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8章

作者: 曹三少

还真别说,对方听完他这句话之后,也都停了下来。

只不过,对方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在暗处悄悄地观察着。

这上校指挥官也观察了四周一阵,索性豁出去了,继续扯着嗓子喊道:“在暗处偷偷放冷枪,不是本事。有种的,跟我们来单挑,就算是输了,我也认了。”(英)

其实,以他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在冷兵器挑战上面,他是不占什么优势的。

然而,他没办法,只能用这种办法,拖延时间。再者,他这边虽然在刚才的战斗当中,折损了不少,可依旧有三百多号人,数量上,不太可能吃亏。

那么,对面的人会同意,会“上当”么?

其实,对面的姜森以及驭血部队,巴不得这样呢。

要知道,杀光这四五百人,不是目的,打垮他们,让他们投降,才是目的。

这边的姜森,放下手中的重型狙击步枪,笑呵呵地说道:“这小子,不傻啊,想用这种办法拖延时间。”

旁边的巩聪,也放下枪来,颔首道:“嗯,确实不傻,只是,他们预估错了形势,也挑衅错了对象。”

“没错,用枪没啥意思,还是用刀刺激。尤其是那种刀锋入骨的声音,别提多爽了。”旁边的陈少河笑道。

巩聪搓了搓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这姜森可是知道这二人的能耐,如果他们两位亲自动手的话,像砍瓜切菜一样,灭掉这剩余的三百来号人,可谓轻轻松松。

然而,姜森听完,却赶紧拦住他们,笑吟吟地说道:“知道你们能耐大,以一敌百也不在话下。不过,我们驭血兄弟来都来了,好歹也让我们表现表现吧。”

巩聪怔了怔,随即很快明白他的意思,赶紧解释道:“森哥,我没有动手的意思,也没有跟你们抢功的意思,只是说说而已。”

“对”陈少河点了点头:“我们来这里,只是辅助的,预防有很厉害的高手。主要唱大戏的还是森哥和森哥的驭血部队兄弟。我们,就在旁边看着就好了。”

“哈哈”,姜森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大点其头说道:“等这件事弄完了,我请你们喝大酒。。”

巩聪:“好啊,森哥的酒,肯定是好酒。。”

陈少河:“那我可是很期待啊。”

与他们二人说完话之后,姜森清了清嗓子,终于对那雄鹰部队的上校指挥官,作出了回应:“小子,想要单挑是吗,好,我接受你的挑战。”(英)

本以为,对方没那么容易答应,没想到,对方答应得这么爽快。

这上校指挥官,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事已至此,自己选得路,就算太难,也得走下去。

他随即继续回应:“好,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公开打起F35生产线的主意。”(英)

说完,他还刻意高声对身边的士兵们喊道:“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开枪。”(希伯来语)

其实,他这是死鸭子嘴硬,现在这几百人平均每人不到五发子弹,顶多只能坚持一轮。还想开枪,简直就是做梦。

姜森何尝看不透对方的这点小算盘,不过,他并不点破,也跟着大喊道:“兄弟们,都出来吧,别让这帮小瘪犊子门缝里瞧人,把咱们看扁了。”(中)

四周众人闻风而动,全部从掩体当中跳了出来。好家伙,这些人好像都是从土里钻出来的似的,一个个从不可思议的地方跳出来。

就这伪装术,潜伏术,绝对是十级专业水准。

如果一人有这样的能力也就罢了,关键一二百人,都有这种能力,那可就太可怕了。

让雄鹰部队的士兵和士官们,感觉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他们的着装。

他们清一色的黑衣黑裤黑军靴打扮,脸上戴着黑色的面罩和防弹头盔,只留下一双双幽深犀利的眼神在外面。

后背上,背着两把长长的钢刀,身上更是插着各种各样,连他们见都没见过的五花八门的武器,看着就高端大气上档次。

尤其是二百多人站成数排,那种整齐划一,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绝大部分士兵,从来没有见过还有这种打扮的人,不禁一个比一个吃惊,倒吸凉气声不断。

“天呐...这是哪个国家的特种兵?”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跟科幻电影里的一样...。”

“看看人家的装备,再看看咱们的,这仗还怎么打...”

“是啊,还不如投降呢。”

“...”

一众士兵,两股战战,全身忍不住打抖,还没交手呢,就先想着投降和逃跑,心气儿直接卸了一半。

除了他们这些黑衣人之外,其阵营后面,还有一二百穿着浅色或者黑色服装的人。

这些人虽然不像他们这样,装备得如此齐全,身上的东西也比较简单,但一个个也是杀气腾腾,尤其那一双双眼睛里迸射出来的眼神,跟刀子一样,让人看了不寒而栗,汗毛都好似要将衣服扎破一样。

后面的这波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候和防卫部的兄弟。

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反倒是在看戏,看热闹一样。

在一众人的注视下,黑衣人当中,走出一位没有戴面罩的中年人。从样子看,应该是这些人的头领。

这名中年人,身材差不多一米七左右,身材敦实。刚毅脸庞,虎目迸射出锐利的精光,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虽然长相很是平凡,但是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他身上流露出一众异样的气质。

这男人,正是姜森。

且说姜森,款款地走向这位上校指挥官,最后,在距离后者差不多有二十来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两人相互观察了一阵彼此,最后,还是这位中校指挥官,开腔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英)

他脸上装得很平静,很冷静的样子,其实,心里却是慌得一批。

能领导这样一支近乎特种兵队伍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这要是一会儿打起来,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家的对手呢。

“驭血,姜森!”(英)

简明扼要的一句话,却霸气十足。

这名上校指挥官,一开始并没有意识过来,这个姜森是谁。直到他细细咂摸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当他回过神来之后,心中大为吃惊,姜森,他听过这个名字,那可是世界头号杀手组织驭血的老大。

想不到,眼前这个看起来相貌普通的男人,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姜森。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开始后悔自己向人家发起挑战了。

事到如今,只能尽可能想办法拖延时间了。

只将上校指挥官吸了吸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给姜森来一波彩虹屁,居然一个劲地夸起后者来:“驭血暗杀组织的龙头老大姜森,我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是杀手界的标杆式任务。传说,只要佣金足够,你们可以暗杀掉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包括M国总统在内...

还有传说,说驭血组织的老大,是大名鼎鼎谢文东旗下的一员悍将。也有人说,驭血组织和谢文东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经常接受谢文东的赏金而已...”

姜森哪能看不出对方那点小心思,对方这东扯西扯,一方面是为了拖延时间,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套取有价值的情报。

姜森岂是那么容易被“忽悠晕”的。

他直接斩钉截铁地打断对方的话,说道:“行了,我没工夫听你在这里拍马屁,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是要跟我单挑吗,动手吧。”(英)姜森的一句话,如雷劈一般,将这位雄鹰部队的上校的那点小九九彻底打碎。

还没等这位上校表态,旁边有两个军官先受不了了。

只听其中一人恶狠狠地说道:“不过是一个杀手罢了,一个罪恶分子而已。我们,可是以色列的正规军...邪不压正...”(英)

“看我一刀宰了你。”(英)

这两名士官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战斗经验也挺丰富,那几下子,还真挺唬人的。

然而,在姜森的面前,屁也不是。

姜森虽然不是像巩聪、陈少河那样的顶级高手,年纪也有四十多了,平时也很少出手。可是,这并不代表,他成了一头没牙没爪子的老虎。

相反,他这头老虎还十分勇猛,他的牙齿、爪子并不是没有,只是平时收起来而已。

一旦他发飙,那绝对是响彻山林的。

这不,面对着对方来势汹汹,姜森不经意间抽出他的钛合金钢刀。然后不躲不避,抡起手中的家伙,迎着左边这位士官的军刀刀锋挥去。

铛啷啷!

姜森的力气,对于这名士官来说,简直是太巨大了。

随着一连串的火星,那士官手中的军刀,被一分为二。钛合金钢刀的锋利,世面上的兵器,很少有与之能够抗衡的。

只见钛合金钢刀,毫无阻碍地往下劈去,力道和速度丝毫没有减少。

扑!

这名士官还没反应过来,胸口就被撕开一条尺长的大口子,血流如注,惨叫一声,仰面倒地。

姜森在杀掉此人之后,迅速一矮身,躲过另外一名士官的攻击。之后,迅速挥刀,朝着那名士官的双脚砍去。

这个动作,一气呵成,这第二名士官的两条腿,应声折断,好像断掉的不是两条腿,而是两截藕一样。

士官双腿断了之后,重重摔倒在地上,疼得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姜森被他吵得心烦,信手随便一划拉,那人的脑袋就被掉了下来。

整个过程,说时迟那时快,十秒钟都没有用到。

他这一动手,现场可谓是炸了锅,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眼珠子瞪得老大,浑身发抖,双腿发软,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

许多人拼命咽着口水,喉咙里发出阵阵嘎嘎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深更半夜,你的床底下有个吊死鬼在吃手指,让他们自己听了都不寒而栗。

反观那位本来要找姜森单挑的上校指挥官,这时精神也几近崩溃,眼睛几乎快要瞪出了眼眶。

“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上校指挥官很快作出判断,完全没有勇气与之作战。

姜森甩了一下钛合金钢刀上的血迹,冷笑一声:“不是要跟我挑战么,来啊!”(英)

“咱们人多,他们人少,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希伯来语)上校指挥官,好几次鼓足勇气,依旧不敢一个人往上,最后,只能叫上身边的士兵们。

士兵们,一开始没动,一个个面如枯槁,面露绀色,都知道来的这些人不简单。

直到这位上校指挥官歇斯底里地喊道:“谁不动,就军法从事,立刻击毙!。”(希伯来语)

事到如今,士兵们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拿起冷兵器,与驭血兄弟们作战。

本来,姜森还以为这家伙还算条汉子,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怂货。

他蔑视地看了看他,随后,再次提刀:“你真让我看不起,行了,就先结果了你吧。”(英)

说着,再次挥舞着钛合金钢刀,朝着对方杀去。

眼看着姜森杀了过来,这位上校指挥官,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拼命往后逃跑,以近乎央求的口吻,对身边的众人喊道:“快,快挡住他。”(希伯来语)

还真别说,真有那种不要命的,挡住了姜森的去路。

姜森才不会把这种小士兵放在眼里,面对三把军刀不慌不忙。只见他使劲一跺脚,甚至像风筝一样腾空而起,紧接着,刷地挥出手中的钛合金钢刀。

果然,一口气,便连断了三把军刀。

就这,姜森又补了一刀,挑开了三人的气管。

人要是断了气管,不会马上就死。如果紧压伤口,让肺里的气不跑出来,或许还能活。这种与死神博弈的较量,是最惊心动魄的,也是最让人崩溃的。

姜森没有管他们,而是对着其他的驭血兄弟,大喝一声:“动手!”

众兄弟要的就是这个,要不然,光看别人打架,那多没劲。

于是,大家毫不客气,纷纷抽刀,与这支“所谓”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战斗在一起。

现场都是刀光剑影,喊杀连天,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染湿了地面。随处可见的残肢断臂,使战场成为了人间的地狱,扭曲、折断的尸体然人看的心寒。

这些士兵,根本不是驭血兄弟们的对手,转眼之间,就被砍下一排又一排。

兄弟们在拼杀,姜森作为老大,也没有闲着。

他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把那个上校指挥官追上,并且宰了!

这不,姜森在重新锁定目标的位置之后,直接提着刀,快速追上去了。

而与此同时,那位上校指挥官,也感觉身后恶风不善。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后,他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也不管身后是不是有自己的部下,是不是会伤到自己人了,偷摸着摸出了一颗手雷...

等感觉后面的姜森逼近了,他直接拉开手雷的拉环,也不往后面看,直接扔了出去。

手雷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准确无误地落向姜森的方向。

姜森正全神贯注地追击者,突然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自己的头顶落下一个黑漆漆的玩意儿。

他下意识抬头一看,好家伙,差点没把他给吓尿了。

是手雷!

而且,还是正在冒着白烟的手雷。

如果是换作巩聪、换作陈少河,甚至换上一个中高级的白金干部,或许能赶紧作出躲避的动作,避让开去。

可是,他姜森并没有如此高级别的武力,更没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难不成,自己就要这样阴沟里翻船,就要这样折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里?

想到这里,姜森的心蓦地一沉。

说实话,如果就这样死了,他才不甘心呢。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

可现在这种情况,除非发生奇迹,否则,他这条命难保...

下一篇   第4589章          上一篇   第458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