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406章 地坑里的大宝藏【三合一】

第4406章 地坑里的大宝藏【三合一】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感觉这玩意儿看着坚实,但是因为年头很长,已经有一些石块摇摇欲坠了。随后,伸出手来,轻轻推了推。

他这一推不要紧,整面石墙居然轰然垮塌,外面一大片亮光撒了进来。

“东哥,小心。”九门提督之一的周汝杰一把拦住谢文东,往后退了几步。

然后,旁边刘雄生探出身子出去一看,立马叫了:“艹,这后面是个瀑布。”

洞内居然有瀑布,这也太扯淡了吧。

可这就是事实,他们所在的地方,正是一处峭壁的中间,一挂瀑布,从他们头顶飞流而下。不知道水流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它最终流到何处。

刚才的亮光,就是灯光打到瀑布反射过来的。

而透过这瀑布,大家可以看到眼前另一番天地。只见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塌陷式空场,类似地下防空洞,可又跟人工所修筑的地下防空洞有所不同,这里,好像是天然的空洞。

这个空洞极其大,上下落差一二百米,长度足有五六百米,宽度足有七八百米,足以将几十栋摩天大楼放进去,也可以把几万大军放进去。

坑洞连接上面的地方,倒是有一些陡峭的小道,只是这些小道不少已经滑坡或者坏掉了,根本就不可能轻松下去。

空洞里面,同样有很多石像,大大小小,千奇百变,有的站着,有的坐着,还有的直接就是躺着的。稍微与外面的石像不同的是,这里的石像有很多是红色的或者绿色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烂木头以及一些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类似油桶一样的东西。另有一些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土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当然,这些东西是肯定吸引不了人的。

大家的眼神只在这些东西上面停留了一会儿,便全都聚集到了右边的一件东西上面。

那是一条船!

这是一条古帆船,长度不大,也就五六十米的样子。看着已经有相当久的样子,可能是这里很久没进来人了,保存的还相对比较完好。

令大家觉得好奇的是,这艘帆船怎么会来到这么深的地下。而且,光打上去,上面星星点点,居然反射过来类似宝石一般的光泽。

“难道,这里就是之前寒冰组织来过的地方?”谢文东揉着下巴,不禁有些疑惑。

夜幕家主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地方与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未免也太简单了一些。

他缓缓接过话茬,淡淡道:“不知道啊,我寻宝摸金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洞穴里会有船的,真是奇怪。”

“我看,东哥,咱们先别着急下去吧,找几个机灵点的兄弟探探路。”旁边的姜森,娓娓道。

李爽歪了歪脑袋,自言自语道:“不会船里面有宝贝吧,不然,这船怎么能反光?”

帆船反光这事,大家也都看到了,的确非常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

任长风:“哎,瞎猜有什么劲的,看看就知道了,我下去瞅瞅,谁要跟我一起。”

张震立马跳了出来:“我去,我去。”

李爽本来想张口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万一这里面真有啥东西,自己这一身的肉,跑又跑不过,爬又不好爬上来。别忘了,这高度可有一二百米啊。

其他的天帝兄弟,也有不少人请命下去,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没有接话,齐刷刷地看向谢文东,让他做定夺。

夜幕家族这边也同样是如此,除了一些胆子特别大的,谁也不敢冒这个头。

夜幕家主:“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当然不能到这里打退堂鼓。”说完,他转过头来,对家臣陈彦霖和曲长伟说道:“你们两个,陪着这两个兄弟去一趟。”

二人铿锵答应一声:“是。”

既然他们都愿意去,谢文东倒也没有意见,叮嘱道:“去可以,下面情况不明,小心点。”

任长风和张震,爽快答应一声。

然后,从旁边的兄弟那里,接过绳索和钩子,与陈彦霖和曲长伟一道,小心翼翼地,下到这塌陷空洞当中。

从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到下面的坑洞当中,落差有一二百米,这要是摔下去,那非得摔成肉泥不可。

所以,他们四个人下去的过程,现场刹那间,万物俱静,落针可闻,除了浓重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其他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至于任长风、张震、陈彦霖、曲长伟四人,动作也极轻,生怕惊动了这地方的天精地怪。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随着“哒哒哒”几声落地的声音,四人先后下到坑洞当中。

本以为,这坑洞下面是干的,可是,四人下到下面之后,发现脚下的土壤很是湿滑,有的地方,还有一些水坑。

这得亏他们穿着靴子,否则泥一脚水一脚的,还真叫人不舒服。

四人头上顶着氙气大灯,脸上带着防毒面具,手里拿着武器,蹑手蹑脚的,动作看起来非常滑稽。

当然,现场气氛如此之紧张,没人能够笑得出来。

大家聚精会神,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死死看着下面,生怕突然遇到什么事,大叫起来。

而他们下到这下面之后,发现这塌陷地洞,比他们在上面看的,要大得多。而且,整个环境呈现出一种阴森诡异的气氛,让人全身感觉直发毛。

四人拢成一队,向木船所在的方向摸索,不时转过头来,用脑袋上的手电筒照向四周,以小心情况。

虽说,他们头上的手电筒很亮,可在这里,黑暗才是主角。

只要有黑暗在的地方,就总给人一众不踏实的感觉。

夜幕家族的家臣曲长伟,从背包里拽出几只冷烟火,将它扔在他们的四周,红色的光亮顿时把附近照得一片通明。

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才感觉踏实了一些。

往前走了差不多三四十米的样子,一块红色的人性石雕,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像这种千奇百怪的石雕,他们自登岛之后,就发现了许多,已经算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眼前的这个石雕,却让他们四个人驻足观看一阵。

不单单是因为它的颜色是红的,更因为,这个石雕的面部,多带了一个铜釜般的铜面罩(别的白色雕塑没有)却没有五官轮廓,连个出气视物的窟窿都没有,用手指在铜罩上一敲,镪然作响,正经的青铜古物。

任长风奇道:“这什么鬼面罩?搞得人浑身不舒服。”

张震瞅了瞅,随后说道:“看样子,这青铜面罩,看上去很有年头了,应该是值点钱的吧。”

“面罩,倒是一般,不过这红色...我看着倒是奇怪。”陈彦霖自言自语一阵,伸出戴手套的手摸了摸。

任长风:“是之前在洞口的那种朱砂原石么?”

陈彦霖一开始并没有回答,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小巧的紫光灯,贴近石雕的皮肤研究了一下。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忽然“哇”得一声叫了起来。

他这一声大叫,非但把旁边的任长风、张震、曲长伟吓了一跳,就连坑上面的谢文东、夜幕家主等人,也吓了一大跳。

任长风、张震、曲长伟直接把枪的保险打开,对准了那石雕的面部,骇然道:“诈尸了?”

谢文东、东心雷、巩聪等人,更是直接大喊道:“是出了什么事吗?下面出什么事了吗?”

陈彦霖身体晃了一晃,随后拍着大腿大喜道:“兄弟们,咱们发财了,发财了。”

任长风急了:“什么发财了,你小子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

张震:“就是,大晚上的,人吓人会吓死人好不好?”

陈彦霖连连摆手,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有些太激动了。这不是朱砂原石,这是战国红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净度这么高的战国红啊。”

任长风:“战国红,什么是战国红?”

这个问题,也是谢文东向旁边的夜幕家主询问的。

夜幕家主回答道:“所谓战国红,属于玛瑙中的一种,因为其红色艳丽、通透而闻名于世。战国红的产量较少,大料较为难得,故制品最多的是珠子、吊坠,偶有把件、雕件等,且都价值不菲。市场的克价,可与黄金相媲美。当然,几十年前这玩意儿还不怎么值钱,也就是近十年炒起来的。”

好家伙,他一说话,差点没把兄弟们吓着。

与黄金相媲美,就算这一个石雕只有一百斤,那这一个雕塑也得价值上亿啊。

甭管,这里是不是寒冰组织来的地方,那也不虚此行啊。

更何况,大家的电灯光扫过去一看,整个坑洞几千个石雕当中,不下百具这种红色的石雕,有的石雕的个头还非常大,这要是搞出去,那是个什么概念。

谢文东当然也知道,这东西毕竟不是黄金,凡事物以稀为贵,如果多了,反而不值钱了。

不过,既然这东西这么值钱,那一点点出手的话,也是个天文数字。

谢文东是很有钱的,不过,听到对方这么说,还是有些激动。

他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咱们要贼不走空,好好搬它几个走了。”

“岂止是搬几个,咱们得把它们统统搬空,都被愣着了,准备下去吧。”李爽摩拳擦掌一阵,恨不得现在就直接跳下去,弄几个上来。

巩聪能够理解他的心情,赶紧拉住他,笑着说道:“爽哥,先别着急嘛,东西就在那里跑不掉。先让长风大哥他们先看看情况,万一有更值钱的,那也说不准呢。”

李爽恍然,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大点其头:“是,说的没错。”

然后,他两只手作喇叭状,大声冲着任长风喊道:“长风,小震子,你们可别把东西破坏了。那东西,可是跟黄金一个价钱呢。”

其他的兄弟们,也跟着兴奋地大喊:“是啊,长风大哥,这次可是咱们发财的好时机。”“快去看看,其他的红色石雕,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对啊,先别着急搬,我们先看清楚再说。”......

这会儿,任长风、张震也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爽朗地大叫几声:“好好好,我这就去看看,走走走,前面带路,前面带路。”

张震:“这次,总算没白来,有意思,这才叫有意思嘛。”

然后,四个人再次踩着泥泞的土路,继续往前进发。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第二个红色的石雕。这个石雕不是人,倒像是一只山猫。同样的,山猫的脸,也是被类似青铜的面具给罩住的。

经过陈彦霖的坚定,这也是由战国红玛瑙制作而成的,而且,纯度要比刚才的还要好,简直就是极品。

任长风、张震、陈彦霖、张震四人感慨,制作这东西的人,如果真的知道,这玩意儿有朝一日会被炒得比黄金还要贵,会不会有一种暴殄天物、眼泪流下来的感慨。

他们一连找了几个红色的雕像,也都是由相同材质的,而且,每一具石雕也都由青铜蒙着面。

连着找了几个之后,他们眼前突然一闪,灯光打到了一具绿色石雕上面。刹那间,居然反射出黄金的光泽。

定眼一看,好家伙,这绿色石雕的脸部同样被一个面罩给遮住。虽然,这个面罩上面满是灰尘,但是依旧能反射出来一些金色的光芒。

四个人心中一动,谁也没有说话。家臣曲长伟小心翼翼地打开水壶,往这个面罩上倒了一些水。随着水流的缓缓落下,更多的金色光芒反射进大家的眼睛里,也印证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是金的。”任长风和张震下巴吧唧一下,惊跌到地上,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没错,这面罩居然是黄金打造的,且和那些战国红玛瑙雕塑一样,没有任何脸部轮廓。

更为厉害的,是接下来陈彦霖和曲长伟的话。

陈彦霖:“姥姥的,这雕塑,比战国红更加值钱,是翡翠的。”

曲长伟:“而且,雕塑的许多部分,是介于糯种和玻璃种之间的冰种翡翠。咳咳,这东西一公斤,也就值个二十公斤黄金吧。”

也就,

值二十公黄金,还能叫也就?

这是有多么的拉仇恨。

多少人奋斗一辈子,也挣不到一公斤黄金的钱啊。

可是,他们“随随便便”探个险,这翡翠黄金玛瑙,就像抽风一样,往大家嘴里送。

谢文东、夜幕家族一行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什么叫作“天降横财”,什么叫作“躺着也能发财”!

这运气,也太爆棚了吧。

这下,他们可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土豪,才敢用黄金来打造面具?用翡翠来打造雕塑的身子。

要知道战国红是近十几年被炒起来的,不知道它的价值倒也能够理解。可是,从几千年前人类拥有现代文明开始,黄金就是一直被吹捧的贵金属。就连翡翠,其价值发现,也至少有两三百年。

惊的是,弄这些东西的人,不会不知道黄金和翡翠的价值吧。

来这座岛上的人,既然能把岛上那些有关他们身份的一切信息的东西都弄走,难道就不能把这些东西都弄走?而且,像这种绿色翡翠的石雕,还不止这一座,起码有十几座。

这也太匪夷所思,太难以费解了。

好一会儿,他们才把嘴巴合拢,精神那叫一个振奋。

当消息传到上面的时候,上面更是直接炸了锅,一个个喊叫声和手舞足蹈声,简直要把这个地洞给震塌了不可。

“东哥,下面没事,你们可以下来。”“是啊。可以分出一部分人,先往上搬这些宝贝,其他人,接着探险。”“快下来吧,这里的宝贝可多了呢。”“......”

下面的几人,兴冲冲地向上面的众人发出邀请。

如果说刚刚大家还能坐得住,这会儿,大家可真是坐不住了。

“长风,等我,等我,我这就下来。姥姥的,这下可要发财了,哈哈。”这时,李爽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这身肥肉了,直接哧溜一声,像一条蟒蛇一样,直接沿着绳子滑了下去。

别看他很胖,可动作却敏捷的很。

一边往下出溜,还一边哼着小曲:“56个闰土,56只猹,56只闪亮钢叉放我家,56只钢叉,汇成一句话,叫我偷瓜叫我偷瓜叫我偷瓜...”

巩聪刚想叫住他,可惜他人已经下去了。

生怕他一个人出事,他赶紧跟谢文东打了个招呼:“东哥,我去保护爽哥”,随后哧溜一声,动作极其潇洒地滑了下去。

这不,也有许多夜幕家族的人,直接激动得直接攀着绳子而下,去亲眼看看,这些宝贝到底长什么样子。

有人带头,其他人更是呼呼啦啦一涌而下,绳子都快不够用了。

这倒不能怪大家警惕性不高,更不能怪大家无组织无纪律,谁碰到这种情况,都会激动地想要一看究竟的。

毕竟到现在为止,也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和危险,大家一直就这样在上面等着,也等烦了,也都想一探究竟。

好奇心,人皆有之,这一点也不奇怪。对这么一群一身本事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看到下去的人越来越多,也确实看上去没什么问题,最后就连谢文东、夜幕家主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最后,他们在各自保镖的保护下,也都跟着下去了。

这边,就剩下了几位高级干部领着几十号驭血的杀手,拿着武器留守在原地。

他们不是不想去凑热闹,也不是不想去看看宝贝长什么样,他们也心痒难耐,也很想去看看。

只是,他们有更加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为众人警戒,为众人的安全保驾护航。

也正是由于有这样一群兄弟,其他人才敢这么疯,才敢这样跟下饺子一样,进到这塌陷地坑里去。

且说谢文东、夜幕家主一行人,进到这塌陷坑之后,也立刻感觉到,这坑洞比自己在上面看到的,要大得多。

四周的气氛,也要诡异的多,很多人都有发毛,直感觉背脊上就觉得有些黏黏的、湿湿的、冷冷的。那种感觉就好像刚有一条蛇从身上爬过去。

好在,他们这边这次下来的人着实不少,足有三百多号。所以,这种怪异的感觉,很快就被兴奋、激动给盖住了。

大家兴冲冲地,先来到任长风、张震等人看到的那第一个战国红的人形石雕面前。

别人,都是津津有味地看着这战国红玛瑙的石雕身体,脑子里想的是这玩意儿怎么能跟黄金一个价,这玩意儿到底能值多少钱。

唯独谢文东和夜幕家主,把注意力放到这石雕脸上的奇怪青铜面具上。

他们俩盯着这玩意儿,看了好一阵,最后,还是谢文东先发问道:“老哥,你看这面具,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夜幕家主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缓缓说道:“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在各自的文化当中,戴面具主要是为了彰显神秘,起到一个隐藏身份的作用。

有的,也是为了彰显人物的威严或者增加人物的震慑力。不过,任何面具,目的只是遮住脸,还从来不会有遮住眼睛的。而这个面具,不单把脸遮住了,还把眼睛给遮住了,这就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除非,它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不能让人看到。”

“这还不简单”,旁边的李爽接过话茬:“把面具摘了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说着,就要伸手去把面具摘掉。

然而,他刚刚把手伸到这面具的跟前,夜幕家主却像是触电一样,突然喊了一声:“别动!”

几乎与夜幕家主不分先后,谢文东也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小爽,别乱来。”

这旁边的巩聪,手法比他更快,直接就把李爽给扣住了,顿了两秒之后,才苦口婆心地说道:“爽哥,这个可不是闹着玩的。闹不好,咱们这些人,得全部折在这里。”

李爽翻了翻眼睛,咳嗽一声:“不就是摘个面具嘛,有那么严重嘛,总不至于,这眼睛里面能喷出火来,把我烧死吧。”

下一篇   第4407章 麻烦开始          上一篇   第4405章 “吊死鬼”之灾【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