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9章

作者: 曹三少
    “聪哥,这是我刚刚给你制作的通行卡,希望对你们有点用。”潘少鑫将一张卡片,交给了巩聪。

    巩聪将卡片接过,看了一下上面的信息,头像跟自己的相貌一模一样,上面标准的年龄也跟自己的真实年龄差不多,另外,还有职位什么的。

    当然,这卡片可不止这些信息那么简单,里面还植入了芯片,芯片里面记录的信息,更加全面更加细致,最重要的,它可以骗过门禁,让他们可以去许多普通人去不了的地方。

    对于这潘少鑫的准备,巩聪很是满意。他说了一声:“辛苦了,兄弟”,然后,一挥手,招呼大家直接前往舰桥。

    这舰桥是通往舰岛主要通道,自然,不是谁都能进到里面的,也是有重兵把守的。

    他们一行十余人,走上舰岛没多长时间,就有四个在舰桥上巡逻的武装士兵,发现了他们。

    由于他们穿着美军的武装,并且美军当中亚裔面孔也是不少,所以,一开始,那四个巡逻的士兵,并没有起太大的疑心。

    他们只是上前正常盘问,询问他们是哪个部门,并且是来这里作什么的。

    巩聪从小就在澳洲长大,一口英语流利得不能再溜了。他面带笑容,一点不紧张回答道:“我们是搜寻小组的。在搜救落水人员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必须亲自向上面禀报。”(英)

    “你们的通行证呢?”(英)问话的这名士兵,条件反射地问道。

    巩聪将潘少鑫给他的通行证,递给他。

    士兵拿起这通行证看了看,上面的照片,确实是和眼前的巩聪一模一样。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就要放他们通过。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一位更加年长一点的黑人士官却拦住了他们,说道:“把通行卡给我看一看。”(英)

    那名年轻一点的士兵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把卡片递给他看。

    这名黑人士官拿着卡片,端详了好一阵,从卡牌上的信息来看,倒是没错。不过,他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抱着怀疑的心思,他拿出卡片放到自己的鼻孔下面嗅了嗅,然后,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对着巩聪等人大吼道:“举起手来,把你们的手举起来。”(英)

    被他这么一喝,另外三个人也是脸色顿变,下意识把枪抬起来,对准巩聪等人。

    巩聪一众见状,也都愣了,心说,这么快就露馅了吗?

    出于好奇,巩聪慢慢把手举了起来,脸上还佯装吃惊道:“什么...什么...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里面肯定有误会。”(英)

    看到他把手举起来,其他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也跟着把手举了起来。

    终于,那位年长一点的黑人士官,道出了玄机。他两眼死死地盯着巩聪,重重道:“这卡片还有很浓的塑料味,一看就是刚刚制作的。而我们的通行证卡片,是半年一换的,怎么可能还这么新。”(英)

    不得不说,这黑人士官的观察,确实是很细致入微的,果然,不愧是舰岛指挥中心的警戒人员,跟一般马大哈的警戒人员不一样。

    巩聪解释道:“这的卡片不久前刚丢的,是刚刚换的,这有什么问题?”(英)

    黑人士官:“好啊,新换的肯定是有记录,我们去查一下记录,就知道了。不过,在没有正式确认你们之前,你们给我老实点,都蹲下,双手抱头。”(英)

    从现在的情况看,想跟他好好谈,是没用了。

    “我不蹲下,你又能奈我何?”(英)巩聪直接啪一下,将手臂放下来,双目灼灼地望着他。

    那犀利的目光,如同刀子一样,扑簌簌射了过来,令四名武装士兵都分明感觉到脸上生疼,一股老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真不是我们的人,这些人绝对有问题。

    现在,不只是这名年长的黑人士官,觉得眼前这些人有问题,而是另外三个人,也觉得这些人有问题。

    稍瞬,他们直接打开保险,一个个龇牙咧嘴,眼珠子瞪得溜圆,梗着脖子,恶狠狠地说道:“抱头,蹲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英)“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怎么混到这航母上来的?”(英)“再不老实交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英)

    巩聪终于被他们消耗得一点耐心也没有了,直接对身边的几名小兄弟说道:“他们太烦了,给我干掉他们。”(中)

    身边的四名小小子,小姑娘高圣天、王航、张小进和魏佳美,顿时闻风而动,如同一道闪电一样,拔出枪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啪啪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点射。

    虽说,对方手中长枪的保险已经打开,手指已经扣在扳机上,随时都可能将子弹激发出去。

    可是,高圣天、王航、张小进、魏佳美这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谢文东身边十殿阎罗成员。虽然年纪还很少,但是他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年轻一代的翘楚。

    还没等这四名士兵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抢先把他们干掉了。

    四名士兵连发生了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仰面栽倒,口吐鲜血而亡。

    杀完了他们之后,巩聪一挥手,二话不说,大步流星地跨过他们的尸体,走上舰桥,直接往舰岛方向而去。

    虽然他们的动作很快,可激发的枪声,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主意。

    尤其是守卫在舰岛门口,通过透明玻璃,能看到这里的两名寒冰成员。

    当他们看清楚来人之后,跟见到了鬼一样,直接喊道:“巩聪...巩聪...居然是巩聪...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英)

    “还有余勇、万东伟...张震...他们这些人的家人,不是准备在岛上给他们办丧事吗,怎么可能还没死?”(英)

    “他们是怎么上来的?”(英)

    “快,快报告给会长,就说巩聪他们杀到航母上来了。”(英)

    ......

    在一阵着急忙慌当中,其中一名寒冰的打手,赶紧启动了防弹玻璃门上的紧急按钮,直接把玻璃门给锁死。这防弹玻璃门一旦锁死,只能从里面打开,外面的人就算拿着门禁卡,也是无济于事了。

    然后,另外一人着急忙慌地,赶紧跑去给红火大人通风报信。

    此时,红火大人大人与他身边的贴身心腹,正在商讨佛爷和另外一名智脑重要成员的登岛事宜,商讨着他们一旦找到了极乐岛的船只,就如何进行下一步方案。

    旁边的美英联合舰队的几位穿着板正西装的军官,大气也不敢出,像个小学生一样,在旁边认真地听着。他们个个都是航母的舰长、副舰长或者武器调配官,可是在这些寒冰大佬们的面前,只是任人差遣的奴才。除非红火以及身边的人发问,否则,他们哪有说话的勇气。

    正当红火和手下的几人,说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其中一名寒冰的打手,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嘴里跟机关枪似的突突道:“...不...不好了...不好了...会长...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外面...外面...”(英)

    红火大人很讨厌自己手下做事慌里慌张的,尤其是在现场这么多人面前慌里慌张的。

    他止住话头,抬起眉毛道:“闭嘴,平时我都是怎么教育你们的。身为寒冰的干部,做事慌里慌张的,跟个平民有什么区别。来人,给我教训一下他,让他长长记性。”(英)

    话音刚落,红火大人身边的一个倩影,闻风而动。直接身形化作一道风,来到这家伙身边之后,一点不客气,直接把这打手的一只手给掰断。

    嘎嘣!

    这名寒冰的打手,分明能听到自己骨裂的声音,剧烈的疼痛,一下子传到他身体的每一根神经末梢,全身的汗毛随即炸起,头皮都感觉到了一阵发麻。

    这名寒冰的干部,也是个中级白金干部,在寒冰的地位也算不低。

    可是,他抬头一看掰断自己胳膊的人,他居然不敢叫出一声,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句。

    因为,掰断他胳膊的不是别人,正是红火至尊的重要心腹之一,也是红火的义女红棉。

    红棉的父亲,之前是红火大人最为重要的部下,再与紫雨大人作战的时候身亡,留下了当时还是小孩子的红棉。

    红火大人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把她收作义女,对她格外照顾。不单单亲自教她武功,还把她破格接替她亲生父亲的职位,成为赤色军的重要成员之一。

    这个红棉,今年也只二十岁出头。一身皮衣皮裤,紧紧贴合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头发如瀑布般劈在身后,精致的五官,风姿绰约,魅力万千,像极了年轻时候的澳门洪门分会天字号头目——凌颜。

    不过,她和凌颜有一点不像的是,这个红棉的美貌和睫毛是红色的,与她“红棉”的代号极为相衬。

    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是拥有中级钻石实力的超级天才了。

    另外,这个红棉的性格,也跟凌颜完全不一样。她性如烈火,做事不计后果,除了红火至尊以及星皇以外,她几乎谁都不放在眼里。

    被这红棉折断了胳膊,这个寒冰的打手,那可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

    他额头上顶着虚汗,连声道歉,然后恭恭敬敬地来到红火面前,战战兢兢地汇报道:“启禀天尊,我有事情禀报。”(英)

    这时,红火才算不跟他计较,问道:“什么事情?”(英)

    这名寒冰干部说道:“巩聪,万东伟、余勇、刘深磊、张震等人,到了外面的舰桥上面,正直奔舰岛而来。”(英)

    “你说什么?”(英)这下,轮到红火等人不淡定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怎么可能?

    红火身边的“飞六胞”(这才是那六胞胎的真实代号)之一老大,瓮声瓮气道:“这不可能,他们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英)

    的确,天帝主要核心武者,基本上全军覆没。后来,极乐岛上内奸,也从各家各户接到噩耗,丧报以及各家各户的表现中,印证了这个消息。

    这已经成为了普遍的共识,怎么可能他们会没死呢?

    那名寒冰打手,晃荡着被折断的胳膊,用另外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水,拼命吞了吞口水,说道:“我哪里敢欺瞒红火至尊和“飞六胞”大人,是真的,是我亲眼看见。”(英)

    “会不会是他们戴着这些人的面具,想要骗你们这群笨蛋?”(英)红棉冷声问道。

    这名寒冰的打手摇了摇头:“不太像。如果只是普通的打手,他们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混到我们的航母上来,又怎么有胆子,敢来冲击我们的指挥中心?这不是找死么?”(英)

    别说,这家伙疼得不轻,脑子倒是挺清醒的。

    对于巩聪、余勇、万东伟、张震等人的复活消息,这些人一时半会儿,确实是很难接受。

    可是,对于红火至尊来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如果他们真是没死,那这可就太可怕了。

    红火沉吟一阵,随即对旁边的一位航母舰长说道:“能不能调取舰桥上的视频,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他们本人。”(英)

    旁边的那位航母舰长,忙不迭地答应一声,然后,亲自在电脑上操作一阵,很快,便调取了舰桥上的视频。

    果然,这舰桥上面,出现了十余位身穿M国海军服饰的男女。此时,他们正在与刚刚赶到的一些守卫舰桥,舰岛的武装人员,发生战斗。

    这些武装人员,虽然强悍和训练有素,可完全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才一会儿功夫,就血流成河,死伤过半。

    红火是跟巩聪较量过的,他很明白巩聪的武功路数。

    他只用眼睛一扫,便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巩聪本人,这个人是他最忌惮,也是最为担心的。
下一篇   第5040章          上一篇   第503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