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3章

作者: 曹三少

既然谢文东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余勇也不好多说什么,俯身叮嘱一阵:“那东哥你小心!”

谢文东点了点头。

之后,余勇这才招呼九门提督其他成员,暂时离开谢文东这边所在的房间。

等他们走了之后,“鬼气”才算真的可以畅所欲言。

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站起身来,对着谢文东九十度弯腰,态度极其恭敬。

谢文东见状,也站了起来,疑惑道:“阁下这是做什么?”

“我要为我今天的无礼,向谢先生道歉,只因今日之事,事关重大,我不敢有任何的冒险。”鬼气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谢文东:“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没必要这样,坐下坐下吧。”

“鬼气”点了点头,这才重新坐回到位置上。

而这边的谢文东,也重新回到座位上。

之后,双方便是开诚布公,有一句说一句。鬼气,把他所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给了谢文东。

这不,开场第一句,就叫谢文东觉得震惊不已。

只听“鬼气”说道:“谢先生,你知道寒冰组织跟你打了这么久,高阶干部死伤无数,为什么其出来的成员,还源源不断?”

谢文东听完,果然吸了口气,这上来就是干货啊。

谢文东把自己所了解的,也把自己猜测的,徐徐道出:“我听说,是“智脑”上层亲自往下派了人,并且,寒冰为了对付我们,也放开了“星辰之泪”的使用要求,许多人凭着“星辰之泪”之力的加持,武功突飞猛进。”

鬼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谢先生了解的,是有这么一部分原因,不过,却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谢文东兴趣十足:“哦?什么意思?”

“鬼气”:“其实,现在“智脑”往下下派的人并不多,绿水算一个,什么法老算一个,还有黑蝙蝠算一个,其他的基本上没有了。最近出现的这批厉害的人物,比如囚牛、波塞冬以及其他乱八七糟的,都是来自天炉。”

“天炉?”谢文东疑声问道:“这是个什么组织?”

“鬼气”:“这不是什么组织,而是一群失败者所聚集的地方,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所监狱。”

之前,谢文东也问过从寒冰那边投诚过来的杜天思相关问题。杜天思,也说过一些他们的来历,知道他们以前都是“智脑”上层的人员。

但因为级别不够,所以,杜天思对这了解的也并不多。只是把他知道的一些传言,告诉给了谢文东。但是这些传言的真实性,他并不是特别清楚。

谢文东在这里,并没有打岔,说自己知道哪些哪些,打乱人家的思绪,只是耐心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毕竟,“鬼气”知道的东西,要远远比杜天思要全面,要真实的多。听他亲口说出来,才更加可信一些。

另外,他也要相互印证杜天思和“鬼气”的话,判断这个“鬼气”是不是真心实意地要跟自己合作的。

谢文东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狐疑问道:“监狱?什么监狱?”

“鬼气”:“谢先生先不要着急,容我慢慢道来。事情,还得从十几年之前开始说起,那个时候,我还是“智脑”一个小小的护卫队长,我的保护人员,是之前“智脑”的二把手——紫雨大人。

彼时,上任星皇因个人原因,即将退位。在退位之前,想从众多弟子当中,选拔出一位各方面都一等一且拥有诸多支持者的人才出来,接过新任星皇的皇冠。那个时候,紫雨大人被当作是下一任星皇的头号大热。

不过,在关键的时候,被现任星皇,那个无耻的混蛋,用奸计诬陷紫雨大人,说老星皇退位,是她一手谋划的。并且诬陷紫雨大人是色相笼络人心,人品有问题,不宜担当星皇大人。最后,收买了两位最为权势的人物,得到他们的支持。最后,率领身边的“十二色”大军,对紫雨大人以及紫雨大人的心腹们,突然发动袭击。

许多人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会对自己人下手,很多兄弟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干掉来。后来,我们也反抗了半个月多,可由于前期损失太大,积重难返,最终导致斗争的失败。我们这些人,也被关进天炉监狱当中。

名义上说是锤炼,惩罚,炼化我们,其实是想让我们自生自灭。”

由于这鬼气的中文,也是刚刚学习不久,虽然他的语言天赋很不错,可说话来还是多少有些发音不准。

好在,谢文东并不是考中文的老师,对此并不介意,只要听得懂就可以了。

听完对方的话,谢文东心中暗暗发笑,没想到,这帮自诩为“神”,自诩为“人类主宰”的家伙,居然也会上演类似“九子夺嫡”这样老套的戏码,真是让人贻笑不已。

看来,他们也不过是一群普通人,终究是逃不过权力、名利而已。

并且,谢文东也不觉得,现任星皇做错了什么。成王败寇,手段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谢文东站在现任星皇的位置,没准比他做的还过分。

说到这里,谢文东反倒是对这个现任星皇产生巨大的兴趣。

能从一个谁也不看好的人,直接通过自己的努力夺取大权,最后把准星皇赶下台,自己坐天下,这不就是跟我一样的人么,

有意思,这才叫有意思嘛。

当然,谢文东可不敢这么说,而是长叹一声:“原来还有这样的事,真是叫人惋惜。那后来呢?”

“鬼气”:“后来,我们就被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长达十多年。直到年初的时候,这任星皇旗下的一个叫红火的人,来到天炉,说他们的组织遇到了一个了不得的组织,叫作天帝。

如果智脑出动人马的话,也是能灭掉天帝。只不过那么一来,就违反了智脑不干涉人类世界正常的活动秩序的条例。另外,他们要是一出手,很可能暴露智脑上层更多的秘密。

反倒是我们这些昔日的手下败将,已经和智脑完全脱节,就算被抓,也不会泄密。而我们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一身不错的武功,浪费也是浪费,不如推出去给他们效力,以重新获得被重用的机会。

关了这么多年了,人心都散了,有相当一部分叛徒,经受不了诱惑,当即就表示向新任星皇效忠。像藏龙,波塞冬,囚牛,天灾这些人,都是从天炉里出来的。

我也一样。不过,我和他们的目的不同,他们是为了荣华富贵,是为了不想再遭罪,而我,是为了寻找机会,将紫雨大人以及天炉里那些被关押的,依旧忠心不二的手足救出来...”

“鬼气”噼里啪啦地说了这么一大通,终于把憋在肚子里的这些话说了出来,着实畅快。

谢文东听完之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这寒冰组织一下子出动了这么多厉害的高手。

他直接一针见血指出:“这么说,我们费这么大劲,依旧没伤到“智脑”上层的元气。打败那么多人,只是在跟你们这些被他们视作“炮灰”,视作“无关紧要的杀人机器”互相消耗?”

这话,听起来可能很刺耳,但是说得却是事实。

“鬼气”也不忌讳,大大方方地承认:“没错。不过,他们绝想不到,我会假意投诚,会自动降下“神格”,来找谢先生合作。”

这话,谢文东听着也不舒服。不过,想想倒是也能理解。这“鬼气”之前毕竟是“智脑”的人,其控制的寒冰组织,又是这个世界的头号主宰,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神,把自己当作这个世界高人一等的生物。

即便是关了十年,他也不改变对紫雨的忠诚,身体里的那股高高在上的傲气,自然也不会轻易打消掉。

“人定胜天”,“向天硬借五百年”,“我命由我不由天”...

类似这样的话,可是经常挂在谢文东的嘴边的,所以,对于他们这些自称“神”的人,谢文东压根就不感冒。

不过,还是那句话,谢文东看破但是不点破,人家活着就靠剩下的这点自尊了,要是就这样撕破,那剩下的话就没法谈了。

谢文东翘起二郎腿,徐徐说道:“或许,智脑上层们,并非没有想象过你说的那些问题。只不过,他们一点也不在乎。能关注你们这帮“神”的地方,自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就算能进得去,也不容易出来。再者,我猜你连天炉的具体位置在哪里,都不知道吧?”

之前,“鬼气”只是对谢文东有所调查,也是看到近期天帝缕缕胜利,他才下定决心要来找谢文东合作的。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这谢文东远比他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三言两句,就道出了己方的劣势。

“鬼气”怔了怔,随后,承认道:“没错,我的确不知道天炉的具体位置。不过,我想如果和谢先生合作的话,找出天炉,救出紫雨大人,那是迟早的事情。有了紫雨大人的帮助,打垮智脑上层的概率就是大大增加了。”

谢文东:“合作?“鬼气”先生,你这话是代表你个人,还是代表你们的紫雨大人?”

鬼气:“代表你个人怎么讲,代表我们紫雨大人,又怎么讲?”

谢文东:“如果你代表个人,那咱们的合作,就仅限于帮助你找到天炉的位置,其他的事我现在也没法答应你。如果你代表的是紫雨,那我就会同意找出天炉的位置,并且将她们一行人救出来。”

这话,听上去比较晦涩难懂,可鬼气还是明白了。

谢文东的意思,如果只是和“鬼气”个人合作,那他的任务就是找到天炉而已。至于救不救人,那全看他的心情。

如果,“鬼气”代表的是紫雨,那他就会尽全力打破天炉,将紫雨一行人救出来。不过,救出来之后,要让紫雨一行人,帮助谢文东,打败现任的星皇,打败现在的智脑。

说白了,就是一个谁为主,谁为次的问题。

“鬼气”:“我们紫雨大人,向来都是有仇必报,有恩必报的。如果谢文东把她和兄弟们都救出来,那什么都好说。”

谢文东:“这个,不是好说不好说的问题。你也应该知道,进攻天炉有多么的危险,救出紫雨等人又有多么的不容易。如果我把她们救出来,救出来的是一个强劲的对手,甚至有朝一日,要和我平分天下,那我干什么要白费这功夫。”

“鬼气”吸了口气:“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紫雨大人当你的属下?我以为,我们可以是合作和同盟的关系?”

谢文东:“难道有何不可么?”

“鬼气”:“这绝对不可能,我们紫雨大人,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让她和你们合作,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她怎么可能做你的下属,这要求太苛刻了。”

谢文东呵呵笑了笑:“这要求苛刻吗?我觉得一点不苛刻。现在,全世界有能力救她出来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人。与自由相比,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另外,你刚刚说紫雨是个恩怨分明,有恩必报的人,我谢文东又何尝不是个恩怨分明,有恩必报的人。来我这边,我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鬼气”乍听一话,差点暴跳如雷,真想直接拂袖而去,这话没法再谈下去了。

可冷静下来一想,谢文东说得有道理。

这智脑可以把天炉里的所有人都拉来当炮灰,可唯独不会放出紫雨大人。之前,那个红火到看望紫雨大人的时候,也是非常明确,不会放她出来的。

他们的意思,肯定是想要紫雨大人彻底烂掉烂死,并且要让她一辈子在痛苦和煎熬中死去。

想要救她出来,只有打烂天炉,只有和谢文东合作这一条路。

他吸了口气,说道:“谢先生,我不敢骗你,我还无法代表紫雨大人的意思...你看这样行不行...”万卷书屋提醒: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4704章          上一篇   第470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