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4章

作者: 曹三少

这会儿,已经有许多人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谢文东在一片惊诧和不可思议的目光当中,起身,往门口而去。

“文兴先生...”“文兴先生...”“文兴先生,你不能走啊,我们想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是啊,你们现在不能走啊,我们的一个副市长和几个大领导,都往这里赶呢,想亲眼见见,你们这几个英雄呢。”

“文兴先生,文兴先生...”

这会儿,那些记者和干部们反应过来,想要追出去的时候,谢文东已经转身而去了。

而且,为了防止谢文东被他们追出来打扰道,由东心雷、周庚、李爽、任长风等狠人压阵,把房门团团围住,不让他们走。

更加不允许,他们再使用照相机和摄像机。否则,就会被严厉警告。

实在是还有不识相的,那就不跟他客气了,直接就把相关的设备砸在地上,然后踩个粉碎。

直到谢文东一行人在外面打上了出租车,他们才渐渐离开。

最后,留下来的是魏佳美。

魏佳美先是环视周围一圈,随后冷声,对现场众人说道:“我现在就去取钱,你们都在这里等着,一个人十万块。如果谁不要,提前跟我说,我留着买包包去。”

十万块啊,对于这些底层的干部以及小报、小电视台的记者,确实算一笔不小的数目。

既然对方这么不想让己方知道他们的下落,那就只能先这样了。

看到他们不回答,魏佳美假装他们默认了,然后,拿着谢文东给的银行卡片,到对面的工商银行去现金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魏佳美提着两袋子现金,准时出现在徐闻县的县委大楼食堂包厢里。

正当她给现场众人一个接着一个发钱的时候,市.委的相关领导都到了。

当他们走进这包厢,看到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小姑娘,正在给里面的人发钱。而其他人,却不见踪迹,皆觉得好奇。

其中,一个副市长好奇地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那个穿越琼州海峡八十公里的英雄呢?”

不管是几个基层的干部,还是那几个小报的记者,都是见过这个副市长的。

他们没想到,对方会来得这么巧,吓得浑身一激灵,赶紧起身,连连向他们敬礼、打招呼。

之后,才一脸委屈地把整个事情的过程,说给了现场的诸位领导听,并且再三言明:“不是我们要放他走,是他一定要走,我们拦也拦不住啊。”

“我看你们是见钱眼开。”副市长旁边的一位大官直接喝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价值几千万、几亿甚至几十亿的旅游资源,意味着,我们市将在这轮疫情当中,提前获得经济上行的动力。”

“现在,你们什么资料、证据都没有,让我们怎么对外宣传?亏我们放下手头上好几个重要的会,专程跑到你们县委来,你们就给我们看这个?发钱,发钱?”旁边,一位nv领导,也跟着吼道。别看这nv人当领导不多见,可要真的是能上去的,那个个都是厉害的角色。

几位基层干部和媒体记者,吓得全身蹦得笔直,大气都不敢出。

等他们几个领导,一个接着一个骂完,他们才一脸委屈,小声地说道:“领导啊,不是我们想要这些钱,这些钱是他们硬塞给我们的啊。”

“对啊,他们一开始只是说想看看自己上不上镜,谁想到,他们会把我们的资料全部格式话啊。”

“嗯,就连我们的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录像照片,全都没了。真的是邪了门了。”

“我们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还请领导明鉴。”

......

这几个领导,虽然余火未平,但听他们的讲述,以及他们的表现,皆不像是说假话。

难不成,这个世界真的有这样低调、又有实力的能人?

不想接受采访,怕暴露自己的身份?还能用黑客技术,远程删掉大家手上的资料,又这么有钱?还出手这么阔绰,不会是什么危险分子吧?

他们面面相觑一阵,心中顿起疑惑,如果真有这样的危险分子入境,那可就糟糕了。

这不,带着将信将疑的心思,他们齐齐望向魏佳美。

虽然这小姑娘,看上去不谙世事、年轻稚气,可保不齐,她就是这局中人、知情人。

他们将要发问,魏佳美倒是心明眼亮,直接就回答道:“我已经按照我老板的意思,把钱给你们了。

另外,你们也别想从我这里打听到什么,不管你们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就是,不要试图调查我们的身份,我们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说完,背着手,大摇大摆地从这些市委的大领导面前走过,年纪轻轻的,居然毫无怯意。

领导们都看懵了,心说,这小姑娘好大的脾气啊。

这,也就更加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他们想要了解一下,那个叫文兴的到底是什么人?

大家手上的视频或者影像资料,甚至是县委大楼里的视频资料,都被删掉了。

可是,在他们从沙滩走上来,上车的时候,还是有被附近的摄像头拍到的。

在截取了谢文东等人的视频,并提出他们的头像之后,相关的领导,把他们的头像输入到全国犯罪嫌疑人资料库当中。

这些人头像输入进去之后,大部分都是“查无此人”。

唯独,在输入谢文东的头像之后,那个全国犯罪嫌疑人资料库当中,赫然出现了“谢文东”三个字。

与这三个字一起出现的,还有他的年龄,籍贯以及出生地。最重要的,是他的“犯罪记录”,足足五十多页啊,每一页,都有二三十条。

基本上,除了没有QJ罪的指控之外,《刑法》里记录的各项罪责,都被他犯了一个遍。

如果这上面写得是真的话,那足够他枪毙一百次的。

然而,这些资料,只到了2006年,往后便再也没有他的相关指控记录。最后,只草草地记录了一个备注;

(因此人对国家,具有几十件特殊、特别重大的贡献,得到国.家.领.导.人特赦,故对他之前的指控全部撤销,只作记录之用)

再看完谢文东的资料之后,这些市领.导们一个个吓得全身冒烟,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谢文东的经历,简直太牛掰了。别人,像他这个样子,早就死了几百回了,可是你看他,还有闲情逸致穿越琼州海峡,心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能够得到国家领.导.人特赦,绝对不是一般人,鬼知道,他到底为国家做了什么样的惊人贡献。”

“哎,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

“你傻啦,这种人物,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公众的事业当中。即便偶有出现,也肯定是洗白过后的。”

“那你说,上面怎么能够容忍这种人还在世上呢?”

“世界上任何东西,存在即是合理的。国家这么大,国际上的强敌有那么多,总有一些不方便出手的事,需要交给这种人去做。有白,就一定有黑。而且,我看此人的行为方式,一定是个聪明人,而且办事能力,十分了得,可以处理各种棘手的问题。所以,才会得到上面如此器重和格外开恩。”

“你说,他突然出现在这里,会不会是国家请他过来,处理新冠疫情的事情的?”

“这个不好说,没准吧。唉,不管是红的白的,早点结束这该死的疫情才是好的。”

“嗯,那咱们还要追捕他么?”

“得了吧,上面都除了特赦令了,咱们就别自讨苦吃了。可惜了,可惜这么大的一个新闻啊。”

“唉,谁说不是呢。要他真得是一个凡人,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能够把他打造成一个超人,一个英雄,可以能够为咱们带来巨大的影响力,激活萎靡的旅游资源。”

“八十公里,四十多海里,二十六个小时。这是凡人做的到的?我看,他们压根就是一群超人。”

“超人...是啊,超人啊...”

......

在一片惊叹声中,成功穿越琼州海峡这件事,就算暂时告一段落。

按照原先的计划,谢文东一行人,会先一步乘坐汽车,前往广州的白云机场。

而后面取钱给钱,办完事的大概晚一个来小时出发的魏佳美,自驾车赶往白云机场,与他们一行人回合。

从广东省最南端的徐闻县,到达白云机场,需要五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时间,说长倒也不长,说短倒也不短,坐在车上睡一觉,很快就过了。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谢文东这一行人刚刚开到阳江市区域的高速路上,突然接到魏佳美的手机打来的电话。

电话,是余勇亲自接的,当他听完之后,脸色顿变,赶紧说道:“兄弟,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别伤害我朋友,好不好?...呃...呃,好的,我们很快就赶过去...该赔多少钱,赔多少钱...好,就这样,保持联系...”

挂断电话之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余勇,立马向后座上眯眼休息的谢文东汇报:“东哥,出事了,出事了?”

谢文东一激灵,赶紧坐了起来,下意识看看左右,还以为有杀手杀过来了呢。

待到看清楚没事,才放下一些心了。他捏了捏鼻梁,随后说道:“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余勇:“佳美在高速路发生了车祸,被一辆车追尾了。双方闹得很不愉快,发生了口角,还动了手。也不知道为什么,佳美打输了,人还被扣了,现在对方开价两百万,要咱们去赎人了。”

谢文东听到这里,简直差点以为是自己睡迷糊了,听错了。

佳美的性格,确实比较桀骜、也确实比较冲动,要强,经常和艾清、李万能他们打架。

要说她如果真的被人追尾了,耽搁了和己方约定见面的时间,会发脾气动手,这个谢文东是相信的。

只是,谢文东怎么也不相信,这佳美打架还会打输了。

要知道,这佳美可是九门提督之一啊,武功可以达到中级白金干部的序列。别说是普通人了,就是江湖上一流高手来上十多个,也未必打得过她。

想要打得过她,除非对方来头很不简单。

谢文东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问道:“对方有没有说,他是什么人?”

余勇:“没有,听口气,像是Z国人,因为他说的是比较生僻的国语,还带点粤语。”

谢文东:“国内的?哼哼,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太水头上动土?”

余勇:“没准,是寒冰组织的高手,也说不定。”

谢文东:“不太可能。咱们这来海nan省,来广州,都是随机性的,没有任何外人知道。再者说了,现在是疫情期间,他寒冰的人不怕死,敢到处乱跑?他们又不像我们,是Z国人,可以随便进入国内。”

余勇听他说的有理,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是挺奇怪。妈拉个巴子的,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这刚刚才好不容易解决横渡琼州海峡的事情,转头又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命太衰了。。”

谢文东扶了扶额头,尴尬道:“我都习惯了,总之,我走到哪里,哪里的麻烦肯定就是不断的,这都成了规律了。”

余勇想了想,随即干咳一声:“好像还真是。”

谢文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不是还嚷着不想回极乐岛么,得,事儿这不就来了么?”

余勇:“这也行啊...”

谢文东:“怎么不行?被这帮死家伙天天囔囔着,好运都会便霉运了。对了,佳美是在哪里出的车祸?”

余勇:“湛江市的高速路上。他们已经下了高速,通知我们去湛江市,拿钱赎人。”

谢文东:“好,通知其他的兄弟们,最近的一个高速路路口下车,咱们往回走,去湛江市!”

余勇:“是!东哥。”

下一篇   第4445章          上一篇   第444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