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695章 危在旦夕的巩聪【五合一】

第4695章 危在旦夕的巩聪【五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当然,以上二人的对话,还只是在猜测方面,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边说着话,他们边把伤者,弄到车上。

然后,想着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不敢再去招惹巩聪这个魔头。

只不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他们居然等到一个绝佳的,千载难逢的,击杀巩聪的机会。

那么,这个机会是什么呢?

很快,就会有答案。

这边,巩聪放弃与两位寒冰的中级钻石干部进入尾声的战斗,把后两者放走,转头就去找刘俊。

这也从侧面可以看出,兄弟在他心中,比胜负更加重要。

五六十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不过是眨眼之句。

这不,几乎是瞬间,巩聪就移动到了小布什、刘俊所在的那辆皮卡车附近。

或许也是感觉到了身后恶风不善,刚刚将刘俊搬上车的小布什,突然操着英语,喝道:“巩聪,你再敢往前一步,我立刻就杀了他!”(英)

说着,一举手,将手中的一个很小巧很精致的金属状玩意儿,展示给巩聪看。

巩聪“嘎吱”一下,赶紧刹住了脚步。

他认得出来,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没错,那东西正是一把电弧刀。这种武器,在不久前的战斗当中出现过。刘深磊、姜怡帆、王航、刘雄生等一众兄弟领教过,一瞬间就被电晕了。

没想到,这一次,刘俊居然也跟着遭了殃。

这种电弧刀,可以通过控制释放电量的大小和时间的长短,达到击伤、击晕甚至是致人死亡的目的。

刚刚,刘俊就是拍了一下这小布什的肩膀,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被直接电晕的。

看着这小布什手里拿着的电弧刀,巩聪心里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刘俊的生命安全。

巩聪想着,想要救下刘俊,就得先稳住对方。虽然他的速度非常快,可这也不能保证,他能够毫无损伤地从这电弧刀里,救下刘俊。

故而,为了保险起见,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将手中的三把钢刀,全部收到饕餮宝匣当中,取了一把小刀出来。

巩聪晃荡着手里的这把小刀,似笑非笑道:“布什先生,你是个高智人员,并不是个杀手。你知道亲手杀人,是一种感觉么?你知道,亲手夺走一条命,意味着什么么?”(英)

这巩聪语气平静,没有用太重的话。可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威胁,都充满了杀意。

小布什望着巩聪深邃犀利的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人的影树得名,巩聪那是何等厉害的角色,用一根手指头,都能弄死他。

然而,这小布什倒是比想象得要镇定的多。

他吸了口气,强打起精神道:“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本事有多大。可我敢保证,你不敢动我。因为,你一动我,你的兄弟也得死。你是个讲义气的人,不会冒这个险。”(英)

巩聪听完,直接乐了:“你倒是挺了解我。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英)

小布什:“什么交易?”(英)

巩聪:“我用我的名义发誓,只要你放了我兄弟,我可以让你安全地离开这里。”(英)

小布什:“这个买卖,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我凭什么要答应。”(英)

“嗬”巩聪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差点没晕倒在地:“你这话,说得倒是有意思啊,不愧是当过世界第一不要脸国家的第一不要脸领导人。怎么,跟我谈条件?你有这个资格?”(英)

小布什:“人在我手上,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英)

巩聪:“好,我倒想听听你的条件?”(英)

小布什:“给我跪下,磕三个头!”(英)

巩聪眼睛一跳,眉头一锁,重重道:“你说什么?”(英)

小布什:“怎么?你不愿意?当初,谢文东为了一个余勇,可是当着几百号人的面,向我们的大头领下跪的。他都愿意,难道你不愿意?”(英)

巩聪:“你这么做,能得到什么?”(英)

小布什:“当然是心底的畅快,能让堂堂天帝第一高手,跪在我的跟前,这场仗我就等于没输。行了,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快下决定吧。”(英)

巩聪面露绀色咬咬牙,点了点头,说道:“好,很好。我跪,我跪,不过,你别耍什么花招,否则,我一定宰了你。”(英)

小布什:“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哪敢跟你耍花招,什么花招能骗得过你。你只要向我下跪,我就绝对不伤害他的性命,否则,我让你后悔都没地儿哭去。哦,对了,是两条腿同时跪下,而不是一条腿。”(英)

巩聪:“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兄弟下跪,也没什么丢人的。”(英)

说着,扑通一声,直接单膝下跪。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小布什也是大感意外,没想到,自己这看起来无比荒唐的要求,居然真的实现了。

这到底是要说巩聪愚蠢,还是说他果真是重情重义呢。

远处的两位中级钻石干部“麻将”和“黑蜘蛛”两人,也看到这一幕。二人见状之后,也是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一阵子,他们才由衷地发出感叹。

“麻将”:“这家伙,真是条汉子,佩服,佩服。”(英)

“黑蜘蛛”:“是个可敬可佩的对手。不过,我们终究和他是敌人,要是有机会,还是要弄死他的。”(英)

“麻将”:“这个是自然,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英)

“黑蜘蛛”:“嗯。先别急着走,看看情况再说,没准,有好戏登场。”(英)

“麻将”:“我正有此意。”(英)

......

另外一边,这巩聪刚刚双腿跪了下来,这小布什就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我刚刚说得可是,不单要跪下,还得磕三个响头。”(英)

巩聪倒也大气,幽幽道:“不就是三个响头吗,给我数好了,我磕!”(英)

说着,真的“啪啪啪”,把脑门嗑在地上,几乎是一秒一个,动作既标准又铿锵。

看到这巩聪,真的给自己下跪道歉了,小布什心中简直是乐开了花,这场景可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当然,他更加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动手机会。

只见他暗暗咬了咬牙,暗暗将电弧刀的开关开到最大,朝着巩聪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击,那可真是奔着巩聪的命去的,连空气中都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电火花的声音。

其实,对方会跟自己玩这一招,巩聪早就想到了。

之所以那么听话,真的下跪磕头,不过是为了给对方一个动手的机会而已。

只要他一动手,刘俊就安全了,自己就能立刻控制住现场,甚至将小布什给控制住。

嗖!

别看巩聪是跪着的,眼睛也是朝下,可身上仿佛到处都长着眼睛似的。

还没等小布什的电弧刀,接触到巩聪的脑袋,后者便迅速一侧,躲过了对方的攻击。

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扣住小布什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捏,电弧刀直接掉落在地上。

而他另外一只手,则拿着那把匕首,直接架在了小布什的脖子上,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老家伙,跟我耍花样是吧,老子宰了你信不信?”(英)

他这当然是吓唬小布什的,东哥的命令,是将他活捉,可不是要杀了他。

可没想到的是,这老小子或许真的是被巩聪刚才的那一招给吓住了。他拼命吞了吞口水,居然道破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别...别...别杀我...我...我不是真的乔治·布什...我只是个赝品。”(英)

“什么?”(英)巩聪听到这里,简直懵逼了,替身,这怎么可能?

这小布什,可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视线的,他怎么可能换替身?

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巩聪一把抓住这老小子的头皮,往外面一拽。

果不其然,又是一个硅胶3D仿人皮面具。面具下,是一张与小布什有六分相似的脸,但是,绝对不是他本人。

另外,还有一样东西,引起了巩聪的注意。

那就是,在他的耳朵孔里,有一个小蓝牙耳机一样的东西。

巩聪拿过来一听,居然听到了又一个布什的声音。

巩聪呆了一下,随后对蓝牙那头说道:“你才是真正的小布什?你一直没有到现场,一直躲在幕后遥控指挥?”(英)

对方也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大大方方地承认道:“没错,我就是乔治·布什。打打杀杀的场面,确实不适合我。我还是到背后指挥好了。”(英)

巩聪:“你找的这个真身可以啊,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像极了你。如果不是他亲口承认,我到现在都没有怀疑他的身份。”(英)

乔治布什:“他实在是让我很失望。不过,他作为赝品,还是相当成功的。他是我在当总统时期,M国国安部给我物色的,经常替我出席一些危险的场合,所以说话、举止都非常像,就算不戴面具,只要稍微化化妆,外人也很难看得出来。”(英)

巩聪:“这替身这么有用啊,看来,什么时候,我也得找一个。不过可惜,你这个替身,要废了。”(英)

小布什:“是吗?你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留了个小礼物给你。”(英)

巩聪:“小礼物,什么礼物?”(英)

巩聪这边正和乔治布什通着话,那个赝品突然不顾生死地一把抱住巩聪,并大声喊道:“乔治,我今天终于功成身退了。”(英)

巩聪还以为他身上有炸弹呢,心中一晃,直接用匕首,把他的喉咙给割断了。

噗呲!

一大股鲜血直接喷涌而出,一下子就溅到了巩聪的脸上。

巩聪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脚把这家伙踢飞,然后,来不及抹脸上的血,直接嗖得一下,趴在地上。

这巩聪,不愧是号称至尊级别的男人,从匕首割断这家伙的喉咙,到他把人踢开,再到自己趴在地上,整个过程也就1.5秒左右的时间。

在外人看来,这几个动作,几乎是同时完成的。

然而,等了一会儿之后,巩聪却没有听到预想中的爆炸。

难道,自己猜错了?

他赶紧坐起来,想看看这赝品身上,到底有没有炸弹。

可看来看去,也不像是有炸弹的样子。

难道,自己的猜测错了?

就在巩聪感到无比疑惑的时候,空气中忽然嗖得一下,飞过来不知道什么东西。

巩聪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肚子,明显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紧接着,他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低头一看,好家伙,差点没把他自己给吓得眼珠子掉出来了。

原来,自己的肚子忽然多出了一个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的洞,鲜血正止不住地往外流出,至于里面的肠子,起码断了四五根,并且由于子弹的炙烤,肚子上居然缕缕白眼,冒出了烧烤的味道,那感觉真叫人上头。

这可真不得了,要知道巩聪可是改造人,身体的皮肤坚韧且有弹性,肌肉也是相当致密。

能一下子,将自己的肚子打出这么大个洞来,而且整个过程没什么声音,肯定是带了消音器的重型狙击枪干的。

巩聪咬咬牙,在肚子里掏了一下,果然拽出一棵又粗又壮的子弹头来。这么大的子弹头,不是重型狙击枪,还是什么。

敢情,这小布什还安排了别的枪手,一直潜伏在这四周。

而且,这枪手非常厉害,沉得住气,耐得住性子,更重要的是,会把握机会。另外,他们也足够心狠,看到那么多同伴被干掉,居然无动于衷,一直到最后一刻,才下手,这才真叫“冷酷无情、杀伐果断”。

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杀招。

刚才那颗子弹,之所以能打中巩聪,除了巩聪是坐在地上,身子移动不便之外,更重要的是,它是从皮卡车的下面打过来的,让人压根就看不到它的轨迹。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连巩聪那么牛叉的人物,都会造了暗算。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也说明,常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

“该死的!”巩聪暗暗骂了一句,赶紧迅速一闪,离开了刚才那个位置。

果不其然,这巩聪刚一离开那个位置,又有一发子弹如炮弹般轰击而来。

这第二发子弹,虽然没有打中巩聪,却狠狠地打中他后面的一辆装甲车。

好家伙,装甲车居然也被打出一个巨大的凹槽。

难怪,连改造人的皮肤都扛不住,这改造人再厉害,身上总不会比过装甲车的铁板厉害吧。

前面两发子弹开过之后,接下来来自重型狙击枪的子弹,就跟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地射了过来。

巩聪发现,起码有五个射击点的五个超级厉害的狙击手,拿着重型狙击枪向他开枪。

这寻常人,挨了这么一枪,早就断裂成两截了。可这巩聪,还跟超人一样,闪展腾挪,上蹿下跳地躲避着这些要命的子弹,跟没事人似的。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简直跟超人一样。”

“寻常的改造人,怎么可能挨了这么一枪之后,还能如此行动自如。”

“是啊,太不可思议了。”

“对了,咱们是打中了他吧...我现在怎么有点怀疑,我们没有打中呢。”

“肯定打中了,我用望远镜看到了。可能是巩聪的血太厚,战斗力太强了吧。”

......

最后,那些狙击手可能是意识到,这巩聪真得光用枪杀不死,索性就直接停了下来,保留更多的子弹。

更加准确地说,他们是在等待更好的机会。

别看巩聪速度依旧敏捷,可是,自己受了多重的伤,他自己知道。

此时,他面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躲在一个凹陷处,四肢趴着,一动也不敢动。

至于肚子上的那个大洞,更是钻心似的疼,全身的汗毛都起来了,身上忍不住地打抖。

“这下麻烦大了,这下可真的麻烦大了。”巩聪告诉自己。

一想到东哥交给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一想到这该死的小布什,居然用阴招来对付自己,他就恨得牙根痒痒,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另外,他还担心昏迷的刘俊,不知道枪手有没有把他当作目标,对他开枪。如果枪手真的对刘俊开枪,那自己可真是束手无策了。

由于他藏身的这个洞口比较深,所以可以暂避一时。

可这,并非长久之计。

因为,枪手们虽然打不到他了,但是有两个家伙,早就觊觎他多时了。

由于距离并不是特别远,所以,他们两个隐隐约约,也听到了巩聪和假布什的谈话。

一开始,他们也很意外,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猜中了。

接着,他们便无比开心了,要知道,这巩聪受了重伤,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时候,把刚刚受到的耻辱,都给讨还回来。

果然,在等了一阵子之后,巩聪便被逼到一个坑坑里面,再也不敢跳来跳去了。

巩聪肚子上的那个拳头大的血洞,他们也是看到了的,就算巩聪的意志力再顽强,也起码要掉他半条命。

一头受了重伤的猛虎,有什么可怕的。

中级钻石干部“麻将”:“老兄,这巩聪看起来是不太行了。”(英)

中级钻石干部“黑蜘蛛”:“是啊,挨了那么重的一枪,换作是谁,都不行了吧。”(英)

“麻将”:“虽然趁人之危不太好,可这巩聪毕竟是我们组织最大的敌人之一。为了大局,有时候做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也是可以原谅的吧。”(英)

“黑蜘蛛”:“当然可以原谅。”(英)

“麻将”:“那咱们一起动手,今天共同宰了这个魔王。”(英)

“黑蜘蛛”:“我也正有此意。”(英)

“麻将”:“好,那咱们一起动手。”(英)

二人一拍即合,准备动巩聪。

当然,他们也担心四周潜藏的杀手,误伤到己方,便高声喊道:“四周的兄弟们听着,我们是北极三雄的“黑蜘蛛”和“麻将”。现在,我们要去杀巩聪了。”(英)“对,你们不要乱动手了。”(英)

四周潜藏的杀手,听到这话,心里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了。

这巩聪,可是他们开枪打的,怎么能白白地将这么一份天大的功劳,让给别人呢。

可他们,又不敢反对,毕竟这两人的地位摆在那里。上面的领导想要抢功劳,底下做小弟的,哪敢多说一句话。

更何况,现在巩聪躲在那个坑洞里不出来,他们的狙击枪又不会拐弯,又不会钻地,所以暂时没有办法,只能先观战了。

也有一些人怀着一些小心思,那就是如果有特别合适的机会,也会开枪的。

这边,见四周的枪手们没有回应,两位中级钻石干部,便当他们默认了。

他们一人拿着宝剑,一人拿着子午鸳鸯拐,疾步奔向巩聪所在的方向。他们的速度很快,整个过程也很短,不过,心却始终是高高悬起来的。

时间不长,他们果真在前面的一个深坑里,发现了巩聪。

此时的巩聪,状态很不好,虽然他费力用衣服做了个扣,把肚子给勒住,可鲜血还是把衣服扣给完全浸透了。

他全身发着抖,额头上冒着大汗,面色铁青,跟中了邪一样。

以“麻将”和“黑蜘蛛”的经验判断,这巩聪恐怕坚持不了几个小时,就要死了。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巩聪的一双眼睛,倒是没有露出什么黯然之态,依旧是无比得明亮和充满杀气。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虎倒威不散吧,这巩聪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麻将”暗暗吞了吞口水,拿着手中的宝剑,指着巩聪,恶狠狠地说道:“巩聪,你确实是条汉子,有情有义,让人佩服。只不过,我们是你死我活的仇敌,我不可能放了你。”

可能是因为尊重吧,这次“麻将”用得是巩聪的母语——中文。

“黑蜘蛛”也同样用中文说道:“放心,你死了之后,我会告诉全世界的人,你巩聪死得多么威武,死得多么的硬气,绝不会辱没了你身后之名。”

“说完了没有?”巩聪两只眼睛,狠狠地瞪着他们,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气势十足。

二人一呆愣,心说给你脸,你还不要,这就不识抬举了吧。

巩聪鬓角流下许许多多的汗珠,又紧接着说了一句:“说完了就动手吧,虽然我现在受了伤,可是打败你们,也还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话,两位寒冰的中级钻石干部可是不乐意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敢说这大话,简直是找死。

“麻将”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阴云,阴测测地说道:“巩聪,是谁给了你这么愚蠢的自信?”(英)

“黑蜘蛛”则更加干脆:“既然你这么自负,就让你看看我们的厉害。”(英)

巩聪眼睛一眯,一抬手,从背上的饕餮宝匣当中,拔出斩马刀、直背刀以及链子鞭,把它们组合在了一起。另外,也不忘拔出自己惯用的唐刀。

“麻将”和“黑蜘蛛”对视了一眼,不再耽搁,同时对巩聪发难。

他们二人,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直接杀向巩聪的深坑当中。

这巩聪虽然受了很重很重的伤,但也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这不,他迅速从深坑当中跳了起来,以迎战二人。

这两位中级钻石干部,身上也是受了伤的。可他们的伤,与巩聪比起来,那还是小太多。

是以,“麻将”和“黑蜘蛛”二人的速度,也是极快。

巩聪虽然面临着两大高手的前后夹击,不过,有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就是,由于三人的速度都非常快,躲在暗处的那些厉害枪手,不敢轻易开枪。

否则,巩聪还得一边提防着他们,一边对付着这两人,那可真是叫人应接不暇。

由于身体条件不允许,巩聪没时间再跟对方墨迹,一点点吸纳敌人的优点,而是直接上来就发动自己的绝招。

这一招,便是“马面斩”!

只见他先是将链子鞭的两段,都绑上钢刀。一段是斩马刀,另外一端是直背刀。接着,以右手的唐刀挑起链子鞭的一段,将整根鞭子甩转起来。

在巩聪强大力量的挥舞下,这根链子鞭,变成了一个类似快速旋转,并且闪着的电风扇。

而这个“电风扇”的每个部位,都是锋利无比的刀片。

等到速度快得差不多了,巩聪便将这个“电风扇”狠狠对着面前的“麻将”甩了过去。

嗡嗡嗡!!

两把刀和一根链子鞭组成的超级奇怪的武器,如同风卷残云一般,轰向中级钻石干部“麻将”。

因为速度太快,居然真的在原地,刮起一阵不小的旋风。

很难想象得到,一个重伤之人,居然还能发动如此犀利的攻击。

用剑高手“麻将”,愣了一下,赶紧挥剑格挡。

咣当!

他这一剑,正好打在“电风扇”的中间,也就是链子鞭的位置,立马就将其固定在了半空当中。

然而,链子鞭是被固定住了,可是,两段的两把刀,却没有被固定住。

他们好像具有灵魂一样,仍然保持着旋转和千金的惯性,直接向对方的身前撞去。

虽说这一绝招,比平时的时候,速度慢了不少,威力也小了不少,可也是异常犀利。

刷刷刷!

锋利的刀片,在“麻将”的脸上挂了几下,硬生生地切下几块大肉,连颧骨都被削掉了一些。

原本,这“麻将”其人,是长着一张方脸的,现在好了,居然现场做了“整容”,变成锥子脸了。

“啊~~~我的脸,我的脸!”

这位中级钻石干部,看到从自己脸上飞舞起来的皮肉和鲜血,心态一下子就炸了。

他可是,最钟意自己的这张脸了,现在,居然给毁容了。

这一招,虽然不致命,可对人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而这还不算什么,在扔出这一串兵器之后,他又将手中的唐刀,对准“麻将”的心脏,狠狠掷了出去。

嗖!

这一刀,再次发出破空的声音,眼看就要把这家伙刺个“透心凉”,千钧一发之计,另外一位中级钻石干部“黑蜘蛛”,突然咣当一脚,直接把唐刀给踹飞了,总算是救了同伴一命。

巩聪眉头一皱,身体直接荡了出去,然后,在半空中,将那把踢飞的唐刀接住。然后,又直接一挑,把直背刀、斩马刀和链子鞭组成的一件兵器,从对方的宝剑上拉了回来。

“看招!”“黑蜘蛛”不等巩聪停歇,再次挥舞着手上的子午鸳鸯拐,杀向后者。

子午鸳鸯拐这种东西,不常见,也不好练,没有个十年的功夫,很难把它练熟练。

不过,如果你真的把它运用自如了,那可真叫攻守兼备,无比难缠。

这不,在交手一阵之后,巩聪还真被这玩意儿给伤到了一两次。

当然,巩聪也没让他好过,咣咣送了他两脚狠的,直把他踹得哇哇直叫。

三人的恶战,还在持续。

看到他们如此激烈的打斗,四周藏着的顶级杀手们,简直看傻了。

他们不明白,这巩聪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做的?

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同时顶住两个中级钻石干部的进攻,并且在阵仗上,一点也不弱下风。

妖怪,简直就是妖怪。

照这样下去,恐怕一时半会儿,还真结束不了,胜负更是未可知。

阵阵震撼和忐忑之下,枪手们赶紧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了幕后的副会长小布什,想要他拿个主意。

由于失去了替身身上的录音设备和视频设备,让小布什无法即时掌握那边的情况。

直到,枪手们向他汇报,他才了解。

在听完手下的汇报之后,小布什也是格外震惊,这巩聪的命,也太大了吧,那样还不死?

是巩聪过于恐怖,还是那两个所谓的北极大佬,太没用了。

枪手们,要小布什给他们拿个主意,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小布什咬了咬牙,居然下了一个,说意外也意外,说不意外也不意外的命令。

只听他重重说道:“为了大局着想,该牺牲的就要牺牲。趁着巩聪被吸引和纠缠住,不用管别的,直接开枪,给我干掉他。”(英)

给他汇报的枪手,忍不住吸了口气,惶惶道:“可...可那样的话,很可能会误伤到“麻将”大佬和“黑蜘蛛”大佬,毕竟这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英)

小布什:“我让你们打巩聪,又不是让你们打他们两个。如果真的误伤或者误杀了他们...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说明他们运气不够好。”(英)

他这话说得倒是轻松,毕竟,这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这北级组织上上下下,怎么饶得了他们啊。

枪手:“要不...咱们再想想?”(英)

小布什:“事到临头,管不了那么多了,有什么事,我来兜着,执行命令吧。”(英)

枪手顿时讶然,想了一会儿,只得无奈地说道:“那好吧,执行命令。”(英)

说完,挂断了电话,然后,又通过蓝牙,将这命令传达给其他的几位枪手。

其他的几位枪手,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照常行事。

嗡嗡嗡!

嗡嗡嗡!

一颗颗重型子弹,呼啸着而来,狠狠砸向他们三人。

由于三人的距离过近,“麻将”和“黑蜘蛛”的风险,其实是一样的。

他们吓了一大跳,赶紧分开,将这子弹避开。

刚刚还没站稳脚跟,更多的子弹又呼啸着过来了。这些子弹的威力极大,随便打在地上,就是一个大坑。打在汽车的车上,就是一个大洞。

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体上...那后果不堪设想。

巩聪挨了一枪不死,已经算是奇迹了。如果再挨上这第二枪,恐怕奇迹再多,也得完蛋。

而“麻将”和“黑蜘蛛”两个人,可没那种自信,能像巩聪一样,挨了一枪还能战斗。

对于这小布什的狠辣,巩聪算是见过了,所以,他在这个时候下令开枪,那也算见怪不怪了。

可是,另外两名中级钻石干部那可受不了了。

我们这辛辛苦苦地杀敌呢,你在背后给我开枪,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情急之下,“麻将”和“黑蜘蛛”两人,皆是愤怒不已,群起激愤,大声咆哮道:“你们这群婊zi养得混蛋,居然敢向我开枪,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小布什...你敢拿着枪口对准自己人,我绝不放过你,一定宰了你。”(英)

然而,面对二人的警告和威胁,他们好像压根啥都没听到,反而啪啪啪继续开枪。

当然,他们也没胆子,真的敢对两位北极大佬下毒手,而是把目标全都对准了巩聪。

只是巩聪很机灵,一个劲地往他们身边凑,并且身形灵活不定,如同一只灵活的猴子一样。

那架势也很明显,就是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们两个做垫背的。

除了让他们当自己的护身符之外,巩聪当然也不忘了和两人交手,三人的兵器碰撞声可谓不断。

作为外人的我们,都能想象到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得紧急,更别说,处在漩涡当中的三位当事人了。

由于三人确实是过于强悍,运气也足够好,后来射过来的这些重型狙击枪的子弹,居然没有一颗打在他们的身上。

不过,寒冰诸位枪手这边,也为他们的胡作非为买了单。

前文交代过,这“麻将”和“黑蜘蛛”两个人,是把受了重伤的两位初级钻石干部,弄到车上,想要运出去治疗。

可是,在刚刚这么一阵乱枪当中,有不下四五发子弹,打进了这两名重伤的钻石干部的汽车里,并且打进了他们的身体当中。

二人本就受了很重的伤,再挨了这几下,当然身体就炸开了,血肉飞了一整个汽车内壁当中。有一个人,在临死之前,还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声。

就是这声痛苦声,刺激了两位中级钻石干部——“麻将”和“黑蜘蛛”。

两人心头好像同时扎了一根深刺,眼睛一红,差点哭出来,嘴里几乎异口同声问候起小布什的家人来。

或许,也是意识到,他们刚刚闯了大祸,枪手们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暂时停下开枪。

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两人已经下地狱了。

不过,他们这一捣乱,倒是给了巩聪一个不错的机会。

趁着枪声停下,趁着两位中级钻石干部,都在无比气愤当中,巩聪不惜严重透支自己的身体,对其中一位中级钻石干部“麻将”,发动一阵疾风骤雨般的袭击。

刚开始,这“麻将”还能招架得住,但巩聪的出招不仅连续,而且越来越快,渐渐的,已看不到他的刀光,只见一道道寒光不停的在空中闪过。

巩聪一口气连攻出四十余刀,“麻将”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巩聪的快刀全部接下来,此时再看后者,身上居然多处三四道裂痕。虽然伤口并不大,可是,却让“麻将”极为忌惮。

都这种时候了,此人的刀法怎么还这般厉害?!

他心中吃惊不已,这巩聪的大名,可真不是盖的。

可他来不及细想,巩聪的狂刀又来了。

这回“麻将”没敢力敌,连连后退,一时间,在巩聪的快刀之下,他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而巩聪手中的钢刀,划破长空,发出刺耳的破风声,并且刮起一阵劲风,将地面的尘土都卷起好高,声势逼人。

“麻将”吓得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出于本能反应,赶紧抬起手中的宝剑,当空这么一架。

他的双臂是特别改造过的,粗壮如大象,接下这一招,不成问题。

然而,巩聪却并没有与他正面接招,反而脚下提溜一转,身如陀螺,又似鬼魅,由“麻将”的正前方直接闪到他的背后。

巩聪毫不客气,高高举起手中的唐刀,狠狠地拦腰斩去。

狭长的钢刀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寒光透过麻将的身躯,将其一斩两截。

两段尸体在空中断裂开,洒下漫天的血水,仿佛殷红的花瓣从天而降。

扑通!巩聪和麻将几乎同时落地,随着他手腕翻转之间,钢刀在他掌中旋了旋,接着,重重地钉在地上。钢刀的锋芒光亮如银,一滴血珠顺过刀刃由刀尖滴落下来...

至此,重伤之下的巩聪,居然还将一位北极的中级钻石干部给干掉了,这是何等的可怕和恐怖?

这一幕,可怕旁边的另外一位中级钻石干部给吓得头脑一阵空白,天灵盖都在发麻,他迅速刹住脚步,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尸体。

巩聪喘着粗气,脑袋上淋着血雨,阴测测地问道:“你,想跟他一样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把这位中级钻石干部吓得魂不附体。

他的脑袋。顿时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连连否定:“不不不...。”

巩聪:“好,我不杀你,滚吧。”

“谢...谢谢...。”可能是真的被吓傻了,这“黑蜘蛛”居然口不择言,感谢起巩聪来。

感谢郭先生兄弟打赏6元。今天更新大爆发,冲刺十张更新,精彩,敬请期待。

下一篇   第4696章 要命的狙击手【二合一】          上一篇   第4694章 放弃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