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780章 绿水至尊vs谢文东【三合一】

第4780章 绿水至尊vs谢文东【三合一】

作者: 曹三少

然而,令绿水至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非常把这一刀接了下来,还接得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二人手中的宝刀宝剑狠狠撞击在一起,在不算特别大的房间里,发出一阵类似手雷爆炸一般的激烈声响,把姜怡帆震得耳膜嗡嗡的。

姜怡帆生怕他有什么情况,赶紧喊道:“老大,你没事吧?”

谢文东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反观被震退两步的绿水,已经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自己刚刚用了多大的力道,他自己知道,一剑甚至可以把一头犀牛的脑袋给剁下来。

可是,这么厉害的一剑,居然被区区一个白银级别的谢文东,给挡住了。

他忍不住“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吃惊:“这高科技,真的有这么厉害?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虽然他没有说出话来,可是,谢文东那双洞察世俗的深邃双眼,好像一下子看透了对方的心思。

只听他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觉得不可思议?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绿水会长,你该从坟墓里爬出来,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了。”

“哼,不要太得意了,谢先生,这才刚刚开始呢,我倒要看看,你的这个什么高科技,到底有多么厉害。”说完,再度挥动手中的“翡翠宝剑”,杀向谢文东。

这一次,绿水的攻势明显更强,也明显更加利落。

而谢文东也提起手中的唐刀,拉开了架势与之作战。

这绿水至尊不愧是地尊级大佬,也不愧是“智脑”星皇旗下十二色军之一的领袖,“翡翠宝剑”挥动,气势陡然暴增,如同泰山迸裂,四海翻腾,天下唯我独尊。

而这有了高科技战甲加持的谢文东,居然也表现出了无比惊人的战力。唐刀在他的挥舞下,上下翻飞,日月无光,可真可谓是“刀起处、寒光闪烁。刀去时,神哭鬼嚎”。

这绿水的速度非常快,挥动宝剑的速度更快,只见他周身,仿佛有十几把甚至是几十把绿色的宝剑在跟着挥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变魔术。

而谢文东的速度,虽然比不上绿水,可是,他的出招都很简单有效,随意地一摆动,便化解了前者凌厉无比的攻势。

等到绿水的攻势变老,谢文东再次出手,刷刷刷七刀,全都是攻向绿水的命门。

绿水吃惊一阵,赶紧往后撤退。

他虽然撤退的比较及时,可还是被谢文东锋利的唐刀在胸前划出一道口子来。

当看完对方的攻击,又看到自己所受到的胸前的那道伤,绿水对前者的吃惊程度,明显是大于后者。

他感到无比吃惊和震惊,皱着眉头赶紧追问道:“你怎么会用巩聪的绝招?是到底是不是谢文东?”

谢文东暂时将手中的唐刀收回,紧接着呵呵一笑:“我不是谢文东还是谁?至于我为什么会用阿聪的绝招,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这套AI系统,吸收了天帝许多顶尖高手的绝招和武功套路,是集百家之大成。怎么,怕了?”

“怕?”绿水咬了咬牙,声如狼嗥,快速闪到谢文东的跟前,对着他的脑袋,狠狠劈落。

谢文东身形一侧,快速散开。与此同时,手中的唐刀自左向右,横削了过去。这一招,看着简单,但却同样来势汹汹。

绿水至尊手提“翡翠宝剑”,挡掉了谢文东的杀招,并且在半空中划出无数眼花缭乱的绿光。

每一道绿光,都好像激光束一样,只要被它划中,那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甚至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纵然谢文东的表现相当不错,可是,他还是免不了受伤。

只听“刷刷”两下,谢文东的手背和头皮处各自多了两道不大不小的口子。虽然不致命,可看上去足够吓人的。

绿水见这谢文东终于有些扛不住了,以快打快,配合手中那把无比漂亮的“翡翠宝剑”,那场景真叫一个漂亮。

只不过,这种漂亮是要命的。

谢文东见招拆招,转眼间就奔出二三百招了。

见单手刀的确是有些吃亏,谢文东冲着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的姜怡帆大喊一声:“怡帆,再给我拿把刀来。”

姜怡帆反应倒也很快,快速地将一把刀拔出来,扔向谢文东处。

谢文东当空再一接,然后,直接接过。

这是一把直背刀,看着很普通和简单,但是锋利无比。

然后,双手持刀,开始迎战绿水。

很快,谢文东便化被动为主动,逼得绿水连连后退。不单单是后退,还被对方踢到了两脚。

这让绿水简直无法相信以及无法接受。

他怒吼一阵,开始亮出自己的绝招,全力攻杀,空气中他的幻影变得更多了。

果然,这谢文东又开始扛不住了,这一次轮到他挨踢了。

虽然这谢文东的身上,穿着又轻便又坚硬的碳纤维打造的贴身战甲,可是,这绿水至尊的脚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大,一脚下去,谢文东整个人直接飞出去不说,更是疼得“面目全非”,捂着肚子,眼泪都流出来了。

旁边的姜怡帆见状,赶紧过来搀扶他,关心道:“老大,老大,你没事吧?”

谢文东咬了咬牙,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没事。不过,这绿水果然是不错。”

姜怡帆眼睛红红的,直接说道:“要不,咱别打了,你这还受着伤呢...我来跟他打。”

说完,就要拿起家伙,与绿水干仗。

不过,还没等他动手,谢文东便迅速把他拉住,狠狠说道:“你别去,你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姜怡帆急得抓耳挠腮,不知道这会儿该做点什么事才好。

谢文东深深吸了几口气:“扶我起来...另外,刀再给我一把。”

姜怡帆没办法,只得按照他说的办,先把第三把刀递给他,然后将它扶了起来。

这谢文东将第三把刀直接叼在嘴巴上,然后站稳身体,目视前方,眼睛一眯,身上冷冽爆射,重重喊道:“绿水会长,我要继续了。”

说完,直接喊了一个“三刀流,鬼斩!”

鬼斩,是天帝第一高手,巩聪的成名绝技之一,也是他第一次,将《海贼王》动漫当中——大剑客索隆的招牌性动作,运用到实战当中的其中一招。作为资深铁杆“海贼迷”的他,也是第一次,用嘴巴当武器杀人。

还真别说,这一招往往出其不意,干掉了许多之前比他强大的多的对手。

只不过,到后来,这一招用得多了,寒冰这边也就见怪不怪了。并且,一看到这一招,就知道他下面要用的是什么,早早地做好防范。

有那么一阵子,他非但没有出其不意,反而被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渐渐地,巩聪就怎么用这一招了。

不过后来,巩聪也用过一次鬼斩,那是在和绿水的上一次的决斗当中。

那一次的“鬼斩”,与之前的鬼斩有所不同,它是经过巩聪改良过的,看着跟之前差不多,但不管是力道还是角度、亦或者出招的节奏,都比之前要强得多。

之前,绿水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躲过那一招。

而这一次,绿水也是跟上次一样,同样使出了的抵御招数,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中招了。

谢文东嘴巴上的这把斩马刀,虽然没有割开绿水的喉咙,却把他的下巴划出一道血缝出来。虽然伤口不大,但是却让绿水震惊不已。

照着谢文东所说,他这个什么高科技智能系统,是通过吸收各个高手的绝招和一些厉害套路,自动对敌人的出招进行还击的。

可是刚刚这一招,明明比之前巩聪所用的那一招,还要厉害。

难道,这高科技智能系统,还会自我改进,自我升级,变得比人脑还要厉害?

不不不,这东西再先进,也是人造出来的,不可能比人脑还要厉害。

而且武功这种东西,可不单单是学习和模仿就能练成的,它还需要极为强大的天赋、悟性以及临场应变能力,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系统能拥有的。

纵然这绿水再后知后觉,他也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

终于,绿水再次喊出了自己心中的怀疑:“你不是谢文东,你是巩聪。”

这“谢文东”沉默一阵,没有接话。

不过,绿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谢文东”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绿水:“如果你真的是巩聪,那就现出你的本来面目。我不知道你假冒谢文东到底是个什么目的,可我希望我的对手,能够堂堂正正,别玩这个有的没的。”

“谢文东”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把自己的硅胶3D仿人皮面具摘下,也把喉咙处的变声器拿了下来,恢复了原来的面目,并且大方地承认道:“绿水会长,你猜得很对。”

没错,这不是天帝的第一干将巩聪还有谁。

虽说,这绿水事先早就有心里准备,可真当他看到巩聪的真实面目时,他还是吃了一大惊,眼珠子看得都要飞出来了。

呆愣了好久,他方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据我得到的消息,你这时候应该重伤躺在医院当中,怎么可能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没错,这巩聪的确是在一个多礼拜之前,和副会长小布什决战的时候,被暗藏的狙击手,给直接打烂了肚子。

当时,巩聪的肚子都给打烂了,人当时就昏迷了,差点就没救过来。

那么,他怎么会好端端地出现在这里,还和绿水至尊对战了这么久?!

正常情况下,他的确还是在养伤阶段。

不过,就在大战之前,在医院养伤的巩聪,得到了这边即将大战的消息。彼时的巩聪,就向谢文东申请出院,加入到这场战斗当中来。

然而,谢文东鉴于他的伤势,果断拒绝了他的申请。

以他这种状态,简直就是来送死的。更何况,自己已经做好了应对的策略,拿下绿水至尊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这巩聪深深知道,这绿水至尊的可怕和狡猾。

他虽然相信东哥的计划和策略,但是也知道,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计划有一点执行不到位,或者出现半点纰漏,致使谢文东发生什么意外,那后果可谓不堪设想。

再者,这应该就是己方在以色列,甚至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和寒冰的最后一场大战。身为天候的一把手,他怎么能错过。

如果能把绿水灭掉,那就再好不过了。

是为了立功心切也罢,为了扬名立万也罢,是担心谢文东的安全也罢,总之,巩聪不想兄弟们冲杀在前,而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养伤。

于是,他私下底做了一个特别疯狂的决定——通知银河实验室,于正式行动一天前,给他换了一副新的的大小肠。

(为了减少伤亡,拯救生命垂危的天帝高层。早在很多年前,银河实验室,就用DNA复制技术,给各位核心高层,都培育了一些可以替换的重要器官(人脑无法培育),以便在重要器官受到重创无法恢复的时候,进行合理替换。之前袁天仲的心脏就是采用了此技术,格桑心脏病也是采用这种技术进行治疗,还有一些主要干部的换手换脚手术、植皮手术等)

有人肯定会说,既然这技术这么好,那怎么还叫“疯狂的决定”。

所谓疯狂,是因为换肾、换心、换胃、换大小肠之类的手术,必须在特定的无菌环境下、并且由医术高超的医疗专家亲自进行手术。

这些手术的必要条件,倒是能够满足。

关键就是在手术之后,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内,待在无菌的环境下,等待接口的愈合,并且还要配合打一些各种各样的针。

另外,这种手术,毕竟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更别说人体的结构本身有多复杂了。

虽然技术非常先进,并不能保证,百分百手术成功,也有不少人因为手术失败,造成终身不可逆的残疾,甚至为此丢了性命。

也正因为此,但凡能够通过后期治疗,修养恢复的,都不会采用这种极端的手段。

毕竟,这新的“配件”再好,也比不上妈妈给的原厂原装的。

而这巩聪,这手术才结束一两天,远远没有达到能出院的地步,更别说作战了。

这万一出现一些无法治愈的严重细菌感染(比如炭疽细菌),万一出现什么“系统不兼容”(身体出现排斥反应),那可就不是吃点苦,遭点罪的事情了,那真叫自己作死了。

退一万步说,上面的这些情况都不会发生,万一大小肠的接口在战斗中崩裂,万一肚子上那个刚刚植皮缝合的大洞破开...

万一万一,真的有一万零一种可能和意外...

看到姜怡帆偷偷把这种状态的巩聪,偷偷接出医院,并且送到谢文东的跟前。

谢文东当时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他是很少打骂手下兄弟的,可是这一次,他一点也没客气,横竖直接给了姜怡帆两个大嘴巴,怒气冲冲地吼道:“你为什么要把他接出来?”

姜怡帆被打得那是一脸脾气也没有,低着头一个劲地向谢文东请罪,请求后者的责罚。

见状,巩聪赶紧给解围道:“东哥...你别生气了,是我下死命令,让他过来接我的。你...”

巩聪这一张口不要紧,谢文东的火气更大了。

他怒气冲冲,连珠炮似地问道:“你以为自己是狐狸,有九条命?你以为,你的运气一直那么好,一直就不会死?你以为,我器重你,爱护你,就不敢抽你?”

表面上,这些话是在骂巩聪,可是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他这是“爱之深,痛之切”。

这巩聪可不单单是他的左膀右臂,也不单单是天候的一把手,谢文东其实是真把他当作自己亲弟弟看待。

虽然他也理解的巩聪的所作所为,可是这小子这么不惜命,还敢违抗自己的命令,让谢文东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巩聪当然也明白,东哥对自己怎么样。

他心里很是感动,但是脸上却一阵嬉皮笑脸道:“好了,东哥,好了,东哥,你别生气了,我这生命力又不是不知道,顽强的很,楼上掉花盆砸我十次,我也不见得会死。再者,我还特意穿了一件碳纤维的马甲,保护自己的要害。至于疼痛吗,我打了两倍的止痛针了...还有...”

巩聪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说得倒像是头头是道。

可是,谢文东还是没有消气,心中简直就是“怒气难平”,就是不肯答应让他参战。

直到战斗现场的局势不甚乐观,己方攻击连连受挫(这也就有了之前谢文东和姜怡帆的那段对话)。

听到谢文东说,他想把绿水至尊吸引到这边来,为兄弟们减轻压力(其实是想要在这里打绿水的伏击)。

这巩聪赶紧说道:“东哥,这绿水是个老狐狸,打他的伏击,恐怕不容易。就让我出战吧。再耽搁下去,天仲哥、向旭兄,还有深磊、勇哥他们,恐怕一个也活不成...这绿水被逼到墙角了,不会手下留情的。”

的确,那个时候,绿水至尊已经把“翡翠宝剑”亮出来,准备大开杀戒了。

再迟一秒钟,那些兄弟们可能就多一秒的危机。

没办法,事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谢文东皱紧了眉头,一脸愁容,想了一下,随后问道:“你身上还有这么重的伤,能对付的了绿水吗?”

巩聪自信满满,拍着胸脯说道:“我对我的身手有信心,就算是现在这种状态,灭掉绿水也不是什么难事。”

谢文东:“你不是跟绿水一个级别都是地尊么...难不成...”

巩聪嘴角神秘一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轻轻说了一句:“东哥,天机不可泄露。”

谢文东无语,终于妥协,然后,就让姜怡帆拿喇叭去了。

而在谢文东和绿水至尊喊话的时候,巩聪赶紧将事先准备好的谢文东的面具以及变声器,给弄在自己的身上。

当谢文东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谢文东愣了,呆呆问道:“你这是在搞什么鬼?”

巩聪神秘一笑:“我来替一会儿东哥。一来,可以让东哥更加安全。二来,既然是比武,我不想让对方以为我是个伤者,就对我手下留情。赢,我就要赢得堂堂正正。”

谢文东:“如果绿水看到了你是我,那岂不是压根就不会跟你动手。毕竟,他杀我就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分别。”

巩聪:“放心东哥,这个我早就想过了,你还记得,我们银河实验室正在研究的AI人工智能战衣吧。虽然那玩意儿到现在也还没有研究出来,可是咱们可以用这东西,忽悠忽悠绿水那个老家伙。”

谢文东:“......”

之后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我是分割线*****

话说回来,

这边,在得知眼前的这个“谢文东”是巩聪之后,这绿水好一会儿才从震惊当中回过味来,询问这巩聪不是应该重伤在医院养病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装神弄鬼,打扮成谢文东的样子,搞了个什么人工智能系统出来,弄得他有一段时间,还真以为对方是谢文东。

巩聪的答案,也很讨巧:“没错,原本,我的确是在医院里养伤。可我一听到绿水会长会亲自参加战斗,立马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伤痛全都好了。”

绿水:“哼,跟一个快死的伤员打仗,真没意思。谢文东呢,我要找谢文东。”

下一篇   第4781章 至尊与至尊级的对抗          上一篇   第4779章 谢文东的最后筹码【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