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859章 来自俄一把手的评价【二合一】

第4859章 来自俄一把手的评价【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一听到是普京总统打电话过来,刚刚还怒不可解的卢卡绅科,立马换了一张面孔,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他对秘书说道:“把普京总统的电话接过来吧。”(俄)

秘书答应一声,将电话接了过来。很快,电话那头,便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卢卡绅科:“是普京总统吗?”(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雄浑且很有磁性的声音:“是我,卢卡。”(俄)

卢卡绅科听到普京的电话,很激动,因为他俩除了是好朋友之外,前者还是后者绝对的迷弟,崇拜者。之前甚至有传言说,卢卡绅科想让白俄罗斯重新回归俄罗斯,两个国家结成一个国家。

虽说这件事到后来不了了之,可从这种传言的传出,不难从另外一个方面证实,这二人的关系确实莫逆。

电话那头,的确是普京总统本人。

卢卡绅科:“哈哈,普京总统,咱们可是好久没有聊天了。”(俄)

普京:“是啊,我这打电话过来,是想提前祝贺你生日快乐啊。”(俄)

卢卡绅科这才想起,下个月正是自己六十八岁的生日。他非常感动:“感激普京总统,还记着我的生日。还特意打电话过来庆贺,正是太让我感动了。”(俄)

普京:“哈哈,咱们是朋友,应该的。”(俄)

两人拿起电话,就是好一阵寒暄。他们从生日扯到天气,再从天气扯到身体,可谓聊得那叫一个投机。

原本卢卡绅科的心情是挺糟糕的,被这么一聊,顿时开明不少,脸上的笑容也不少。hua\ida\n4.c\c

最后,他们从生活情况,聊到政治,聊到了卢卡绅科的这第六次总统竞选。

虽然这次竞选,卢卡绅科依旧毫无例外,以高票当选。不过,这个过程,他并不舒服,因为有太多的人跳出来抗议,质疑这个数据的真假。还说要什么民主、公平、自由?

气得卢卡绅科在电话里对普京大倒苦水:“民众是傻子吗?他们真以为,让反对派,那个亲美的总统候选人上台,生活就会更好?愚蠢,无知,愚不可及。看看那些被西方、被欧洲国家染指,最后政变成功的国家,又哪个是好的?”(俄)

能让卢卡绅科在电话里,在普京面前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如此也不难看出,他是对普京无比信任的。

普京也是个铁腕总统,之前国内同样出现这样一群人,最后被他压下去了。所以,他对同样深恶痛绝。

普京拿出之前对待车臣恐怖分子的态度,恶狠狠地说道:“民众是愚昧的,也是容易被欺骗的,这个可以理解。可有些国贼,是真的可恶,里通外国,掀起血雨腥风。真该把他直接摁到马桶里溺死!”(俄)

说到这个,卢卡绅科更是赞同得连拍大腿:“是啊,普京总统,我也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你听说没听说,前几天,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走私军火入境。一调查,果真截获了一批价值好几千万美金的军火。这批军火,居然是国外势力资助,被反对派用来发动军事政变的。”(俄)

普京:“哦?那你打算怎么做?”(俄)

卢卡绅科:“当然是先下手为强,把那个反对派的领导人抓起来。”(俄)

普京:“嗯,这是你们国内的政务,按理说我不应该多干涉。不过,有一句话,我想作为朋友提醒你一下,不知道卢卡你介意不介意”(俄)

卢卡绅科:“普京总统这话就说得太客气了,我们是朋友,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俄)

普京:“你有没有想过,这次把那个反对派的领袖杀了,下一次,那些境外的有心之人,还能扶持另外一个反对你的人出来。这样无休止的对抗,叫人一直劳心劳力。”(俄)

卢卡绅科:“嗯,你说得有道理。可这种事情,避免不了吧,我总不能去跪舔欧洲,跪舔西方,让他们不要再派人过来捣乱了吧。想让我对他们俯首称臣,做不到。”(俄)

普京:“我当然不是想让你对一群想要把你拉下台的人屈服。我的意思,恶人就要恶人来磨。想要一绝后患,就得把这帮境外的畜生打疼打怕。”(俄)

卢卡绅科沉吟一阵:“普京总统的意思是...”(俄)

普京:“找一个人,去做这件事。”(俄)

卢卡绅科:“找一个人?什么人能办成这样的艰巨的事情啊。”(俄)

普京:“我给你推荐一个人,也是我的朋友,他或许,会帮你消除麻烦。”(俄)

卢卡绅科:“还有这种人,他是谁?”(俄)

普京:“他的名字,叫作谢文东。”(俄)

卢卡绅科:“谢文东?这个名字,好像是个Z国人的名字。他是Z国Z府的代言人?我要向Z国Z府求援?”(俄)

普京:“严格来说,他并不能代表Z国Z府。不过,他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这样吧,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你可以亲自和他聊聊看。”(俄)

卢卡绅科:“能被普京总统亲自推荐,这说明这个人果真是不一般。好,我跟他聊聊,看看他怎么帮我解决这个麻烦。真要是成功了,他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俄)

普京:“好...”(俄)

说完,然后把谢文东的电话,交给了卢卡绅科。

二人又聊了一阵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这时,旁边的一位心腹手下,对卢卡绅科道:“总统先生,逮捕季哈诺夫斯卡娅(反对派候选总统),是不是需要通告给国内的媒体?”(俄)

卢卡绅科摆了摆手:“情况有变,逮捕行动先暂停。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叫你。”(俄)

心腹手下:“好的,那我告辞了。”(俄)

等到心腹手下离开,卢卡绅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着那张写着谢文东电话的纸条,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他能坐到一国元首这个位置这么多年,心机智谋城府,皆是相当不一般的。

一开始,他的确觉得这个电话,是普京打过来提前庆贺自己生日的。

可现在一想,对方说庆贺自己生日只是个幌子,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这个叫谢文东的人推荐出来。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或者,刚刚给自己打电话的,压根就不是普京总统?

而是别有心机的人,假冒普京,和自己来了一场对话,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到这个,卢卡绅科狐疑心顿起,双眸露出洞察世俗的精光。

放下手上的纸张之后,他掏出手机,找到普京的私人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了之后,卢卡绅科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哦,忘了跟普京总统说了,下个月生日的话,我想邀请你来参加。”(俄)

那边的普京直接爽口回答道:“没问题。”(俄)

卢卡绅科再问:“普京总统,刚刚你说的那个谢文东,到底是个什么人?是个职业掮客?”(俄)

卢卡绅科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验证一下刚刚那个人的身份。假如刚刚那一通电话,不是普京本人打的,现在自己这么一问,肯定就会露出马脚来。如果真是普京本人打的,那他这事就有意思了,这个谢文东真的能手眼通天?

听到对方这么问,对方明显一顿,沉默了一下。

见对方没有说话,卢卡绅科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莫非刚刚那个真不是普京?要真是这样,那可真是被狠狠骗了一把啊。

然而,接下来普京的回答,却又一下子让卢卡绅科悬起得心落了回去。

只听普京想了一会儿,回答道:“他啊,他是世界第一黑手党的老大,也是世界第一大军火贩子,也是传媒大亨、最年轻的将军,全球身价千亿美金的隐形富豪。他还是个很有趣,很讲义气的人。”(俄)

这番话,不只验证了普京本人的身份,还把谢文东这个人抬升到了一个极为罕见的高度。

要知道,这可是俄罗斯总统啊,是个连meinv总统都为之头疼的狠角色。

可是,他居然如此盛赞此人,对此人有这么高的评价。

这怎么不能让卢卡绅科瞠目结舌?更让他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黑手党老大?军火贩子?最年轻的将军?千亿身价的隐形富豪?风趣?幽默?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人么?

卢卡绅科想象不到,可他对此充满了兴趣:“好,那我真得得好好跟这个谢文东聊聊天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好。”普京爽快地答应一声。

卢卡绅科说了一声再见,便又挂断了电话。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谢文东和俄罗斯总统的关系。

两个人,不是谁附属谁,谁听谁的话。他们是朋友,是很好的朋友。是那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有忙帮忙,没忙也能坐在一起踏踏实实聊天的那种。

谢文东、普京两个人,身居高位,皆是万人之上的枭雄。这样的人,朋友不会太多,但是能被他们视作朋友的,皆是能被他们打心底敬佩的人。

谢文东和普京两个人,虽然年纪差了很多,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关系,两人经常以好朋友相处,是真正的忘年之交。

而当谢文东打电话给普京,让他帮这个忙的时候,普京二话没说,直接就同意了。

当然,作为卢卡绅科的朋友,普京多问了一句。

谢文东的答复也很简单:“我不是想让卢卡绅科对我俯首称臣,我只是想让他成为我的朋友,一起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中东地区,基本上在我的控制之下,下一步就是欧洲。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是我进入欧洲地区的两条桥梁!”(俄)

之前,普京也多少听过一些,谢文东在中东的所作所为。本以为只是传言,现在亲耳听到谢文东承认,不禁唏嘘。这个年轻人,胆子和野心可真是太大了,他居然想要一统欧洲,这听起来太疯狂了。

如果对方不是谢文东,他肯定会以为对方是个疯子。

可对方是谢文东,那这事便两说了。

良久,他才发出一声感叹:“老弟,你做了一件老哥一直想做,却做不了的事。这样吧,无论你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遇到困难,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一个电话过来,我一定帮帮场子。”(俄)

谢文东听完哈哈大笑,连说了三个好字。

挂断了电话之后,卢卡绅科马不停蹄拨通了谢文东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卢卡绅科拿着电话,先是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是谢先生吗?”(俄)

谢文东的俄语水平一般,不过,只要对方语速不是太快,正常交流也是没问题的。

谢文东等这个电话,可是等了多时了。

当然,他可不能显露出来,先回答了对方的问题:“我是谢文东,请问你是哪位?”(俄)

卢卡绅科:“我是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绅科,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先生的好朋友。”(俄)

谢文东假装恍然:“哦,原来是卢卡绅科总统,你好你好。”(俄)

卢卡绅科:“谢先生知道我的名字?”(俄)

谢文东:“当然,总统先生,可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要是谁不知道你的名字,就他就好像刚出生一样。”(俄)

这人啊,都喜欢听好话的。尤其是,刚刚普京把谢文东捧得这么高,说得这么厉害。被这么厉害的人说好话,那可是非常过瘾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只要马屁拍得对,阎王都能把老婆给你睡!

果不其然,卢卡绅科听完这话之后,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他哈哈一笑:“谢先生过誉了,我只不过是个小总统罢了。我认识普京先生那么多年了,还从来没听过他用那么高的评价,评论一个人呢。”(俄)

谢文东:“哦?普京总统说我什么?”(俄)

卢卡绅科:“他说你能量很大,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是个很有趣,很讲义气的人。”(俄)

谢文东:“这我就有些受宠若惊了。话说,你们大人物,都是这么会聊天的嘛?哈哈。”(俄)

下一篇   第4860章 谢文东的三步棋          上一篇   第4858章 没有需求,制造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