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862章 谈笑间杀人的谢文东

第4862章 谈笑间杀人的谢文东

作者: 曹三少

虽然是第一次跟谢文东见面,可是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绅科,格外重视,完全就是接待外国元首的规格安排。不单单是吃喝规格极高,就连入门处还准备了十八门礼炮。

门口,还准备了仪仗队,随时准备奏乐。上下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卢卡绅科本人,也是非常紧张。虽然是家宴,可也捯饬得非常精神。小西装穿得笔挺,头发梳得瓦光锃亮,整个人显得很有精神。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八点钟了。

谢文东和卢卡绅科约定的时间,就是晚上八点钟。后者可不敢让保镖去给谢文东开门,他亲自带着家人和佣人,来到门口等候,仪仗队随时准备,礼炮随时准备发射。

然而,八点钟到了,还没有等到人。hu#aid#an4.c#c

卢卡绅科的大儿子小声凑了过来:“爸爸,八点到了,人还没来呢?”(俄)

卢卡绅科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可不是嘛,已经八点整了。这寻常人,谁敢这么怠慢堂堂一国元首。不过,这次卢卡绅科倒也一点也没有生气,帮着谢文东解释道:“可能是没有找到地方吧,不着急,不着急,再等等。”(俄)

“哦。”卢卡绅科的儿子点了点头。

就这样,大家又等了五分钟,人还是没来。

这时,卢卡绅科的小儿子说道:“爸爸,要不,你给谢先生打个电话,问问他到了那里。要是一时半会儿还没到,咱们就先进去,外面可够冷的。”

卢卡绅科的其他几个家人,附和着点了点头。

然而,卢卡绅科却冷下脸来:“都给我闭嘴,这点苦都吃不了,还怎么当我的家人。今天我们要见的这个人,可是特别重要,关系着我和我们整个家族的未来。今天就是站到天亮,也得给我等着。”(俄)

面对着严厉的卢卡绅科,其他人悻悻一阵,赶紧闭上了嘴巴。

这时,卢卡绅科的二儿子小声问道:“爸爸,这个谢文东到底是什么来历啊,他真有这么大的能量,连英国Z府都搞的定?”(俄)

说到这个,卢卡绅科还真不是特别了解。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普京总统推荐的人,总是没错的。更何况,他确实是很有能耐,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查到幕后主谋和黑手是谁,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查得到的。等着吧,等见到了人就知道了...”(俄)卢卡绅科哈着白气,说到。

卢卡绅科的三个儿子,年纪也不小了,也都在白俄罗斯Z府身居要职,只是外人并不知道,他们和卢卡绅科的关系。他们当然也是见过大世面的,甚至和许多国家的要员都是好友,但谢文东这个名字,他们还真没听说过。

而且,如果真的如普京总统,真的如父亲所说,他真有这么大的能量,那他可实在是藏得太深,为人太低调了。

这边,卢卡绅科一家在瑟瑟寒风中等着。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人还没来,最后等得卢卡绅科都有些着急了。

他掏出手机,犹豫再三,想着是不是打个电话过去。

就在这时,他的一名管家,急匆匆从房子里出来,隔着老远便喊道:“总统阁下,里面...里面...”(俄)

卢卡绅科愣了一下:“里面?里面怎么了?”(俄)

管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呼哧呼哧道:“里面的...我们的客人已经进去了。”(俄)

“什么?这怎么可能?”(俄)卢卡绅科吃了一大惊:“这座庄园这有这一个出入口,四周都有三四米高的围墙,里面还有警卫巡逻,他们是怎么进去的?”(俄)

管家这会儿已经跑到卢卡绅科的跟前,弯着腰驼着背,大口喘气道:“没错...没错...是真的。这帮人神出鬼没,来去无踪,实在是太吓人了。”(俄)

卢卡绅科心里咯噔一下,没有多说什么,赶紧领着自己三个儿子往庄园里面快速跑去。

大约四五分钟之后,他们一行四人,果真在大厅里,见到了一群陌生人。

这群陌生人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领带和皮鞋,分成两派跨立而站,目光机警地注视着四周。

而在大厅的沙发上,正有一个人翘着二郎腿,悠闲地抽着烟。

这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看着年纪并不大,可举手投足间,皆是领袖的气质。这人气场非常强大,即便隔着老远,也跟感觉一阵冷冽的气势铺面而来。

“难道,此人就是谢文东?”卢卡绅科暗忖一阵。随后大踏步向前,走向谢文东,笑呵呵道:“阁下就是谢先生吧,欢迎欢迎...”(俄)

嗖!

还没等他走到谢文东面前,两道黑影便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

卢卡绅科从来没见过人,有这样恐怖的速度,好像就跟幽灵一样。不由地惊得嘴巴张开,眼睛瞪得溜圆。

“哈哈,总统先生,你好,我就是谢文东。”(俄)这时,谢文东将手中的香烟摁到旁边的烟灰缸里,随后站起身来,款款走向卢卡绅科。

这两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十殿阎罗的方科和王航。

听到谢文东的声音,二人自动让开。

这时,卢卡绅科也反应过来,上前半步,主动伸出手去:“谢先生久仰久仰。”(俄)

谢文东脸上挂着笑容,客客气气道:“不好意思哈,总统先生,以这样的方式闯入你家。另外,有必要解释一下,之所以要这样,是不想动静闹得太大,你们这又是仪仗队又是礼炮的,我还真不敢进,哈哈。”(俄)

卢卡绅科立马明白对方的意图,对方身份如此神秘,哪能就这样大张旗鼓地接受己方的欢迎。

他赶紧致歉:“是我们考虑不周,还请谢先生不要介意。”(俄)

谢文东:“哈哈,不会的,我可不是小气之人。”(俄)

卢卡绅科脸上也笑眯眯一阵,夸奖道:“那就好,那就好。嗯,谢先生的俄语说得真不错。”(俄)

谢文东:“在俄罗斯待过挺长一段时间,所以勉强会说一些。”(俄)

卢卡绅科:“哦,难怪,难怪谢先生能和普京总统作为朋友呢。嗯,来,谢先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三位是我儿子。这是大儿子,目前是能源局局长。这是二儿子,目前是军方的四把手。还有就,是我的三儿子,目前是商务部副部长。外界,不知道他们和我的关系,还请谢先生替我们保密哈。”(俄)

对方一上来,就把自己的三个儿子介绍给谢文东,并且说了一下他们在Z府部门的职位,为得就是表示自己的诚意以及对谢文东没有戒心。

谢文东多聪明的人,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笑着点了点头,一一与他们握手。

卢卡绅科:“他们的口风都很严,如果谢先生有什么话能和我说的,也自然能让他们知道。”(俄)

谢文东:“嗯,我很荣幸。”(俄)

“爸爸,快点请谢先生坐下吧。”(俄)卢卡绅科的大儿子,凑上前来,小声说道。

这时,卢卡绅科才反应过来,连连说道:“哦,对对,请坐,请坐,我们边吃边聊。”(俄)

“快点上菜!”(俄)卢卡绅科又对身边的人说道。

谢文东挥挥手:“先不着急上吃的,我要给你们看点东西。另外,无关人员,全部让他们退下。”(俄)

卢卡绅科虽然不明所以,可还是照做,把不相关的人全部赶了出去,并且最后走得那个人,还把门关上了。偌大的客厅,只剩下了他、他三个儿子。

等到闲杂人员都离开,谢文东方才打了个响指:“把人带上来。”(俄)

十殿阎罗的方科和王航领命,从沙发后面,拽出一个口袋来。从口袋外面的样子看,像是捆了一个人。

卢卡绅科吃吃问道:“谢先生,这是什么人?”(俄)

谢文东呵呵一笑:“这是你的老熟人。”(俄)

卢卡绅科:“我的老熟人?”(俄)

谢文东:“对。”然后,他吩咐王航和方科,让他们把口袋解开。

让口袋解开的那一刹那,一个嘴巴被堵住,手脚被捆着的家伙,赫然出现在卢卡绅科父子四人的面前。

他们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赶紧喊道:“季哈诺夫斯卡娅!”(俄)

没错,这正是那个被神秘人员劫走的反对派总统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在外人看来,这季哈诺夫斯卡娅是被他背后的支持力量给劫走的,可实际上,劫走他的,是天帝旗下的精锐。

谢文东今天把他带过来,既是当个礼物送给卢卡绅科,也是给后者做个警告。

这个季哈诺夫斯卡娅,此时也看到他们,赶紧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睛不停地眨动,向是在跟卢卡绅科求饶,想让他放他一命。

震惊之后,卢卡绅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好奇地问道:“谢先生,你这是怎么找到的他?”(俄)

谢文东当然不能说真相了,只简单地说道:“从一伙恐怖分子的手里。我的人在搜集情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他,就把他弄过来了。”(俄)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把卢卡绅科父子四人吓了一大跳,好家伙,这谢文东果真是不简单啊。

卢卡绅科道谢一声,随后对自己的儿子说道:“把他弄下去,交给警方,以叛国罪论处。”(俄)

卢卡绅科的儿子刚准备搭话,这边的谢文东却抢先说道:“我听说,这人经常和你作对,还想跟你竞选总统之位?跟境外势力勾连,意图颠覆国家?”(俄)

卢卡绅科点了点头:“没错,所以,我要把他法办。”(俄)

“不用那么麻烦”,谢文东冷笑一声:“让我的朋友不痛快的人,我就让他不痛快。”(俄)

还没等卢卡绅科等人反应过来,谢文东便直接打了个响指,对方科说道:“小方,结果他。”(中)

方科答应一声,直接就从怀里掏出匕首来。

他这个动作,把卢卡绅科父子吓了一跳,也把季哈诺夫斯卡娅给吓了一大跳。后者更是当场被吓哭了,嘴里求饶声更大了。

“谢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俄)卢卡绅科吃吃问道。

谢文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对方科说道:“别搞得到处都是血,我们还要吃饭呢。”(中)

“明白,东哥。”方科赶紧收起匕首,随后,来到季哈诺夫斯卡娅的身后,直接抱着他的脖子这么一转。

咔嚓!

季哈诺夫斯卡娅的脖子当场被扭断,人一下子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松劲,其身体就像一趟烂泥一样,瘫倒在地,身体还不停地抽搐着。

这卢卡绅科虽然也是杀伐果断之人,可在他跟前,就把一个偌大的反对派候选总统给干掉了,这也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卢卡绅科父子四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他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招惹到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对方完全不按照章程办事,谈笑间就杀人。这谢文东,太可怕了吧。

威慑和怀柔并用,这是收复人心最好的手段。

谢文东精于此道,早就对这一招玩得是炉火纯青了。

谢文东脸上没有泛起半点涟漪,这才回答起刚才卢卡绅科的问题:“既然总统先生,想要跟我做朋友,我自然要让朋友无忧。他不是给你惹麻烦吗,我顺手帮你宰了他而已。”(俄)

卢卡绅科喉结上下滚动一阵,吞了吞口水,说道:“是...是...我是想杀了他...可是这...”(俄)

“呵呵”,谢文东笑着拍了拍卢卡绅科的后背:“反正都一样,这样还能省点麻烦。好了,我们不要在一个死人身上浪费时间了,开始进入正题。”(俄)

卢卡绅科:“...”

下一篇   第4863章 征战昔日的日不落帝国          上一篇   第4861章 做谢文东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