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5章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只要一个人,给我当司机就行了。其他人,都坐到后面的车上去。”

    大家愣了一下,这会不会太危险了?

    不等大家发问:“我在明,你们在暗。等到了地方之后,你们给我先解决掉暗中的寒冰打手。”

    “可是,万一这黑云一见到你,就直接开枪,那...那我们怕来不及提供保护啊?”余勇担心道。

    他的担心,也是大家所担心的。

    谢文东:“放心吧,这黑云栽在我们手上两次,怎么着也得跟我说说话,显摆显摆自己。这智脑的人,向来都自视甚高,要是我们一进去,连个招呼都不打,未免太不符合他们的风格了。”

    陈少河:“东哥说得有一些道理,可这风险毕竟也太大了。”

    谢文东:“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风险的。就算这黑云懒得跟我废话,直接想要灭了我,总得先确认一下我的身份吧。所以,这时间肯定是有。好了,时间不多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众人无语,怎么就“愉快”地决定了,大家分明没同意好不好。

    不过,他既然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只好遵命行事,并且一举推举巩聪,作他的司机。

    巩聪是天尊级大佬,有他在身边,大家也放心一些。

    临危受命,巩聪自当没有推辞,直接欣然同意:“好,东哥有我保护,大家就放心吧。一会儿,外围的那些暗哨,埋伏什么的,就交给诸位兄弟们了。”

    大家这才点头,只能这么办了。

    谢文东:“哦,对了,都戴上口罩,我们要跟那小子,玩个小障眼法。”

    兄弟们:“好的,东哥。”

    于是,谢文东和巩聪上了一辆考斯特,余勇率领的十殿阎罗以及陈少河,分坐两辆别克GL8,最后面是一辆救护车。

    时不我待,一行四辆车,就这样出发了。

    从西二环,到南三环,一共有三十多公里的距离。如果是白天车多的时候,走上一个小时,都未必能到得了。

    可这是深夜,大街上除了红彤彤的灯笼以及硕大的红色“春”字,基本上很难看见几辆车。

    他们用了二十分钟不到,便赶到了目的地。

    按照谢文东的吩咐,在距离网球馆不到五十米的地方,陈少河、余勇一行人,在路边直接下车,从网球馆外围的栏杆位置翻进去。

    而他们,直接大大方方地走向网球馆的正门。

    正门处,有一个保安,看到一辆考斯特过来了,赶紧从岗亭出来,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找谁?”保安问道。

    巩聪放下驾驶室的玻璃,直接说道:“我们找黑云。”

    来人转了转眼珠子,看到了戴着口罩的巩聪,顿了顿,随后压低声音说道:“阁下,可是谢文东谢老大?”

    巩聪摇了摇头:“我是谢先生的司机。”

    来人一脸警惕,重重道:“我们老大,可是让谢先生一个人过来的。”

    巩聪:“谢先生不会开车,我开车带他过来的。谢先生,就在车里面。”

    保安:“那好吧,既然阁下已经把谢先生送来了,就请谢先生现在就下车吧。”

    巩聪没有动,而是转头看向车内的谢文东,问道:“东哥...你看...”

    谢文东戴着口罩,只冷冷地说了三个字:“撞过去!”

    “得咧!”紧接着,巩聪直接松开刹车,一脚油门狠狠撞了过去。

    咔嚓!

    他们所乘坐的面包车,忽地咆哮一声,当场把栏杆拦腰折断,然后加速直奔往网球馆跑去,留下那名保安一阵风中凌乱。

    足足愣了四五秒钟,他才赶紧拿出手机,给他们的老大“黑云”打去电话:“黑云大人,谢文东好像到了。不过,他戴着口罩,还有一个司机,我没法辨明他的身份。他现在闯进去了...”(英)

    “黑云”听完,一点意外都没有,哼笑道:“我就知道,谢文东没这么老实听话。行了,我在这里候着他呢,好久没见他了,我可得好好跟他叙叙旧。”(英)

    听到对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保安这才松了口气:“好的,大人。”(英)

    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他这边,刚刚收起电话,回到岗亭,一个黑衣男人,戴着口罩,一双冷峻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保安吓得全身一哆嗦,颤颤巍巍地问道:“你...你是谁?”(英)

    “陈少河!杀你的人!”(英)话音刚落,一把雪亮的钢刀直接挥舞过来,当即在保安的脖子前掠过,于他的颈嗓咽喉划开一条三寸多长的大口子,皮肉都向外翻翻着,鲜血犹如喷泉一般从他的脖颈射出来。

    对方本能的双手捂住脖子上的伤口,眼睛瞪得好大,嘴巴张开,似要大叫,但他一句叫声都发不出来。

    不一会儿,他身体直接一歪栽,狠狠倒在岗亭里,鲜血把岗亭的小桌子洒满。

    陈少河干净利落地收起钢刀,然后身形矫健地像一只猎豹一样,继续在黑暗中搜寻他的猎物。

    且说,巩聪开着车,直接闯进了网球场里面。

    这网球场,分为户外和室内两个部分。

    户外黑漆漆一片,一个鬼影都看不到。

    而室内,却灯火通明,还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不用说,肯定是人就在室内了。

    巩聪一个猛打方向盘,速度丝毫不减,直接驶上二十多级的台阶,开进了网球场馆当中。

    这网球场馆,非常大,每一个标准网球场,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而这里,起码有不下二十个标准网球场。这还不算更衣室,杂物室,办公室之类的,如此可以想见,这里的空间有多么的空旷。

    在中间的那个网球场,有三个人,正在挥汗如雨,噼里啪啦地打着网球。

    网球运动的人数,基本上是双数的,有两人的,也有四人的。

    可这是三人的,说明有一个人,正在同时PK两个人。

    不用说,正是黑云在PK他的两个手下。虽说是以一打二,可这黑云的球技非常好,什么正旋反旋,正手反手,玩得那叫一个出神入化。

    四周,有十几号黑衣人,分两排严肃站着,身上还背着明晃晃的钢刀以及手枪手雷之类的武器。

    巩聪一个油门,直接把车开到“黑云”等人的旁边,并且是连着撞翻了好几个网球架,搞得现场是咣当作响,好像跟拆迁队工作一样。

    奇怪的是,面对着这突如其来杀来的一辆汽车,不单单“黑云”和他的两名手下没有停下手中的运动,就连旁边站着的十几号寒冰组织的杀手,也同样没有动。

    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无外乎有两个原因,一是要证明他们的内心足够强大,不会轻易被外界的一些风吹草动,随便就吓倒。二是说明,他们在这里已经埋伏好了,整个局势,都在他们的控制当中。

    将汽车刹停之后,开车的巩聪,小声问道:“东哥,现在怎么办?”

    谢文东挑了挑眉毛,只幽幽地来了一句:“敌不动,我不动!”

    巩聪:“哦!”

    别看巩聪是天尊级别高手,可此时心里还是相当紧张的,他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谢文东。要知道,这枪炮无眼,要是对方这个时候,突然对他们的汽车发动袭击,那他们可都连逃都不知道往哪里逃了。

    不过,正如谢文东所说的那样,“黑云”并未立刻下达射击或者进攻的命令。

    这可不是“黑云”有多么的仁慈,而是他到目前为止,压根就没有看到车里的人,是不是真面目。

    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这黑云终于把网球打完了,笑呵呵地说道:“就你们俩这水平,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钻石级别干部。现在的寒冰组织,真的没人了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揠苗助长,都敢自称是钻石干部?”

    这两名陪他打球的男人,听完这话,不由地满脑袋黑线,面子上立马就挂不住了。

    当然,他们可不敢发作,要知道,对方可是智脑成员,也是高级钻石干部,那实力摆在那里,他们怎么敢忤逆对方的行为。

    没办法,明明是挨了骂,他们也只敢强撑着面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黑云”将网球拍子往旁边一扔,说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的贵客到了,不能慢待了我们的客人。”

    两名寒冰精锐,点了点头,也老实地把网球拍放在一边。

    这边,旁边有人赶紧给黑云送上一条干净的毛巾,胡乱擦了几下之后,直接把它丢在一边。

    接着,大踏步走到那辆丰田汽车的旁边,高声说道:“既然谢先生都来了,就不妨下车吧,我们也该谈正经事了。”

    车内的谢文东,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打开车门,款款下了汽车。

    而开车的巩聪,速度也很快,赶紧一个闪身,来到了谢文东的身边,面容警觉地觉察着四周,时刻提防着可能来袭的杀机。

    看到对方来了两个人,还都戴着口罩,“黑云”顿了一下,随后歪着脑袋,说道:“谢先生有点不守规矩啊,我可是说让你一个人来的。怎么,他不是人?”说着,一指巩聪的鼻子,轻蔑地笑了笑。

    巩聪身为天帝第一高手,天尊级大佬,怎么会把区区一个高级钻石干部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东方易在他手里,如果不是东哥和东方易的关系很好,这会儿巩聪已经上前,把他的脖子给扭断了。

    看在大局的面子上,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了。

    谢文东仰面一笑,说道:“我不会开车,这位兄弟,是开车带我来的。怎么,你总不能让我走着来吧,三十多公里,我要是走到这里,恐怕天都亮了。”

    “黑云”暗道一声,狡猾的狐狸。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之人。

    从派头、眼神和声音看,这是谢文东无疑。不过,他的脸一直带着口罩,所以,连黑云本人,也无法断定,他是不是用了变声器和带了硅胶3D仿人皮面具。

    他干咳一声,缓缓说道:“谢老大,我听说你们Z国人,一直是礼仪之邦。怎么,堂堂礼仪之邦,戴着口罩跟人讲话,未免有些太不礼貌了吧?”

    谢文东迎迎一笑:“没办法,病毒多,你们又是从国外偷渡来的,我哪知道你们是不是都携带了致命的病毒,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可不想现在就挂了。”

    一句话,差点没把黑云和他的手下们给气死,这小子,嘴皮子这么损,一会儿看你还怎么嚣张。

    “如果,我硬要你们把口罩拿下来呢?”“黑云”眯了眯眼,阴测测地说道。

    他手下众人,反应也很快,纷纷亮出家伙,一个个凶神恶煞,面目狰狞,对准了谢文东和巩聪。

    谢文东没有动,倒是巩聪,直接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黑云。

    双方,就这样暂时僵持住了。

    现场气氛,僵持了有那么几秒钟,谢文东才一声爽朗的笑声,打破了现场的宁静:“让我们把口罩拿下来,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的老朋友被你们请了去,现在,该让我们见见了吧。你刚才说到规矩,我人已经来了,已经守了你的规矩,现在该守守我的规矩了吧?”

    “确实是个难缠的家伙。”黑云心中,十分已经有七八分,认定这就是谢文东本人。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必须先把人确认好,才好有下面的行动。

    “没问题”,“黑云”突然面色一改,露出一丝丝笑容。不过,这点笑容在谢文东看来,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黑云:“来人,把谢先生的老朋友带过来。”

    “是。”当场有人回答。

    然后,两名寒冰的打手,快步走向不远处的卫生间,把一个五花大绑的东方易,给押了过来。

    看到了谢文东,东方易是既意外,又欣喜,老远就大声喊道:“文东,文东!”

    谢文东扭头看了过去,由于现场光线非常充足,加上他看得仔细,喉咙处没有变声器,脸上也没有戴着硅胶3D仿人皮面具的痕迹,此人不是东方易,还是谁?

    谢文东吸了口气,略带埋怨声道:“东方兄,你咋回事嘛,怎么好端端的,被人就给端了?”

    说到这里,东方易是又委屈又憋屈。他怒吼吼地说道:“妈类个巴子的,我这指挥得好好地,战斗都快结束了,突然,被人冲进指挥车,直接打晕了,就带到这里来了。这帮混蛋,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在beijing撒野,真是太岁头上动土,反了天了。”

    东方易发这么大的脾气,也不奇怪,要知道,国内哪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绑架政.治部的高官,这在以前听都没听过。

    谢文东看他的样子,是又好奇又好笑,几十岁的人了,还被人当成肉票绑了,这可真叫作晚节不保啊。

    谢文东轻轻摇头而笑,说道:“他们,就是那个国际上的神秘的组织,跟M国Z府关系都非常好的CIC组织。”

    “我要抗议,我要控诉,我要...”东方易听完,直接炸毛了,当即发飙。

    只可惜,他话刚刚说到一半,旁边一人直接一记手刀,砍在他的后脖子上面。

    东方易身体摇晃一阵,当场就晕了过去。

    “太吵了,对吧?”“黑云”冷冷地来了一句。

    谢文东倒是要多谢他,把东方易打晕了,否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果被他看到,那岂不是很难办。

    “嗯,的确。”谢文东居然点头,非常认同他说的话。

    黑云:“既然人已经带过来了,那谢先生可以把口罩摘下来了吧?”

    谢文东:“此事跟他无关,把他放了。”

    黑云:“呵呵呵,谢先生,莫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我什么时候说,要这么把他放了的?”

    谢文东:“你不就是先要我过来么,现在我来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想要怎么样,划出道道来就行。”

    “黑云”晃了晃一根手指头,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我不喜欢你戴着口罩跟我说话,把口罩摘下来,否则,我就没有跟你谈话的必要了。我连你到底是不是谢文东都不知道,还谈什么谈?”

    谢文东想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行,你不是想见我的真面目么,我成全你。”

    说着,直接就摘掉了口罩,露出他的本来面目。

    丹凤眼,白白的皮肤没有血色,但却很细腻,他的睫毛,很细,很长,五官虽然都不算特别立体出众,但是搭配在一起不难看,给人一种很坚毅的感觉。

    这不是“黑云”第一次见谢文东了,所以,他第一眼就认出是谢文东无疑。

    “呼~~~~”黑云吸了口气,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果然是谢文东本尊。

    “你也把口罩摘下来吧。”谢文东一侧脸,对旁边的巩聪说道。

    巩聪点了点头,也把口罩摘下来。

    众人看到谢文东的面庞时,反应比较平淡,因为他们早在心中有了准备。

    可是,在看到巩聪的脸庞时,反应一下子就激烈起来。

    “卧槽,是巩聪。”

    “他居然把巩聪带过来了...”

    “这混蛋,太不讲武德了,这...这...这下我们的麻烦可大了。”

    “这可是天帝的第一战力啊。”

    ......不少人,看到是巩聪之后,吓得脸色都白了,有的两条腿都下意识发颤,脑袋嗡嗡直响,跟大白天见到鬼一样。

    人的名,树的影,这可是连红火会长都忌惮的狠角色啊。

    如果说谢文东是天帝和智脑的头号敌人,那这个巩聪,就当之无愧是二号大敌。

    这下可好,一号二号都到齐了,这怎么能不叫人感到害怕啊。

    别说是普通的寒冰干部了,就连“黑云”本人,看到巩聪之后,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有这怪物在,这下可真不是太好办了。

    然而,黑云转念一想,如果这次能一下子灭掉他们两个,那自己非但能够一雪前耻,还能为组织立下旷世奇功,到时候,自己也有资格当上一支色军的领袖,也有资格跻身智脑的顶级核心圈了。

    不能乱,不能乱,越到这个时候,越不能乱!

    黑云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

    “黑云”脸上的惊诧之色,一扫而过,紧接着,他露出笑容来:“好啊,都来了,省得我一个个去找了。刚才,谢老大说,要跟我划出道道来,那我就跟你划出道道来。我要你们立刻投降,否则,我就立刻宰了你们。”

    咔咔咔!

    咔咔咔!

    四周诸位杀手,立刻传来手枪长枪上膛的声音,有的,干脆亮出了手雷,一副要跟谢文东、跟巩聪血拼的架势。一些暗中安排的狙击手,也瞄准好了谢文东,随时可以开枪。

    谢文东、巩聪那是何等角色,怎么可能被这小小的场面所镇住。

    相反,他们直接对视一笑,然后,谢文东幽幽道:“我劝你们投降,否则,我也要立刻宰了你们。”

    黑云听完乐了,瞅了一下巩聪手上的手枪,一脸看不起的样子:“就凭你区区一把手枪,能杀得了这么多人?”

    巩聪:“杀掉你就可以了。我不怕死,你呢?”

    “黑云”心中咯噔一下,随后也态度强硬道:“我也不怕死,我们这一群人,能换你们这两个,这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谢文东摊了摊手,随后耸了耸肩膀,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行啊,那你就下令射击吧,先让你藏在幕后的几个狙击手动手,成功的概率,可能高一点。”

    “黑云”心中一动,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暗处藏有狙击手的。

    仔细一想,这也算不得什么秘密,是个人就猜到了。

    “行啊,既然你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了。”黑云在心中暗道一阵,随后,缓缓抽出一把匕首,作出一副想要和巩聪动手的架势。

    其实,他并不是自不量力,想要跟巩聪过招。

    他这是信号,是让狙击手动手的信号。

    此时,谢文东等人背靠在他们开来的丰台考斯特旁边,想要狙杀他们,只有左右和正前方的三个狙击点。

    现在,“黑云”就将希望,寄予这三处狙击点,交叉火力,应该能把他们打死。

    不得不说,这个“黑云”确实是个不错的对手,一确定谢文东和巩聪的身份之后,就要直接下狠手,不跟他们多什么话。

    然而,他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到狙击枪从远处射来的子弹。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出了什么事情?”想到这里,“黑云”以及一众手下,心里都泛起了嘀咕。

    正所谓,怕什么就来什么?

    果然,谢文东一下子就道出了他们的心思,笑着说道:“怎么,是不是在等你的狙击手,想着他们会在暗处爆我们的头?”

    “黑云”默不作声,表情很严肃。

    谢文东索性展开手臂,直接大喊道:“我在这里,快来杀我啊...”

    啪啪啪!

    轰轰轰!

    狙击枪特有的沉闷之声,终于响了起来,子弹呼呼呼,从几个聚集点同时打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黑云顿时心花怒放,心说,看你还能得意几时,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然而,下一秒,“黑云”以及其手下,笑容皆僵住了,因为被爆头的不是谢文东和巩聪,而是寒冰这边的四位手下。

    枪声过后,四个寒冰的高手,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直接脑袋破碎成个西瓜,身体重重倒地,红的白的也跟着撒了一地。

    “啊~~~”

    “这是什么情况...”

    “谢文东也安排了枪手?”

    ......

    黑云以及寒冰众人一阵惊慌失措,嘴巴惊得下巴都要脱臼了,好像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呵呵”,谢文东脸上笑容加深,幽幽道:“不知道为什么?原因很简单,你外围以及这附近埋伏的枪手,都被我的人干掉了,你真以为,我在车里等你半天,是看你网球打得好么,我是在等我兄弟得手成功的信号。”

    话音刚落,陈少河以及十殿阎罗纷纷现身,有的是拿着狙击枪,有的干脆快速围了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

    轻而易举,就瓦解掉黑云精心布置的陷阱,并且在悄无声息的状态上,干掉所有人。

    这,才是真正谢文东核心干部以及近卫的超级恐怖实力。

    黑云自以为抓了一个和谢文东关系不错的朋友,就能为所欲为,就能控制住整个局面,未免把谢文东想得太不堪,太弱了。

    不过,话说回来,东方易的被抓,也不是一点用也没有的。

    毕竟,东方易目前还在“黑云”的手下手里,并且全程脖子上都架着钢刀。

    要不是有这一重关系在这里,谢文东才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灭掉了他们,早早地收工去了。

    这是黑云,第三次见识到了谢文东的可怕。

    都说人不可能同时在一条阴沟里栽倒两次,可是,这黑云却一下子栽倒了三次。

    不是黑云的能耐不行,而是他的对手是谢文东。

    谢文东:“黑云,你要想光明正大跟我玩,我就光明正大跟你玩。想要跟我玩阴的,不好意思,我是你祖宗。”

    “黑云”听完,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手指关节,握得嘎嘎作响,后槽牙都要咬碎了,两只眼睛喷火似的看着谢文东,恶狠狠道:“谢文东,你不要欺人太甚。”

    谢文东听完,活了,直接硬怼道:“M的,这辈子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人,是你们欺人太甚吧。大过年的,不远万里跑到这里来耀武耀威,把我当什么了,把我当软柿子捏了?哼!”

    “黑云”:“你确实有种,不过,就这样输了,我不服气。你敢不敢,很我们公公正正地打一场,谁输了,就把命留在这里。”

    谢文东:“好啊,我还不欺负你。你们什么级别,我派什么级别的兄弟对付你。前提,你帮我把我的老朋友放开。”

    “黑云”:“好,我们就光明正大地打一场,来人,把东方易放开。”

    手下众人直接照办,把东方易交了出来。

    “小高,把他背到外面的救护车上去。”谢文东吩咐道。

    高圣天:“好。”连忙照办。

    等到东方易被人带到安全的地方,双方开始主动放下枪,准备一对一决斗。

    说着,又对陈少河、余勇等人说道:“之前我让你们搂着点,现在,不用了,放开手给我干掉他们,一个不留。。”

    众人咧开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露出狡黠的笑容,一步步朝着“黑云”等人压去。

    然而,还没等他们一对一决斗开始,谢文东直接幽幽地来了一句:“阿聪,你也上,尽快解决战斗,我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他们。”

    巩聪脸上的笑容更深:“明白,东哥。”说完,也亮出了自己的家伙。

    而说完话的谢文东,幽幽地在旁边,点起了一根烟。

    黑云听到这话,简直都懵了,半晌,才怒吼阵阵道:“谢文东,你不讲信用,你不是说,要跟我一对一,公平的战斗吗?你这个无耻,说话不算话,可恶的恶贼。”

    谢文东吸了口烟雾,缓缓吐出,哼笑道:“我的承诺,只对我的朋友和兄弟兑现,而你不是我的朋友,更不是我的兄弟,而是我的敌人。连敌人的话,都相信,你不是被我杀死的,是笨死的。愚蠢的人,留在这个世界上干嘛,浪费粮食和土地,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谢——文——东!我杀了你!”“黑云”咆哮着冲向谢文东,恨不得剥掉他的皮,抽掉他的筋。

    然而,还没等他接触到谢文东,巩聪直接拦在他的面前:“想要动东哥,你有那本事吗?”

    说着,晃动手中的钢刀,杀向对方......
下一篇   第5156章          上一篇   第515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