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097章 准备黑吃黑【二合一】

第5097章 准备黑吃黑【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既然是冒牌货,那大家就不用怕他们了。

    想到这里,不少人蠢蠢欲动,想要拿下对方,从而建立功勋。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往往太看得起自己。觉得自己足够幸运,自己的运气比别人还好,得到的应该比别人多。殊不知,他们只是一些很普通很普通的人而已,并没有比别人特殊多少。

    饶是谢文东这样的天选之子,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一点点爬到现在这个高度。

    所以,坚持努力,要比单纯的冒险,要来得更加踏实和牢靠。

    很多寒冰的新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他们满脑子都是要打仗,要立功,要名声金钱女人地位,殊不知,这样是非常危险的。

    话说回来,这群人当中,也有不少是被生活毒打过,并且上过多次战场的老人。

    他们要远比这批新人要明白事理的多,虽然他们不知道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寒冰的绝密至宝,肯定是由武功高强的高手守卫,这点,可以从那个自称“任长风”家伙身上的重伤可以看得出来。

    可他们还是打赢了,把东西弄出来了,这说明眼前这五人,相当不简单。

    想到这里,这群老人,不由地骂骂咧咧起来了。

    “M的,现在我们寒冰缺人,都缺到这地步了么?什么样的蠢货,都能往里面拉?”(英)

    “是啊,我们以前可不这样,我们进寒冰的时候,那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百里挑一的。现在这叫什么,一群黑社会,一群地痞混混而已。”(英)

    “真是一批不如一批了,照这么下去,寒冰非得完蛋不可。”(英)

    “你们以为,寒冰现在不完蛋吗?好家伙,寒冰能拿得出手的干部,都死差不多了。现在,全靠天炉和“智脑”的人输血撑着。这天帝,这谢文东实在是太可怕了,居然把二战以后,寒冰建立的秩序,全部给打破了。”(英)

    “也别那么灰心,好在我们这次的新会长很给力,给了天帝重重一击,只要再拿下TW天帝总部和极乐岛,天帝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我们失去的东西,也会重新慢慢回来的。”(英)

    “说得倒也是,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了,美好的日子,已经到来了。以后,再想立功往上爬,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英)

    “这么说,你们这群老家伙也打算抓住这次机会。。”(英)

    “这个...先看看吧。真要打起来,先让这帮新人上,他们先消耗掉对方一部分战力,我们再上去接收。”(英)

    “哈哈,你小子,太坏了,不过,我喜欢...”(英)

    战斗还没开始呢,这帮人(大部分新人,小部分老人)就各怀心思,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直响,并且,甚至老人不冲到前面,让新人先去当炮灰。

    窥一斑而见全豹,寒冰组织走到这一步,说明其走下坡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幸亏,有智脑和天炉的怪物帮忙撑着,否则,这寒冰到这儿,恐怕已经是积重难返,再无回头之路了。

    这边,寒冰领头的这干部,想要多跟对方扯扯皮,交流交流,以此来拖延拖延时间。

    可唐寅这边,已经懒得跟对方多说一句话了。

    这里面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第一,唐寅这边已经完成了“嫁祸天帝”的任务,没必要再跟对方多费唇舌。

    第二,唐寅身上的伤受得很重,血流得很多,再不得到治疗,恐怕会危及到生命。

    第三,也是从最重要的。敌人肯定不止这一波援军,要是耽搁太久,等到更多的人马到来,那他们浑身是铁,也能碾碎几颗钉子。就算战斗力再强,也非得耗死在对方的人海里。

    所以,这唐寅懒得多浪费一口唾沫,直接挣脱开搀扶他的一名星宿,指着他和另外一名警戒的星宿说道:“你们俩过去,再最短的时间内,解决他们。”(中)

    “是。”两名星宿爽快答应一声,然后沧浪一声出鞘,身如龙吟,势如奔雷,抽出自己的钢刀。

    看到对方要直接动粗,寒冰这边领头的那个叫艾森·约翰逊的男子,立马慌了,赶紧吼道:“想要反抗?没看到我们手里有这么多枪吗,只要我一声令下,分分钟把你们全部打成筛子...”(英)

    这男人话音刚落,两名星宿便直接化作一道闪电,直接窜到对方的阵营当中。

    因为双方的距离太近,并且他们的速度太快,还没等这群寒冰新兵蛋子反应过来,他们就来到了这边,也着实把这一百五十多号人吓得够呛。

    而最害怕,甚至吓得差点尿裤子的,自然是那个艾森·约翰逊。

    “你...你们...”(英)约翰逊见状大急,从对方的速度看,对方应该是相当厉害的高手啊。

    这,这自己怎么对方得了。

    不行,不行,必须赶紧招呼身边的兄弟帮忙,否则,自己今天的小命难保。自己好容易进入寒冰,并且在寒冰的阵营当中,上到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绝对不能一次就被对方夺走...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地觉得自己胸口一阵疼痛。他嘴唇哆嗦着低头看了看,只见他胸前被划开一条一尺多长的大口子,白花花的胸骨断头,都露了出来。

    好快,好狠的一刀。

    这寒冰的小干部,脸色苍白地抬起头,眼神空洞,不敢相信。

    右手边的这名星宿,可不管那么多,直接手起刀落,只听“咔嚓”一声,直接将这家伙的脑袋硬生生劈了下来。

    干掉他之后,这名星宿举目望了望四周,嘴角挑了挑,说道:“这是你们老大的人头,赶紧滚蛋,挡我者死。”(英)

    “哗~~”此言一出,一百五十来号人,齐齐扭过头来看。当真的看到他们的老大的脑袋,被人举高起来的时候,皆露出惊慌骇然之色。

    不少新人,吓得两条腿直发抖,心里打起了退场鼓。而一些老人看完,心里也是直发毛,弹指间就杀掉了这一人,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等了有那么一两秒中,寒冰的阵营当中齐齐炸了锅。

    有喊杀报仇的,有吃惊震惊的,还有干脆直接往后面退,准备逃跑的...

    这两名星宿见对方阵营乱成一团,自知这是一个绝佳的出击机会,赶紧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在对方的阵营里横冲直撞。

    好家伙,区区两个人,居然把一百四五十人的阵营,打得溃不成军。刚一接触,就有十多人,被他们砍翻在地,倒在血泊当中。

    战斗进展得很快,从一开始到结束,只花了一分钟的时间。

    这一分钟左右,有超过四十人被杀,二十多人重伤,其他的,基本上被吓得连手都没动,直接就跑掉了。

    当然,也有个别寒冰的老人,看到己方这么快就败了,气不过,偷偷摸摸来到唐寅这边,想要用手枪把他和他身边的两名星宿干死。

    然而,子弹还没到唐寅和两位星宿的身体里,唐寅身形一动,便直接来到对方面前,先用钢刀将子弹打掉打掉了。

    之后,回报他们的,便是唐寅的钢刀。

    在一阵刀光剑影当中,被纷飞的钢刀,给切成七块八块的。

    唐寅咳嗽了一声,随后叫住了正准备追击的两名星宿,说道:“行了,别追了,一群小鱼小虾而已,没什么价值。”

    两名星宿听完,带着意犹未尽撤了回来。

    “大人,属下该死,保护不周。”

    “大人,麻烦都解决了。”

    “嗯,做的好,我没事。呃...那我们...”说到这里,唐寅四下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或者在找什么人。

    其中一名督军好奇地问道:“大人,您在找什么?”

    唐寅:“哦,没什么,我们的车呢,在哪里?”

    督军:“额,在门口的停车场。我去开个球车过来,这样也方便一些。”

    唐寅:“球车就不要了,我们直接抬出去,能省点时间就省点时间。”

    四名督军担心他的声音,赶紧问他是不是能坚持得住。

    唐寅闻言,挥了挥手:“我没事,是非之地,赶紧离开吧。”

    说着,便捂着伤口,快步往前走。

    剩下的四名督军,抬着那东西,也快步上前,追了上去。

    虽然这白金汉宫的院子很大,主楼距离门口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距离,可是,对于身手矫健的唐寅等人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他们前后没用三分钟,便成功地赶到了门口,并且在门口的停车场,找到了自己来之前开的那辆宾利汽车。

    将东西快速弄上汽车之后,四个人赶紧上车,驾车离开。

    按照计划,汽车在离开白金汉宫差不多一千五百米之后,会有另外一辆面包车接应他们。之后,再由这辆面包车,一直往被开三公里。三公里之后,再换一次大货车。如此几番换车,便可以成功地脱离寒冰的视线,将东西成功运回基地。

    虽然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可是唐寅却一副心事重重,很不高兴的样子。

    手底下的人,还以为他是因为受伤过多,流血过多,疼得不愿意说话,甚至连丝毫胜利的笑容都没有。

    可是,只有唐寅本人知道,他不高兴,是因为一个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

    之前,自己暗示得那么明显了,怎么,这谢文东没有领悟到自己的意思?

    或者说,他压根就对这“玛卡”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以唐寅对谢文东的了解,不应该啊,他是个一有机会,就会狠狠抓住的人。

    可是,这人为什么没来呢?

    难不成,被其他什么急事绊住了?

    唐寅越想越多想,越想越生气。自己冒那么大的风险,跑去把这个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他,是因为是把他当朋友,所以才会有点好处,会想着他。

    没想到,这人居然没当回事?真是叫人生气。

    不得不说,唐寅平时确实是个怪胎,嗜杀成性,把人命不当人命,经常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可是,他这个人当朋友,还是相当可以的。

    虽说他有时候,并不会太表达自己,可他的所作所为,永远对得起朋友——虽说自己的朋友并不多。

    “该死!”唐寅一拳,狠狠捶在旁边的车窗玻璃上。

    好家伙,这宾利汽车的玻璃,可是非常厚,也非常坚硬的,可以抵抗一般物体的冲撞。他这一拳,当场就把这玻璃给打碎了。

    旁边的四名督军星宿见状,吓得赶紧转过来,还以为是追兵追上来,有人朝他们这边开枪呢。

    定眼一看,才发现,并不是有人袭击,而是唐寅直接一拳,把玻璃给砸碎了。

    大家感到很好奇,此次行动不是很顺利么,怎么这唐老大还这么生气?

    众人赶紧问道:“唐老大,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唐寅当然不会把自己内心所想的,告诉他们,只幽幽地来了一句:“没什么,想到一个可恶的人,一件讨厌的事情。”

    “是什么人,是什么事?”几个督军星宿,还想打破砂锅问到底,满足自己的好奇。

    可是,这唐寅已经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了:“问那么多干嘛,好好开你们的车,好好看着那个什么玛卡就行。”

    一句话,把四名星宿怼得哑口无言,大家赶紧闭上嘴巴,不敢再问。

    那么,谢文东是不是真的被什么重要的事情绊住了手脚?

    是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而临时不来了?

    当然不是,

    人家唐寅好容易,要送自己一份大礼,怎么可能不要呢。

    谢文东之所以没有在白金汉宫出现,是担心白金汉宫里的敌人众多,而自己身边人数太少。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将直接导致全局往自己不利的方向转变。

    所以,谢文东选择在唐寅和手下交接换车的地方动手。

    至于唐寅能不能脱困,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相信唐寅的实力。如果唐寅连白金汉宫里的敌人都对付不了,那他就不叫唐寅了。

    果然,在唐寅的汽车开出白金汉宫之后,谢文东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狞笑一阵,幽幽道:“黑吃黑,要开始了...”
下一篇   第5098章          上一篇   第5096章 现实中的“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