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424章 神秘无比的大罐【二合一】

第4424章 神秘无比的大罐【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经过之前的那场大战,那些虫子再也不敢出来,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整个深坑,就剩下一堆虫子的尸体以及空气中依旧充斥着那种腥臭味道。

好在,经过一晚上的扩散,那种腥臭味道淡了许多,加上大家换上了新的防毒面罩,所以,味道就更加小了。

一二百号人马,绕过这些虫子尸体最密集的地方,往前方古帆船所在的地方进发。

一路上,出奇得太平,既没有什么虫子再来打扰,也没有遇到什么陷阱。

唯一让大家觉得奇怪的是,尽管大家大声呼喊,也没有听到夜幕家主以及最先前过去那一批二十人夜幕家族兄弟的回应。

这解释不通啊,刚刚他们走过来的这条密道,并没有什么岔路,而且四周也没有激战的痕迹,没理由人不见了。

难道,他们已经进了这帆船,在这帆船里面才遭遇了什么不测?

也不知道咋的,越凑近这艘帆船,大家心中这种不爽快就越重,气氛压抑得让人都快喘不过气来。

走到近前之后,这艘帆船比之前大家在远处看到的,显得更大了。而且,那种亮晶晶的感觉,变得更加得强烈,灯光打上去,好像照在无数镜子的碎片上面。

陈彦霖看到这玩意儿,惊呼一声:“是云母和水晶!”

四周的诸位兄弟们,不知道什么是云母,还以为这东西是钻石呢,不禁有些失望。

失望之余,大家又觉察出来,他的语气很是惊恐,还以为出来什么紧急情况。这不,许多兄弟以最快的速度,抬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哗啦啦瞄向对面,准备射击。

陈彦霖奇道:“兄弟们抬枪干什么?”

李爽一边持枪一边警戒道:“什么公的母的,在哪儿?”

陈彦霖无语:“云母是一种矿石,通常和水晶长在一起,也时常和水晶一起,被用来装饰物品。不过,放在船上做装饰,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李爽听完,这才放下枪来,说道:“那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陈彦霖:“说明这艘帆船的主人,当时很富裕。要知道,近现代才有人造水晶,古代的水晶基本上都是天然的。而水晶和云母一般都在很深的山洞当中,开采难度很大,所以价钱非常昂贵。你看这船上有这么多,光是这些云母和水晶,就价值相当不菲了。”

李爽:“那这些水晶要是扣下来,值不值...”

他口中的“钱”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被谢文东狠狠地蹬了一眼,憋了回去。

谢文东正了正脸色,随后沉声问道:“能不能从这帆船中看出,这船大概是什么时候建造的?”

陈彦霖揉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我对帆船的建造技术不是特别了解,不过,从这帆船的风化程度上看,差不多有近百年了。”

谢文东:“也就是说,大概率是寒冰组织的先驱的船。”

陈彦霖点了点头:“十之七八。”

听到这是寒冰组织的船,大家明显激动起来,包括谢文东在内,都对这帆船很是充满了期待。

要知道,如果这真的是寒冰组织的船,大家或许能够从这船中,得到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

如果能找到航海日志,找到笔记本之类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大家也不能光只想着找这些东西,找到失踪的人,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谢文东问旁边的家臣曲长伟:“有没有联系到那二十个兄弟?”

曲长伟放下不停呼叫的对讲机,随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地上的信号相对比较好,到了这地下,不知道什么原因,干扰很严重。”

谢文东:“他们的目标,就是这帆船,在不在的,看一下就知道了。走,上船。”

“是,东哥。”众人铿锵回答。

只是想要上这帆船,并不容易。这帆船的船体光秃秃的,虽说有一点的倾泻角度,可倾泻的角度并不大,有三米多高,没有什么着力点。

除非是专业探险人员,或者爱好攀岩的人,否则,还真不好办。

夜幕家族的成员们,经常在穿行于全世界各地山川险峻,来往于地上地下。这些对他们来说,倒不是多大的难事。

只见他们将武器往后一甩,然后手脚并用,好像一只只大壁虎一样,顺着帆船倾斜的一点点角度往上爬。

对于巩聪、余勇、任长风这些人来说,这点高度完全不在话下,只需要一个助跑(甚至助跑都不用),在船体上点几下,就能轻松跳出两三米高去。

可对于李爽、谢文东、姜森这些战力一般的,对于那些身上背负着比较重武器装备的兄弟,这三米多高的距离,就成了他们难以逾越的障碍。

不过,这些人并不怕,本着一个也不能少的原则,除了有几位兄弟留在下面警戒之外,其他的人一个接一个,被先上去的兄弟们拉了上去。

到了这帆船的甲板上之后,众人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在这甲板上,居然留下了几个夜幕家族兄弟专门使用的背包,另外,在船的桅杆上,他们还发现了专门的指路信号。

也就是说,先前的那些人,确实是上了这船。

唯独让大家有些想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什么要上船?是看到了什么,还是已经和夜幕家主汇合了?

这不,夜幕家族这边,又有人大声喊道:“家主,家主...老刘...牛二...狗蛋子...”

一遍遍地,呼喊着他们的名字。

和刚才一样,任由他们喊破了嗓子,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最后,喊得人都要绝望了,一些胆子小一点、情绪比较丰富一点的,直接就哭了,不用说,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夜幕家族的一众家臣,同样心里很沉重,不过,他们可不能表现出来,依旧沉稳冷静,指挥着一众手下,在这帆船里里外外,搜寻他们下落的蛛丝马迹。

一些天帝的兄弟们,也跟着一起帮忙找人,当然,一些有价值的物品(比如之前所说的航海日志),也在他们的搜寻范围之内。

虽说,这帆船有上百年的年头了,又处在地下这种潮湿的地方。

不过,还别说,保存的居然比较完好。用小刀挖下一块来,里面的木头还很新,并且伴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东哥,这是香樟树。香樟树的木材比较坚硬,即便在潮湿的地方,也能保存几百年。而且,这香味能驱虫去蚁,防止虫蛀蚁咬。”姜森拿着一小块木头,对谢文东说道。

谢文东接过那块小木头看了看,随后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的。这么说来,咱们的运气还算比较好,船没有在这地方烂没了。”

正说着话呢,忽然甲板上,跳上了一只巨大的爬行动物。

它吐着长长的舌头,肤色与地面的颜色十分接近,样子有点像是巨蜥,外形又很象鳄鱼,但是没有那么粗糙的表皮,而且前吻没有蜥蜴那么尖锐。

长得比较圆,舌头象蛇一样,又红又长,前面分个叉,全身皮肤漆黑,长满了大块的白色圆癍,单从外貌上形容,基本上可以说是一只有条长尾巴的超大型青蛙。

谢文东身边的干部们,之前也是见识过那些凶悍的怪物们的,看到这东西,下意识认为是有害动物。

这不,他们吓得一缩身子,大叫一声。

姜森和余勇的反应很快,本能地直接举起枪就打,啪啪啪几个点射,那只爬行动物流动了几下,就此死去。

这时,九门提督之一的王如朋,定了定眼睛,看了看地上的动物尸体,吁了口气说道:“这是生活在地底的蝾螈,吃昆虫和浮游为生,不伤人。不过,这个头,伤不伤人,我就不知道了。”

王如朋在没有加入九门提督之前,曾经是探险方面的专家。这种动物,别人或许没有见过,但是,他却见过。

这下,谢文东倒好奇了:“蝾螈,不是习惯生活在水里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如朋:“大部分时间,的确是生活在水里。不过,也能在陆地生活比较长的时间。”

谢文东:“......”

这帆船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用了差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传来了消息。

这是两个喜讯。

喜讯1,有兄弟在帆船的一处仓库当中,发现了一个精美的罐子,上面,居然出现了之前类似“天书”上的文字。

喜讯2是,有兄弟在船长室,发现了一本船长的日记,上面密密麻麻地记载了一些文字,通过这些文字,很有可能揭开一些大家最想知道的秘密。

因为日记本年头久了,这东西又不像这艘樟木帆船那样,可以保存很久,所以,日记本上的一些文字已经模糊不清了。一些页码动作一大,就变成了粉末。这也就导致了,想要读取这笔记本上的信息,需要专业人员,也需要更长的时间。

是以,谢文东一行人先去了发现那个精美罐子的仓库当中。

这个精美的罐子,是被扔在一堆烂麻袋、木头当中,麻袋已经发黑长毛,如果不是眼尖,还真的难以看到。从现场的情况看,有可能是被遗忘没有带走的。

谢文东等人到这里的时候,巩聪和褚博两个人,正小心翼翼地将这个罐子,从这堆垃圾中抬了出来。

除了这个罐子,四周还有许多盛放美酒的橡木酒桶。如果里面有酒的话,已经过百年了,经过如此之久岁月的沉淀,那味道肯定极其美味。

只不过,因为是放在这么个地方,谁都担心从酒桶里长着什么乱七八糟的虫子,所以,也没人想去品尝品尝它的味道,身子没人想去揭开它们的盖子。

众人的目光,还是放在这只精美的罐子当中。

在众人手电筒或者头灯的照射下,谢文东等人可以看到这瓦罐呈青色。

通体高约八十厘米,最粗的地方直径有三十厘米,直口,高身,鼓腹,瘦颈,三支低矮的圈足向外撇出,罐口完全密封。

罐肩靠近瓶口的地方,有五根形状奇特的短管,这些短管就象是酒壶的壶嘴,不过口都被封死了,根部与罐身上的菱形纹路相联,使之十分富有立体感。

最吸引人的,不是它的造型奇特,色彩温润浸人,而是它身上的文字。好家伙,果然是类似“天书”上的奇特文字(或者说图案)。

这些文字,大概有二十多个,都在它的罐身和罐颈的位置,字体不大,不像是写上去的,倒像是现代陶瓷的“贴花工艺”给贴上去的。

巩聪和褚博两个人,刚刚亲自把它抬出来,两人很明显可以感觉得到,这东西叮叮当当的,罐子里面,应该有什么东西。

他们立刻,将这件事,向谢文东做了汇报。

谢文东听得很是稀奇,罐子里有东西,有什么东西?他揉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大家的好奇心都非常重,像昨天的棺材,都开了,这东西也就没理由不开它。于是,诸位兄弟纷纷向谢文东请求,能不能把这罐子打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谢文东沉吟一下,点了点头:“开!”

“得咧!”李爽第一个跳了出来,直接拔出一把匕首,就要开罐子。任长风是第二个,他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宝贝唐刀,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

不过,谢文东却并不打算让他们开罐:“你俩毛毛躁躁的,别把这罐子打翻了,找两个手巧心细的来。”

李爽和任长风听完,直撇嘴:“东哥,我哪里毛毛躁躁了?”“就是,我哪里手不巧心不细了?”

谢文东才懒得跟他解释,直接对旁边的巩聪和余勇说道:“阿聪、阿勇,你们两个来。”

“好!”巩聪和余勇爽快地答应了。

东心雷:“我也来帮忙!”

东心雷办事,还是相当牢靠的,他说要来帮忙,没任何人反对,就连谢文东也没有反对。

在谢文东的默认下,东心雷蹲下身子,开始和巩聪、余勇一道,打开这只神秘无比的罐子。

下一篇   第4425章 罐中小鬼          上一篇   第4423章 太“扯淡”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