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904章 抢夺谢文东尸身

第4904章 抢夺谢文东尸身

作者: 曹三少

哈哈,在朋友圈发了个坏蛋4完结的动态,本来是想跟大家开个玩笑的。没想到,许多兄弟看到之后,都急眼了,很多人都跑过来,或者在群里面问到底什么情况。

对此,老曹着实感动,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这么多兄弟在默默坚守,也感谢兄弟们这么多年的支持与鼓励,老曹,拜而再拜!

既然说到这里了,就顺便说一句有关坏蛋4完结的情况吧。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还能写多长,还能写多久,但是老曹一定会给这本书,一个圆满的结局,给大家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不负青春,不负卿!各位兄弟,敬请期待。

+++++++华丽的分割线++++++++

那有人肯定会说,难不成,谢文东真就这样死了?

他的满腔抱负,他一统世界的夙愿都没有完成,怎么能死呢?他还有这么多兄弟,这么多朋友,他怎么会死?一代传奇,怎么可能半路陨落呢?

这个结果,无法接受,也不能接受。

的确,以臭鼬组织两位神枪手的枪法,他们肯定是打头或者打脸。这两个地方,谢文东可没有防弹衣,一旦集中,那必死无疑。

可谢文东,却并没有真的死,因为在此之前,那两名“臭鼬”情报人员,已经被提前赶到的姜森刘波,带人挖了出来。并且,直接就给控制住了。

姜森刘波不愧是王牌老特工,他们的经验和自觉,在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非但人控制住了,就连他们手中狙击步枪的子弹,也变成了空包弹。而开枪的两个“臭鼬”情报人员,一开完枪转过头来,就被控制住了,枪也被卸掉了。

有人或许会感到好奇,这姜森刘波是吃饱了没事干吧,明明只要把人控制住就行,为什么,非要演这么一出戏来?这不是存心折腾人,存心吓唬人么?

其实,这并不是姜森刘波的意思,而是谢文东坚持的。

他这么做,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个,这算是谢文东和红火大人的首次大规模的较量。从刚刚这一较量的过程中不难看出,这个红火大人非常厉害和棘手。他可能除了这个后招以外,还安排了别的后招。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此几番,简直是防不胜防。想要脱离险境,就得先让对方误以为他们得手了。只要谢文东死了,后续的招数才不会启动。

第二个,如果寒冰的人知道自己死了,那么他们就会骄傲自满,从而露出尾巴和破绽,更加有利于谢文东的下面的行动。

不得不说,红火厉害老道,谢文东比他更加老练狠辣。二人的较量,既是实力的较量,也是高超智慧的激烈碰撞。

这一关还没有过,他就想到下面几步怎么走了。当然,谢文东的成功,离不开身边有那么多的好兄弟,要不是姜森刘波,恐怕谢文东再厉害,这个时候也已经完蛋了。

另外,谢文东身边的任长风、袁天仲和十殿阎罗诸位保镖们,也都配合的很好。枪声一响起,他们便将谢文东扑倒在地,并且将事先准备好的鲜血,涂在他的脑袋和脸上。甚至是把不知道从哪里搞过来的,无比恶心的脑髓,沾在他脑袋上。

这一切弄完之后,还一个个悲天恫地地呼唤着谢文东的名字,并且疯狂地向四周开枪。那动静,那声嘶力竭,真的跟谢文东完蛋了一样。

这一幕,被远在别处的红火大人,用军用间谍卫星看到。

当看到袁天仲、任长风一众慌乱无比的时候,脸上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喃喃道:“谢文东,你也有今天啊。”

当然,他也生怕谢文东没有死。为了保险起见,他又拿出电话,给那两个执行任务的“臭鼬”情报人员打去,再一次确定现场状况。

那两个“臭鼬”情报人员,小命攥在姜森、刘波两人的手里,哪敢说别的,爽口回答道:“已经死了,两枪都打在脑袋上。除非谢文东是神仙,否则,他彻底给玩完了。”(英)

“哈哈”,红火大人大人称赞道:“你们两个做的好,我要给你们记头功,给最大的封赏。”(英)

接电话的那名“臭鼬”情报人员,心中有苦说不出,但是也只好假装高兴,并且对其表示感谢。

有了这两重保障,红火是彻彻底底地相信,此时谢文东已死。

他兴冲冲地拿起电话,再度拨通了“黑云”等人的电话。

此时,“黑云”等人,正偷偷往枪声发出的方向赶去。为了不被天上的间谍卫星看到,他们都是贴着墙根底下走,鬼鬼祟祟得跟偷地雷似的。

玲玲玲玲!

玲玲玲玲!

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把“黑云”等人吓了一跳,他们赶紧停了下来,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他们这边。

“黑云”做贼心虚,也吓了一大跳。待到停下身来,将手机从兜里拿出来手机一看,更是差点没把手机给吓掉了。

“是...是红火大人。”(英)说这话的时候,“黑云”口条都不利索了。

四周的众人,也是吃了一惊,一个个颤颤巍巍,结结巴巴道:“该...该不会...该不会是红火大人知道我们没有撤退...是要来兴师问罪的吧。”(英)“是啊,这可怎么办,违抗命令,这可是大罪啊。”“这下可糟糕了...”(英)

这“黑云”虽然也担心这个,可让手机就这样一直响着,也不是个事。

他一挥手,重重道:“都别说了,我接电话。”

四周闻言,纷纷闭上嘴巴,周围顿时鸦雀无声一阵。

“黑云”接通了电话,小心翼翼地开口:“红火大人...”(英)

红火:“你们现在在哪里?”(英)

“黑云”:“在返回...返回的途中。。”(英)

红火:“先不要回来了,我有个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英)

“黑云”:“什么任务?”(英)

红火:“刚刚,我让人把谢文东给干掉了,你们,去帮我把他的尸体抢回来。”(英)

虽然这“黑云”事先已经有了这心理准备,可是,真听到这话,还是吓了一大跳。

“什...什么...谢文东被干掉了?这...这...”(英)“黑云”大为骇然:“不会...不会是谢文东的圈套吧。”(英)

“不会”,红火非常肯定地说道:“我在天上,亲眼看到的。另外,执行任务的人也已经证实了。”(英)

“太...太好了...”(英)“黑云”兴奋地大喊起来,并大声称赞道:“红火大人果真不愧是“智脑”十二色军之一赤色军的领袖,谢文东纵然再厉害再狡猾,也逃不过您老人家的手掌心。”(英)

好听的话,谁都喜欢听。尤其是,在这种高兴的时候。

红火自然也不例外,心里笑得跟花一样。当然,像他这样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就算心里再高兴,不想表现出来,那就可以不用表现出来。

红火耳提面命,语重心长地说道:“黑云,你知道我们组织,向来是赏罚分明的。这次,你损失了那么多人,也没有拿下谢文东,该当何罪?”(英)

“黑云”身体一激灵,赶紧说道:“属下...属下...罪该万死...还请大人降罪。”(英)

红火:“就算你是我的心腹,我想保你,也说不过去,你必须将功折罪,明白吗?”(英)

“黑云”听完,心里一暖,这红火大人还是向着自己的。他赶紧铿锵说道:“明白,我一定把谢文东的尸体抢回来。”(英)

红火:“好,这件事要是办不好,你就别回来了。”(英)

“黑云”:“属下明白,一定尽全力,把谢文东的尸体带回来。”(英)

红火:“嗯,哦,对了,有一件事,我得提醒你。谢文东刚死,他身边的那些人,肯定同仇敌忾,孤注一掷。不要小看这些人,他们可绝对不会轻易把谢文东的尸体,还给你的。”(英)

“黑云”:“感谢大人的提醒。不过,大人请放心,我身边还有不少厉害的干部,这次,一定圆满完成任务。”(英)

红火:“好,时间紧迫,放手去做吧。”(英)

“黑云”说了一声“再见,大人”,随后,赶紧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迅速说了一下谢文东的情况以及红火交代的任务。

众人听完,那叫一个喜出望外,拍手称快,那个阴险狡诈,手段颇多的头号劲敌谢文东,就这样死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少人恍如昨梦,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不过,红火大人既如此肯定,那就肯定是不会有错的。

开心,高兴,激动,兴奋...种种情绪,一下子涌上众人的心头。

此时,“黑云”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不过,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己方还有重任在身,耽搁不得。

他大手一挥:“好了,执行任务,出发。”(英)

说着,不再隐藏自己的踪迹,以最快速度,往谢文东的方向开进。

而此时,姜森、刘波所率领的先遣部队,已经搞来了几辆汽车,准备让任长风、袁天仲等兄弟们,抬着东哥的“遗体”,离开这个地方。

忽地,刘波收到警报,说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正在往这边开进,而且速度极快。

刘波暗暗吃惊,心说,难不成这红火如此多疑,到这种地步了,居然还不敢相信东哥已死?

不管怎样,东哥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否则,一旦穿帮,这红火安排的后续杀招继续启动,那可就太糟糕了。

他来不及和其他人商量,果然下令,立刻让人驱车,带着众人离开。

这刘波,倒是反应速度很快。

然而,前文也说过,大英博物馆这地方,设置了许多单行道,还有许多栏杆和石墩,以此来减少车流量。

所以,汽车的四个轮子,不见得有两条腿跑得快,更别说,是“黑云”这么一群顶级高手。

这不,他们跑了没多长时间,便被“黑云”等人追上了。

然后,“黑云”迅速超过头车,拦在了距离头车十来米的地方。并且,还不知道从哪里抱来几个石墩,把它们扔在道路中间。

如果就这样撞过去,那汽车肯定会被顶翻不可,没办法,开车的张小进,只好把汽车刹住。后面的几辆车,见状,也只好赶紧把汽车刹住。

“是“黑云”!”余勇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M的”,袁天仲狠狠地骂了一句:“这兲蛋,真是阴魂不散啊。难不成,寒冰的人,识破了我们的计策?”

刘俊:“不太像,我看他们是想来抢战利品的。”

“抢东哥?”任长风重重哼出一声:“我看他有几个脑袋,几条命。”

这时,“黑云”身边的一众手下也已经聚集齐了,几十号人,手里提着明晃晃的家伙,看着一个个威风凛凛的样子。

两边对视了一阵,还是“黑云”还开口了,只听他挥舞着手中的子午鸳鸯拐,重重喝道:“把谢文东的尸体放下来,我可以放你们一命。否则,今天你们就要陪谢文东下地狱。”

“识相的,老实照办,要不然,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快下车,快下车,把谢文东的尸体交出来,交出来...”

......

看到对方的气焰,如此嚣张,车内的众人,也是无比气愤。

姜森:“陈少河、张震、刘深磊,他们还在赶过来的路上,应该有五分钟就能到了。”

刘波:“在此期间,我们最好先跟他们拖延一阵时间,再...”

他们这边正说着话呢,任长风先提着手中唐刀,跳下了车。

下车之后,任长风第一件事,就是假装抹眼泪,随后,声音略带沙哑道:“小笔崽子,好大的口气,老子今天就活剐了你们!”

下一篇   第4905章 尸体“开口”了          上一篇   第4903章 谢文东被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