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662章 有意思的大号犰狳

第4662章 有意思的大号犰狳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不少身边人,被巩聪这个突如其来,看似非常“鲁莽”的举动给吓一跳,还真担心他出了什么状况。毕竟,在这鬼地方,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然而,这谢文东却是没有半点怀疑巩聪的念头。

因为,他认得这双眼睛。

有神、透亮、干净。

如果真是他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那这双眼睛的目光,肯定会有所改变的。

谢文东只说了一句话:“什么情况,阿聪?”

巩聪没有说话,回答他的,是手中的钢刀。

当然,他这刀没有真的刺向谢文东,而是就地一甩,射向后者头顶方向。

嘎呕~~~

谢文东的头顶处,居然传来一声无比怪异,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大家自然而然地被这叫声吸引,下意识抬起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当看清楚谢文东头顶那东西的时候,大家差点心脏都停止跳动,全身都忍不住一阵发麻。

原来,那居然是一种类似穿山甲一样的“动物”。

只不过,这“穿山甲”的个头,也太长了了,居然有三四米那么长,一两百斤那么重。

它的爪子抓着头顶的石头,整个身子倒吊在谢文东的头顶。

此时,它正伸出一条巨长无比的舌头,正在谢文东的头顶蠢蠢欲动呢,看样子,是要用舌头把谢文东给勾起来,再一口吃掉。

更为可怕的是,它全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谢文东的头顶上,这么大个体型,居然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响。要不是这巩聪眼尖,恐怕这个时候,简直不堪设想。

“天呐,东哥差一点就...”

“这个环境,我们的注意力都在前后左右,还真没注意,头顶上会有这么个东西。”

“是啊,得亏是聪哥眼尖啊。”

“我说呢,聪哥怎么可能对东哥下毒手呢。”

“嗯,就是,我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

“M的,哪里来的穿山甲?”

“这不像是穿山甲吧,穿山甲的个子,哪有这么大的。更何况,这盔甲也不像啊。”

“是犰狳!这是犰狳,应该就是变异后的犰狳!”

......

在阵阵的惊呼声中,终于有人道出了这家伙的真实身份。

没错,这东西并不是穿山甲,而是叫作犰狳,是一种杂食性动物,是食蚁兽和树懒的近亲,用一层盔甲似的骨质甲保护自己。犰狳有小小的耳朵和长尖的嘴,前脚上生者有力的爪子,用于进行挖洞。

不过,正常的犰狳,与穿山甲的个头差不多大小。

像现在这种尺寸的犰狳,不是打了针,就是吃了药了,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大。

巩聪刚刚射出的这一刀,正好插在这犰狳的前爪位置,虽然不算什么要害位置,可却疼得它打消了自己原本的计划。

它嘴里发出阵阵“吱吱”声,紧接着轰隆一声,从头顶跳了下来,是一种极快的速度,摔飞巩聪射出的钢刀,并且直奔巩聪本人而来。

巩聪大喝一声:“快把东哥弄到旁边去。”

九门提督也顾不得追究巩聪刚刚的“无礼”,赶紧把谢文东拉到旁边,并且,重新看了看他们的头顶上方,看看是不是还有别的犰狳。

这一看,还真没叫他们失望。

他们发现了一个类似通风管道一样的东西,而这个通风管道口,就正对着刚刚谢文东、姜森和九门提督等兄弟的正下方。

难怪,刚刚大家都没注意,这个该死的犰狳,应该就是从这管道口出来的。

目前只有这一只,可是,鬼知道后面还有没有。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儿的战力究竟如何,可己方的处境,也随着这犰狳的到来,变得立刻艰难起来。

要知道,原本己方是占据上风的。

如此一来,这哪一边更加能占到便宜,这就不好说了。

最重要的是,大家不知道这玩意儿的战力究竟如何,要是一般般也就罢了,要是很强的话,那可就要悲催了。

且说,这头两百斤重的犰狳,被巩聪给一刀刺伤了脚爪。

巩聪的力道,那是没得说的,他一记飞刀,连犀牛皮都能打穿。然而,这个大号犰狳,好像没事一样,依旧步履飞快地杀向巩聪。

等到近前,这巩聪才发现,这玩意儿不单单背上腹部全是骨甲,就连腹部,脚掌都是骨甲。刚刚自己的这一刀,之所以能伤到它,还是因为这刀刚好插到脚趾缝里。

如果不是插到脚趾缝里,还真不一定能伤到它。

眼看这犰狳,如同推土机一样,杀向巩聪。

身为地尊级别的巩聪,也拉开了架势,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就在这一人一犰狳,快要接触的时候,原本细条的犰狳,突然滚成一个圆球,如同保龄球一样,重重轰向巩聪。而巩聪,就成了那个被保龄球轰击的球瓶。

巩聪见到这玩意儿突然“变身”,很是诧异和意外。当然,他艺高人胆大,丝毫不担心,直接挥动手中的钢刀,重重对着这圆球劈了下去。

巩聪现在所使用的这把刀,是他的直背刀,名叫鬼彻,同样是添加了高浓度“星辰之泪”的“神兵利器”。

刀在这场与犰狳对阵的战斗当中,还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巩聪本人。

天候高科技作战部队的一把手,天帝战力第一人,人类历史上最年轻的地尊级天才。

这上面无论哪一个称呼,在外面都是如雷贯耳,地动山摇一般的存在。毫不夸张地说,就算巩聪不用这鬼彻,就算他手里拿着一根树枝,也足以谈笑间杀人。

当他挥刀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认为,巩聪的这一刀,肯定能把这该死的犰狳给一劈两半的。

然而,真正当巩聪劈下去的那一刹那,整个空气中,居然迸出一阵刺耳撞击声,如同金属与金属相碰,所发出的声音。

再定眼一看,这大号犰狳,除了骨甲上多出一条深深的凹槽之外,一点事也没有。

这太惊人了,难道这玩意儿的骨甲,比钢板还硬?

事实也正是如此,这玩意儿的骨甲,确实比钢板还硬。

巩聪砍在它的身上,好像拿着一根木根,狠狠劈在一块石头上。

毫不夸张地说,这犰狳身上的骨甲,简直比龙阳人身上的盔甲以及皮肤,还要坚硬。

巩聪又一次,对这超自然的物品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在这里,真的只有你想象不到,没有看不到的。

他这一刀没有劈开这犰狳,自己可是倒了霉了。

即便巩聪的反应能力,堪称举世无双,可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根本就没有躲避的机会。

哗啦!

巩聪当场被撞得四仰八叉,后背狠狠地摔在地上。

就这,还不算什么,那犰狳居然还从头到脚,碾着他的身子过去了。

“卧槽,什么情况,巩老大都会被拱翻了?”

“真是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这破犰狳,到底长了一副什么盔甲啊,连鬼彻刀都砍不坏?”

......

诸位兄弟们,再次感到吃惊。不,准确地说,是震惊。

巩聪是何许人也,从来只有他打翻别人的份儿,哪有打翻他的份儿。这可真是活久见,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被一个二百来斤的“钢蛋”压过,虽然不至于把人压扁,可那滋味也不好受。

尤其是巩聪,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了窘态,那心里更是怒火中烧,怒发冲冠,愤怒不已。

他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眼神中迸射出更加狠绝的目光。

“阿聪,小心!”谢文东关切地喊了一句。

“不要硬来,这玩意儿叫犰狳,身上厚厚的盔甲和锋利的爪子,是他的强项。”姜森也跟着提醒道。

“嗯,我明白,我一定让这玩意儿好看。”巩聪牙齿咬得嘎吱嘎吱作响,眼珠都好像要喷出火焰来一样。

而另外一边,占了便宜的犰狳,并不善罢甘休。它在滚过巩聪的身体之后,迅速调头,再次飞速奔向巩聪。

与前面那一招一样,这犰狳先是奔跑一阵,快到巩聪跟前的时候,再次卷成一个球,用类似炮弹一样的速度,狠狠滚向巩聪。

这一次,巩聪可是早有准备。

以他的反应速度,可以轻松将这个滚动的大球给躲开。

然而,他却并没有,他倒是想领教领教,这玩意儿的力道到底有多大。

这不,就在这犰狳快要接触到巩聪的时候,巩聪直接大脚开射,对着一个正在与己方兄弟厮杀的龙阳人,就是狠狠一击!

嗖!

这一脚,那可真叫作“大力出奇迹”,二百多斤类似炮弹一样射来的“钢弹”,居然直接腾空飞起,重重砸向那位男性龙阳人。

嘎巴!

那名男性龙阳人,被莫名其妙地砸中一下,当场咣当一声砸在地上。好家伙,脖子的骨头都跟着被打断了,再也没有爬起来了。

“好球!”正在与这个男性龙阳人厮杀的张忠兄弟,忍不住冲着巩聪,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称赞道。

巩聪歪了歪脚尖,裂开嘴道:“这还只是开始!”

果然,那头不服气的犰狳,在砸伤一位龙阳人之后,顿时有些晕头转向。只见它左嗅嗅,右刨刨,时不时还伸了伸长长的舌头。

可能是还因为四周人太多,它找了好一通,也没找到踢他的巩聪在哪里。

看到它那茫然和紧张的样子,巩聪嘴里骂了一句:“愚蠢的混球,你爷爷我在这里呢。”

骂完之后,巩聪忽觉得有些不对劲,咦,怎么把自己也骂进去了,自己得上辈子造了多大的孽,才能生出这么个玩意儿啊。

可你还别说,这犰狳好像还真的听到了。

找了一通之后,它终于发现了巩聪。

这东西倒是个不轻易放弃的主儿,谁惹了它,它非得把吃的亏找补回来不可,颇有一种平头哥“蜜罐”的做派。

虽然挨了一脚“大脚抽射”,也被人当成了一回球踢,但这可吓不跑它。

这不,它再次卷成一个球,重重轰向巩聪。

下一篇   第4663章 三刀流——斩!          上一篇   第4661章 发疯的巩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