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918章 “谢文东”葬礼上的乌鸦

第4918章 “谢文东”葬礼上的乌鸦

作者: 曹三少
    天空中,英国军方以军事演习的名义,禁止任何飞机飞越英国伦敦三小时。至于英国的战机,也都没有闲着,半数以上都升空了,在伦敦上空盘旋。

    名义上是计划内的演习,震慑国内嚣张的恐怖主义,其实是防范天帝的军机突袭。

    好家伙,这么多战机同时升空,这还是几十年来的头一次,很多英国军方的老将,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当当,感觉差不多了,在英国首相的陪同下,红火至尊一行人,款款从车里面走下来,蜂拥而入至旁边的教堂。

    这些人,打扮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参加丧礼的人,无论男女,都穿着黑色的服装,胸口别着一朵白花。每个人都神情肃穆,走路步伐缓慢,好像时间都变慢了一样。

    西方式的葬礼,形式上其实跟Z国也差不多。不过,他们的生老病死,都和教堂挂钩。

    葬礼的前半段,就是在英国皇家陵园旁边的一座教堂里。有什么唱丧诗,奏哀乐,祷告,神父祈祷之类的。后半截,才是把棺材和尸体,拉到墓地。

    说来可笑的很,由于寒冰这边,连根谢文东的毛都没有,甚至连谢文东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物品都没有。为了逼真,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谢文东的真人蜡像。

    据说,这个蜡像,是由3D打印机直接打印出来的,看着还是挺逼真的。

    由于现场参加葬礼的人很多,混进去一些天帝的高手,也并没有什么难的。

    当天帝这边的兄弟,随着寒冰的大部队,进到教堂,看到所谓的谢文东之后,差点没气死。

    这帮混账兲蛋,实在是太糊弄事了,好歹也是Z国人,要办也要按照中式葬礼办,搞个什么洋人葬礼,这叫什么乱七八糟的。

    通过已经混入其中的兄弟们,身上安置的隐藏式摄像头,麦克风,天帝即将参加战斗的干部们,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当看到眼前的境况时,大家也都差点没喷血死。

    “M的,改明儿,我也得给这个该死的红火,弄个葬礼。葬礼方式,不是什么土葬,而是火葬,把这老憋犊子,烧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任长风口吐芬芳,直接勃然大怒。

    袁天仲也气吼吼地说道:“是啊,为了引咱们现身,这老泥鳅还真够费心思,搞得挺像那么回事的,弄得我的心里,都酸溜溜的。姥姥的。”

    巩聪倒是不像他们那么生气,也不像袁天仲和任长风一样,脏话连篇。相反,他还啧啧称好:“不错不错,真像那么回事哈。今天这场面,可真够大的。不单单红火到场了,还有英国的首相,副首相以及英国Z府各个部门的要员。快看,快看,那还有六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六胞胎,还是带了相同的面具。”

    被他这么一说,不少人还真注意到红火身边的六个人。确实,不管是着装,还是身高以及相貌,都一模一样,好像从一个工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陈少河:“这六个人,应该也是智脑成员吧。看着一个个,杀气很盛的样子。”

    巩聪:“嗯,十有七八。哦,我知道了,这六个人就是传说中的‘智脑六子”。”

    听他说得这么认真,大家齐刷刷地转过头来,一个个吃吃地问道:“你听过他们的名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武功怎么样?”“是智脑赤色军的成员么?”

    巩聪摇了摇头脑袋,一脸认真道:“是不是赤色军成员,我不知道。武功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的名字叫作‘智脑六子”。”

    “哪六子?”

    巩聪老神在在一阵阵,幽幽道:“六子分别是,扯犊子,瘪犊子,装犊子,护犊子,滚犊子还有完犊子。一二三四五六,刚好六子。”

    噗呲!!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一阵捧腹大笑,哈哈,这笑话讲得可以,都可以给三年级的学生上课了。

    “有意思哈,有意思。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左边的那个瘪犊子护犊子,就教给我吧。”天候二把手刘深磊首先就定下了目标。

    “那后面的装犊子、护犊子,交给我。”杜天思杜爷,虽然年纪挺大,可这会儿也跟着凑了凑热闹。

    后起之秀张震,也是最年轻的中级钻石干部,也跟着凑热闹起来:“你们尽管去对付智脑六子,红火这个老兲犊子,就交给我吧。我今天,非要拆了他的乌龟壳,煲汤喝。”

    “哈哈,得了吧你,这红火可是天尊级,你上去找他,送死啊。”旁边的魏佳美,悠悠地来了一句。

    “哦哦哦”,张震使劲点点头:“既然我老婆担心我的生死,那算了,算我没说。”

    “滚蛋”,魏佳美杏眼瞪得溜圆,直接伸手掐住了张震的耳朵,急吼吼道:“不要脸,谁是你老婆,你再瞎说八道,我把你的猪耳朵割下来泡酒。”

    “哎呦,哎呦”,张震夸张地叫着:“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娘子...”

    “哈哈...”众人在地被逗得捧腹大笑,有的甚至都笑弯了腰,直不起来了。

    被他们这一闹腾,原本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而与此同时,谢文东也在某处安全的安全屋,看着教堂这边的情况。

    当看到“自己”躺在一口棺材里,谢文东本人也乐了。他非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红火这个敌人,对老谢我真不薄啊,给我准备了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棺材,还搞出这么大阵仗来。这体验感不错,不是谁,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葬礼是什么样的。”

    他这是还笑得出来,不过,葬礼现场,却是神情肃穆一样,现场除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神父,拿着一本圣经,念念有词之外,鸦雀无声,连个放屁的人都没有。

    终于,神父念叨完了,收起圣经,走到英国首相的面前,微微鞠躬。

    英国首相点了点头,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声:“辛苦了。”(英)

    然后,他侧过脸来,欠了欠身,恭恭敬敬地对红火说道:“会长阁下,祈祷已经结束。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下一步呢?”(英)

    “嗯”,红火点了点头,随后款款走上台去,旁边的“智囊六子”,一边三个,站在他旁边。

    众人齐刷刷转过去,看向红火。

    本来,以红火的身份,是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招摇过市,公开露面的。可为了引出这天帝“分裂”之后的第三股势力,将其完全消灭,红火也是豁出去了。

    大不了,等这件事之后,整容换一张脸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能进到这教堂里的,都不是外人,都是跟寒冰多多少少有关系的,所以,在他们面前,倒也没有太多的忌讳。

    红火先是环视众人一圈,随后,清了清嗓子,用英语说道:“首先,欢迎大家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还冒险赶过来,参加我朋友谢文东的葬礼。”

    话音落下,现场传出阵阵热烈的掌声。

    红火压了压手,待到四周安静一阵之后,便又继续说道:“有人可能会说,谢文东应该是我们的敌人,而不是我们的朋友吧。可我想说,谢文东既是我们的敌人,又是我们的朋友。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作高处不胜寒,如果没有他这么一捣乱,那我们得多么无聊,多么孤单。天帝的崛起,对我们来说,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提醒。提醒我们,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不要以为,自己身处高位,就永远没有后顾之忧了,小心驶得万年船...”(英)

    红火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

    说实在的,他的口才并不出众,演讲发言,也不精彩。

    可他是寒冰的会长,也代表着智脑上层,所以,不管他在台上说什么话,哪怕他是在放屁,台下的众人,都会为他鼓掌欢呼的。

    在红火发言之际,寒冰组织以及英国高层,也在密切注意四周的动静。为时刻接下来的大战,而做着准备。

    然而,这红火说了半天,四周都是平安无事的。

    别说有天帝的高阶武者杀出,替谢文东报仇了,就连个吵架的混混都没有。

    难道,是己方太高看谢文东的那些手下了,他们压根就不打算为谢文东报仇?或者,他们早就识破了这个圈套,压根不上当。

    着急,焦虑,忐忑......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顿时升了上来。

    终于,说得都快口干舌燥的红火,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完了。

    他刚刚走下台来,就有不少人涌了上去,疑声问道:“会长大人,我们的敌人,还没有出手。”(英)“是不是他们不会来了?”“要是真这样的话,那我们可就白费劲了。”(英)

    面对着众人的提醒,这红火倒是一脸的从容。

    他呵呵一笑,随即轻声说道:“要说,你们还是不太了解我们的对手。我都主动走到他们跟前了,他们还不动手?放心吧,迟早的事情而已。”(英)

    听他这么说了,大家这才稍稍有些心安,看来,时机还没到啊。

    于是,大家继续按照原先的计划,进行下半段——到墓地去,将“谢文东”下葬。

    由于这教堂,距离这皇家墓地的距离并不长,所以,他们没用多长的时间,便来到了一个事先挖好的陵墓位置。

    不说别的,就寒冰的人,替谢文东选得这块地方,还真是不错,算得上一个风水宝地。

    这里,除了风景如画,四季如春以外,还埋葬了三千三百多人。

    这些人,包括很多当代的知名人士,如:达尔文、狄更斯、牛顿、丘吉尔……以及无数位在英国历史有着深远影响的人,反正都是各行各业的大拿,当然也有许多大拿,本身并没葬在这里,却有写上其名字的石板子嵌在地上作为纪念。

    一开始,这英国Z府高层,是不乐意把谢文东的“遗体”葬在这里的。

    对于他们来说,把一个全世界第一罪恶的凶徒,埋葬在这里,是对埋葬在这里的名仕,是对这整座皇家陵园的“亵渎”。

    可红火的一句话,把这些原本持反对意见的人,统统哑口闭嘴。

    红火的原话是:“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寒冰养的一群家犬罢了。我说谁有资格在这里,谁就有资格在这里。”(英)

    好家伙,一句话,差点把这些英国所谓的绅士们憋出内伤。可他们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势单力薄,哪里敢得罪寒冰,得罪红火。

    所以,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照理说,这么快的一块好地方,应该是莺声燕语,鸟语花香的。

    然而,奇怪的是,在“谢文东”的棺材,刚刚抬到土堆旁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群乌鸦。

    这群乌鸦,有的落在树枝枝头,有的落在地上,还有的甚至直接落在了棺材上。

    虽然,它们都没有瞎叫唤,可是,那一双双提溜乱转的眼睛,让人心中不由地一阵发毛,一种诡异阴森的气氛,瞬间笼罩现场众人。

    现场安静了好一阵,随后,有人招了招手,吩咐鼓乐手开始奏乐。

    轰隆隆!

    哩哩啦啦!

    嘟嘟嘟!

    一时间,坟地这边由安静,又变得热闹起来。

    在巨大声音的冲击下,大部分乌鸦,都扑腾着翅膀,四散飞去。

    唯独,站在“谢文东”棺材上的那只乌鸦,好像着了魔似的,居然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还扭转脑袋,盯着四周的人看。

    “真TM的邪了门了。”(英)

    “这谢文东,该不会是真的死了怨气不散,冤魂附着到了乌鸦的身上了吧。”(英)

    “放屁,我就从来不相信这个,看我把它赶走。”(英)

    有一个胆子很肥的家伙,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声,就要冲过去赶乌鸦...
下一篇   第4919章 天帝的大动作          上一篇   第4917章 真正的大场面【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