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647章 【五合一】

第4647章 【五合一】

作者: 曹三少

说话间,万东伟和陈少河两位悍将,与LT实验室的地藏王、林森等人交上手了。

这一次,双方使用的是冷兵器,能够清楚地体验到,拳拳到肉,刀刀见血酣畅淋漓的感觉。

别人不知道,但是,万东伟和陈少河两个人,喜欢这种感觉。

这场战斗,本来是非常值得观看的,毕竟两位部.长同时出手,这场景可不多见。

只是,因为时间紧迫,任务紧急,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

不过,所有人都相信,以陈少河和万东伟的水平,肯定能把这些人给消灭,他们肯定能安全无虞地与己方汇合。。

最后的事实也证明,陈少河和万东伟两人没有让他们失望。

他们没有这个福气,欣赏到这场精彩的战斗,不过,我们可以作为旁观者,欣赏到这场激烈的战斗。

十二人,不是高级白金,就是钻石级别干部,随便挑出一位扔到外面,都是独当一面老大级别的人物。

然而,今天他们却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相聚了。

在此之前,他们谁都没有见过谁,也根本没有个人恩怨。

可因为双方都处在彼此的对立面,为了责任也罢,为了自己的前程也罢,皆跟有夺妻之恨,杀父之仇的人一样,眼珠子都快瞪出血来了,恨不得把对方剁成肉酱。

速度皆是极快,交织在一起,如同跑马灯一样,眼前都出现了许多残影,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甚至连他们的面孔都看不到。

寒冰十人当中,有两位干部拥有初级钻石的实力,这两人便是“地藏王”和林森。其他人,皆拥有高级白金干部的实力。

而两位初级钻石干部当中,又以林森稍弱,“地藏王”更强一些。

且说安全部长林森,虽然很少亲自动手,可是他的武功,也绝对能称得上登峰造极。否则,以他的头脑,怎么可能在LT实验室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担任安保主管。

事到如今,他不愿意动手,也要亲自动手了。

他的武器,是两把短刀。两把刀看着普通,可材料都是寒冰组织兵器部所能生产制造出来最好的。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兵器部和LT实验室一脉相连,他怎么会亏待自己。

趁着万东伟在和他的手下——两位高级白金干部交手的时候,他身形如闪电,悄无声息地突然闪到万东伟的后面,两刀奇出,分刺向万东伟的左右太阳穴。

这两招来得可真叫一个悄无声息,一般的高手,压根就感觉不到。纵然算是顶级高手,能够感觉得到,也未必能反应过来。

当然,万东伟这个级别,既算不得一般高手,也算不得顶级高手,他属于半神话高手。

别看万东伟正在和前面的两人交手,可是,他的后面也跟长了眼睛似的。

或者,准确地来说,他全身上下,都长着眼睛。

感觉身后恶风不善,万东伟身体如泥鳅一般,从林森的刀下滑了出去。

就听到“当啷”一声巨响,这两把刀刺空,两把刀的刀剑,居然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一起,仿佛晴空炸雷一般,就连闪躲开的万东伟,也感觉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不过,万东伟也没有失手,他信手一挑,直接用太康剑,把其中一位高级白金干部的脑袋削了下来。

与此同时,安全部长林森大喝一声:“去死吧。”接着,两把短刀化成一阵光幕,狠狠回切万东伟的小腹。

万东伟直接撩起手中的两把宝剑,将其格挡住。

哪知,这一刀过后,还有关键的一脚。林森抬起腿来,狠狠一踢,万东伟迅速闪躲。只是,他闪躲的距离不大,旁边另外一位高级白金干部的另外一把刀到了。

没办法,万东伟只能硬挺着接下了这一脚。

这一脚虽然没有踢在后者的关键部位,可是,却在其腹部留下一个挺大的脚印。

对于改造人的万东伟来说,这一脚根本算不得什么,也造成不了多少的损害。

只不过,挨得这一脚,却叫万东伟非常恼火,狠狠暗道:“什么玩意儿,居然敢踢我!”

而这时,另外一位与万东伟交手的高级白金干部,也杀了过来,狠狠朝着后者的脑袋砍了下去。

这一幕,简直是惊心动魄,看得人手心后背直冒汗。

然而,这万东伟那是何等人物,面对着这位高级白金干部的来势汹汹,他手腕一震,将林森其中一把短刀给足震开:“滚开!”

而踢中万东伟的林森,却一脸得意,幽幽道:“万东伟,也不过如此嘛。”

谁知,还没高兴三秒,万东伟提着太康剑,直接对准这位高级白金干部就是一顿横切。

刷刷刷!

在阵阵惨叫声中,这位高级白金干部,居然被他拦腰削成了六小段。

这六小段受到重力的影响落下之后,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也随着一股脑儿地出溜下来,直叫人头皮发麻,胃里翻腾。

整个过程,发生极快,甚至连那位高级白金干部,直到死眼睛都是瞪得溜圆的。

“M的,你这个狗娘养的杂碎,老子取你狗命!”安全主管林森怒不可遏,对着万东伟破口大骂,并且朝着后者,发动了更加凌厉的攻击。

“口气还挺大,你不知道你口臭吗?”万东伟讥讽一声,见招拆招,与之作战。而这时,又有两位高级白金干部参与进来。

万东伟一边与这个林森作战,还得提防着这两个人,确实觉得有一些压力。

只是,这压力对于万东伟来说,并不是那种应付不过来的压力。

随着战斗的进行,万东伟的招数越发渐入佳境,动作也越发好看,越发得行云流水。

在三十二招之后,第三名高级白金干部,死在了万东伟的手上。第九十五招的时候,第四位高级白金干部,也死在了万东伟的手上。

最后,他的对手,就剩下了一位安全主管林森。

看到身边的伙伴越来越少,这林森也有些急了,照这么下去,那情况会越发糟糕。

他使出了吃奶的劲,想要让自己的短刀狠狠砍在万东伟的身上。就算是砍一刀或者刺一刀,也心满意足了。

然而,这万东伟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他之前消耗了许多体力,却依旧具备中级钻石干部的水准。

林森非但没有遂愿,反而越来越着急。

双方战斗了足足一分钟,万东伟本人倒没什么,可是这林森身上,倒是多出了两三道血痕,鲜血潺潺而出,又滴答滴答地掉落在地上。

这林森身上的上,是轻伤,对于他这个级别的人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糟糕的是,这么一弄,林森越发心急如焚,连招数也越发凌乱了。

这高手作战,最忌心浮气躁。虽然自己也是个初级钻石干部,可面对万东伟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被逼急了,照样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而有的错误,可以弥补可以挽回,有的错误,那就不可以弥补,不可以挽回,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不,在打到差不多七百多招的时候,万东伟发现了对方的一个破绽,迅速抓住机会,凌空一脚,直接狠狠扫在林森的后背。

这一脚,感觉的力道并不大,这林森只往前进了两步,便站稳脚跟。

然而,让他想要重新积蓄实力,杀向万东伟的时候,这林森,清楚地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他感觉嗓子一甜,一股股热流忍不住往外喷了出去。

是血!

是体内大出血。

“啊~”这个时候,这位安全主管才明白过来。万东伟的这一脚,虽然力道不大,却以非常巧妙的角度,将自己的脊柱给打断了。

只可惜,他这个时候明白,已经太晚了。

他努力想要站直身体,可是,断了的脊柱根本支撑不起他上半身的重量。

他本人在一阵踉跄之后,身体一震,不受控制地轰隆倒地。

他这一落地,不久身体就抽搐起来,又过了没多久,便再也没有爬起来,当场死亡。

万东伟没想到,他这么就死了,不免觉得很奇怪。他蹲下身子,又是摸了摸鼻息,又是摸了摸他的颈动脉去,确定真的死亡了,摸了摸脑袋,莫名其妙地说道:“这么着,就把你踢死了,你可真不禁打。”

其实,万东伟没有注意,在林森倒地之后,嘴角溢出的鲜血,居然是黑色的。

如果是正常殴打至死,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的。

他,是自杀,是中毒而亡的!

就这样,万东伟完成了他的目标,灭掉了包括林森在内的五人,也就是十人当中的一半,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

要不是体力之前有所下降,这个时间,可能会更短。

而在他与林森交手的时候,另外一位中级钻石干部陈少河,也没有闲着。

他正和包括“地藏王”在内的,另外五位寒冰高手,进行激烈的作战。

另外四位高级白金干部,与万东伟所消灭的那四位高级白金干部,水平和实力都差不多。

只不过,这位LT实验室的一把手——“地藏王”,要比林森这个安全部.长实力强得多。

与万东伟基本一样,陈少河也是先把四个高级白金干部干掉,这个过程,花费了一分钟的时间。平均每个人,只用了十五秒,既然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毕竟,对方不是别人,而是高级白金干部啊,而且有两位高级白金干部,还有接近初级钻石干部的水准。

陈少河能把四个如此强悍的对手,在一分钟之内搞定,着实展现了他那无比强悍的实力。

不过,这最后一个“地藏王”,倒是有点棘手。

首先,这个“地藏王”也是钻石级别的干部,实力同样非常强劲。

其次,“地藏王”这个人,有点阴险,喜欢耍一些花招。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对手非常难缠,一不小心,就会吃大亏。

“地藏王”所用的武器,有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叫作“毒蝎”,是利用仿生学原理,由两千多个小玩意儿组合起来的蝎子尾状的武器。

不单极其坚硬,锋利无比,而且还有五六种形态。

可以变成剑,也可以变成刀,变成标枪,还可以变成狼牙棒,变成鞭子,甚至里面还藏着几枚细小的钢针,可以在紧急的情况下,发射出来。

这种武器,本来是专门设计出来,对付龙阳一族的,连血魃都怕这玩意儿。

这武器,本来就十分霸道,再加上使用者高超的本事以及刚柔并济的特质,二者相得益彰,可谓出神入化。

一个高手用一把这样的武器,便足以以一敌百。

如果有十个这样的人一起联合起来,其战斗力不下半个团。

这事听上去非常夸张,也非常得不可信,可真正了解这个世界一些真相之后,很多人的三观都会被颠覆的。

这种武器,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出现过一次,被几个叫作“凶将”的人使用过,还差点让张振坤吃了大亏。

一开始,陈少河也确实没有联想到,这种武器居然会有这么多重变化。不小心,被萃上麻醉药的钢针射中了一下右手的胳膊。

不一会儿,他的整条胳膊,甚至半个身子,都麻痹了。

没办法,陈少河只能用左手拿着兵器,继续与其激战。

比较幸运的是,陈少河左手刀、右手刀都玩得很不错,除了半边身子比较不受控制之外,照样与“地藏王”打得不分上下、酣畅淋漓。

二人在两分钟之内,交手了差不多五六百招,也就是平均一秒钟,就能打出四五招,简直跟两台战斗机器一样。

虽说在这段时间内,两人都没有分出胜负。然而,他们都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上下起伏的胸膛跟拉动的风箱一样。

汗水夹杂着从四周飞溅过来的血水,不断地顺着他们的衣角,叮叮咚咚地融入到一片狼藉的地面血水小池当中。

“怎么可能,我的钢针明明射中了他。那上面虽然淬的不是毒药,但也是高效的麻醉药,十秒钟之内就能有反应,连真正的血魃都有反应,他怎么半点反应也没有。”“地藏王”暗忖一阵,觉得很不可思议。

而对面的陈少河,其实并不是没有感受到麻药的威力。

只是他是改造人,加上他强大的意志力,才没有被麻药的劲儿盖过去。

当然,他更加知道:“必须快点结束战斗,否则,后面的事情,真不好说,甚至死得可能是我们。”

这边,万东伟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看到陈少河神色有些苍白,他顿时感觉不对劲,赶紧问道:“少河,你没事吧,要不要帮忙?”

陈少河:“不用,再给我半分钟,我就能搞定!”

万东伟:“...那你小心点。”

陈少河:“知道。”

陈少河说半分钟内能搞定,对面的“地藏王”听完,顿时受不了了,半分钟就能搞定,我还说半分钟就能搞定你呢。

他大声咆哮一声,吼道:“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在半分钟内干掉我的。”

说着,“地藏王”手中的“毒蝎”,由单刀变成了狼牙棒形态。

伴随着这个变化,刀头上随之生出几十根尖刺,毫无征兆,狠狠砸向陈少河的胸口。

陈少河反应也快,赶紧抬起手中的饮血刀,迎接对方的狼牙棒。

随着两把兵器接实,陈少河左边这条胳膊,也像右边这条胳膊一样,顿时发麻,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把身子站住。

紧接着,“地藏王”又一启动开关,这次又是两根钢针发射出来。

这钢针非常细,加上现在是晚上,光线不是很足,所以,这玩意儿可真叫“害人于无形”啊。

不久前,陈少河就是因为没有注意到,才中了对方的阴招。

这一根针尚且难办,更别说两根针了。

果然,这两根针又结结实实地射在人的皮肉上。

只是,这皮肉,并非是陈少河的皮肉,而是地上半具尸体的皮肉。

原来,陈少河早就防着他这一招呢。在两根钢针射中自己之前,陈少河直接抄起地上的半个切开的身子,直接挡在自己的跟前。

果不其然,陈少河猜得没错,又是两根要命的钢针。

“M的,你这个阴险小人!”陈少河怒气冲冲,狠狠地将半截尸体,狠狠地砸向“地藏王”。

“地藏王”铿锵一声回应:“兵不厌诈!”随后,直接一狼牙棒,把这半截尸体砸开。

然而,陈少河丝毫也不奇怪,直接手腕一震,再次朝着“地藏王”的面门砍来。

身为初级钻石干部的“地藏王”,连想都没想,一个后铁板桥躲过,这陈少河的饮血刀,堪堪擦着他的鼻尖而过。

不过,陈少河的后招依旧不断。手中的饮血刀,由下而上,狠狠地撩了上去。

“地藏王”吓得一身冷汗,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他也顾不得狼狈了,就地一滚,陈少河的饮血刀,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而过。

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可陈少河依旧不会轻易放过他,手中的饮血刀,狠狠劈向对方的面门。

“地藏王”连想都没想,赶紧又摁下开关,将“毒蝎”当中的剩余两根钢针,全部射向陈少河。

然而,就在钢针将要射出来的时候,陈少河直接一脚踩住他的手腕。

噗呲!

这钢针没有射中陈少河,倒是射中了他自己的半张脸。

瞬间,这“地藏王”刚感觉到疼,疼痛的感觉就消失了,很快感觉自己的脸都僵硬了,嘴巴也不由自主地歪了。

“服气不服气?”陈少河踢掉“地藏王”手中的那把“毒蝎”,饮血刀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得意道。

哪知,这“地藏王”脸上更加嚣张,他阴笑一阵:“永远不可能对你们服气...”

陈少河:“那,我就要送你归西了。”说着,手中的饮血刀举起,作势就要劈下去。

这时,旁边的万东伟赶紧拦住了他,喊道:“少河兄,留他一命,方便咱们更快地夺取LT实验室。”

然而,这陈少河好像没听到似的,还是一刀把他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万东伟吃了一惊,赶紧走上前来,对着陈少河说道:“少河兄,你太冲动了,留他当作活口多好啊...这...这么好一张王牌,岂不是浪费了么?”

“东伟兄,稍安勿躁,你看这个什么...”说着,直接把“地藏王”的脑袋给拧起来,把刀尖插进这颗脑袋的口腔当中搅了搅乱,顿时,里面的血啊,口水啊一起流了下来。

万东伟看着直皱眉,随后疑声问道:“少河兄,你到底在找什么?怪恶心的。”

陈少河笑而不答,非但不觉得恶心,反而做了一个更加恶心的动作,用刀尖搅了半天没找到,他索性用手指插进这“地藏王”的嘴巴里。

又搅了一通之后,终于找到一个带血的,类似牙齿一样的东西。

仔细看,牙齿里面还有一个黑色的药丸。

万东伟见多识广,一下子便明白过来,脱口而出,说道:“是毒药?!”

“没错”,陈少河点了点头:“是藏在牙齿里的毒药!”

万东伟:“你怎么知道,他的牙齿里会有毒药的?”

陈少河:“像他这样,知道LT实验室许许多多无比重要机密的人,最怕的就是泄密。所以,其核心都是千挑万选出来,守口如瓶的人。并且,为了保险起见,肯定会提前做好措施,有备无患。是以,即便咱们活捉了他,也没用。”

万东伟听完恍然大悟,喃喃道:“难怪,东哥也不说抓住他,逼他交出LT实验室,而是直接带人进去。”

陈少河:“没错。而且,我杀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万东伟好奇:“什么重要的原因?”

陈少河:“咱们俩一人五个敌人,你都完成了任务,我也不能半途而废不是。这要是传出去,我还要不要面子了...”

万东伟一愣,随后哈哈而笑。

事后,万东伟才回过味来,与自己交手的林森,不就是莫名其妙地死掉了吗,应该也是牙齿里藏毒。他觉得自己没有再扳本的机会,索性直接一死了之,还可是少遭点罪。

“真是一帮疯狂的人!”这是万东伟最后给他们的评价。

来不及休整,二人结束了外面的战斗之后,迅速抄起家伙,赶紧去追谢文东等人去了。

可奇怪的是,谢文东一行人,好像突然消失了,直接生死不明,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话分两头说,说完了他们这边,再回过头来,说说谢文东这边。

这“地藏王”和林森等人虽然强悍,但是面对两位中级钻石干部,还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遭遇灭顶之灾,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经过这么一折腾之后,LT实验室的人类战斗人员,基本上消耗殆尽了。

可是,谢文东一行人至此便可以如入无人之境?

可以把里面珍贵的资料、数据甚至是里面的怪物,全部据为所有?

当然没那么简单。

别忘了,在出来的时候,“地藏王”可是已经用自己的权限,将这座LT实验室的防御级别,提升到了最高级。

其各项自动武器系统已经上线,各种机关消息全部开启,还有许多陷阱、怪物,已经待命。

毫不夸张地说,就算这LT实验室里面的人类,全部都死光了,其依旧算是一座坚硬的堡垒。

更多的挑战,还在面前等着谢文东等人呢。

》》》》》》》》》

这边,在进入洞口之后,谢文东一行人,便发现了“地藏王”、林森两拨人,来时乘坐的十多辆军用汽车。

虽然汽车钥匙,被寒冰的人拿走了,可是,依旧挡不住他们将其发动。

这不,谢文东身边的几个人,随便钻进车子鼓捣了一会儿,汽车便发动了。

大家也不客气,纷纷钻入汽车当中。虽然有些拥挤,可到底还是把所有人都装了进去。

踩下油门之后,这批军用汽车,就这么出发了。

往前走了差不多二百来米的人工水泥掩体之后,车队才算真正进入这个盐洞。

进入这世界第一长的盐洞之后,众人不久之后就发现,这地方比自己想象得要大得多得多多多多多。

本来,在大家的想象当中,这盐洞就是个洞,通道,就是一个可供行人或者几辆车辆行驶的通道,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可真正进入这里面之后,众人才骇然发现,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里面,简直就是一个地下世界。洞内宽的地方,有六七百米。就是窄的地方,也有二三百米。最矮的地方,有三四米,最高的地方,居然有几十米。

在车灯的照射下,不难发现洞顶悬挂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盐钟乳石,有的只有香烟那么长,有的却比人身子还要粗。

四周的地上,流淌着许多盐的结晶。有的是白色的,有的是红色的,有的是绿色的,五彩斑斓,非常漂亮。形状也是千奇百怪,有椭圆形的,有圆形的,有方形的,还有长柱形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现场绝大部分都很难想到,这盐矿的结晶,会是这个样子的。

空气中,湿度还是很大的,弥漫着一股海水般咸咸的味道。然而,并没有什么发霉发臭的味道,这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洞穴当中,倒是非常神奇的。

其实,这也不难解释,要知道,这里可是盐洞,而且,整个山体只覆盖一层薄薄的岩石。

每年冬季,雨水渗入山石缝隙,溶解盐分,形成的高浓度盐水,本就有杀菌灭菌的功效。

大家欣赏着各种各样的钟乳石,惊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好像不是来这里打仗的,倒像是来这里旅游探险的。

当然,作为老大和指挥者,谢文东以及身边的高级干部们,可是不敢掉以轻心。

汽车走了一阵子之后,他掏出手机,将通讯录最上面的那个号码回拨过去。之前,天帝先潜入的四大女将之一,就是用这个号码,与谢文东联系的。

然而,谢文东打了好几遍,显示得都是“无法接听”。

再仔细看看手机上的信号,只有微弱的一格。

他摸了摸鼻子,问旁边的姜森:“老森,你们那边能不能联系上灵犀、千子她们?”

姜森摇了摇头:“为了安全起见,我没有在她们身上装微型的通讯设备。而手机,在入口处搜查的时候,被寒冰的人收走了,我们也联系不上她们。”

“这个我知道”,谢文东接过话茬,随后更正道:“我问的是,你们的手机有没有信号,能不能打得通?”

姜森把电话拿给谢文东看:“我这里一格信号都没有,可能这里是开启了电讯屏蔽,把里面的讯号和外面做了屏蔽了。”

谢文东揉了揉下巴,喃喃道:“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东哥放心”,坐在旁边的巩聪,非常自信地说道:“她们都是经验老道,临场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了,不会出什么事的。我想,她们此时也在努力想要保持和我们的联络。”

谢文东:“嗯,但愿如此。对了,距离LT实验室真正的位置,还有多远?”

旁边的刘俊,回答道:“根据之前刘哥的侦察,这LT实验室位于整个盐洞的中段。照着咱们现在的速度推断的话,最慢五分钟之内,也能到了。”

谢文东:“五分钟,一眨眼就过去了。通知兄弟们,现在我们一定要格外小心,不管...”

他这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到四周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子弹如雨点一般,砸向最打头的一辆军车。

虽然这辆军车里面的兄弟们及时跳车,可还是有四位兄弟因为闪躲不及时,被子弹打中,受了重伤。

其他军车的司机兄弟们见状,赶紧踩住刹车,并且纷纷避让。而拿着透明防弹盾牌的兄弟们,自动围成一圈,将刚刚跳下车的谢文东等人保护起来。

“是自动机枪!”眼尖的余勇,指了指前方的四挺悬挂在洞顶的机枪,说道。

谢文东:“看来,这里的自动防御系统已经开启了。咱们不能继续开车了,得徒步过去。”

余勇:“嗯,不过这么一来,咱们速度就会变慢。”

谢文东:“兄弟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慢点就慢点吧,欲速则不达。。”

余勇:“嗯。哪位兄弟,去把那几挺机枪给我打下来?”

话音刚落,旁边有一个声音答应下来,还没等余勇和谢文东答应呢,这人便直接拿着防弹盾牌,冲着那四挺机枪而去。

那四挺机枪,的确是高科技高智能的,见到有人移动,便迅速锁定目标,开枪射击。

好家伙,四把机枪,喷射出四条火舌,子弹噼里啪啦地打向那个人,喷射掉落下来的子弹壳,如同吹动的风铃,叮叮作响。

只是,这声音并不悦耳,反而非常刺耳。

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生怕这位兄弟在奔跑的过程中,被子弹射中,打死或者打伤。

谁也没想到,这兄弟的表现,远超大部分人的预料,他的速度极快,身形如同游龙,脚尖却如蜻蜓点水一般。

他先是来到第一挺机枪的下面,然后纵身一跃,直接抡起手中的钢刀,将这第一挺机枪一分为二,这挺枪顿时哑火。

“好样的!”不少兄弟发出喝彩之声。

紧接着,他又在大家的热切期待当中,用相同的办法劈掉了第二挺、第三挺悬挂的机枪,再次赢得满堂喝彩。

就连谢文东本人,也好奇地问旁边的兄弟道:“刚才我没注意,这兄弟是谁?”

旁边的巩聪,得意地说道:“东哥,这是我们天候的刘俊兄弟。”

“哦”,谢文东恍然,笑道:“难怪身手这么可以了。”

这刘俊,是新晋的初级钻石干部,也是近半年崛起最快的一个后起之秀,数次大战当中,也表现得很是抢眼。

“哎呀,这第四挺机枪的位置,足够五米高啊,四周又是光秃秃的,就算跳也跳不到那么高啊。”

“是啊,刘俊兄弟这下该怎么办?弄不好,得把命搭在这里。”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不会说话就别说,他好着呢。”

......

谢文东、巩聪等人,倒不像这些兄弟那么紧张,要知道,以刘俊的身手,如果连几挺机枪都打不掉,那不如趁早回家抱孩子吧,只是过程要有一点曲折而已。

果不其然,一开始,刘俊确实为如何弄掉这挺悬挂在五米高的机枪发愁。甚至一度,被疯狂喷射的子弹,追得上蹿下跳。

可很快,他就想到了主意。

他需要借助工具。

而他的工具,便是手上的这块透明的防弹盾牌。

这防弹盾牌,用的是高分子材料打造而成,虽然可以抵挡子弹的射击,但是质地却很轻便。加上它半弧形的样式,正好可以被自己用来做跳板。

这不,他把盾牌往地上一扔,接着,往后退几步,再纵身一跃,直接踩在盾牌的面上,借助盾牌的弹力,直接冲起四五米高。

紧接着,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横扫千军”,直接把这挺高高在上的机枪直接劈掉。

啪嗒!半截机枪,掉在地上之后,居然砸出个不小的坑来。

刘俊将这半截机枪捡起,捧到姜森的面前,好奇地说道:“森哥,这是什么枪?”

姜森拿着这玩意儿,看了一眼,便直接脱口而出:“这叫汤普森T90形,自动机枪。采用电力控制,可以打穿汽车的钢板。”

刘俊哦了一声,好像没事人似的,悄无声息地返回己方的阵营当中。

而与此同时,任长风也过来汇报:“东哥,有四名兄弟受了重伤,还有两名兄弟受了轻伤。”

谢文东:“受轻伤的兄弟,能开车吗?”

任长风点了点头:“可以,没问题。”

谢文东:“让两位受轻伤的兄弟开车,把四名受重伤的兄弟拉出去,赶紧去医院疗伤。其他人,跟着我,徒步进发。”

任长风:“东哥,要不你跟着一起出去吧,这地方太危险了。这还没进入实验室呢,咱们就损失五六个兄弟,我担心...”

巩聪也跟着说道:“是啊,东哥,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先在外面吧,等到我们这边进入里面,确定没什么问题,再叫你进来也不迟。”

袁天仲:“要么,我带一支突击队先过去探探路,东哥带着其他的兄弟,在后面压阵。这一进到这该死的盐洞,就折损这么多兄弟,我这心里咋觉得七上八下的。”

不少的干部听完,纷纷表示赞同:“是啊,东哥,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要不,咱们再考虑考虑?”

不过,面对着许多干部的好心劝说,谢文东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他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跟个考了一百分的小学生一样,他一手暗扣金刀,一手提着一把手枪,字字清晰,荡人心魄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同贪生怕死,那还是我谢文东吗?与兄弟们并肩作战,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就算前面有困难,有危险,甚至有杀身之祸,我也依旧不惧,知道为什么吗?”

众人默然。

谢文东:“因为我有你们在我身边,由你们在,不管是什么时候,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们照样也能走出个康庄大道!”

下一篇   第4648章 【三合一】          上一篇   第464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