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1章

作者: 曹三少

不过,谢文东可是没那么好忽悠的,他愤愤说道:“刚刚,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可是,你们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们既然不想赡养大舅,那我来养他,你们就别管了,现在,立刻马上,在我眼前消失。”

这时,两个怂包表哥,倒是来扮演起好人了。

他们上前打着哈哈说道:“文东,都是一家人,何必闹成这样呢。”“是啊,大过年的,一起吃一顿团圆饭不好么?”

“是啊”,两位表嫂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说道:“文东老弟,我们是真心悔改的,还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是啊,我们以后绝对不敢了。”

“啪!”谢文东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眼中透射出杀人的目光:“难道要我说第二遍么?滚!”

他这一亮枪,直把现场大家都吓了一跳,谢文东的两个表哥表嫂,更是吓得一激灵,哭声都收回去了。

他们这会儿,总算是见识到谢文东的可怕了。前一分钟还是笑眯眯的,转眼就冷得可怕,这,就是世界第一大黑帮老大的恐怖之处。

原本他们还想着在谢文东的身上刮点油水,现在,啥也不敢想啊,还是保命要紧,惹不起躲得起。好在谢文东已经答应了赡养那个老不死的,自己也算了了一桩心事,这么酸酸,也还不亏。

见到他亮了枪,水镜和魏佳美也不客气,直接也把枪掏出来,指着两个女人的脑袋,开始报数:“一、二...”

“三”字还没有说完,两个表嫂“妈呀”一声,吓得惊慌逃窜,连包都忘记拿了。

至于谢文东的两个表哥,倒是暂时留下来说了一句:“爸,叔,姑姑,你们保重。”

然后,抓起老婆的包,赶紧追了上去。

直到这个时候,整场闹剧,才算暂时收尾。

男人怕老婆,这是一种爱老婆的表现,倒是一种良好的品格。可要是因为怕老婆,怕到毫无底线,毫无伦理道德,那就是无能懦弱的表现了。

看到自己的这两个表哥这个样子,谢文东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在,讨厌的人终于走了。

“文东,做的好,做的太好了。”“有文东弟弟的帮忙,我们再也不担心了。”两位表姐,对谢文东大加赞赏,喜悦之情跃然于脸上。

谢文东的小舅舅更是激动,骂了一顿两个不争气的侄子,然后,对两个女儿说道:“赶紧收拾一下屋子,做点吃的,咱们一家人吃个饭。”

两个表姐答应一声,赶紧就要收拾起来。

“不用了”,谢文东看到这满地狼藉一片,有些于心不忍:“我们去外面吃,我请客,去J市最好的酒店。”谢文东豪气地挥挥手,笑着说道。

大家当然说不用,这大过年的,哪能去外面吃饭呢。

可是,谢文东坚持出去吃,这么多人还得洗菜做菜,多麻烦啊。

架不住谢文东的强烈要求,一家人终于乐呵呵地离开了这里,转头去了全J市最高档的一家酒店吃饭。

这家酒店,是谢文东的产业。

这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尤其是谢文东和谢母,更是笑声不断,一家人可谓其乐融融。

等到吃得差不多了,谢文东单独把两位表姐,叫到旁边的房间,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她们的面前。

两位姐姐狐疑道:“文东,你这是做什么?”

谢文东亲热地挽住两位表姐的手,笑眯眯地说道:“这卡里有一点点钱,密码是六个八。你们把这里面的钱分成四份。一份,给小舅舅,一份给大舅舅,另外两份,给你们自己。

大舅的那一份,你们别一次性全部给他,我怕他心软给了两个表哥和表嫂,一个月,给他一些伙食费。再给他买一栋房子,请几个保姆和一个家庭医生,照顾好他的晚年生活。”

两位表姐吃了一惊:“啊,这怎么行?”“你给大舅的,我们可以接着,可是我们的...”

还没等她们说完,便直接打断道:“两位姐姐,不要再说了,这些年,你们一家为我付出太多了,这点,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实话,之前,我对小舅和两位姐姐,是有愧疚和感恩的,但是我们家家境一般,是你们一家对我们一家各种照顾。”

大表姐:“都是一家人,这么说就太见外了。”

二表姐:“是啊,我们家没有男孩,我们是把你当亲弟弟的。”

谢文东:“既然如此,你们就当给我个机会,让我表示表示行不行?至于大舅,他们一家虽然关系跟我们家一般,但是毕竟是我舅舅,他儿子不管他,我得管他。

你们也知道,我的身份比较特殊,没法把他带在身边照顾,所以,得拜托两位姐姐有空的时候,多多照顾。以后有机会,我也会经常来的。”

既然谢文东把话说到这地步,那两个表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们相互看了看,随后大姐说道:“那好吧,既然文东你这么好,我们也不能不领情,好,钱我们收下了,大舅舅,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的。”

谢文东:“嗯,记着,永远不要对外人提起,你们跟我的关系,就当我从来没回来过。”

大表姐,二表姐:“好。”

这时,大表姐好奇地问道:“文东,这卡里的钱不会太多吧?太多了,我们可不要。”

二表姐也点头道:“是啊,你这些年刀口舔血,挣点钱也不容易,别花钱大手大脚的。”

“哈哈”,谢文东连连摇头:“不多,不多,九牛一毛而已。”

“到底多少?”两位表姐感到一阵好奇,颇有一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谢文东没有明说,只是轻轻伸出了四根手指。

“四百万!”

“天呐,四百万啊,那岂不是每人要分一百万?”

两位表姐倒吸了一口凉气,在J市这样的三四线城市,这已经相当多了。

谢文东笑而不语,算默认了。可是,她们猜得并不准确,谢文东给她们的卡里,是四千万,就是四个人分,一个人也能分一千万,足够他们一家生活无忧生活下半辈子了。

谢文东、谢母一行人,和舅舅,表姐他们拉了好一会儿加长,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恋恋不舍地分离。

本来,他们是想要谢文东、谢母多留下来住一段时间的,可是,谢文东以全国新冠病毒爆发为由给婉拒了。

没办法,他们只能亲自送到机场,眼睛通红地,目送他们进入机场的贵宾通道。

这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面。

上了私人飞机之后,谢母才有些遗憾地说道:“哎,谁能想到,碰到这么个鬼病,害得我都没有见到你大姑和小姨。”

谢文东本想告诉她,大姑和小姨其实已经去世了,可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他动了动嘴巴,没有说话,眼睛通过私人飞机的舷窗,望向远方...

接着,私人飞机缓缓滑翔,升起,沿着原先预设好的线路,返回极乐岛。

这边,谢文东一行人是在大年初一下午离开的极乐岛,于大年初三的上午,抵达了达尔文。

前天,还安然无恙,一切都很正常。

可是,这一天大街上明显多了许多带口罩的人,尤其是在达尔文的华人,更是如此。

(感谢心无旁骛兄弟豪赏88.88元,感谢久伴长相思盟主豪赏30元,感谢Kevin兄弟打赏18.88元,感谢有缘人兄弟打赏10元,感谢丁兄弟打赏8.88元,感谢CHERISH、short。of。youth、余生、柠檬兄弟打赏6.66元。)

谢文东打开手机相关软件一看,全都是国内疫情大爆发的消息,更为严重的是,M国、R本,英国、伊朗等国家,也陆续出现了疑似病例,许多国家,都封闭了边境或者海关,禁止国人进入。

虽说,这澳洲目前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已经够让人引起警觉了。

基本上,首先对这有强烈反应的是在这里的华人。

因为华人大多数,都跟国内还保持着联系,他们可以通过在Z国的家人还有亲戚朋友知道,这次疫情的严重性。

而澳洲本地人,则明显慢半拍,该唱歌唱歌,该跳舞跳舞,该到沙滩晒太阳的晒太阳,别提多怯意了。甚至,还以为戴口罩的人,都是病人。

谢文东一行人,自下了汽车,准备上飞机的时候,就带了口罩,而且,全程乘坐的都是私人飞机,且没有下机。

就连此时,也是一直口罩不离口鼻,时不时地用消毒液消毒,个人卫生可谓做的相当到位。

他们来到达尔文的进出极乐岛的码头,也发现出入口岸这边严格了许多。除了基因和指纹验证等常规检测之外,还加了一个新的体温检测。

并且,负责口岸安全的护卫人员,全都换上了专业用的防护服,眼罩以及口罩,仿佛真的到了生化危机一样。

好在,谢文东这一行人当中,并没有发烧发热的情况,在验证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就这样顺利进入极乐岛当中。

他们这边前脚刚刚进入极乐岛,后脚,刘波,姜森等干部便迎了过来,大声说道:“东哥,你可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们了。”

谢文东:“怎么突然搞得这么严重?”

姜森:“这是老刘的主意,有备无患,这次的病毒来势凶猛,恐怕威力不下于当年的非典。看这架势,有全球大流行的可能。”

刘波:“是这样的。东哥,我们经过商量之后,决定关闭岛上海陆空三条通道。除了运送生活物资的船舶,可以正常通行之外,其他任何人也不准进出极乐岛。另外,在全岛进行发热大排查,看看有没有可能,已经有人感染了这种新冠病毒。东哥,你觉得呢?”

谢文东揉着下巴想了一想,随后点了点头:“可以,就按照你们商量的办。这极乐岛是咱们的命脉所在,绝对不能发生这种情况。”

姜森、刘波:“是,东哥。”

谢文东边走边问道:“有关这种疫情,你们还知道多少,跟我说说看。”

刘波:“这种疫情,可以人传人。传播方式主要有空气传播,接触传播和体液传播和气溶胶传播。一个人感染,密切接触的人,都可能被传染上。”

谢文东:“这么厉害?”

刘波:“是的。”

谢文东:“这么说的话,即日起,极乐岛岂不是不能举行大规模的聚会了?传我命令,从现在开始,极乐岛的大型活动,全部取消。各家也不要乱串门。”

姜森:“东哥,这不让乱串门,那大家恐怕会呆不住吧,毕竟,大过年的。”

谢文东:“呆不住,也得给我呆住,谁要是呆不住,让他跟我来说,我让他呆住。”

姜森:“是...”

刘波:“还有一件事特别重要,东哥。”

谢文东:“什么?”

刘波:“必须立刻排查,看看有没有最近去过wuhan的人,不管有没有发烧,都得先隔离起来。”

谢文东:“好,这件事你立刻去办。”

之后,谢文东又和姜森、刘波讨论了一阵,最后,定下了十多条戒律。

包括,将极乐岛的防御级别提高二级,至橙色。所有人,都得每天检查体温,报告体温,做到勤洗手,勤通风。不得进行大型聚会,不得扎堆。除了巡逻、执勤人员以及物资保障人员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出极乐岛。

就是有资格进出极乐岛的人,也得经过严格的消毒和防护...

以上这些戒律,通过岛上的大广播,广而告之。

一开始,有相当多人觉得,这东哥是不是太敏感了,这国内爆发疫情是没错,可是,现在澳洲根本就没有。现在就这么早准备,会不会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你说,这不让大型聚会,大家倒也可以忍。让大家勤洗手多通风每天量体温,也能做到。

可是,这不让串门,不让迎亲拜友,这也太难受了。毕竟,现在才大年初三啊,好多人都还没来得及聚聚呢。

这不,命令一经下达,起码有几十位兄弟,过来向谢文东求情。

巧了,这些兄弟,可都不是一般的干部,那可都是天帝的核心干部,是在内部有着极强话语权的人。

然而,谢文东根本不给他们生幺蛾子的机会,统统拒绝了。并且,态度强硬地告诉他们,如果谁都做不到那十多条戒律所以规定的,那就直接把他空运到疫区最严重的地方。

这谢文东,在天帝组织还是相当有权威和威严的。他一旦下决心做什么事情,尤其是像这种重大的事情,没谁能够左右他的意志。

没办法,众人只能悻悻地从谢文东的家里离开,老老实实地回到家里自我隔离去了。

虽说,这一开始,大家对谢文东的“过激”反应,未免颇有微词,觉得东哥这做的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大过年的,还不让大家好好玩几把,好好聚聚。

然而,随着疫情的持续蔓延,越来越多确诊病例的持续增加,世界各地的确诊病例,也越来越多,大家越来越佩服,当初谢文东的决定。

这东哥,真是高瞻远瞩,能够预测事情的恶化,并且下那么大的决心封岛。

这要是真有确诊病例,混到这极乐岛上来,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

在岛上的家里虽然待着无聊,可是,总比在外面冒险要强吧。

一开始的一个来礼拜,大家还想尽办法,想出去溜溜弯,沙滩上晒晒太阳之类的,甚至不惜把家里的宠物溜了一遍又一遍。到最后,宠物都溜得快虚脱了。

可是,到了封岛的第二个礼拜,大家都有些习惯了,甚至都开始觉得,待在家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大家每天起床的第一时间,就是拿出手机,查看国内国外的确诊和疑似病例的数字。然后,打牌,看电视,做饭,吃饭,和孩子们玩游戏...把以前没有享过的福全都给享了,把以前没睡的觉,全部补了回来。

尤其是那些身上有伤的干部,终于可以踏踏实实静下心来调理和养伤了。

当然,这只是岛上大多数人的状态。

像谢文东,姜森、刘波以及各个部门的一把手,二把手,还是非常忙碌,他们通过电话、视频或者远程会议,指挥着天帝分布在各个地方的兄弟、堂口、据点以及相关的势力,继续保持着天帝的运转。

天帝的地盘太大了,人员也多,如果长时间没人管着,恐怕会生出乱子。

另外,除了操心天帝的事情外,谢文东还得想着给国内的相关慈善组织和机构,捐款和捐物,以帮助抗击疫情,累计超过20亿人民币,权当自己和天帝的兄弟们对自己祖国的一份心意。

当然,因为谢文东身份特殊的原因,没人知道,这20亿的捐赠者是谁,因为,它是分好多笔,并且好多个不同的名字,捐给十几个组织和机构。

他谢文东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在大是大非、大道大义面前,他的所作所为,还是让人敬佩和佩服的。

时光流逝,草长莺飞,终于,漫长的14天过去了,全岛居家隔离也正式结束。

在这14天之内,全岛没有一个确诊病例,也没有一个疑似病例,好几万人的一个岛,总算是没有被病毒侵占。

这对谢文东,对岛上的居民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欣慰。

终于,大家可以走出家门,去聚餐,去打猎,去沙滩上晒太阳了。

不过,众人活动的范围,也仅限于极乐岛,整个岛屿通往外界的海陆空三条通道,依旧是关闭状态。

对从外面运送物资进入这里的船只、人员,依旧保持着最高的消毒防御和管控措施。

本来,谢文东的计划,是在元宵之前,重返以色列,将寒冰在以色列的残余力量给清除掉。

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可以说,彻彻底底地打乱了他的计划。

当然话说回来,这老天爷是公平的,他们天帝这边不敢出动,寒冰和暴雪组织也不敢找茬,三方就这样,暂时保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平衡。

可是,这种微妙的平衡,一定会随着疫情的减轻,彼此的再次冲突,而再次打破的。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强化自身。

虽说,这天帝组织也是日渐强大了,可是,相比于深不可测的寒冰,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对于现状,谢文东并不满足。

是以,他在极乐岛岛上居民的生活一定程度上解禁之后,发布了一个命令——在极乐岛进行超级大练兵,进一步强化自身的整体战力。

为此,谢文东挑选了岛上九个最牛逼、武功最高强的人物作为教练,让他们教习武功。而岛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只要是愿意,都可以报名参加。

这个命令一出,极乐岛上下可谓大为欢迎,以前这些牛逼哄哄的人物,都非常忙,没时间教习大家,现在,好不容易有充足的时间留在极乐岛,大家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这不,消息公布的第一天,就有五千多人报名。第二天,这个数字更是直接突破了一万二,最后几天,更是直接达到了一万八千多人。

这一万八千多人,上至十二三岁的小孩,下至于五六十岁的老人。从白金级别到刚刚入道的出手,几乎是全部囊括其中。就连李爽、高强、三眼、东心雷这样的元老级人物,都报了名。

当长长的报名名单呈递到谢文东面前的时候,谢文东也是吃了一惊,心说,怎么人数这么多,这也太吓人了。

旁边的九门提督之首的余勇一语道破天机,大家在家关了半个月,都憋疯了。而且,照这架势,还得在岛上呆很久,这要是不给自己找点事干,那真得发疯了。

再则,难得有这么好的受训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就算到最后,真得不能提升什么,那也起码能强身健体之类的,怎么着也不会吃亏啊。

被他这么一提醒,谢文东才恍然大悟,看来,大家确实是太闲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起码大家的积极性很高。

为了让大家的积极性更高,谢文东提出将这些人随机分成九组,由每个教练各自领导一组。

以一个月为限期,到时候来进行综合考核。通过每个人能达到的级别,来算积分,以积分的多与少,来判定输赢。输的有惩罚,赢得有奖励。

当然,有人肯定会说,这么一来,那肯定是武功最高的巩聪,教出来的人更厉害。这还有可比的必要性么?

话倒不是这么说,要知道,每个人的天赋有高有低,悟性也是有高有低的。这就好比,同样都是一个特级老师教出来的学生,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上清华北大。

只是说,相对来说,巩聪教的这波人有先天的一些优势,但是决定最终实力强弱的,还得看每个人自己。

除此之外,姜森、刘波等人打算在最终比赛结束之后,参与进来,从这些人当中挑一些天资不错的加以训练,以后好冲入各自的部门当中。

这能到极乐岛生活的,那都是各个高级干部的亲属或者直系,自然是可堪大用的,这些人未来,也可以成为各个部门的支柱和中坚力量。

军令如山倒,很快,一万八千多名受训成员,就随机分成了九组,开始受训。

这九位教练,个个都不简单,清一色皆是钻石干部(或者钻石级以上的干部)

他们分别是,

副幕僚长,新晋初级钻石干部袁天仲。

副幕僚长,新晋初级钻石干部任长风。

天候一把手,地尊级干部巩聪。

武部一把手,初级钻石干部万东伟。

防卫部一把手,初级钻石干部陈少河。

禁军一把手,初级钻石干部余勇。

天候二把手,初级钻石干部刘深磊。

谢文东直属大将,初级钻石干部“土豪”赵亚鹏。

谢文东直属大将,最年轻的初级钻石干部张震。

在未来的一个月之内,极乐岛这边,都将进行超级大练兵,一万八千多报名的人员,将在九位高级教练的亲自教习下,学习武功招数和各种格斗击杀技巧。

到底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还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等着看一个月后的战果了。

这一个月,极乐岛除了这件大事之外,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说完谢文东这边,再回过头来,说说别的地方。

你以为,是要说寒冰、暴雪组织或者是督军组织么?

不,并不是。

与谢文东的天帝一样,这两个组织,这会儿也在休养生息,加强自身的实力。受到疫情的影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主动挑事。

那么,到底接下来,咱们要说得是什么呢?

咱们接下来要说的这东西,毫不夸张地说,它不露面则已,一露面,那定是滔天巨浪!

没错,它便是凌驾于寒冰之上的顶级神秘组织——“智脑”。

下一篇   第4372章          上一篇   第437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