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4354章 极乐岛除夕夜【二合一】

第4354章 极乐岛除夕夜【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按照惯例,这一杯酒,我得敬死去的兄弟们。没有他们的牺牲,就不会有我们的现在。来,所有人跟我一起,敬牺牲的将士们!”

说完,将杯中酒撒在脚边。

“敬牺牲的将士们!”

“敬牺牲的将士们!”

现场所有成年人,不管男女,都学着他的样子,把杯中酒洒在地上。

就连一些还未成年,甚至还不懂事的孩子,也都学着大人们的样子,把酒水洒在地上。

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或许并不是太懂这种做法的含义,但是,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会让他们打小就知道,什么叫作“不忘本”,也知道什么叫作“奉献”“牺牲”,也会让他们知道,有今天的美好生活,有多么的不容易。

倒完了酒之后,谢文东再满上一杯,铿锵说道:“这一杯,我敬天帝。愿我们的影子Z府,早日击败寒冰,成为全球第一主宰。我们可能不会被很多人知晓,但是,我们的影响力、我们的影子,将无所不在。上可吞天,下可灭地,人间称雄,举世无双!纵横天地,心随我意!”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字字铿锵,雄浑有力。

别说是这些年轻的后生们了,就连金鹏、黄坤这样年纪大的长辈,听完都热血沸腾,仿佛全身都跟着变年轻了一样。

大家随即高贺:“敬天帝。纵横天地,心随我意!”

“敬天帝,纵横天地,心随我意!”

......

声音之大,气势之壮阔,如同春雷,振聋发聩。

喊完之后,兄弟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皆喜上眉梢,大呼过瘾。

吃了点菜之后,谢文东再次提了一杯酒,眸中精光四射,神目如电,气势夺人。

但是,这双丹凤眼中,又充满着感激以及温柔:“这第三杯,我要敬大家。感谢兄弟姐妹们的努力付出。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一个人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颗钉子。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怎么可能一起创造美好的未来。来,为了我们共同的美好未来,干杯!”

“干杯,敬东哥!”

“东哥,干杯!”

......

兄弟们向谢文东投去崇拜和尊敬的目光,一个个嘴巴都咧得跟荷花一样,然后,满饮杯中酒。

“哈哈,痛快,痛快。”谢文东招呼大家重新坐下,开始吃菜。

桌上摆放的菜肴,既有豪华海鲜,也有山野珍馐,既有精雕细琢的大菜,也有常见但是符合口味的农家小菜。五六十道菜,摆在桌子上,群英荟萃,琳琅满目,别说吃了,光是看看就很有食欲。

除了菜肴之外,桌上的酒清一色都是全球各个地方的高档美酒。什么30年的铁盖茅台,20年的五粮液,20年的汾酒,82年的拉菲,顶级工艺酿造的威士忌,专供西班牙皇室的香槟...

美酒好菜,怎么不配上精彩的节目呢。

这不,在他们喝酒的同时,各种歌舞表演,脱口秀,相声小品,杂技等节目也陆续拉开了序幕。

在阵阵烟花和炮声当中,聚会的气氛一点点被推到了高潮。

大家推杯换盏,敬酒声,划拳声不断,现场一片欢聚。原本在外面不怎么喝酒的谢文东,今天也敞开了肚皮,尽情地吃喝。

在美酒和现场气氛的烘托下,兄弟们的关系也更加紧密一些。

这场聚会,是从晚上八点进行的,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才陆陆续续地结束。

有喝多了睡觉的,有喝多了撒酒疯的,也有喝多了直接钻到桌子底下去的,还有的,喝多了找地方直吐的...

总之,大家喝得那叫一个过瘾,那叫一个尽兴。

谢文东的酒量其实是相当不错的,高峰的时候,能够喝下一两斤白酒。

可是,这酒量再好,也架不住那么多人敬酒。这不,谢文东也喝大了,连自己怎么回的房间,都不知道。

原本以为,这一觉能够直接到天亮。

没想到,这才五六点钟,谢文东就醒了。喝过酒,尤其是喝醉过酒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他一骨碌爬起来,赶紧找水喝。

没想到,还没摸到床头灯呢,旁边一个人倒是醒了。

只听这人呓语一阵道:“文东,你醒了?”

“啪!”谢文东这会儿才打开了床头灯,看到了一个睡眼惺忪,穿着真丝睡衣的meinv躺在自己的身边。meinv身材一流,肌肤如雪,吹弹可破。

这不是彭玲还有谁?

他干咳一声:“是啊,我口渴,有水吗?”

“诺,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彭玲贴心地从床头柜上拿过来一大杯水,递给了谢文东。

谢文东直接吨吨吨,扬起脖子,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喝完了水之后,谢文东感觉顿时一阵神清气爽,叹道:“还是小玲你体贴啊。”

彭玲从谢文东的手里,把杯子接过来,放到一边,随后,心疼地说道:“以后少喝点酒嘛,都快四十的人,还真当自己二十来岁棒小伙啊。喝多了,伤身。”

谢文东哈哈一笑,自我解释道:“这不是难得嘛,大家一年到头,才有个几次能聚得这么齐,偶尔撒撒野,也还可以吧。”

的确,在外面的谢文东,可是很少喝酒的,他必须得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不过,这人要是压力大了,偶尔喝醉一次,释放释放,也是对身体的一种减压。

彭玲无语,直接反驳道:“就你歪理多。”

谢文东哈哈一笑:“那是,我是什么人,我可是大名鼎鼎的谢文东啊。”

彭玲撇了撇嘴,不屑道:“切。大名鼎鼎的谢文东,喝多了也吐,喝多了也撒酒疯,喝多了也会口渴,想要喝水。”

啊~~~

谢文东听完,吃了一惊:“吐了我相信,我会撒酒疯?不是吧,那我岂不是失态了?我从来没有撒过酒疯啊...我不会真喝得短片了吧。”

看到谢文东那一副担心得要死的样子,彭玲忍不住掩嘴而笑:“行了,行了,你没有在你的兄弟们面前失态,是我们把你扶回来之后,你在家里撒得酒疯。”

“我们?”谢文东呆呆道:“谁们?”

彭玲:“我、小玉、小美、雅婷还有蓉蓉啊。”

敢情,自己不是被五行兄弟抬回来的,而是被自己的五个老婆抬回来的,这可太尴尬了。

他使劲挠了挠头:“五行呢,九门提督呢?我记得,我是让他们送我回家的啊。”

彭玲:“他们也喝了不少,神志虽然说还很清醒,但是,我们有些不放心,便让他们先回去了,是我们送你回来的。这不,你一回来,就胡说八道,开始撒酒疯了。蓉蓉和雅婷,还被你吐了一身呢。”

“卧槽”,一向温文尔雅的谢文东,居然飚起了脏话。他使劲拍了拍脑袋:“该死,一点也记不得了。对了,你刚刚说我胡说八道,我胡说八道什么了?”

“这个...”彭玲玉面顿时一红,呆了一下之后,赶紧挥了挥手道:“也没什么...喝醉了,瞎说的。”

谢文东那是何等角色,看到这彭玲的反应,到场就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低下一些头来,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小声试探道:“不会是那个吧...”

彭玲咬了咬嘴唇,半晌,才微微颔首。

唰!

谢文东脸色一下子就红了,甚至比彭玲还要红。

好一会儿,他才又重重咳嗽一声,继续试探道:“我该不会是说,要你们五个人同时...跟我一起睡觉吧...”

“哎呀”彭玲更加难为情,索性把床头灯关掉,以显示自己的尴尬:“没有...没有...”

她越说没有,这就越说明这有。

哎呀,这下可丢脸丢大发了,这以后还怎么让自己,去面对这五个人啊。

虽然说,她们都是自己的老婆,也都为自己生儿育女了。可是,这五个同时一起...还从来没有过呢。

简直是太不要脸了,太龌龊了。

这得亏彭玲把灯给关了,否则,绝对可以看到谢文东的脸上,时而红时而白,阴晴变换个不定,非常好玩。

如果床底有个地缝的话,他都想钻进去了。

愣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钻进被子里,又沉默了好一阵,才不好意思地说道:“小玲...我...”

知道他要说什么,彭玲直接抢在他的面前,柔声打断道:“文东,这么久在外面,辛苦你了...”

“啊...”谢文东呆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彭玲的红唇便直接压了过来。

虽然屋里关着灯,但是,谢文东可以完全想象出来,自己老婆的样子。

仿佛,有一束柔和的灯光,倾泻在她那绝美的脸颊上,衬托出她绝美动人的容颜,胸口那一抹雪白倾泻可就,曼妙的身段,婀娜而多姿,让人欲罢不能。

谢文东反手一抱彭玲,瞬间把她抱入了怀里,然后自己把她压到在那宽大的床上。

两人的身子越贴越紧,可以说是全面接触,彭玲的胸部隔着薄薄的睡衣,被谢文东的强壮胸肌挤压变形。

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就在张嘴吸气四面相对的时候,谢文东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

以一种排山倒海的力量,反压在她地嫣红樱唇上,肆意狂吻。

“文东,好久没要了,我想...”彭玲如痴如醉,低低呓语,万种风情尽显。

别看彭玲在外,是办事公道,雷厉风行的极乐岛镇长,给人以干练、英姿飒爽的感觉。

但是,骨子里也有她柔情之水,温婉动人的一面。

只不过,这一面,别人看不到,也只有谢文东看得到。

娇嫩红唇被谢文东的舌头不断扫过,彭玲顿时感觉到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栗,开始在体内和四肢蔓延。

白皙肌肤转眼间就被染上了一层诱人粉红色,丹田小腹之下一股热流也随之开始躁动起来。

谢文东迅速褪下彭玲外面那层薄薄的睡衣,黑色的蕾丝也随之剥落,一只大手已攀上她的胸前高耸,并且在上面不断抚摸揉.捏。

谢文东的大手终于攀上山峰顶端,彭玲温暖柔软的双峰不由得轻颤起来,急促喘息中带出一阵阵呻吟如鸟鸣莺啼般动听。

整个卧室活色生香...

两个人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总算暂时停了下来,相拥而睡。

彭玲倒是直接累得睡着了,可是谢文东却睡不着了。

像这样的大战,未来的一段时间谢文东至少还得应付四场。如果打得激烈,情况比较好的话,还有加时赛,季后赛,决赛。

而且,每一场都得卖力卖力再卖力,身体简直要被掏空。

“唉,我太难了~~”谢文东吁出一声,自言自语道。

他现在才知道,这婚姻法,不是为了保护女人权益的,而是为了保护男人的权益的。

向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谢文东偏偏“运气不好”,别人都是耕一块田,他得耕五块。

俗话说得好,这天底下的事,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有一利必有一弊。

既然享受了比别人更多的乐趣,那就得遭比别人更多的罪。

古今中外,富商权贵,贩夫走卒,概莫能外。

想着想着,谢文东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今天晚上是除夕夜,是阖家团圆的时候。

按照规矩,每家每户,都得在自己家里过年。

这不,从中午开始,谢文东的老妈和老婆们,就开始忙活起来,为晚上的除夕夜做准备了。

除了要准备饭菜、佳肴之外,

当然,还少不了为家里的孩子们、老人们,极乐岛上的孩子们、老人们准备红包。

能够有资格上极乐岛的,皆是天帝的核心干部,以及其家属。

说句实在话,都不差钱。

可是,这红包,还是得包的,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份长辈的心意,一份晚辈的美好祝愿。

谢文东帮不上别的忙,在厨房里只能添乱。

所以,他被分配了一个很“轻松”的任务——包红包。

说轻松,其实一点也不轻松,要知道,这极乐岛的孩子们、老人们加在一起,足有几千人。

每个人包一个红包,那就是几千个。

看到这沙发旁边,那成箱成箱的现金以及一大摞写着“新年快乐”的红包,谢文东简直一个头五个大。

这不,才包了几十个,就喊胳膊疼,眼睛疼。

哪知,这五个老婆,好像早就约定了一样,谁也不帮忙,还一个个笑他,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看你还喝不喝那么多酒。

好在,这谢文东的老妈谢母,是疼儿子的,一边骂着儿子笨手笨脚,一边率领孙子孙女团过来帮忙。

谢文东无语接话,只能呵呵傻笑一阵。不过,有了老妈的帮忙,这才感觉压力减少了许多,还是那首歌唱得好啊,世上只有妈妈好...

至于谢文东的五个老婆们,也笑成一团,也就只有老妈,敢说他笨手笨脚了,他不敢还嘴了。要不然,谁敢说他笨手笨脚,那简直就是讨打。

下一篇   第4355章 念旧          上一篇   第4353章 拉家常