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470章 田栋,你好大的派头【二合一】

第4470章 田栋,你好大的派头【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命令下达之后,兄弟们就忙活开去了。

别看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情报人员,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怎样偷偷勘察,怎样最快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看都看会了。

这不,诸位兄弟没费什么功夫,便将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底细,给调查明白了。

没错,这家五星级豪华酒店的法人,就是田卫国。

而田卫国,不是田栋的爸爸、亲戚朋友之类的,就是田栋本人。他用的是,他另外一个身份证登记的。

像这种有钱有势的人,搞上一套或者几套身份证,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

而田栋,确实是在这里养了不少情人,有很多居然还是有妇之夫。他基本上,每天都在酒店的顶楼住着,身边养着一票厉害的保镖。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就是把田栋抓住,来和谢文东来一场面对面的对峙。

只要他被带到谢文东的跟前,那一切的真相,就都水落石出的。

不过,大家并没有在酒店找到田栋,据说,昨天田栋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急匆匆从酒店出去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卧槽,这混蛋,比我玩得还要开,居然搞别人家老婆。M的,实在一点下线也没有了。”李爽气呼呼地骂道。

任长风:“这种人,不管是谁的弟弟,留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个祸害。”

巩聪:“却是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啊,简直太毁人三观了。”

“东哥,这小子不会是收到风声,提前逃了吧?”任长风担心道。

谢文东摇了摇头:“咱们在时村搞得那么大,肯定是有一些风声,传到了田栋的耳朵里。但是,我不觉得,他会就这样逃了。狐狸明知道前面可能是陷阱,但为什么还要往坑里面跳呢,说白了,侥幸心理。

他偷偷摸摸地搞了这么大份家业,会这么轻松就放弃?更何况,当事人朱大海已经被我处决,他更不会就这样仓促就逃掉。”

任长风:“东哥的意思是,他去打听情报去了?”

谢文东:“嗯,不过,他想打听也打听不出来,别人都以为咱们去了广州的白云机场,绝对不会想到,咱们会来东莞。”

“东哥说得对,看来,咱们就只需要留在这里守株待兔了。”东心雷笑道。

谢文东眼眸精光爆射,目光锐利如刀:“嗯,我倒想知道知道,他怎么向我交代。”

......

正如谢文东所说的那样,田栋确实是出去打听消息去了,当他听到朱大海,被谢文东给毙了的消息之后,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这谢文东怎么会来广zhou,又怎么会突然把朱大海给杀了,该不会是自己和朱大海合伙做的那档子事漏了底吧。

本来,他晚上是吃了伟哥,准备和他的几个情人大战几场的。

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吓得一点欲望也没有了。赶紧带着手下兄弟,动用各方的人脉,调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其实,洪门方面,谢文东已经叮嘱过了,是不会泄露的。

可是,现场还有那么多时村的人,他们可不会替谢文东隐瞒什么的(彼时,时村还没有遭到警方的围剿)。

费了不少的力气,田栋终于打听到,谢文东是误打误撞,进入的时村。原因是他手下的一个女孩,被村子里一个叫凯子的人敲诈勒索。

谢文东是搂草打兔子,先把那个叫凯子的人做了,才顺道发现的这个事情。

随即,他与时村的人发生冲突,时村的人打不过,才叫来了洪门的撑腰。谁能想到,对方居然是洪门、文东会的双料大哥。这下崴了泥了,连他自己都被搭了进去。

田栋赶紧询问,对方有没有供出自己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时村的村长时金根:“有,他说出了您的名字,并且,还打算作污点证人举报你。”

田栋差点被吓尿裤子:“什么?”

时金根:“不过,就在他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谢文东却说他是胡说八道,死到临头,还在乱咬人,直接就把他给毙了。”

田栋:“真的?突然就毙了?”

时金根:“是啊,我也觉得很莫名其妙。他怎么,不继续说下去呢。”

田栋仔细想了想,随后很快明白了,谢文东这是看在自己哥哥的面子上,故意在保自己。想到这里,他一下子就释然了,恍然道:“再让那个蠢货说下去,恐怕谁的面子上都不好过。杀得好,杀得妙,死了活该。”

时金根:“那现在时金根死了,咱们以后的生意?”

田栋:“当然是接着做了,由我亲自和你一起做。”

能得到这洪门副堂主的亲自支持,那当然是特别好了。

时金根连声说道:“谢谢田哥,谢谢田哥。”

田栋:“不用谢了,不过,这生意暂时是不能做了,等过段时间,风声过去了之后,再商量。”

时金根:“我也是这么想的,暂时避避风头。这次,我们村子的损失很大,下一次,量要加大。”

田栋:“好,这件事,具体我再跟你说。”

两人挂断电话时间,大概四五个小时左右,广vhou警方突然大批出动,直接捣毁了这个制毒贩毒的村子,抓捕了几千人。

时金根在警方破门之前,给田栋打去了电话,让他无论如何,都得帮自己一把。

田栋嘴上答应得非常爽快,可仔细一想,还去营救个屁啊,这肯定是谢文东的做事风格啊。

他这个人太聪明了,而且向来信奉‘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信条。只是他没有亲自动手,而是借刀杀人而已。

这一招,实在是太妙了,既省了自己的麻烦,又把麻烦清除得一干二净。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他还是有些担心,说谢文东到底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打听来打听去,都是说去白云机场了,从白云机场乘坐私人飞机,飞往澳洲的达尔文。而达尔文,就是距离天帝大本营三四十海里的地方。

到这儿,他才彻底放下心来,看来,这谢文东的确是打算放过自己了。当然,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而是看在自己哥哥田启的面子上。

这才叫“朝中有人好做官”啊,只要自己哥哥在位一天,那他以前立下的汗马功劳,就抹不掉,自己就是安全的。

事儿进展到这里,已经是上午十多点钟了。

田栋身心疲惫,一想到昨天晚上的“遗憾”,他自是心有不甘。

这不,他立刻让司机,送他会酒店。

同时,也让自己的几个情人准备好,自己很快就要回来了。

这几个情人,以前也是别人的老婆。

只不过,这有的女人觉得被他玷污了是耻辱,有的女人却觉得是荣耀。

毕竟,他有钱有势,跟着他总比跟着自己老公要强,至少他不会让自己吃苦,想买什么就有什么。

于是,就这样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情妇。

田栋的情人,都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要五官漂亮,胸大屁股大,腰肢又要细,属于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心猿意马、想入非非的那种。

除了这些,他还喜欢看人玩角色扮演,什么水手服啊、护士服啊、空姐服啊,loli服啊,反正,玩得那叫一个溜。这要是不在洪门干了,都可以去岛国拍电影发展了。

田栋一行人,开着七八辆豪车,停在华尔大酒店的门口。

清一色的奔驰s级,还都是s350以上的级别,最贵的是一台s680。手下的保镖,皆是高大威猛,西装革履,脚穿着瓦光锃亮的皮鞋,一个个戴着墨镜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

田栋本人的派头也很大,得别人帮他拉开车门,打上太阳伞,他才下车。在门口,还得有两个漂亮的迎宾xiaojie给他擦额头上的汗,才能行。

而且,全程嘴上叼着雪茄,头发梳得根根笔直,脸上挂满桀骜,看着比谢文东的派头还大。

就这,还只是区区的一个副堂主。

真要是让他当上了堂主或者总堂主,或者更改职位,都要踩到谢文东的头上拉屎撒尿了。

恰好,谢文东和东心雷、任长风两个人,正在他们所在的十三楼窗户边,抽烟聊天。

一看到这帮人下来了,东心雷直接就喊了出来了:“那个人,不就是田栋么。艹,派头比我都还大。”

任长风:“可不是,你看他那个样子,一副封疆大吏,高高在上的样子。他立过什么功劳,凭什么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真是王.八翻身,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东心雷:“东哥三令五申,旗下兄弟尤其是在国内的时候,要低调。枪打出头鸟,闷声发大财,这不是让人嫉妒恨么。”

任长风:“M的,我真是看不下去了,我现在就把他带到东哥你的面前来。”

谢文东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说道:“嗯,你去可以,不过,别伤了他的性命,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任长风:“得嘞,我一定完完整整地把他带到你的跟前。”

谢文东:“老雷,你陪着长风去,再叫叫上几个人。”

任长风:“不用吧,东哥,我一个人就能搞的定。一群臭鱼烂虾,我一只手,就能搞的定。”

谢文东:“这次不是让你去打架的,而是要你把他们带到我面前来的。你一个人,能押着十几号人过来?”

任长风想了想:“那好吧,不过,东哥,要是真要执行家法,一定要让我来。M的,真是给我们洪门抹黑,我一定要亲手清理门户。”

谢文东不置可否,只简单地喊道:“去吧,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任长风:“得咧,我这就叫人。。”

然后,他们就都去准备去了。

而另外一边的田栋,这会儿也进入了大厅,因为他是老板,所以,有一部专门通道顶楼的电梯。

这部电梯,是不对外开放的,只对他们内部开放。

这不,田栋上到顶楼之后,直奔这一层最大的一个总统套房。

在套房里,他见到了五六个如花似玉、分外妖娆的情人。这六个情人,穿着各种各样的制服,一个个打扮露骨,搔首弄姿,千娇百媚。

看到她们的样子,田栋把门锁上,随后淫笑一番,来不及洗澡,直接就如同饿狼捕食一样,扑了过去。

很快,套房内,就传来阵阵莺歌燕语、春光乍泄的声音。

外面的保镖,对这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们相视一笑,一个个都若无其事地拿出烟,啪嗒啪嗒地抽了起来。

然而,他们手上的烟,还没来得及抽完,就听到七八号陌生的男人,出现在走廊尽头。

这一层十多个总统套房,是只对内,不对外的。

怎么有人出现在这里?

保镖们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些人走错了,走到了这楼层。

这不,其中一个人叼着香烟,冲着他们喊道:“你们怎么来这里了,这里是私人区域,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请迅速离开。”

哪知道,对方根本不答应他,反而当中一位看上去特别傲娇的男人,悠然地耸了耸肩,说道:“老子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你管得着么?”

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真是任长风。

“Md!我看你是欠揍。”其中一位保镖,忍不住回头喝道:“兄弟们,给我上。”

随着他的话,身后一众保镖,呼呼啦啦一拥而上,齐向对方而去。

这些保镖,全都是田栋从外面请得狠角色,二十岁向上,三十岁以下,膀大腰圆,肌肉发达,身强力壮,经验丰富不说,战斗力还极其强悍。五六十个特种兵,也未必能近得了这十来号人的身。

然而,任长风、东心雷等人,哪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任长风双手插进口袋,连掏都未向外掏。等一名保镖冲到他近前的时候,任长风猛地一提退,对着这人的门脸,就是一脚。

别看对方比任长风的个子要高,也更加强壮,可是,任长风的速度太快了,他一脚下去,对方根本就躲不开,他的鞋底,正拍在这位保镖的脸上。

就这,还只用了三分力,如果他用出十分力来,这张脸甚至是这颗脑袋,都别想要了。

随着一声惨叫,这名保镖仰面而倒,躺在地上,哇得吐了口血水,其中还夹杂着两颗结白的大门牙。

下一篇   第4471章 春光乍泄          上一篇   第4469章 查找田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