之前,他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躲开寒冰精锐的暗杀。一次两次,只能说他命好运气好,可次数多了,那就不是他命好运气好的问题了,肯定是有特殊的原因在里面。而安排多个替身,来躲避各种暗杀,就成了最为合理的解释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向深居简出,很少公开露面的墨尼克,会来见自己这个陌生人。

    谢文东心思缜密,观察入微,第一次见面,就识破了对方的身份,这让墨尼克既尴尬,又觉得匪夷所思。

    旁边管家模样打扮的真墨尼克,呵呵一笑,淡淡道:“你是第一个识破我身份的外人。即便是k2,以及民主联盟党派里面,绝大部分都把他当成是真的墨尼克,把我当成一个管家。年轻人,你到底是怎么识破的呢?”(英)

    谢文东把上面几条判断的依据,和真墨尼克一说,后者立时恍然,随后拍案叫绝,重重道:“精彩,精彩的推理和准确的判断。一开始,我还真不信,以为你可能也只是谢先生的替身或者代言人,现在看来,你是真身无疑。”(英)

    谢文东笑了笑:“墨尼克先生客气了。既然本尊都到场了,那就请阁下,对我刚才的提议,来一个答复吧?”(英)

    墨尼克明白他的意思,是要捧自己当法国Z府的一把手,而这个一把手,日后听从后者一人的调派。

    墨尼克想了想,然后坐到谢文东的跟前,旁边那个提升墨尼克,则识趣地站到一边。

    谢文东也不着急,等着对方的答复。

    足足过了十分钟,墨尼克才开腔说道:“我很感谢,谢老大对我的厚爱、器重和帮助。不过,我是法国人,我不可能把我的国家、人民的命运,交到一个外国人的身上,恕我难以从命,虽然,你提出的条件非常诱人。”(英)

    余勇听完,眉头一皱,直接喝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算个什么东西?东哥屈尊来找你合作,是给你面子,不要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你在我们眼里,屁都不算。”

    姜森也跟着威胁道:“我们能轻松灭掉那个什么狗屁铁军组织,自然也能灭掉你的k2组织,不信的话,试试看?”(英)

    余勇和姜森当然不是冲动鲁莽之辈,可这个时候,的确就需要有人来说一句硬话,挑明利害。

    余勇和姜森在谢文东身边,这点道理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既然东哥扮红脸,就得有人出来扮白脸。

    果然,这真假墨尼克听完,心里老不舒服了。不过仔细想想,人家说的这也是事实。其实,在这附近,也有不少k2组织的精锐,在暗中保护墨尼克的安全。

    然而,这谢文东或者说谢文东这帮人的气场太强大了,致使这真假墨尼克皆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那个对抗的想法都没有。

    果不其然,这时谢文东突然板起脸来,呵斥两人的鲁莽举动:“老森,阿勇,不得无礼。”

    接着,他又对墨尼克说道:“我很欣赏墨尼克先生的爱国行为,我也一直认为,一个人连自己国家都会出卖,没有原则的人,是不可信赖的。不过,墨尼克先生也应该知道,而今的法国并非是真正的法国人做主,说白了,是M国人,是寒冰的人做主。你就乐意看到,别人骑在你们的头上,趾高气扬地拉屎撒尿?”(英)

    不得不说,谢文东的这句话,的确是打中了墨尼克的软肋。

    是啊,现在的法国,还是真正的法国吗?

    说的好听点,法国是M国的盟友,牢不可破的合作伙伴。可说的难听点,就是M国的一条狗,M国想要它往东,它就得往东。M国想要他往西,他就得往西。

    这是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不允许的。

    另外,这些年寒冰组织和法国的执政党、在野党,对自己的迫害还不够吗?

    他们就能做的事,自己就做不得?

    当然,这个墨尼克还是有一些顾虑,所以并没有急着表态。

    谢文东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道:“如果墨尼克先生,答应和我合作。我保证,不单可以提供人手,保护你的安全。事成之后,还不干涉你对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等方面的管理,你们也将享有充足的自由和人生安全。”(英)

    这句话说出来以后,墨尼克的眼睛都冒起光来,没错,他的确是心动了。

    好一会儿,他把手摁在桌上,重重说道:“谢老大用什么来保证你刚刚的承诺?”(英)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后一靠,笑眯眯地说道:“用谢文东这三个字,够不够啊?”(英)

    看到胸有成竹的谢文东,这墨尼克心里还真是久久不能平静。

    寒冰和M国Z府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他自己很清楚,一旦和他们作对,那无异于悬崖边上走钢丝,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自己这几十年辛辛苦苦开创的事业,也会毁于一旦。

    可是现在天帝的风头正劲,据说从寒冰的手里,夺了很多国家的控制权。如果,谢文东真的打败了寒冰,成为了法国的主人,自己和自己的事业,同样会毁于一旦。两者相比,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话说回来,如果自己加入进去,或许会经历一段人生中最精彩的高官时刻,前途更是一片光明。这事,想想就很刺激,很过瘾。

    此时的墨尼克,心里依然接受了谢文东的邀请。

    可一向严谨和沉着的他,还是没有立刻同意。

    他想了一阵,随后重重问道:“谢老大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英)

    谢文东人眯缝起眼睛,漆黑的眸子深不见低,流转之间,阴柔的寒气自然留露,时而不经意闪出智慧的光芒,明亮得好比正午之骄阳,让人不敢正视。

    顿了几秒钟之后,方才缓缓道:“这个世界有人守规则,有人定规则。守规则的人,碌碌无为,庸庸一生。而定规则的人,翻云覆雨,君临天下。我不想成为守规则的人,我要成为制定规则的人。我要让这时代,成为我谢文东的时代,我要让这世界在我掌心里跳舞。”(英)

    一番话,说的磅礴大气,波澜壮阔。如同一枚原子弹,落进了平静的海面,激起万千波澜。

    那一刻,墨尼克体内的血液,被彻底点燃,只感觉有一股劲,从体内喷涌而出,然后直喷天灵盖。

    没有接触谢文东之前,墨尼克觉得这人应该是一座冰山,巍峨而冰冷,让人无法靠近。可接触之后,却发现他是一团火焰,可以融化任何钢筋铁骨。

    这就是谢文东的人格魅力,一种难以名状的神奇魔力。

    听完之后,墨尼克长处一口气,目光坚定,当场鼓掌叫绝:“好,说得好,既然谢老大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我墨尼克也不能太没种了,我同意和谢老大的合作,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英)

    “太好了”,谢文东直接坐起来,然后激动地离开椅子,给了墨尼克一个拥抱:“你只要按部就班地让你的党派,成为第一大党派,你好好地按照步骤,成功竞选你的总统就好了。遇到什么困难,我来给你解决。遇到什么麻烦的人,我来给你铲除。缺人缺钱,也只需要你一句话。”(英)

    有了谢文东的这个强有力的后援支持,墨尼克有信心多了。他重重点了点头:“好好好,听说,你们Z国人,为了表示双方合作的情义和决心,喜欢歃血为盟,我觉得这很有意思。不如,我们也来一次歃血为盟可好?”(英)

    “哈哈,当然没问题。”谢文东转过头来,对身边人说道:“去,赶紧给我找瓶酒,找两个杯子来。”(英)

    姜森爽快答应,赶紧忙活开去...

    疾风骤雨的海边,谢文东和墨尼克一谈就是三个多小时,连中午饭都是草草地吃了几口。这三个多小时,他们绝不只是闲聊天那么简单,而是细化合作细节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

    三个多小时,暴雨都差不多下停了。

    就这样,谢文东和墨尼克,达成了深度战略合作的意向,为他日后彻底统治法国,走出了极其重要和坚定的一步。

    有了这一步,走剩下的路,就要踏实多了。

    而接下来的一步,便是和寒冰组织正式较量了。

    这一次,要把动静闹得足够大,最好是把寒冰、智脑的目光,全部吸引到法国这边来。

    之后,天炉那边的行动,就好更加方便地开展。

    所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谢文东这边不动则已,要动就动个大的。

    来之前,暗血情报部门的兄弟们,已经查到了一个寒冰在法国的一个据点,里面的人着实不少。

    有意思的是,这个据点,居然距离之前法国洪门分会总部非常近。

    两者距离只有一个街区,不到两公里。

    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寒冰部门另有什么安排。

    想要吸引寒冰甚至是智脑的目光,拿下区区一个据点,并没有太大的意思。

    谢文东采取的策略是——围点打援。

    这个据点,在距离诺曼底只有二百来公里的法国中央区奥尔良市。

    这个中央区,与法国的首都巴黎所在地法兰西岛区相近。是进入巴黎的屏障和要冲地区,地理位置十分特殊。

    提起奥尔良这三个字,绝大部分会联想到“奥尔良烤翅”这样一种名小吃。

    实际上,奥尔良烤翅和这个奥尔良,确实是有些关系的。

    奥尔良烤翅,最早来自于M国。

    相传,18世纪的美国南部小镇,当时有一户人家厨房着火,厨房里饲养的几只鸡没能躲过这场浩劫,家禽在当时是比较值钱的东西,主人很伤心的在整理废墟的时候发现了烤焦的鸡,于是便拾起,看是否还能食用。

    家里的人也都尝了尝,大家却意外的发现烤焦的鸡很美味,并在鸡的旁边发现了许多厨房的调料瓶。

    几经摸索后,主人终于烹调出了美味的烤鸡,并开始以卖烤鸡为生,他把这道美味,命名为“奥尔良烤鸡”。

    而奥尔良市的植被面积广阔,家畜养殖业发达,从路易王朝开始民间就有吃烤鸡肉的传统,其中,奥尔良地区的鸡肉质地肥美,当地的农田里有一些家畜的喜欢的饲料,清澈的泉水和山间的百草对养殖家畜齐了很大作用,后那里的烤鸡开始闻名于世,后成为圣诞节一道必备的大餐。

    而这一习俗最后传入M国,无形中影响了那个最早做“奥尔良鸡翅”的人。

    也正是因为有这一层关联,奥尔良这个名字,才会被全世界的人熟知。

    闲话扯得有点远,回到正文。

    由于奥尔良市,是之前法国洪门的总部,所以,这里算是半个自家的地盘。

    听到谢文东来了,在奥尔良的兄弟们,早早地为谢文东等人准备了一顿丰富的,具有本地特色的大餐。

    其中,就有这个奥尔良鸡翅,奥尔良鸡腿,奥尔良牛肉,甚至连海鲜都可奥尔良...

    谢文东对吃的喝的,其实要求并不多。

    草草地吃饱之后,便召集下面的兄弟们开会。

    此次到法国的高级干部,皆是申请表上的双数,虽说任长风、袁天仲、巩聪这三位重量级“双数”人马没有到场,可是,现场依旧是猛将如云,气势万钧。
下一篇   第5184章 围点打援正式开始          上一篇   第5182章 真假墨尼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