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958章 女人不恨,地位不稳

第4958章 女人不恨,地位不稳

作者: 曹三少
    虽然这TW天帝总部没有谢文东本尊镇场,可是,在姜森、刘波、肖雅三人的亲临现场之下,天帝众人,依旧能够抱成团,一致对外。

    虽说寒冰的高手们打死打伤百余天帝成员,可他们这边也伤亡了十几号高手。

    战斗才开始,就遭受到这么大的损失,“白驹”明显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她这个时候动用了这些非常规的,大杀伤力的武器。

    在以往的战斗当中,战斗的双方都有这样的默契。那就是,尽量避免使用类似火箭弹、或者加特林机关炮这样的重型武器。

    一则,你用他也会用,到头来双方的死伤太大,都上对下都不好交代。

    二则,用这种热兵器取胜,被那些武功高强者所不齿。

    可是现在,这“白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要的就是胜利,才不管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呢。

    这点,倒是和红火至尊比较像,为达目的,不惜动用一切手段。

    那么,这次TW天帝总部这边,是否立刻还击,动用了同等级别的大杀伤力武器呢。

    这个,还真没有。

    至少,是暂时没有。

    要知道,普通的武装人员,平时身上顶多带把手枪。

    像M16,MP5,ak74这种自动、半自动突击步枪,也不是人人谁都没事二十四小时背着的,它们平时都被放在三座军火库当中。

    只有警情严峻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

    像什么加特林啊,火箭炮啊,勃朗宁重型狙击步枪啊,更是如此。

    另外,这些家伙都非常硕大笨重,挪动起来不方面,需要两个甚至好几个人抬,所以这些东西,那都是放到仓库最里面,最保险的位置的。

    再则,这双子星大厦实在是太大,三座军火库的距离也相对较远,自然就不会先装备到每个武装人员的手里。

    由于事发突然,这些东西还没有运抵到战斗的一线。许多兄弟的手里,也就只有一把手枪,几个弹夹,连自动半自动步枪都没有。

    即便有防弹盾牌和沙袋掩体作为掩护,可是,在对方这种大杀器的面前,还是吃不住。

    只听“哒哒哒哒...”“突突突突...”“砰砰砰砰砰...”

    无数的子弹裹挟着炮弹一般的威力,呼啸而来,打得TW天帝总部门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不,准确地说,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八个字,尚且无法形容现场的惨状。所见之处,到处都是被轰碎破败的身体,断手断脚随处可见,五脏六腑非得到处都是。

    由于人员太过密集,许多人都是被同一颗子弹打死打伤的,就连防弹盾牌都被轰出一个又一个的大窟窿。现场腾起的血雾,都盖过了四周的烟雾,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浓郁化不开的血腥气息,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惊慌而惨烈的呼喊声、惨叫声、呻吟声,兵刃的交击声,劲气交击的爆响,身体的摔倒声。

    这已经已不是人类的叫声,而是野兽的呐喊,垂死野兽的呐喊声。

    这不是打仗,这简直就是屠杀!

    只这一轮射击,天帝这边就伤亡了三百多号人。

    而位于最前线的姜森、刘波、肖雅,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可他们的贴身保镖,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全部用身体当作挡箭牌,死了个干净。

    尤其是跟着姜森、刘波的那四个兄弟,可是两个组织的老人了,跟在他们两个身边多年。

    现在死了,而且死状凄惨无比,怎能叫人不心痛,心伤啊。

    姜森和刘波,自是万分悲痛,好像有一万根钢针,在心里扎一样。

    可为了大局,为了保住这TW天帝总部,他们不能表现出忧伤,更加不能表现得失去理智。因为,他们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刘波、姜森、肖雅,搀扶着往总部内跑去,一些勉强还能有行走能力的,也快速往后面溃退。还有一些勉强有战斗力的,则拿着枪,一个劲地往门口的方向倾泻子弹,想把敌人封锁在己方的火力网之下。

    只是,这种不要钱似的打击,对子弹的消耗速度极快,是抗不了多久的。

    眼瞧着这敌人手持重型武器,步步紧逼,有的已经进入大堂当中,有的虽然没到大堂,却也在进入的路上。

    现场的形势,可谓格外危急。权衡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暂避锋芒。等到拿到了足够对等的武器,再跟对方干一场硬的。

    刘波拿着话筒大喊道:“放弃一楼,往楼上跑!”

    姜森则扯着肉嗓子,大声叫喊:“快点把我们的重武器拿过来...我们跟他M的拼了。”

    听到的人,赶紧也跟着扯着嗓子大喊:“把重武器拿过来,手雷、火箭炮、M134...”

    好家伙,这不是要打仗的节奏,这完全就是要对等屠杀的节奏。双方打到这个阶段,都杀红了眼,什么平时不敢用的招数,平时不敢用的武器都用了上来。

    他们这一直接放弃一楼,那寒冰这帮人,哪会坐等此良机,赶紧蜂拥而至。

    一边利用手中的武器开道,一边利用盾牌防御,有的高手也等到了一些机会。有一些还没来得及撤退的天帝兄弟,这些寒冰高手冲到人家的阵营当中,挥动冷兵器,大开杀戒。

    这本来,只是大楼门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现在,客厅也是惨叫声连连,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就跟几个调皮的小子,跑到人家瓜地里,把每个瓜都踩上一遍那样。举目可见,到处都是红的白的,简直跟人间地狱一样。

    看到眼前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场景,寒冰这边的高手们吧,虽然觉得有些“胜之不武”,可也倒能接受,毕竟这是智脑上峰的命令,他们也是遵命行事。

    不过,那一百来号黑化的天帝叛徒们,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有的人眼眶都不禁湿润了,鼻子莫名地发酸。

    地上躺着的这些人,以前可都是自己的兄弟啊。就因为一己之私,害得他们不得善终,这罪孽实在是造得太大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人也是很复杂的动物,没有绝对的坏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

    看到寒冰一众,兜着溃败的天帝众人,就要继续追杀过去。

    有相当一部分人,是良心发现也好,是明哲保身也罢,反正,原本顶在前面的他们,反而有些龃龉不前,犹犹豫豫的样子。

    这时,智脑的“白驹”过来了。看到这王龙堂率领的队伍,居然半天也没往前面挪动多少,不禁感觉不爽,

    她直接来到王龙堂、阿泽和张振的身边,质问道:“王先生,你的人为什么不继续往前走?”(英)

    王龙堂面露难色,吞吞吐吐道:“这...我们不是不愿意往前,是因为对手的火力太猛了。”(英)

    “放屁,我们的人已经攻破他们的防线了,他们正在溃败,还提什么火力太猛”,“白驹”立马吼道:“我看你们是不愿意对昔日的同僚下手吧?”

    王龙堂感觉到这“白驹”眼眸中的杀机,自古,因为个人利益背叛的,都不受人待见。王龙堂多么聪明的人,他哪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他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赶紧使劲摇了摇头,冲着手下大声吼道:“追,给我追过去...不要心慈手软,他们已经不是我们的兄弟了。”

    除了有几个愣头青似的任务,真的往前跑了几步以外,绝大部分人,都好像基本上没有听到的状态。

    有的人,还交头接耳地小声嘀咕几句:“这TM的不是赶鸭子上架么?”“对啊,这女人太狠了,居然用上了加特林机枪和火箭筒...”“嗯,没想到人长得挺漂亮的,心肠这么黑...。”

    这“白驹”是多么厉害的角色,虽然他们的声音很小,可是,她的耳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这不,隔着老远,她居然听到了。

    只见她眉头一皱,冷声说道:“你们几个人,说什么?敢以下犯上,是不是想找死?”

    几名黑化的男人,先是猛地一声,下意识地直接摇了摇头,连连否认:“没有,我们什么也没说。”(英)

    “没说?”“白驹”铁青着脸:“真以为我是聋子吗?来人,把这个...这个...还有那个,给我宰了。”(英)

    话音刚落,“白驹”身边突然闪过一道黑影。这三个说话的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没错,是真的从头劈到中间,深深劈成两半的。

    刚才还好端端的三个人,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六个人,这实在是让众人太震撼了。

    王龙堂同样也觉震颤,虽然有以下犯上之嫌,可还是壮着胆子,当面质问道:““白驹”上峰,属下即便有错,也不至于死吧。你这样抬手就杀人,未免太没把我们看人吧。”(英)

    “白驹”轻哼一声,目光犀利,一句话,差点没把王龙堂给噎死:“你们也叫人?只不过是我们寒冰豢养的一群狗而已。你们听话,做的事情让我们高兴,我们才赏你们一口饭吃。不听话,随时可以杀掉你们。”(英)

    此话一出,那好似直接在众人的面前,左右开弓,打了每个人三五十个嘴巴子,他们可真算是见识到,什么叫作“卸磨杀驴”,什么叫“过河拆桥”,什么叫“吃饱了饭大厨子了”。

    难怪有那么多人,被背叛寒冰,背叛智脑呢,这帮人实在是太冷血和无情了。

    王龙堂被怼得无话可说,满腔的怨气想发而不能发。憋了好一会儿,总算才吐出几个字来:“我们不是狗!!!”

    他旁边的两个干部——阿泽和张振,生怕他惹事,赶紧拉住他,笑呵呵地打起了圆场。

    张振:““白驹”大人别生气,我们老大不是这意思,我们这就跟上。”(英)

    那个名叫阿泽的,也是个非常圆滑的人,赶紧陪着笑脸道:“嗯嗯,一家人闹点小矛盾,这是可能的,可是谁都不会放在心上。我们效忠寒冰,效忠红火大人的心是不变的。退一万步说,您杀了我们,我们还怎么为您效力,把资金,名单以及各种数据什么的,交给您呢...”(英)

    这话,既有奉承的意味,也有警告的意味。话里话外告诉“白驹”,他们还有用,可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原本,这“白驹”确实是想要直接结果了他们,这样的人留在身边,鬼知道以后还会惹出什么事情来,不如现在杀了,一了百了。

    可是,被这个阿泽这么一提醒,她倒是明白过来了。

    是啊,他们还有用,还不能死。

    “白驹”眨了眨眼睛,话锋软了一些:“嗯,我刚刚说得也是气话,你们只要好好听我的命令,我们组织不会亏待你们的。现在,随我一起,继续往前面冲吧。”

    张振和阿泽,赶紧拍马屁:“好好好,我们这就照办。”“你们都愣着干什么,拿着家伙,追啊...”

    这百十来号人马,大多数,都是效忠王龙堂的。

    这王龙堂没有发话,他们岂敢行动,这不,齐刷刷看向王龙堂。

    王龙堂虽然心中憋着火,可是,也无可奈何,开弓哪有回头箭,他已无路可选了。

    好一会儿,他才挥了挥手,下了命令:“冲吧...听大人的命令。”(英)

    没办法,一众黑化的叛徒们,只要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往总部大厅这边冲。

    此时,天帝这边又留下上百具尸体在大厅当中,剩下的人全部顺利地退到了二楼。利用楼道,墙体以及地势上的优势,与对方进行周旋。

    虽说寒冰这边,有威力很大的武器,可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作用。

    这不,一梭子一梭子的重型机枪子弹打过去,一枚又一枚的火箭炮打过去,除了砸塌了一些建筑,楼梯之外,倒也没有对天帝这边人马,造成实质性的损害。
下一篇   第4959章 玉石俱焚?          上一篇   第4957章 枪战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