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473章 有点棘手的田栋

第4473章 有点棘手的田栋

作者: 曹三少

任长风这边,也觉得很是奇怪,快要见到东哥了,反而不怕了。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梁静茹么?

带着狐疑和好奇,他们终于来到了13楼谢文东所在的商务总统套房,见到了东哥本人。

而田栋进到总统套房之后,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众人。

房间内,着实不少人,除了随他一起进来的任长风、东心雷等人以外,还有李爽、姜森、褚博等高级干部。

在这些人的旁边,还站着一些生面孔,不过,从这些人的站姿来看,他们的地位也非常高(没错,正是巩聪、刘俊等天候干部,以及以余勇为首的九门提督等众人。)

一众人的气势,都非常强劲。

这不,他们站在那里,不用多说话,整个总统套房的大厅内,便充斥着逼人的杀气,几乎空气都为之凝结。

如果是普通人,非得被眼前的气势吓得尿裤子不可。

这田栋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见到这场面,也不为之全身直打哆嗦。

可要说实力最强的,还是客厅当中坐着的一个男人。

男人正悠闲地喝着茶,看上去也就三十大几岁,却有着无以伦比、超乎凡人的气场和张力。

略长的刘海下面,是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丹凤眼中,双眸乌黑,精光飒飒,让人只看一眼,便自觉被剥光了一般。

嘴角微起,邪魅之中似夹夹杂着霸气,谁一脸无害却冰寒四溢。

不用说,这位便是号称“活着的传奇”,“天才中的天才”“雄主中的雄主”中的天帝影子Z府的总统,当今世上,权力最大的几个人之一谢文东。

看到谢文东,田栋全身一颤,随后噗通一声,给谢文东跪下,拘礼道:“属下田栋,东哥大驾光临东莞,未能远迎,还请东哥恕罪。”

谢文东轻轻放下茶杯,笑眯眯地像拉家常一样:“田栋啊,好久不见了哈,怎么样,最近还好吧。。”

“还...好。。”田栋口是心非,回答道。遇到谢文东之前,他的日子确实过得很好。可他在时村那边大闹一场之后,他便不那么好了。

看到他还跪着,谢文东赶紧把他叫起来:“行这么大礼干嘛,坐,坐啊。”

田栋怔了怔,随后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属下...愿意跪着。”

“东哥让你坐,你就坐,怎么,东哥的命令,你也敢违背?”李爽两只手插着腰,瓮声瓮气地说道。

田栋吓得一激灵,赶紧两只手撑着地,慢慢起身,然后慢慢撅起屁股,放在旁边的沙发上。

坐是坐了,可是,并不像平时那样,四平八稳,斜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似地坐着。他的身体挺得笔直,正襟危坐,只用半边屁股坐着,另外半边屁股则悬空在沙发外面。

谢文东一开始,似乎并没有直接兴师问罪的意思。只是跟拉家常似的,问他一些家里的情况,什么父母亲身体怎么样了,最近跟哥哥田启联系得多不多,家里怎么样,甚至连小孩子上几年级,都问得一清二楚。

本来,田栋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来应对谢文东可能的问答。

然而,他突然问起这个,反倒是把田栋问得全身直发毛,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全身每一处的汗腺,都在扑簌簌地疯狂排汗水,才一会儿功夫,他身上的衣服就都湿了。

他敷衍地回答,眼睛一直看着地面,不敢看谢文东的眼睛。

聊着聊着,谢文东突然话锋一转,眸中寒气逼人道:“田栋,听说你的生意做得不错啊?这么大栋豪华酒店,都是你的?”

果然,终于说到这个了。

田栋不禁暗道谢文东狡猾,这一不留神,还真容易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好在,自己事先早就准备了答案。

这座酒店,所做的是正规生意,即便问,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这不,他先是呆了一下,随即,强颜欢笑道:“东哥,你这是从哪儿打听到的?”

“东哥问你问题呢,你问东哥算怎么回事?老老实实回答你的问题。”任长风豪横说道。

田栋点头如捣蒜,赶紧道:“是,也不是。”

褚博:“卖什么关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作,是,也不是?”

田栋:“博哥,您先别着急,听我解释,这座酒店,可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它是几个朋友,合伙出一部分资,再通过银行贷款,弄下来的。

原先,是一个烂尾楼,后来,我们盘下来之后,经过装修之后,再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每年,我们都有分红,而且,分红的一部分,还交到了社团,作为活动经费,这点,东哥大可以去查。”

没想到,这家伙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之前,自己倒是小看他了。

谢文东云淡风轻地说道:“那你们出资的情况是多少?为什么,写得你是法人?”

田栋不疾不徐地说道:“我们一共有五个朋友,共同出资一千五百万,每人三百万。从银行贷款了六千万出来。不过,这几年酒店的效益比较好,银行的贷款已经还了。

至于为什么写我的名字,可能是因为我牵头做这件事,加上,我是洪门的副堂主,所以,他们也相信我吧。东哥,咱们社团,没说不准做生意吧。”

厉害,果真是厉害,这下,连现场的其他兄弟们都吃惊了,这小子,是把老手啊,居然比他哥哥田启都要狡猾和老练。

这下,可麻烦了。

如果没问出个什么东西,那大家大老远跑过来兴师问罪,岂不是自找麻烦,让人笑掉大牙?

“这个倒是没有,咱们毕竟不是Z府部门,没有禁令说,官员不能从商。”谢文东倒是不着急,然后不留痕迹地来了一句:“那几个共同出资的朋友当中,有没有你哥哥田启?”

田栋没有一点迟疑地摇了摇头:“没有,我以前还问过他,问他投不投资?可是他怕赔了,没有出钱。哎,我哥哥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太胆小了。”

下一篇   第4474章 崩溃          上一篇   第4472章 死不认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