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943章 永河要退位?

第4943章 永河要退位?

作者: 曹三少
    这边,暴雪组织的会长永河、副会长亨鸿等十来人,与赤色军成员“白驹”一行十来人,乘坐同一架私人飞机,秘密抵达了台北市。

    到达台北市之后,他们也深知时间紧迫,连好好休息都没有,直接就去办正事了。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天帝TW总部拿下来,就得先找个对天帝当前情况了解的人,方才好有的放矢地制定下面的行动计划。

    永河:““白驹”xiaojie,你说得那个在TW总部的内应,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

    “白驹”:“会长现在这么着急?不休息一下吗?”

    永河:“我一个老人家都没累,难道“白驹”xiaojie你就已经累了?”

    “白驹”:“这个倒没有。既然会长先生这么急切,那我现在她打电话约她出来吧。”

    永河:“他叫什么名字?在天帝TW总部是什么职位?打入里面多久了?”

    “白驹”神秘一笑:“她的代号是“雅姐”,优雅的雅。在天帝TW总部,是排名前五位的大干部。至于她打入里面多久了,呵呵,她原本就是在里面。”

    永河喃喃一阵:““雅姐”?天帝TW总部内排名前五位的大干部?”

    这时,旁边的副会长亨鸿也咂摸了一下,忽地眼前一亮,喃喃道:“莫非,莫非你说得可是昔日青帮的那个叫肖雅的女干部?她背叛青帮之后,加入的谢文东?谢文东不是把她视作心腹么,你们是怎么买通她的?”

    亨鸿连珠炮似的,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

    由于事关寒冰的高度机密,“白驹”只是优雅地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两个人的问题,而是老神在在说道:“等到你们见到她,就自然会有自己的答案了。”

    在亨鸿旁边的一位神君,号称“小霸王”的孙策,幽幽地来了一句:“这有什么奇怪的,背叛之人,就好像家暴的人。一旦有了第一次,就很正常地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无数次。只要给的价钱够高,开出的条件够好,别说卖了谢文东,就是把她爸爸妈妈卖了,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理解和赞同。

    亨鸿也露出会心一笑,人性所致,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了。

    对于暴雪一众人的解说和猜测,“智脑”赤色军干部“白驹”既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而是自己拿出手机来,拨通了那个“神秘”的内应——“雅姐”的电话。

    接到“白驹”的电话之后,“雅姐”也很是欣喜:““白驹”上峰,你不是说,还有一两天才能到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英)

    “白驹”:“我们没有乘坐军舰,先坐私人飞机过来了。”(英)

    “雅姐”:“哦,原来如此。今天上午,天帝驭血暗血情报部和驭血杀手部的两位部.长刘波和姜森,降临到了TW总部双子星大厦里。”(英)

    “白驹”听完,略微有些意外:“哦?他们来TW了。我说,上次怎么在皇家陵园那边,怎么没有看到他们。以为他们逃去了极乐岛,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英)

    “雅姐”:“是的,这两个人可真挺狠的。一出手,就干掉了TW总部这边的一个干部。这干部,还是谢文东的表阿姨的亲儿子。看来,谢文东一死,他们俩也是六亲不认了。”(英)

    “白驹”:“哼哼,穷途末路的两条老狗,翻不起什么浪来。”(英)

    “雅姐”:“可不能这么说,他们这一手,玩得还真漂亮,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TW总部这边的大权。现在,TW总部的这些干部,都听他们两个的号令。”(英)

    “白驹”:“这么说来,我们之前让你私底下联系的那些人,又指挥不动了?”(英)

    “雅姐”:“这个倒是不会。Z国有一句老话,叫作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们拿了我们那么多的好处,敢不办事,我叫他们有命收钱,没命花钱。现在谢文东死了,很多人都想投奔一颗新的大树,我想他们不会不明白这个。”(英)

    “白驹”:“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你现在方便不方便出来一趟,我和暴雪组织的会长、副会长等人,要跟你面对面商谈一下下一步具体的行动计划。等到大部队赶到,再直接行动。”(英)

    “雅姐”犹豫了一下:“目前,我有些脱不开身。这样吧,凌晨十二点半,我偷偷溜出来,去跟你们见个面。”(英)

    “白驹”:“好,见面地点定在哪里?”(英)

    “雅姐”:“就在TW双子星南边的美仑山公园吧,晚上哪里基本没人,而且树林掩映,草木众多,容易隐藏身份。”(英)

    “白驹”:“没问题,那就这样说好了,我们晚上见。”(英)

    “雅姐”:“晚上见。”(英)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白驹”这边收起电话之后,将见面时间和地点,说给会长永河和副会长亨鸿听。

    永河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是下午四点半钟,距离见面还有好几个小时。

    永河先让手下人去吃晚饭,然后,单独把亨鸿叫上汽车。

    副会长亨鸿不知道他这是想要做什么,一脸懵逼地上了汽车。

    汽车车门关闭,亨鸿疑声问道:“会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永河:“小鸿啊,你今年多大了?”

    亨鸿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么问,挠了挠头,认真地说道:“四十八了。”

    永河:“四十八,正当壮年啊。”

    亨鸿:“会长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永河:“你知道我多大年纪了么?”

    亨鸿摇了摇头,永河的具体年纪有多大,他还真不知道。不单单是自己,恐怕整个暴雪都没有一个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年纪。年龄这个问题,越是年长的人,越讳莫如深。如果不是他主动提起,下面的人哪里敢问。

    不过,看后者的年纪,应该差不多六十几岁的样子。

    他想了想,回答道:“五十几岁吧。”

    “呵呵”,永河听完之后顿时乐了:“五十几岁?你这小孩子可真会说话,我今天,九十七了。”

    听到这话,亨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道:“九十...九十七...您看着,可是一点也不像啊。”

    他这话,一点也没有夸张的意思,永河确实不像是是九十多岁的人。

    永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不可置信吧,有时候我也觉得不可相信,我的年纪怎么会这么大。我甚至觉得,自己还正当年呢。”

    亨鸿使劲点了点头:“会长一点也不老,顶多看起来比我年长一点点。”

    永河:“我再怎么告诉自己,别人怎么看我自己,身体的精神和体力,也是大不如前了。不服老,不行啊。一个九十多岁的人,再外面打打杀杀,确实有些不太合适了。”

    亨鸿越听这话有些不对劲,怎么会长有股子要提前退位的意思。

    他赶紧使劲摇摇头:“会长...您可不能这么想啊。这暴雪组织发展到现在,好不容易有现在的规模。而谢文东一死,我们暴雪组织的发展将会更大,未来将不可限量。您是我们暴雪的创造者,是我们的中流砥柱,您可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啊。”

    永河淡淡一笑:“这个想法在我脑海当中,已经很久了。我打算在这次战斗胜利之后,把暴雪会长的位置交给你。年纪大了,有时候办事,有些缩头缩尾。这一缩手缩脚,就容易丧失良机。

    而你不一样,虽然你有时候在谢文东手上吃了不少亏,可我能看得出来,你是个值得托付的人,也是个非常有潜力的人。暴雪在你的带领下,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的。”

    这话来得太突然,内容也太劲爆。

    亨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了好一会儿,觉得这肯定是会长是在考验自己。

    他赶紧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摆手:“会长,您别拿我开玩笑了,这事我真的干不来,这个担子我真的接不过来。那个啥,我肚子有些饿了,就先出去吃饭了。”

    说完,吓得仓皇就要逃走。

    见状,永河突然拉下来脸,喝道:“怎么,我的话你都不听了?我这还没退休呢。”

    一句话,好像一道符咒一样,生生地把亨鸿钉在座位上,令他不敢动一下。

    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地侧过脸来,脸上写满了为难:“会长...我真不是不想听您的话,只不过,这事...我实在是做不来啊。更何况,“暴君”,“小霸王”孙策,甚至是绿布,这都是组织内很有能力的人。就算我同意接下这个活儿,他们也不会答应的。您...这实在是太让我为难了。”

    亨鸿这话说得是没错,暴雪组织里的这些个神君,除了少数几个人还算正常以外,其他的都是怪物。

    而且,是实力高强的怪物。

    亨鸿的战斗力算是不错的,可在十六位神君当中,也只能勉强算是中等。想让这些怪物们,认他作会长,这简直就是逼张飞绣花——太为难人了。

    永河:“如果你担心的是武力问题,那就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到时候,保证你的武力,可以在段时间内提高一大截。”

    亨鸿:“呃?会长...这...”

    永河:“现在你不知道,日后你就知道了。当然,想要得到某种来之不易的东西,你要先牺牲一些东西,接受一些东西。”

    亨鸿见永河真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再次骇然。他上下喉结滚动一阵,到嘴边的话,居然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永河目光幽深,继续道:“我再问你一遍,有没有信心?”

    事到如今,再说没有信心,那可真是显得自己太无能了,也显得会长看错了人。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有,会长既然如此信任我,那我只有硬接下这幅重担。属下,一定不负会长所托。”

    永河听到亨鸿这么回复,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他脸上绽放出笑容:“嗯,这次行动还是让你带队,好好表现,争取获得更多人的支持。”

    亨鸿:“多谢会长的信任。”

    永河:“嗯,好了,这都是后面的事,先去吃饭吧。”

    亨鸿:“是,会长。”

    聊完了之后,永河和亨鸿去吃饭去了。

    一晃眼,就到了当天晚上的凌晨。

    寒冰、暴雪两拨人马,共计二十来人,按照约定,提前十五分钟到了美仑山公园。

    由于天色太晚,加上这两天气温降低,所以公园里基本上看不到人。他们这些人,四散开去,做好警戒和戒备。

    一方面,是看看附近有没有藏着某些人。另外一方面,也是在那个所谓的“雅姐”到来之后,能够第一时间向他们报告。

    没过多长时间,果然有手下打来电话,向“白驹”报道:“大人,“雅姐”到了。”

    “白驹”:“好,把她带过来吧。”(英)

    那人答应一声,不一会儿,就把一个全身裹着黑色长披风,脸上戴着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锐利眼睛的人,带到“白驹”、永河、亨鸿等人面前。

    “雅姐”见到他们之后,先是歉意地拱了拱手,礼貌道:“不好意思,让诸位老大久等了。”(英)

    她这一张口,大家的后背都凉了一下。

    因为,这人虽然是女人的声音,可是,声音低沉,阴冷,居然带点男人的声音。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带来的反差,加上是半夜,给人心里一阵发毛,好像从头凉到脚的感觉。

    副会长亨鸿忽地想了起来,谢文东手底下的肖雅,好像就是个“男人婆”。虽然五官长得很娟秀,可总是一副男人的打扮,声音有点像男人,没有女人那种柔美之感。

    他试探性地问道:“阁下,可是天帝的后勤部部.长肖雅?”
下一篇   第4944章 可恶的内奸          上一篇   第4942章 永河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