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7章

作者: 曹三少

电话,还是接通了。

谢文东拿起电话,问钟庭飞:“阿飞啊,找我有什么事?”

本以为又是什么麻烦事要自己去处理,哪知,这钟庭飞无比激动道:“东哥,大喜事啊,这一个礼拜,巴林、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也门、塞布鲁斯等七个中东国家的主要政府、反政府的领导人,地方宗教势力,全部向我们效忠,表示愿意接受我们的调派,停止冲突,结束战乱。”

中东地区,一共有十七个国家。分别是,巴林、埃及、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卡塔尔、沙特、叙利亚、巴勒斯坦、阿联酋、也门、土耳其和塞浦路斯。

如果算上之前拿下或者控制的卡塔尔,埃及、伊拉克,以及向谢文东本人效忠的阿联酋,沙特,巴嘞斯坦以及现在即将控制的以色列。谢文东这边,已经控制了中东十七国当中的十四国。仅剩下伊朗,卡塔尔,土耳其三个国家。

这中东地区,虽然地盘不大,可是国家却有十七个。彼此之间,派系诸多,矛盾众多,且积怨很深,正常情况下,矛盾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调和的。

可是,这什么情况,怎么一下子七个国家的主要势力方,全都要向“黑鹰卫队”(其实就是谢文东)效忠,这也太突然了吧。

之前,谢文东猜测,想要一统整个中东地区,起码要好几年的时间。

可没想到,这一下子就来了七个。照这种速度下去,没过多长时间,剩下的三个也将收入自己囊中。

果然,谢文东听完,非常激动,直接站了起来,声音都高了一倍,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旁边的余勇听到这里,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眉头都皱成一团了,凝声说道:“东哥,怎么了,出什么乱子了?”

谢文东没有回答,只是做了一个“勿打扰”的手势,然后,竖起耳朵听钟庭飞的话。

电话那头的钟庭飞,也是无比地激动,他重复说了一句:“东哥,你没听错。巴林、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阿曼,也门、塞布鲁斯等七个中东国家的主要政府、反政府的领导人,地方宗教势力,全部向我们效忠,表示愿意接受我们的调派,停止冲突,结束战乱。”

这话,与上面的那句话,几乎是一字不差,很明显,钟庭飞在向谢文东打电话之前,肯定练习了好多遍,为得就是不至于太激动,把这几个国家的名字给报错。

谢文东听完之后,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连问道:“为什么啊,怎么那么轻易就完成了呢?这没理由啊。”

钟庭飞哈哈一笑,随即道出原委:“东哥,还得感谢这场疫情以及东哥送给我的那批疫苗啊。”

谢文东:“说详细点。”

钟庭飞:“这场全球爆发的疫情,导致许多国家的卫生体系崩溃,许多人因为感染而死亡,导致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七个国家,都属于在中东国家当中,比较穷的国家,自然感染和死伤比例,也是奇高无比。

这个时候,谁掌握了疫苗,或者谁掌握了疫苗的生产方法,就等于赢得了民心,就等于掌握了一切。”

谢文东:“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小小的疫苗,居然比枪炮还要管用。”

钟庭飞:“是啊,而且比枪炮还更能赢得民心。东哥不是给了我五千支疫苗,让我们“黑鹰卫队”的主要干部注射么?”

谢文东:“是这样的。”

钟庭飞:“我们打完之后,还有一半多富裕呢。就把这些疫苗,分批拿给那些已经向我们效命的国家主要领导人以及对我们有功之人。他们经过测试,这疫苗真的是百分百有效。正所谓,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这种天大的好事情。

很快,这七个国家有权有势的人,就都找了我们,希望也得到这样的疫苗。我给他们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向我们效忠。本以为没那么容易呢,没想到,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们全都答应了。”

说到这里,连钟庭飞都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谢文东比钟庭飞想得更加长远一些,他喃喃道:“如果只是冲着我们的疫苗来的,那这所谓的投诚和效忠,就水分很大。咱们做事情,不能光图快,要一步步来。不能只图眼前的利益,否则以后后患无穷。”

钟庭飞连连点头:“东哥,这事我也考虑到了。不过,他们是真心实意,绝不是弄虚作假的。”

谢文东:“哦?”

钟庭飞:“东哥应该知道,这中东地区的老大,是以色列吧。”

谢文东:“当然知道。”

钟庭飞:“所以,老大的动向,往往是这一地区的风向标。我知道,前不久东哥拿下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牙胡。所以,就以东哥的名义,让内塔尼牙胡发了一则秘密的声明,声明他向天帝,向东哥效忠。

我把这则录像,再拿给这七个国家的主要领导人、反对派领导人,宗族势力掌权人看,并且直接告诉他们,“黑鹰卫队”其实就属于东哥,东哥才是“黑鹰卫队”幕后的大老板。

他们早就听过东哥的大名,更加知道天帝的势力,也多少知道一些天帝和昔日的影子Z府寒冰的关系。现在连以色列都归到了东哥的旗下,他们哪敢去用胳膊扭大腿。自然,就心甘情愿地臣服了。”

谢文东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突然来了一句:“你小子啊,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

钟庭飞愣了一下,怎么自己办了这么一件大好事,怎么东哥还生气了。莫非,是怪自己没有得到允许,直接以东哥的名义,让内塔尼牙胡发那个声明?

这事,说轻点要越俎代庖,说重点就欺上瞒下,目无长官。。

他吞了吞口水,赶紧道歉:“东...东哥...我错了...我当时就是一心一意地想让他们臣服,就擅作主张,用了东哥的名义...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的意思是...”谢文东突然展颜而笑:“这么好的事情,居然不提前跟我打招呼...害我提心吊胆,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好好好,做的好,这事办得漂亮,我要给你记一大功。”

钟庭飞仔细咂摸了一下,心里嘀咕一阵,暗道:“东哥这不是在说反话吧?”

他小声试探地问道:“东哥没有生我的气,东哥没有怪我自作主张?”

谢文东更乐了:“我生你气干嘛,不就是没打招呼嘛。真要是大大小小的事,都要跟我汇报,那办事效率得有多低下,我每天不得累死啊。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一下子拿下七个国家,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你小子可以啊,是个帅才。”

这时,钟庭飞才终于听出,东哥不是在说反话,而是真的发自肺腑的。

他也乐了,赶紧笑道:“谢谢东哥,谢谢东哥。那疫苗的事情...”

谢文东:“银河实验室旗下相关的制药工厂,已经量产了疫苗,一天就能生产几万支。我一会儿给实验室那边打电话,让他们再调配五万支过来。”

钟庭飞:“五万支...不知道够不够?”

谢文东多聪明,一下子就听得出对方的意思。他随后说道:“咱们自己几百万兄弟,都还不能人均一支疫苗,当然不可能供给这几个国家全部的老百姓,让他们拿过去做慈善,收买人心。先给那些有头有脸的一些,控制住他们。然后再逐步推进,如果有需要的话,到这个地方弄几个疫苗工厂也是可以。”

钟庭飞:“东哥说得是,具体的操作,我会跟蒋伟以及“黑鹰卫队”相关的骨干商量。”

谢文东:“中东一共十七个国家,算上这七个,还有哪几个不听话的?”

钟庭飞:“不算以色列的话,还有伊朗,卡塔尔,土耳其三个国家。”

谢文东:“这三个国家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想要疫苗?”

钟庭飞:“当然也想要,不过,他们不太容易轻易向我们投诚。”

谢文东:“哦?为什么?”

钟庭飞:“首先说伊朗吧,这在中东地区当中,算是实力很强,民风很彪悍的主,敢公开跟M国Z府掰手腕。面对着M国Z府的各种制裁,也毫不在乎,有点像老毛子的性格。

卡塔尔的话,这个国家拥有相当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天然气的总储量为全世界第三名。拥有很高的生活水准,有许多提供给国民的社会福利,例如免费的医疗服务,一句话,这个国家很有钱,而且不打仗。而且2022年的世界杯足球赛也在这里举行。

至于土耳其嘛,这是个流氓国家,两面三刀,墙头草,风吹两边倒,说话不讲信用,唯利是图。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并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地理位置和地缘政治战略意义极为重要,是连接欧亚的十字路口。”

说完了这个,钟庭飞又总结了一下:“这三个国家,都是基本上没发生过战乱的国家,国民都比较富裕。所以,想让他们平白无故认个主子,比较困难。”

谢文东呵呵一笑,随即给他出谋划策起来:“我告诉你怎么做。对付伊朗这样的硬点子,可以用怀柔政策,先跟他们做朋友。他们不是面临着M国Z府的制裁和压力么,那咱们就给他撑腰。

对付卡塔尔这样的国家,他们不是马上要举行世界杯嘛,咱们就给他弄点乱子出来,让他们办不成,或者起码不好办这个世界杯。到时候,他们有顾虑,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至于这个两面三刀的土耳其嘛,这个就更加容易。怀柔政策和强硬政策同时使用,让他们知道向我们效忠的好处以及不听话的后果。中东十七个国家,我都势在必得,一个国家也不能少。”

钟庭飞听完谢文东的吩咐之后,仿佛醍醐灌顶一般,心中豁然开朗。

他大点其头说道:“好的,东哥,我这边立刻照办,争取在今年之内...不...半年之内,将这三块硬骨头啃下来。。”

谢文东:“半年太久了,我只给你三个月。办不成,收拾铺盖儿滚蛋。”

钟庭飞嘴巴张得很大,不可思议道:“半...半年...东哥,这可是三个国家啊...又不是三个场子,说打就打下来了...”

谢文东呵呵一笑:“要对自己有信心,不逼一把自己,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你刚刚不是说,在一个礼拜之内,就拿下了七个国家嘛。三个月,三个国家,这还搞不定?”

钟庭飞无语,那七个国家加起来,也没这三个国家的实力强啊。

不过,仔细想想,东哥说得也有道理。办事的话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不知道有多大的潜力。

“再者,以色列已经基本上被我们控制了,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就算消息再闭塞,也多少听到一点风声了。基础,我都给你打好了,困难是肯定有困难的,但是,绝对不会像你想象中那么大。”谢文东见他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

钟庭飞吸了口气,随后,重重答应道:“好,东哥,我一定不负东哥的期望,一定完成这个任务。”

谢文东:“好,等你做完了这件事,我亲自给你庆功。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提,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一定为你提供一切帮助。”

钟庭飞:“有东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谢文东:“嗯,好好加油。”

钟庭飞:“我会的。”

谢文东:“阿飞啊,我听说,你也想用“星辰之泪”改造?”

钟庭飞:“对啊,谁不想自己的武功更加厉害一些呢,嘿嘿。虽然现在打仗用不着,但是以后总有用得着的一天,我先练好武功,以后还能多多为东哥效力效力。”

谢文东:“好,没问题,这事我准了,就算你这次立下大功的奖励。只要好好做事,东哥不会亏待你的。”

“哎呀”,钟庭飞拍着大腿,直接喜出望外地叫了出来:“简直太荣幸了,哈哈哈,谢谢东哥,谢谢东哥。”

谢文东:“先别着急谢我。别忘了三个月之后,把剩下的三个骨头啃下来,否则,我是会让你回家抱孩子的。”

钟庭飞拍着胸脯保证道:“东哥放心,绝对不辱使命。”

二人又闲聊了一阵,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而旁边的余勇,这会儿也多少听到了一些二人之间的谈话。

等到他把电话挂完,余勇便兴冲冲地说道:“东哥,钟庭飞兄弟是不是立大功了啊,看把你高兴得这样。”

谢文东:“是啊,阿飞刚刚收复了中东七个国家。如果不算以色列,整个中东,就剩下了伊朗、卡塔尔和土耳其三个国家了,我给他定了三个月的时间,如果顺利的话,中东这个火药桶,三个月之后,就会彻底熄灭,彻底归我们了。”

余勇听完,倒吸一口凉气:“这兄弟,实在是太给力了,居然在咱们这大战之前,送上这么一份大礼给我们。干部们听完,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谢文东:“是啊,阿飞的确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也不枉我当初把他从加拿大带到这里来。”

余勇:“嗯,东哥,你也累了,快去休息休息吧。”

谢文东又重新点了一根香烟,随后摇了摇头:“我还睡不着啊。”

余勇:“呃,怎么睡不着喂喂喂

谢文东:“这水面上的鱼,咱们是安排了。可是,水底下的鱼呢,我们还没有安排。”

余勇疑惑了:“什么水面的鱼,什么水下的鱼?”

谢文东:“水面的鱼,自然指的是寒冰。而水下的鱼...”

余勇眼睛一睁,一拍脑袋道:“指的是督军和暴雪组织,哎呀,我怎么把这俩给忘了。”

谢文东:“你忘了,我可没忘。这要是在我们和暴雪组织交手的时候,这俩突然出现身后,插咱们一刀,那后果不堪设想。”

余勇:“督军是我们的敌人,扎我们一刀,这个我倒是相信。不过这暴雪组织,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合作过几次,算半个朋友吧,应该不太会对咱们动手吧?”

“朋友?”谢文东嗤笑一阵道:“这暴雪组织,可别督军要可怕的多,你可千万别把他当朋友。”

余勇:“啊,这怎么说,东哥?”

谢文东:“别忘了,中东这块肥肉,不单单咱们盯上了,暴雪组织也对它是垂涎三尺。之前,我们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势单力薄,没多大油水。只有和暴雪组织拉起手来,才能共同站稳脚跟,对抗寒冰。

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这中东地区十六七个国家,五分之四落到了我们的手里。这怎么能叫暴雪组织不眼红,不嫉妒呢。据我所知,这一年来,暴雪组织也招兵买马,收了不少有权有势的人。

虽然,远远比不上咱们的规模和影响力,目前也翻不起多大的浪来,可也不得不防啊。”

余勇:“可是,这么久了,他们不也是没什么动静么?我还觉得,他们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不出来呢。”

谢文东:“就算是没有疫苗,感染了不少人,可毕竟过去了这么久了,从旗下选出一些痊愈着来执行任务,也不是不可能的。”

余勇:“是啊,最高百分之七八的死亡率,倒也不算太高,暴雪组织也是能承受得起。更何况,暴雪组织很多都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比一般人都好,感染致死的概率可能比这个数字更低。组织起一支力量来对付我们,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谢文东:“要命就要命在这个。蛇什么时候最可怕,不是张牙舞爪立在你面前可怕,而是躲在什么地方,突然给你来一口可怕。”

余勇听完,深深抽了口气,这么说,这暴雪组织真是个大麻烦。

他赶紧问道:“东哥,那你想怎么做?”

谢文东揉着下巴,想了好一阵,随后,喃喃道:“我还没有想好,最好是想个什么办法,让暴雪组织自顾不暇,让他们没精力来管我们的事情。”

余勇半开玩笑道:“这个...恐怕不容易啊。除非,他们暴雪组织内部,出什么大乱子。比如,高级干部来个旁边什么的,那才行。”

这句话,本是余勇的一句戏言,然而,谢文东听起来,却很感兴趣。

他再接着问道:“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余勇惊呆了,然后不好意思笑道:“东哥...我也只是这么一说,额...让我想想...这么一说,我这边还真有个合适的人选。”

谢文东:“哦?是谁?”

余勇:“东哥还记不记得,暴雪组织当中,有个叫余利勤的,号称是亚洲格斗天王的,也是钻石干部来这。”

谢文东:“当然认识,之前咱们的许多次行动,就是他代表暴雪组织,与我们合作的。你是说,从他这边下手?”

余勇:“嗯,没错。东哥不是说过,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在寒冰组织发展发展一些我们自己人吗,以便日后有用。当时,我们选择的就是这个余利勤。”

谢文东:“怎么样,那他答应没有?”

余勇:“没有,这个人很强硬,还把前去与他协商的兄弟臭骂了一顿。说自己永远也不会背叛会长,背叛组织。”

谢文东:“这么说,这人还是个有骨气,有担当的人。”

余勇:“正因为如此,我们还更加看中他。”

谢文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意思。”

下一篇   第4708章          上一篇   第470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