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464章 争斗结束

第4464章 争斗结束

作者: 曹三少

要说现在能做点啥,让东哥消气,那肯定就是把朱大海的身边人抓起来了。

像平时那些在朱大海身边,既得了好处,又牛逼哄哄,谁也看不起谁的人,自然就成了众矢之的,很快就被人死死摁在地上。另外,刚刚还强烈质疑谢文东等人身份的人,也被摁得死死的。

一切都搞定之后,谢文东对他们说道:“先把平日里为非作歹,上欺下瞒,把社团规定当空气的人关起来,执法堂会派人过来处理。”

一听到执法堂三个字,那些被抓起来的人,吓得脸色苍白,连连求饶。他们知道,要真的是执法堂的人过来,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而且,这还是东哥亲自过问的问题,严重性不言而喻。

谁也不敢给他们求情,也没人会给他们求情。

“不要啊,东哥,不要啊。我错了,我错了。”

“求求东哥,放过我们,我们都是被逼的,我们都是被逼的。”

“东哥,绕过我们吧,绕过我们吧。”

......

然而,谢文东并没有发话,而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一些洪门的人带走关起来。

现场,弥漫着一股肃杀、压抑的气氛。

尤其是时村的众人们以及那些洪门弟子的心里,更是如此。

不过,谢文东身边的这二三十名兄弟,倒是觉得特别解气,这群兲蛋,真是死了活该。

留着他们在洪门里面为非作歹,败坏社团的名声,最后,真要出了事,还得洪门帮着擦屁股。

如果真要是出了大事,没准洪门都会被他们拉下水。

别看他们的地位并不高,但在某个关键的位置,关键时候,发挥的副作用,那将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自己和兄弟们在前面开疆扩土,拼死拼活。

而这群底层的蛀虫,却在后面为所欲为,大量捞取黑金装到自己的口袋里面的,实在是令人痛心和气愤。

这件事,也给谢文东提了个醒,那就是该在中下层,启动一轮反腐、反.非、反欺上瞒下的人员整治了。

安排完了这些人之后,谢文东再次把目光,重新放到时金根等几位大家长的身上,幽幽道:“现在,你们能做得了主吧?”

知道谢文东等人的真实身份之后,他们现在的脑海里,就剩下一个想法——保命。

所以,不管谢文东说什么,要什么,他们都是满口答应。

“快...快把咱们的白货都拿出来...让东哥装走。记着,一颗都别剩。”

“东哥,我们有眼无珠,不识真龙。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碰这块了。”

“嗯,就是饿死,穷死,也绝对不再碰了。”

“对...对,再也不敢了...”

面对着他们的信誓旦旦,谢文东侧过脸,小声问旁边的姜森:“老森,你怎么看?”

姜森嘴巴凑到谢文东的身边,然后小声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挣了白货的钱之后,以后做什么也不会有心思的。这个世界上,可不是所有人,都有东哥这样的魄力的。”

谢文东听完,言之有理,随后,对四位大家长说道:“我兄弟说得对,既然你们知错改错,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记着,以后,再也不准在国内碰这一块。

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否则,哪天警察过来,你们谁也逃不了,到时候许多村民受到牵连,你们几个才是最大的罪人。”

四人连连唯唯诺诺一阵,连声应是,并且连声给他们“求情”的姜森。

旁边的姜森听完谢文东的安排,都愣了,自己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啊,为什么东哥,要反着自己的意思来,反而说是自己劝的。

其他的类似任长风、巩聪、东心雷等人,也很是不能理解,怎么东哥就这样把他们放了,这也太便宜他们了。

他们正要说什么,却被谢文东用眼神制止,而且眼神中隐隐有一些别的什么意思。

大家顿时明白,可能东哥另有深意,便谁都老实地闭上了嘴巴。

就这样,谢文东一行人,带着时村生产出的几吨摇.头。丸、白货等物品,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时村。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四位大家长以及一众时村人员,皆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摸后背,衣服上全都被汗水给浸透了。

“总算把这个活阎王给送走了。”大家长之一的五叔重重叹息道。

“是啊,真是倒了血霉了,居然碰上了谢文东。朱大海这个蠢货,连自己的老大都不认识,差点害了我们,害了我们的村子。”

“咱们这次的损失可不小,不说挣钱了,光是那些原材料就损失了上亿元。真是辛辛苦苦一整天,一夜回到解放前。难道,以后咱们真不碰这生意了么?”

另外的两位大家长,也分别发表了自己的感慨,然后,齐刷刷地望向时金根,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根哥,你拿个主意啊。”

时金根:“不做?怎么可能。谢文东不可能常年待在粤省,更加不可能常年待在湛江这块地方。咱们先低调一阵,等到风头过了之后,再出来接着搞。”

“太好了。”“对,就是这么干。村长,你真是太聪明了。”“好法子。”...

这句话,等于给另外三位大家长以及一众村民吃了定心丸。

只要以后他还带着大家做这生意,就不愁不把今天的损失找补回来。

魂儿回来之后,他们才开始忙活起来,打扫战场,伤者送到特定的医院去,死者掩埋。

本来,按照乡下的规矩,死掉的人是要大办宴席,吹拉弹唱一条龙的。尤其是时村这样的地方,更是很重这个规矩。

不过,这次的情况很特殊,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要是一起办丧事,那可就太吓人了,肯定会生出一些枝节出来的,只能是一切从简。

倒是大家都能理解,倒也没有人反对。

而另外这边,等到离开时村好一阵之后,谢文东才道破天机,为什么要这么轻松放开他们。

下一篇   第4465章 田栋的哥哥是谁          上一篇   第4463章 背后果然有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